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媒介環境下地市電視台新聞話語權的解構與重塑

唐弋雯

2018年03月28日10:33  來源:視聽
 

摘要:媒體話語權的爭奪由來已久。電視新聞話語權在新媒介環境下迎來了諸多新變化。地市電視台的新聞話語權呈現出語言符號親民、物質基礎堅實可信、權力利益博弈“平衡兼顧”等特征。新媒介環境下,民意輿論場不可控、不可測因素凸顯,地市電視台的新聞話語權面臨新媒介對電視新聞“現實”構建能力的解構。未來,地市電視台要重塑新聞話語權,必須積極擁抱新興媒介,打造電視新聞品牌欄目,培育草根意見領袖,深植群眾話語體系,重新掌握構建“現實”的主導力。

關鍵詞:地市電視台﹔電視新聞﹔話語權﹔解構﹔重塑

話語權主要表現為語言控制權力和輿論影響能力,語言的靜態與固定、抽象與有限,以及包含諸多假定等特性①,使得話語的編碼與交流、概括與傳播變得變幻莫測。新聞媒介是公共輿論場得以形成的主要傳播載體和渠道,新聞話語權則成為媒體輿論控制力和影響力的顯要表征。電視新聞話語的輿論影響力不容小覷。

一、市級電視新聞話語權特征

新聞話語權就是利用新聞報道影響輿論導向、社會行為和國家政策的能力和權力。不同類型、不同層級的新聞媒介話語權不一,甚至同類型、同層級的新聞媒介話語影響力也不盡相同。地市電視新聞話語權呈現出以下典型特征:

其一,“民意對接”的親民符號表達。相比省級媒體和中央級媒體,地市電視台是最基層的媒體、最接地氣的媒體。其電視新聞話語體系更加充滿開放性和社會性,具備對接民意的便利和優勢,這從地市觀眾對本地電視台民生新聞的高度關注可以得到印証。

其二,“堅實可信”的話語物質基礎。地市電視新聞雖出基層,但同樣是主流媒體,是政府的宣傳工具,台屬資源、品牌、公信力等歷經較長時間積累,比網絡媒體具備更為可信、可靠的影響力基礎。

其三,“平衡兼顧”的權力利益博弈。媒體市場化轉型背景下,決定傳媒經濟效益的市場、監督引導的黨政宣傳部門、作為消費者的用戶三者共同塑造著媒介組織②。市級電視新聞話語權建設既要“顧上”,又要“兼下”。一方面,其特性決定話語體系要為國家和政府利益代言﹔另一方面,作為用戶“夠得著”的權威媒體,必須尋求更好方式對接群眾。

二、新媒介環境下地市電視台新聞話語權面臨解構

新興媒介已成為電視新聞話語權研究的重要情境,尤其在新媒介環境下輿論環境、利益博弈等日趨復雜,對電視新聞話語權建設形成了沖擊和挑戰。

(一)新媒體削弱了電視新聞構建“現實”的能力

麥克盧漢的“媒介即訊息”、李普曼的“擬態環境”、麥克姆斯和肖的“議程設置”理論,均指出媒介信息活動對客觀環境的重新選擇和結構化過程,一定程度上,媒介就是現實,電視新聞話語權由對新聞事實的選擇性、結構性和傾向性報道而逐漸形成。電視新聞“議程設置”本就面臨“時滯問題”,即電視新聞對公眾產生影響存在一定時間差,尤其面對“三微一端”的即時、現場和真實等優勢,電視新聞時效性、在場性和影響力等均不可同日而語,人們不再僅憑電視新聞“擬態事實”作出行為反應。新媒體首發效應引領下,電視等權威媒體跟進報道或評論,用戶觀察初級輿論場形成情況才作出行為反應。當下,電視新聞在構建“擬態現實”的過程中扮演著“跟隨者”“家長式”的角色,承擔著還原事實、引導輿論的職責,但其首發優勢已明顯減弱。在“見仁見智”的用戶面前,掌握著權威話語權的電視新聞媒體往往成為了“沉默”的群體。

(二)民意輿論場不可控、不可測因素進一步凸顯

喬舒亞·梅羅維茨(Joshua Meyrowits)的情境媒介理論認為,傳播媒介應被視為社會環境的一部分,把情境視為信息系統,每種獨特的行為都需要一種獨特的情境。③當前,社會情境的典型變化是民意輿論場日趨復雜化、結構化和組織化。例如在2014年廣東茂名“PX事件”中,部分民眾聚集游行,甚至做出打砸、破壞公共設施等不理智行為。民意輿論場不可預測的因素越來越龐雜,不可控制的力量越來越強大,由言語激化為行動的時間差縮小,致使允許電視新聞“反應”的時長越來越短,而群眾對其時效、真實、態度等要求卻越來越高。茂名新聞媒體在PX事件中雖反應不夠迅速,但做到了真誠對接群眾,針對謠言一一進行了澄清,起到了正本清源的效果。民意輿論場的不可測、不可控對新聞媒體的發聲速度、話語態度、語言體系提出了更高要求。

(三)草根利益崛起打破了電視新聞維持的利益平衡

市級電視新聞話語權受到物質基礎、利益平衡、政治博弈和價值觀等綜合因素的影響。電視新聞作為權威信息的出口,維持著黨政宣傳部門、媒體經濟利益和普通群眾知情權之間的利益平衡。

新媒體蓬勃發展導致民意輿論場話語力量的擴充,為用戶個體表達訴求提供了便利的渠道和勢能,“素人”的話語能力得到充分釋放。一方面,普通民眾的表達平台激增,激發了他們話語表達的訴求和意願﹔另一方面,民意輿論場上草根意見領袖崛起,成為民眾語言訴求的“代言人”,增強了民眾話語表達的能力。市級電視新聞話語權不再僅僅由政府所主導並賦予,普通群眾聲音變得越來越重要,注重對接群眾的期望、需要和利益成為電視新聞話語權建設的重中之重。

三、地市電視台新聞話語權重塑

新媒體發展勢頭強勁,危機輿情事件頻發,既對電視新聞話語權構成挑戰,也為強化市級電視新聞話語權提供了機遇。市級電視新聞仍然可以通過擁抱新媒體,塑造品牌新聞欄目,培育意見領袖等舉措,強化話語權。

(一)積極擁抱新媒體,重掌構建“現實”的主導力

輿論場上,尤其是危機輿情發生之時,新媒體信息流和謠言流助推了多元嘈雜聲音和復雜多變氛圍的凝聚,亟需“首要責任主體”澄清事實、主持大局。危機輿情發生之初,地市電視新聞應主動掌握主動權,因應受眾期待,實現話語影響力、說服力最大程度地強化。遺憾的是,在現實中,很多媒體主動放棄或貽誤了這種主動權,從而導致輿論失控或謠言滿天飛。

盡管在重大安全事件等社會問題上,媒體在相應主題的話語權通常讓渡給了政府機構部門,但是在專業性與權威性不足的背景下,媒體借助新媒體或民間消息來源,扭轉了被消息來源設置的議程,完成了對話語權的重新掌控。④

(二)做優民生新聞欄目,樹立新聞欄目品牌

品牌新聞欄目既是電視媒體實力的彰顯,也是新聞話語權的主要表征之一,擁有品牌新聞欄目的電視媒體,其話語影響力不可小覷。品牌首先面向用戶,電視新聞品牌欄目在受眾心智中佔據重要的位置。

在時政、民生、專題、訪談等新聞節目類型中,民生新聞欄目塑造品牌更具優勢。首先,民生新聞對接群眾、聚焦群眾關心的話題,表達群眾的利益訴求,能夠解決群眾生活中面臨的實際問題。其二,市級電視新聞欄目具備借鑒優秀同級媒體辦欄目經驗的優勢和便利,取長補短做優民生新聞欄目。其三,地域文化特色是塑造民生新聞欄目品牌的又一優勢,地市級電視新聞要善於利用地域文化塑造新聞欄目品牌。其四,吸收新媒體新聞優勢,可以拓寬民生新聞來源,強化民生欄目活力。

(三)培育草根意見領袖,深植群眾話語體系

意見領袖從事著“兩級傳播”:媒體消息首先抵達意見領袖,再由意見領袖傳達給“人口中不太活躍的那一部分”⑤。當下,傳播環境發生巨變,政府和媒體培育意見領袖的作用和意義不再局限於“上對下”的中介傳播效果。與之相反,通過意見領袖更好地了解群眾訴求,更好地疏通“下對上”的意見表達渠道,成為政府和媒體的當務之急。地市電視台可嘗試培育台屬草根意見領袖,為他們提供更多接觸並使用媒介的機會,促進他們與其他群體交往,為他們參加各種會議提供機會等,促使他們形成主流價值意識和客觀理性的話語體系。通過“電視新聞——台屬草根意見領袖——普通群眾”的循環路徑,將理性話語充分植入群眾話語體系和意見訴求中去。

注釋:

①[美]沃納·賽佛林,小詹姆斯·坦卡德.傳播理論:起源、方法與應用[M].郭鎮之等 譯.北京:華夏出版社,2000:88-94.

②劉毅,郝曉鳴.新聞控制、採編話語權與報道影響力[J].新聞與傳播研究,2015 (03):23-37+126.

③董璐.傳播學核心理論與概念(第二版)[M].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2016:152.

④陳娟,王文杰.話語權分配與爭奪:廣州市食品安全報道分析[J].新聞與傳播研究,2013 (12).

⑤[英]丹尼斯·麥奎爾,[瑞典]斯文·溫德爾.大眾傳播模式論(第二版)[M]. 祝建華 譯.上海:上海譯文出版社,2008:55.

(作者單位:東莞廣播電視台)

(責編:趙光霞、宋心蕊)

推薦閱讀

全國黨報網站總編輯2018賀新春
  辭舊丹雞鳴盛世,迎新瑞犬頌神州。新春佳節即將來臨,人民網總編輯余清楚以及全國多家黨報網站總編輯共同為網友們送上新春祝福!祝大家新的一年萬事順意,節節進步!
【詳細】全國黨報網站總編輯2018賀新春   辭舊丹雞鳴盛世,迎新瑞犬頌神州。新春佳節即將來臨,人民網總編輯余清楚以及全國多家黨報網站總編輯共同為網友們送上新春祝福!祝大家新的一年萬事順意,節節進步! 【詳細】

為網絡空間“歲月靜好” 網信工作不騖虛聲
  2017年,在習近平總書記網絡強國戰略思想指引下,網絡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各項工作扎實推進,網上主旋律高昂,正能量強勁,各項法律法規進一步完善,網絡空間更加清朗,網絡空間國際話語權和影響力明顯提升。
【詳細】為網絡空間“歲月靜好” 網信工作不騖虛聲   2017年,在習近平總書記網絡強國戰略思想指引下,網絡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各項工作扎實推進,網上主旋律高昂,正能量強勁,各項法律法規進一步完善,網絡空間更加清朗,網絡空間國際話語權和影響力明顯提升。 【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