電視綜藝節目的電影化研究

張肖艷

2017年07月07日09:55  來源:今傳媒
 

摘 要:電影和電視都是由影像和聲音構成的,在存在方式上是沒有根本的差距的,隻不過由於最初針對的對象、目的不同,制作手段和傳播形式不同,使兩者逐漸有了差距。但電視綜藝節目隨著近幾年的快速發展,越來越多的節目變得制作精良,電視節目逐漸開始注重借鑒電影的拍攝技巧、剪輯技巧、畫面思維以提高自身藝術水准。同時,媒介互串,電視綜藝節目與電影的嫁接也帶來一些問題值得我們思考。

關鍵詞:電視電影化﹔敘事﹔制作﹔媒介互串

電視綜藝節目的電影化是電視媒介希望通過以一種學習借鑒電影中多元化元素的方式來達到更高的藝術效果,當前眾多電視節目極具電影畫面感包括色彩、構圖、角度、服裝造型、配樂等,都出現電影化的趨勢,充分體現出電視節目逐漸開始注重借鑒電影的拍攝技巧、剪輯技巧、畫面思維以提高自身藝術水准。亦然,電影、電視、網絡視頻的藝術屬性有各自的美學范式,雖然彼此也有共通之處,但是它們在商品屬性方面並沒有差異,是完全相通的,由於它們的商品屬性和藝術屬性具有相似性,所以這類藝術能進行媒體間的互串並實施整合性營銷[1]。

一、構建故事,電視綜藝節目敘事的電影化

在電影中鏡頭和鏡頭之間呈現出的情節帶我們身臨其境的去看一個故事的發展,所以,任何電影都無法缺少敘事線,這是最基本的要素。娛樂節目曾大多以平述為主,而今許多節目嘗試突破此種限制,將倒敘、插敘結合起來。許多電視綜藝導演利用電影的敘事技巧向觀眾展示更多元化的節目,有時節目會利用插敘提前拋出結果制造懸念,再通過透露一步步蛛絲馬跡還原故事。在節目中還經常利用剪輯技巧先將結果引出,提起了觀眾觀看的欲望,再逐漸慢慢推進節目劇情的發展。這兩種方式不僅可以拋一個大的包袱,制造懸念,還可以使節目節奏張弛有度[2]。

《我是歌手》故事的開端即賽前准備,節目嚴格按照線性敘事的原則,通過使用平行蒙太奇及每個歌手面對緊張氣氛緊張准備時的交叉剪輯,使節目氣氛變得十分緊張,比賽節奏開始變快。緊接著劇情到了核心部分,每個歌手開始逐次演唱自己准備的歌曲。節目仍以線性敘事為主,台前主持歌手在主持,台后休息室歌手在觀看和等待。當每個歌手准備上台演唱時,畫面又切換為從后台跟到前台,這樣鏡頭一路跟隨著一個歌手既有敘事的效果,具有真實感,又為節目增添了一份緊張。到歌手真正准備唱歌從后台走出來的那一瞬間,燈光變暗,噗通的心跳聲響起,舞台漸漸變亮出現歌手的輪廓,這一刻歌手和觀眾的心似乎連在了一起,台前和台后也串在了一起。故事的高潮是各個歌手演唱結束以后500位大眾評審進行現場投票及導演洪濤在一個房間裡宣布比賽結果的過程中發生。500位大眾評審開始依次將自己想選擇的歌手的票放入投票箱,並以現場採訪的方式提問評審哪一個歌手最好,緊接著現場專家開始唱票,歌手們自己的房間等待。這時候的懸念變得極致化,盡管是歌手他們也會不知所措,但隻能靜靜的等待節目宣布結果,充滿未知性。這如同電影裡面的畫中畫一樣,在一個畫面裡面展現了多種不同的敘事要素及不同空間裡故事的發展線索。故事的結尾,各位歌手通過賽后採訪的方式說出自己對本場比賽的心得以及遇到淘汰賽時大家依稀送別的場景,也有歌手表達面對勝出和自己的追求更願意選擇后者。這就像一個電影的結局一樣,不管名次多少、誰去誰留,都會留下遺憾和不舍,無論是怎樣的結果,給觀眾留下最多的可能是感慨和嘆息。

二、追求質感,電視綜藝節目制作的電影化

在拍攝和剪輯上電視綜藝節目都借鑒了很多電影手法,形式多樣。電視的鏡頭語言開始以近景和特寫為主,能更好的體現故事的細節和人物的情緒,在電影中導演經常通過對人物的場面調度來還原環境,創造空間感,而今眾多電視綜藝節目也開始借鑒這種手法,另外,電視綜藝節目為了更好的節目效果開始用蒙太奇手法。在后期特效技巧方面,娛樂節目開始加入一些動態字幕、特效音等來增添節目的豐富性,利用不同的處理手法,增加了沖突性和緊張感,達到凸顯的效果。

《十二道鋒味》是我國一檔電視真人秀綜藝節目,在十二期節目中,這檔節目共在六個國家裡面發生了六個精彩的故事,其主要是由謝霆鋒擔任該節目的設計主廚。搜尋世界各地美食,每一集就像一部微電影,有時還會有腳本,節目組會限定每一期的規則,雖是一個真人秀節目,但每一集都會有很精彩的親情、友情、愛情的發生,美食中帶著一絲人文關懷。據悉,這檔真人秀節目其強大的制作團隊令人咋舌,節目為了精美的電影視覺效果花了半個多月在澳洲認真的取景,為了能讓觀眾感受到一種看電影的感覺,他們的拍攝團隊採用的是香港電影行業的頂尖團隊。用霍汶希的話說:“就連打燈的都是香港金像獎專業獎的獲得者。這種為節目效果耗費的額外巨資就可以看出來《十二道鋒味》制作之精良。節目在整個設計上一改之前廚藝的日常感,整體風格充滿著華麗感,就質感而言,愈比以前更勝一籌。節目的這種精美,這種敘事模式,會給新型的綜藝節目注入一股新的力量,而媒介之間的這種界限也越來越沒以前那麼突兀。

《十二道鋒味》在節目的視覺效果上,每一集節目都很好地把握燈光、聲音、拍攝等技巧,每一個精美的畫面都為劇情增添了可看性、敘事性。在后期團隊中,他們請的是香港電影行業頂尖剪輯團隊,這樣大手筆的投資使得節目效果變得更加多樣化,專業化。亦然,在通常節目制作中,大多數以近景、特寫為主,沒有太多的豐富性,但《十二道鋒味》中經常採用一個故事結尾另一個故事開頭的美劇剪輯手法使鏡頭變換性更強,通過平拍、仰拍、俯拍等多種手法結合,將節目的元素展現的更豐富,使劇情更具有可看性,這種不符合一般電視節目的剪輯邏輯會使很多觀眾剛開始不習慣甚至放棄觀看,但是這是一種新型的真人秀綜藝節目的創新理念,用跳轉性剪輯手法會更有一種帶入感。亦然,在節目中電影版的光影運用也給觀眾帶來了視覺盛宴。一般節目在拍攝完畢以后會進行一級較色、二級較色,但是更多是為了使顏色更飽滿,更好看,增加空間性。但《十二道鋒味》在顏色的運用上不僅是后期在調整,在前期拍攝中為了追求短暫的一個特定的場所的光會一次又一次等待並耗費很久。這種畫面的光影的處理既具有電影感,也對節目的感情基調奠定了一定的基礎。另外,節目對人物造型的設計也十分注重,嘉賓每一期都會有很精致的妝容,華麗的服飾和當下時尚的流行元素的結合會給觀眾每一次的觀看都帶來新鮮感、觀賞性。

三、媒介互串,電視綜藝節目與電影的嫁接

媒介互串本身就是相互串聯,相互對立,既是相互借鑒也是相互競爭。目前最熱門的便是電影市場開始出現電視綜藝節目串門,例如湖南衛視的爸爸去哪兒大電影,這部“電影”雖加入了電影化的元素,實質卻為一檔為期5天的加長版節目,在這5天裡5對父子和眾多動物進行了一次奇妙的歷險記,在電影中父親和孩子之間深厚的感情從細節中都完美的體現出來,無論是玩游戲還是衣食住行都可以體現出彼此的愛,這種永恆的感情足以讓人落淚。《爸爸去哪兒》電影版雖然是綜藝節目的衍生版,但其制作方法仍屬於電影類。在電影中最重要的藝術特征是指在特定的多維時空中,以獨特的人物設定和視聽語言手段,以虛構故事和敘事性為主,再現和反映生活的一種藝術。誠然,在電影類型中也有很多紀錄片,以表現真實性為主,但是在手法和本質上電影紀錄片和電視綜藝真人秀節目還是有很大區別的。在真人秀節目當中,編導和攝像機會24小時持續跟拍,並且越展現真人秀的真越好,強調的是原生態,雖然編導在成片之前會選擇性地挑選素材,但是記錄佔據了很大的一部分。而電影紀錄片是在拍攝之前就有主題、動機,和日常生活的單純紀實是有區別的,雖是紀錄片,但還是具有電影的美感。紀錄片是以真實生活為基礎,引發人們的思考和反思,是具有一定的藝術感,而這種真人秀節目是以節目效果為主要,通過表現人的真實狀態引起觀眾的觀眾以此來產生娛樂效應,通過展現真人面對不同狀況時的趣味性使可觀性更強,兩者在本質的用意上就有很大的卻別。因此《爸爸去哪兒》電影版在形式上的確是屬於電影的范疇,是一部真人秀電影,在京都發布會宣傳的時候是以電影的方式宣傳的,播出時長95分鐘也是符合電影院播放標准的,對於觀看方式也不是看節目的方式而是以看電影的方式在寬銀幕上相對封閉的空間觀看的。在形式和標准上《爸爸去哪兒》節目的確屬於電影的范疇,但從內容的展現、拍攝過程和表演的方式來看,電影版和電視綜藝真人秀節目的《爸爸去哪兒》是沒有本質上的差異的,沒有劇本,並且只是將形式和宣傳方式進行了升級,換標不換本。因此電視綜藝節目和電影的互串打破了曾經的墨守成規,電視綜藝節目開始拓展到電影市場,電影媒介開始為電視綜藝節目服務,雙方既是主人也是客人,電影也因為接受電視綜藝節目的到來拓展了市場營銷。

此外,在近幾年市場上也出現了很多電影電視化的作品,例如《失戀33天》,這個電影后來拍攝成了電視劇,反響也特別好,但在本質上來說,它是屬於電影的。但是在劇本的編導手法上卻是電視化,節奏輕鬆,但出彩的卻是人物對白,趣味性較強,它的亮點不在鏡頭形式、手法上,而是語言的滑稽和逗樂,而電視劇化的電影由於更好的融入了市場,因此也獲得了巨大的利潤。這樣的媒介相串拓展了電影的市場,在商品屬性和藝術屬性之間,找到了一個很好的平衡點。在目前國內電影發展市場中,如果單講究電影的藝術感、美感,並且國產電影題材樣式過於狹窄,創新能力不足,這樣會導致觀影人數太少,票房以外收入太少會更加導致參與電影的人變少,若是太看重商業電影帶來的利潤,那麼顯而易見的,這樣的行為將大大降低電影的質量[3]。

當今我們的生活離不開新媒體的發展,電視綜藝節目的競爭也越來越大,一些新興的媒體元素開始崛起,在這種多樣化的媒體形式中,衛視如果想更好的存在就必須在不同媒體之間互串,電視節目制作人應該勇於創新,不再固步自封,一味保存之前的存在方式,而應不斷學習如何從電視電影之間的關系找到更高的價值。電影和電視都是由影像和聲音構成的,在存在方式上是沒有根本的差距的,隻不過由於最初針對的對象、目的不同,制作手段和傳播形式不同,使兩者逐漸有了差距。但電視綜藝節目隨著近幾年的快速發展,越來越多的節目變得制作精良,不再隻注重節目效果,為了更加迎合觀眾的口味,藝術綜合效果變得越來越強。試想,當電視節目的制作開始和電影制作的技術手段和傳播方式都變得一樣,那麼究竟誰將脫穎而出?在藝術互溶的大趨勢下,電視和電影又將帶給我們怎樣的驚喜?

參考文獻:

[1] 於謙.論影視藝術合流的兩個方向[J].電影文學,2014(19).

[2] 高穎.“綜藝電影”產生的原因及其發展路徑研究[J].中國電影市場,2016(1).

[3] 邵猛.綜藝電影“去電影化”問題芻議[J].齊齊哈爾大學學報,2016(8).

(責編:馬瀟(實習)、宋心蕊)

推薦閱讀

習近平“4·19”講話一周年 發生這些改變
  2016年4月19日,習近平在京主持召開網絡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座談會並發表重要講話。一年過去了,讓我們再次重溫總書記4·19講話,看看我國網信事業的新進展、新變化,感受國家的進步、百姓的收獲。
【詳細】習近平“4·19”講話一周年 發生這些改變   2016年4月19日,習近平在京主持召開網絡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座談會並發表重要講話。一年過去了,讓我們再次重溫總書記4·19講話,看看我國網信事業的新進展、新變化,感受國家的進步、百姓的收獲。 【詳細】

獨家:傳媒界全國政協委員知多少
  2017年全國兩會正在如火如荼地進行,來自全國各地的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們齊聚北京,共商國是。傳媒界的政協委員都有誰,他們帶來什麼提案,關注哪些話題,人民網傳媒頻道特地予以梳理,以饗讀者。
【詳細】獨家:傳媒界全國政協委員知多少   2017年全國兩會正在如火如荼地進行,來自全國各地的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們齊聚北京,共商國是。傳媒界的政協委員都有誰,他們帶來什麼提案,關注哪些話題,人民網傳媒頻道特地予以梳理,以饗讀者。 【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