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析網絡視頻主持人的語言特點

陳盼盼

2018年06月04日16:00  來源:視聽
 

摘要:作為在傳統媒體主持人的基礎上出現的新生力量,網絡視頻主持人的語言表達特點既與傳統媒體主持人有相同之處,但由於其傳播媒介的不同,又與傳統媒體主持人有很大的差異。本文通過兩者的對比,對網絡視頻主持人的語言特點進行簡要的分析。

關鍵詞:傳統媒體主持人﹔網絡視頻主持人﹔語言特點

隨著《大鵬嘚吧嘚》《愛奇藝早班機》《娛樂猛回頭》《曉鬆奇談》等網絡自制節目出現和日趨成熟,網絡視頻主持人這一角色在節目中所佔的位置日益重要。現如今,網絡視頻主持人的隊伍逐步發展壯大,也使得關於傳統媒體主持人與網絡視頻主持人之間的對比分析變成了人們關注的熱點。在我國,從第一位真正意義上的節目主持人沈力出現在電視熒屏上到如今,傳統媒體的主持人在幾十年的發展中已經形成了相對成熟的語言特征,這對於新出現的網絡視頻主持人在語言特點的把握上有一定的借鑒意義,但二者還有一定的區別。

一、傳統媒體主持人語言特點解讀

(一)定義界定

從20世紀80年代初我國節目主持人誕生至今,由於節目主持人職業自身的復雜性和多面性,對於節目主持人的界定在播音主持學界的爭論從未停止。如俞虹在《節目主持人通論》中指出,節目主持人是在廣播電視中,以個體行為出現,代表著群體觀念,用有聲語言、形態來操作和把握節目進程,直接、平等地進行大眾傳播的人。①陸錫初指出,節目主持人是指以“我”的身份在廣播電視中組織、駕馭、掌握節目過程,與受眾平等交流的大眾傳播者②。對於節目主持人的定義可謂是眾說紛紜,到現在都沒有一個非常明確的界定,但不可否認的是節目主持人是廣播電視與受眾進行溝通交流的橋梁,處於廣播電視的最前沿。

(二)語言特點解讀

張頌在《中國播音學》中指出,廣播電視播音(包括體育現場解說與評論,包括節目主持),是通過電子傳播媒介進行的有聲語言創作,廣播電視播音語言有自己的特點,可以概括為“三性”“三感”,即規范性、庄重性、鼓動性、時代感、分寸感、親切感。規范性是指語音(聲、韻、調)、詞匯、語法、語流都要符合普通話的要求,遵從普通話的規范﹔庄重性即在話筒前進行播音創作的時候,必須保持端庄、鄭重的氣質和態度,要“庄重而不呆板,活潑而不輕浮”﹔鼓動性是任何宣傳語言所共有的,廣播電視也不例外要“引人向上”“催人奮進”﹔時代感要求播音創作主題強化時代意識,並在有聲語言中激蕩著時代氣息,回響著時代的腳步,發出時代的最強音﹔分寸感要注意內容的主次、感情的濃淡、態度的差異和語體風格的區分,避免“過猶不及”﹔親切感要適應“新鮮”“易懂”“可信”“情真”的受眾期待心理。③這些既是播音語言的特點,也是傳統媒體節目主持人語言的要求。

二、網絡視頻主持人語言特點解讀

(一)定義界定

自從網絡視頻節目主持人出現在人們的視野中,一些專家和學者就開始了對網絡主持人的研究和探討。應天常指出,節目主持人是在大眾傳播活動的特定節目情境中,以真實的個人身份和交談性言語行為,通過直接、平等的人際交流方式主導、推進並完成節目進程、體現節目意圖的人。這個定義既涵蓋了廣播電視節目在內的一切大眾傳播活動中的節目主持人,又包括網絡節目主持人(CJ)④。李桃將網絡視頻主持人界定為:在由網站制作的原創網絡視頻節目中,以個體行為出現,代表著群體觀念,以有聲語言為主干引導節目進程,直接面對網民,平等地進行傳播的人。⑤對於網絡視頻主持人的定義,目前學界還沒有一個較為系統的認識與界定。

(二)語言特點分析

1.充滿時代感,有失規范性

在如今互聯網高速發展及大數據的時代背景下,相比傳統的廣播電視,網絡以其自身獨特的優勢更具有時代性。新媒體技術的發展,使得海量的信息在網絡中被快速地分享和傳遞,特別是重大新聞事件發生的時候,網絡視頻作為在網絡傳播的一種重要形式,緊跟時代的步伐,網絡節目主持人可以快速接收到最新、最完整的信息,在第一時間發布重大信息。而網絡視頻主持人的語言也充滿了時代感,在一些網絡視頻中我們經常會聽到主持人說一些網絡用語,如中文諧音“童鞋”(同學)、“斑竹”(論壇、網站的管理員即版主),數字諧音“88”(拜拜)、“56”(無聊),還有一些當下流行的網絡語言,如“神馬都是浮雲”“坑爹”“棒棒噠”“萌萌噠”等。在網絡視頻主持人的語言中不僅有最新鮮的詞語的出現,其語言樣態也不局限於簡單的播報形式,更符合社會大眾特別是年輕人的收聽及收看習慣。

網絡主持人和傳統媒體主持人的選拔標准有所不同,網絡更加注重的是主持人的個性,因此有些網絡主持人為了追求時髦,故意模仿“港台音”,方言音的使用,還會有一些中英文的摻雜。如在《大鵬嘚吧嘚》中大鵬在說新聞的時候不免會有一些中英文的摻雜,如“這個人真的很nice”“very給力”等,雖然這些語言符合年輕人口味,但無論從語音還是語法上卻都不符合語言的規范性。隨著互聯網的普及,網絡也和廣播電視一樣逐步成為普通話推廣的平台,普通話的標准應該成為每一位主持人的首要評判標准。

2.具有鼓動性,缺乏分寸感

廣播電視要“以科學的理論武裝人,以正確的輿論引導人,以高尚的精神塑造人,以優秀的作品鼓舞人”,這是廣播電視的職責所在,也是社會主義浪潮下的網絡節目的職責所在。高曉鬆在由愛奇藝打造的文化類脫口秀節目《曉鬆奇談》中開談天文地理、海外見聞、中西野史,並在其中設置幽默動畫板塊以及網友互動環節。高曉鬆以其獨特的見解和犀利的話語體現出了其語言的鼓動性,對網民在一些事情的見解上起到一定的啟迪作用。

相比於傳統媒體,網絡的監管還不夠完善與嚴格,這也使得網絡視頻主持人在節目中的話語有失分寸。為了吸引受眾,網絡視頻主持人大量引用時下流行的詞語,但是並非流行的就是正確的。為了博得受眾的眼球,有些網絡視頻主持人經常會說一些“段子”,在節目中公然罵街的現象也出現得不少,有的甚至會涉及暴力、色情等,一味地吸引受眾而使用大量不恰當的詞語,不把握話語的分寸感,會使節目變得粗俗,最終在新媒體的浪潮中被淘汰。

3.飽含親切感,欠缺庄重性

相較於傳統媒體單一的表達方式,網絡視頻節目主持人在表達形式上更加豐富,比如在很多新聞直播欄目中,網絡視頻節目主持人擺脫了傳統媒體主持人一貫的嚴肅單調,加入了說唱、朗誦、脫口秀等形式,使節目變得更具觀賞性,或是用輕鬆、幽默、詼諧甚至是嬉皮的態度和言語來拉近與觀眾的距離,讓節目變得更有趣味性的同時,也給觀眾一種真實感和觸摸感。特別是在一些直播類網絡視頻節目中,主持人一邊主持,一邊與觀眾交流,對感興趣的話題共同進行交流探討,大大增加了節目的親切感。

但有的網絡視頻主持人在過度追求親切感和交流感的同時,容易有失語言的庄重性。庄重性的表現是“善言”而不“輕言”,所謂“一言既出駟馬難追”就是說開口說話之前要慎重,說話過程中要穩重,盡量不要“失言”,盡力使受眾接受、相信、愉悅,對庄重性的否定,必然導致“語無倫次”“油腔滑調”⑥。在一些網絡視頻節目中,主持人會刻意地對某一事件進行夸大其詞,添油加醋,來引起受眾的注意,達到節目效果。還有一些主持人在節目中會高台著臉,瞇縫著眼,或側目而視,或指點對方,表現出高人一等的傲氣,網絡視頻主持人的這些行為與語言都有失播音語言的庄重性。

三、結語

網絡媒體的發展使得主持人迎來了新的時代,也面臨新的挑戰,網絡節目作為一種新興節目,經過幾年發展已成為非常普遍的形式,也是目前網絡傳播非常重要的形式之一,網絡視頻主持人也逐步發展並趨於成熟。作為主持人與受眾溝通的重要橋梁,語言在主持人的職業生涯中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隻有不斷地對其進行完善與規范才能創造出更多優秀的網絡視頻節目。

注釋:

①俞虹.節目主持人通論[M].杭州: 浙江大學出版社,1996.

②陸錫初.主持人節目學教程[M].北京:中國廣播電視出版社,2001.

③⑥張頌.中國播音學[M].北京:中國傳媒大學出版社,2003.

④應天常.試論“節目主持人”概念的界定[J].廣州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05(8).

⑤李桃.網絡視頻主持人與電視節目主持人的比較研究[D].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生院,2011.

(作者單位:河南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

(責編:趙光霞、宋心蕊)

推薦閱讀

全國黨報網站總編輯2018賀新春
  辭舊丹雞鳴盛世,迎新瑞犬頌神州。新春佳節即將來臨,人民網總編輯余清楚以及全國多家黨報網站總編輯共同為網友們送上新春祝福!祝大家新的一年萬事順意,節節進步!
【詳細】全國黨報網站總編輯2018賀新春   辭舊丹雞鳴盛世,迎新瑞犬頌神州。新春佳節即將來臨,人民網總編輯余清楚以及全國多家黨報網站總編輯共同為網友們送上新春祝福!祝大家新的一年萬事順意,節節進步! 【詳細】

為網絡空間“歲月靜好” 網信工作不騖虛聲
  2017年,在習近平總書記網絡強國戰略思想指引下,網絡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各項工作扎實推進,網上主旋律高昂,正能量強勁,各項法律法規進一步完善,網絡空間更加清朗,網絡空間國際話語權和影響力明顯提升。
【詳細】為網絡空間“歲月靜好” 網信工作不騖虛聲   2017年,在習近平總書記網絡強國戰略思想指引下,網絡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各項工作扎實推進,網上主旋律高昂,正能量強勁,各項法律法規進一步完善,網絡空間更加清朗,網絡空間國際話語權和影響力明顯提升。 【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