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信息時代新聞出版品牌社群傳播研究

馬建森

2018年08月13日13:55  
 

來源:《新聞愛好者》

【摘要】新聞出版品牌傳播環境發生深刻變化,主要表現在新聞品牌社群形成、社會化媒體發展、受眾行為共享、新聞品牌信息再生產與再傳播。基於以上認識,提出共享信息時代的新聞出版品牌傳播的對策:樹立新聞出版品牌系統傳播的理念,重視新聞出版品牌傳播策略設計,再造新聞出版品牌傳播流程。

【關鍵詞】共享信息﹔新聞出版品牌﹔品牌傳播﹔社會化媒體

一、問題提出與共享信息時代背景

以網絡技術為代表的新媒體的發展促使出版品牌研究進入“新探索期”[1]。文獻梳理顯示,新聞出版品牌建設與路徑研究、出版品牌資產研究、不同國家或地區的出版品牌研究成為今天研究的重點,但出版信息傳播活動,研究新聞出版品牌也有必要從人類傳播活動的視角開展研究,即開展新聞出版品牌傳播研究。

傳播不僅是指信息的傳遞,還意味著“信息共享”,共享並構建一定的文化世界正是今天品牌社群傳播的重要特征。因此作為文化活動的出版業,新聞出版品牌傳播面對的不再是一般意義上的受眾而是處於共同文化世界的品牌社群,新聞出版品牌受眾是社群內部具有出版業信息屬性的受眾。

共享信息時代的受眾借助社會化媒體形成對新聞品牌消費的社群,“共享”是新聞出版品牌社群受眾行為的集中體現:首先是內容共享,受眾共享新聞出版內容,共享新聞內容生產的經驗﹔其次是行為共享,互聯網技術促使出版權力消解,人人都是新聞出版家,受眾運用互聯網媒介獲取出版權,在知識創作、編輯出版、內容傳播等方面共享原本屬於新聞出版機構的行為﹔再次是精神共享,獲取情感寄托與精神支持是文化消費的重要特征,無論新聞出版產業如何變化,受眾始終在一定出版精神的感召下,通過精神共享獲得情感寄托。最終受眾通過內容共享、行為共享、精神共享構筑了以新聞出版品牌為中心的品牌關系,基於新聞出版品牌關系形成品牌社群。

二、共享信息時代的新聞出版品牌傳播

新聞品牌傳播一方面是指一種理論,另一方面又是一種實務操作,新聞品牌可以通過信息、廣告、公共關系、銷售促進等方式進行傳播。不論是理論還是實務,新聞品牌傳播最主要的是要明確品牌傳播的內容和品牌傳播的方式。余明陽將新聞品牌傳播的內容界定為有關新聞品牌“認知度、美譽度、和諧度”[2]的信息﹔舒詠平認為是“品牌信譽”[3]。

正如前文所述,共享信息實質是一種新型的信息消費,受眾消費的是信息,共享信息時代新聞品牌傳播的內容應是有關新聞品牌的信息,新聞傳播方式則是對各種媒介的綜合運用,具體到新聞出版行業,是指新聞出版品牌傳播的內容及出版品牌傳播的媒介。“新聞出版生產模式從組織化向社會化轉型,向新媒體平台轉移,以用戶為中心”[4],因此在共享信息時代,新聞出版品牌傳播應以受眾為中心,研究受眾行為,圍繞受眾行為進行傳播媒介設計和信息設計。

(一)共享信息時代的新聞出版品牌內涵

關於新聞出版品牌,一是認為新聞出版品牌分為報刊圖書品牌和影視出版品牌﹔二是認為新聞出版品牌是有關新聞出版要素的集合﹔三是回歸市場從產品生產與營銷的角度重新定義新聞出版品牌。具體就是將新聞出版品牌中的觀眾、讀者視為受眾將新聞出版發行機構視為企業,將新聞出版物視為出版產品等並以此開展相關研究。

梳理這些研究獲得以下啟示:第一,關於新聞出版品牌的研究越來越重視受眾的參與,以受眾為中心成為出版品牌研究者的共識,“受眾的地位隨著歷史進程的變革得到顯著提升”[5],而受眾逐步演變為出版產品的消費者﹔第二,新聞出版品牌的構成要素多種多樣,既有新聞出版業方面的,還有品牌設計方面的,也包括新聞品牌資產方面的﹔第三,媒介在新聞出版品牌的形成與發展過程中具有重要作用。

因此,新聞出版品牌是以出版機構為主體,以受眾消費者為中心,由新聞出版產業的各要素構成的,以媒介為載體的有關新聞出版業各種符號的集合。

(二)共享信息時代新聞出版產品的受眾

正如古斯塔夫·勒龐的預言:“我們要進入的時代,千真萬確將是一個群體的時代。”[6]新聞出版品牌傳播的對象已不是單一讀者身份的一般個體受眾,而是具有多重身份的新聞出版產品的受眾群,更是基於移動互聯技術形成的“社群”,即品牌社群。受眾參與品牌傳播過程,成為品牌社群的一員,主要動機是:獲取受眾信息,參與社交過程,追求信息利益。受眾行為則符合“AISAS”(Attention引起注意、Interest引起興趣、Search進行搜索、Action購買行動、Share人人分享)法則,其主要特征是搜索與共享。

結合共享信息時代的特點,共享無疑是受眾行為的集中體現。由於共享信息作為一種受眾信息形態,其實質是“新型信息消費”[7]。

因此受眾共享的是信息,而新聞品牌傳播過程中最具代表性的新聞信息是品牌信息,表面上受眾消費的雖是出版產品,而實質上是為了獲取出版產品所傳遞的信息。出版產業領域的受眾也經歷了搜索與共享兩個重要的消費階段,出版品牌信息成為受眾搜索與共享的首要對象,即有關出版產業的各個要素:品牌名稱、圖書名稱、作者、故事情節等。

(三)共享信息時代的新聞出版品牌傳播媒介

新聞出版品牌傳播媒介是指品牌傳播過程中運用的出版技術、傳播媒介以及由此形成的新聞出版品牌媒介生態系統。

媒介是新聞品牌塑造過程中的載體,傳播知識、傳遞信息、傳承文明,新聞出版歷史使命的每一方面都與媒介密不可分,新聞出版品牌信息最終通過一定的媒介才能進行傳播。今天新聞品牌傳播的媒體環境出現了新的變化。“舊時的資料、市場、媒體已經被如今的對話、社區和互聯互通所取代”。[8]

隨著移動互聯技術的發展,能夠承擔“對話、社區、互聯互通”責任的媒介非社會化媒體莫屬。菲利普·科特勒在《營銷革命3.0》中指出:新浪潮科技標志著營銷參與化時代的到來,社會化媒體幫助參與化時代的受眾實現與品牌的溝通。

彭蘭認為“在某種意義上,除了門戶網站(包括新聞網站和其他垂直門戶)的幾乎所有其他類網絡應用都可以歸為社會化媒體”[9]。社會化媒體具有互動性、公開性、社群化、用戶生產內容等特征,是最新媒介技術的代表。社會化媒體建立在互聯網公開、平等、互動的基礎之上,允許用戶生產內容(UGC),以博客、微博、論壇、內容社區、社交網站等為表現形態,集中體現了受眾“社群化”與傳播手段“社群化”的特征,滿足共享信息時代品牌傳播“社群化”的需求,因此共享信息時代新聞出版品牌的媒介技術以社會化媒體為代表,媒介技術由單一的信息傳播的工具發展成為進一步黏合受眾並促使其社會化的工具,媒介工具化轉為媒介社會化。

社會化媒體對新聞出版品牌而言意味著:促使新聞品牌社群形成,維系新聞品牌社群存在,管理新聞品牌社群運行,幫助新聞品牌信息再生產與再傳播。社會化媒體聯結新聞品牌的共同創造者——“員工、合作伙伴、自媒體的每一個人”,使其以某一新聞出版品牌為中心建立起一定的社群關系,促使新聞出版品牌社群形成。

新聞品牌社群成員在社會化媒體的影響下要遵循信息系統規則,按照一定的機制傳播和接收新聞品牌信息,在接受媒介情景的制度和結構約束下,使其成為新聞品牌社群中的一員並接受社會化媒體的管理。

麥克盧漢認為“媒介即訊息”[10],隻有有了某種媒介才有可能從事與之相適應的信息傳播活動,因此社會化媒體本身也是有意義的信息。媒介還是“用戶生產內容”的場所和工具,人人不僅是報道者,還是品牌信息的傳播者。

社會化媒體消解傳統出版業內容生產的權力,使出版產品的生產越來越去中心化,新聞出版品牌信息的再生產與再傳播得以實現。社會化媒體為品牌信息提供生產的場所,以此增加消費者的黏性,表征新聞品牌社群的媒介特征,受眾通過運用社會化媒體工具對品牌信息進行加工,從而完成新聞品牌信息再傳播的過程。

三、共享信息時代新聞出版品牌傳播的對策

(一)樹立新聞出版品牌系統傳播的理念

要以理念引導新聞品牌傳播圖景,就是要在品牌傳播過程中秉持系統觀念,用系統的理論、系統的策略進行品牌傳播,決不能條塊分割地處理新聞品牌傳播過程中的問題。要對新聞出版要素、品牌傳播、傳播環境等方面進行系統性認識,對新聞品牌傳播工作進行系統性規劃。

出版物、出版者、出版資源、出版工具共同組成了出版業的基本要素,每一要素都會影響新聞出版品牌傳播,例如新聞出版物的選題、出版形式會影響新聞出版品牌的形象構成,紙質圖書與電子圖書等也會給讀者帶來不同的閱讀體驗。

正因為新聞品牌是組織及其提供的產品或服務的有形和無形的綜合表現,因此出版業的每一要素都要服務於新聞品牌傳播。對新聞品牌傳播的系統性認識與系統性規劃方面,不僅要准確把握品牌傳播的實質,還要對品牌傳播的策略、步驟、技巧等進行系統性規劃。例如對品牌傳播的基礎——數據庫系統的建設與規劃。“營銷者需要了解他們的顧客,為了了解顧客公司需要收集信息並儲存在專門的數據庫中”[11],建立以出版品牌傳播受眾為導向的數據庫系統是實現共享信息時代出版品牌傳播的基礎。建立品牌傳播的數據庫系統不僅是滿足傳播主體品牌傳播、認識傳播對象的需要,也是滿足“主動受眾”進行品牌內容再生產的需要。

品牌消費社群的發現、品牌傳播信息的設計、媒介技術的選擇等也需要數據庫系統提供數據支撐。隻有充分挖掘數據、依據數據、運用數據才能喚醒“被動受眾”轉為“主動受眾”,才有利於新聞品牌信息的再生產與再傳播。

新聞出版品牌傳播環境方面主要是對出版業環境和傳播環境的認識。新聞出版業環境是指出版行業所處的政治、信息、文化、社會環境,傳播環境是指信息傳播領域的發展現狀,主要包括媒介現狀、受眾現狀、傳播制度現狀等。例如出版業信息環境方面的表現是:出版業處於轉型發展期,傳統出版與新興出版不斷融合,全民閱讀興起。

出版產品的生產表現出“去中心化”的特點,出版權逐漸被消解,數字出版產品愈加受歡迎。讀者方面,閱讀率低迷,在閱讀時間、閱讀內容方面呈現“碎片化閱讀”[12]的特點,還有閱讀習慣移動化,閱讀工具數字化等。再如出版文化方面,出版業是文化產業的一部分,出版消費是一定意義上的文化消費。

受眾在選擇出版產品時越來越看重的是其背后代表的生活方式和文化認同感,當消費文化與出版品牌文化一致時,受眾更易接受品牌傳播的信息,受眾通過“共享”“參與”“聯合”最終形成“團體——品牌社群”,完成擁有共同品牌信仰的過程,新聞出版品牌社群共同的品牌信仰集中體現在出版精神上,即新聞出版品牌社群的核心是一定的情感,情感的來源是出版精神。而傳播環境方面,傳播本身就是一個共享文化的過程,因此傳播與出版有天然的聯系,而這裡闡述的傳播環境則是更加具體的認識。

(二)重視新聞出版品牌傳播策略設計

新聞出版品牌傳播策略設計從消費者研究開始,著重進行信息設計和媒介設計。受眾研究包括出版產品消費者研究和出版品牌社群研究。受眾者研究的目的是為了發現出版品牌傳播的機會和確立出版品牌傳播的重點,是出版品牌傳播策略設計的依據。

研究品牌社群要圍繞核心消費者開展研究,還要研究新聞品牌社群是如何形成的,例如研究品牌社群形成過程中的社會認同,進而研究出版品牌社群中的認知要素、情感要素、評價要素等,從而為后續的品牌傳播策略設計提供依據。

傳播信息設計方面,宏觀上要圍繞新聞出版業的基本要素進行設計,前提是要注意兩個基本點:一是共享信息時代受眾對信息的生產是用戶制作內容形式,新聞出版產品的用戶根據個人興趣、需求等自主接收、制作、傳播信息,實現品牌信息的再生產與再傳播﹔二是受眾對信息的認知、接收、處理有一定的規律性,可稱為信息模型。微觀上要針對新聞出版品牌傳遞的信息進行設計。

新聞品牌傳播的信息由各種符號組成,品牌信息設計就是要對品牌傳播過程中的符號生產、符號傳播、符號修正、符號轉換進行設計,使品牌傳播的信息符號有利於消費者進行品牌信息搜索、品牌信息共享和品牌信息再傳播。

品牌要創建和提供有價值的品牌信息內容來吸引消費者,變品牌信息被動傳播為受眾主動傳播,充分發揮消費者內容生產的特點,引導消費者對品牌信息再加工。傳播信息設計還意味著信息形式要符合社會化媒體傳播的特點,綜合運用語音、視頻、文字、圖畫等組織品牌信息。

傳播媒介設計方面要著重進行品牌傳播過程中的媒體選擇、媒體組合和媒體排期設計。社會化媒體種類繁多,因此要根據受眾研究的成果和品牌傳播的目的對社會化媒體進行選擇和組合,並根據經費投入情況進行媒體推廣的時間安排。不同傳播主體之間要密切合作,既要“協同”又要“跨界”,共同完成媒介選擇、媒介組合及不同媒介的排期。受眾“搜索、共享、口碑”等品牌傳播行為的實現不僅依賴媒介系統的設計,還依賴不同媒介系統內部互動傳播技術的應用。

(三)再造新聞出版品牌傳播流程

新聞品牌傳播流程由品牌傳播的各個環節及品牌傳播的場景構成,其中新聞品牌傳播過程中的三大關鍵性環節是“新聞媒介、信息受眾、廣告主”[13],共享信息時代的新聞出版品牌傳播媒介以社會化媒體為主,新聞品牌傳播的受眾則是以品牌社群形式聚集在一起的消費者,廣告主則是品牌的擁有者即出版機構。

廖建文在《后互聯網時代的商業新規則》中指出,在“后互聯網時代,移動互聯和社交網絡對信息的組織,主要是以‘人’的‘行為’為核心——隨時隨地以場景為背景的行為”。[14]營銷學大師菲利普·科特勒也斷言:今天是營銷革命3.0時代,是關於“人”的營銷。

因此,由過去對品牌傳播環境的關注轉為對以“人”為核心的傳播場景的關注,新聞品牌傳播的背景不再是寬泛的政治、經濟、信息、文化、媒介、社會等環境因素,而是以“人際交往實現、社群化、創意傳播”為核心的傳播場景。

以傳播場景為背景再造新聞出版品牌傳播流程,傳播媒介方面要重視互動傳播技術的設計,以社會化媒體為核心重視媒介創新,充分利用移動互聯網平台凝聚品牌受眾形成品牌社群。

消費者方面,重視“人文精神”,以“產銷者”的視角認識出版品牌的消費者,重視消費者對品牌信息的自覺生產與自覺傳播,以滿足個性化需求與群體化傳播服務消費者。

新聞出版機構方面,一方面要認清新聞品牌傳播的時代背景,重新確認共享信息時代出版機構在新聞品牌傳播過程中的角色與地位:新聞出版機構是品牌傳播的引導力量,今天的品牌傳播是“消費者主導,企業引導”的時代,應以服務者的身份引導品牌傳播,服務受眾,重視品牌“內容—信息—符號”的設計邏輯。另一方面要加強新聞出版機構自身品牌建設,整合品牌資源,再造品牌傳播流程系統:“出版機構—受眾”流程和“受眾—受眾”流程。“出版機構—受眾”流程主要指新聞出版機構向品牌社群傳播品牌信息,“受眾—受眾”流程則指品牌社群內的個體受眾之間共享新聞品牌信息和對新聞品牌信息的第二次加工。

因此,在進行新聞品牌傳播時,新聞出版機構要保証傳播流程的暢通,為新聞品牌信息的傳播與共享創造更加有利的條件。

四、結語

共享信息時代新聞出版品牌傳播領域發生了深刻變化。新聞品牌受眾不再是單一身份的讀者而是以復合身份存在的出版產品的受眾,共享、再生產與社群化是共享信息時代受眾的重要特征。

受眾通過共享並在一定出版精神的感召下借助社會化媒體逐步形成新聞品牌社群。新聞出版機構要向新聞品牌社群進行傳播,以便創造口碑效應,促使新聞社群成員進行新聞品牌信息再生產與再傳播。

社會化媒體不僅是受眾參與社會化生產的工具,也是受眾實現品牌信息再傳播的工具。因此,新聞出版機構要樹立品牌系統傳播的理念,以受眾需求為中心重視品牌信息設計,[15]再造新聞品牌傳播的“出版機構—受眾”流程和“受眾—受眾”流程,以營銷3.0為背景,在移動互聯網技術構筑的場景中進行有效的新聞品牌傳播。

[本文為桂林航天工業學院基金項目(項目編號:YJ1314)和廣西壯族自治區哲學社會科學規劃研究課題青年基金項目(項目編號:15CXW002)的階段性研究成果]

參考文獻:

[1]白志如.國內出版品牌研究的理論演進與展望[J].出版科學,2016,24(5):82-86.

[2]余明陽,舒詠平.論“品牌傳播”[J].國際新聞界,2002(3):63-68.

[3]舒詠平.品牌傳播教程[M].北京:北京師范大學出版社,2013:128-130.

[4]孫韻.“互聯網+”視域下的傳統出版轉型的現狀、問題和對策[J].科技與出版,2016(5):135-138.

[5]張紅玲.多屏時代的受眾重構與傳播形態研究[J].新聞愛好者,2014(4):39-42.

[6]古斯塔夫·勒龐.烏合之眾:大眾心理研究[M].馮克利,譯.桂林:廣西師范大學出版社,2015:51.

[7]呂福玉.分享經濟的發展趨勢與應對策略[J].商業時代,2014(29):47-49.

[8]范志國,張平.社會化媒體環境下提升品牌認知的策略分析[J].商業經濟研究,2015(8):65-66.

[9]孫曉陽.社會化媒體信息質量的影響主體博弈及管控策略研究[D].江蘇大學,2016.

[10]菲利普·馬爾尚.麥克盧漢:媒介及信使:the medium and the messenger[M].何道寬,譯.北京: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2003:15.

[11]文麗.高端房地產經紀企業網絡營銷的績效評價研究[D].天津商業大學,2011.

[12]王艷玲.讓碎片化閱讀成為經典導讀的有效途徑[J].新聞愛好者,2015(3):66-68.

[13]張樹庭,呂艷丹.有效的品牌傳播[M].北京:中國傳媒大學出版社,2008:2.

[14]廖建文,施德俊.后互聯網時代的商業新規則:伴隨移動社交網絡而來的新沖擊、新挑戰、新機遇[J].清華管理評論,2014(3):48-55.

[15]於洋,李和平.營銷3.0視角下的品牌傳播[J].新聞愛好者,2012(14):11-12.

(作者為桂林航天工業學院講師)

(責編:趙光霞、宋心蕊)

推薦閱讀

人民日報創刊70周年
  70年,25541期,25541個日夜,人民日報與黨和人民風雨兼程、一路相伴,一同走過革命、建設和改革的崢嶸歲月,一起走進更加昂揚的新時代。
【詳細】人民日報創刊70周年   70年,25541期,25541個日夜,人民日報與黨和人民風雨兼程、一路相伴,一同走過革命、建設和改革的崢嶸歲月,一起走進更加昂揚的新時代。 【詳細】

2018(第三屆)全國黨報網站高峰論壇
  2018(第三屆)全國黨報網站高峰論壇暨全國黨報網站總編輯看天津活動6月20日在天津市舉行,主題為“媒體融合:宣傳新時代 擁抱新時代”。
【詳細】2018(第三屆)全國黨報網站高峰論壇   2018(第三屆)全國黨報網站高峰論壇暨全國黨報網站總編輯看天津活動6月20日在天津市舉行,主題為“媒體融合:宣傳新時代 擁抱新時代”。 【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