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合環境下媒體新詞語的傳播對社會的影響

——以大學生群體為例

張蔚虹

2018年08月14日09:54  
 

來源:《新聞愛好者》

【摘要】隨著網絡媒體和數字技術的飛躍發展,媒體融合催生了媒體語言的發展變化。近年來,通過媒體傳播的新詞語迅速增加,其對社會公眾尤其是大學生產生了一定的影響。我們應利用融合環境下媒體的傳播作用,採取合理的應對策略:一是學校和媒體相關部門應加大語言文化的宣傳﹔二是大學生應自覺規范使用文明新詞語﹔三是教師應加強對學生的引導和溝通。

【關鍵詞】融合﹔媒體新詞語﹔傳播﹔影響

“融合”,即Gonvergence一詞,最初源於科學領域,現已成為新聞傳播學領域的熱門詞匯。伴隨著數字化、信息化、網絡化技術的迅猛發展,傳統媒體和新興媒體融合發展勢在必然,一個擁有較強傳播力、引導力、影響力、公信力的新型主流媒體矩陣正在形成。在這種媒體融合環境下,媒體語言文化的傳播也在發生變化,作為語言文化傳播的重要載體——媒體,在傳播新聞語言的過程中起著非常重要的作用。正如王海迪所言:“媒介在文化交流中扮演著引導社會輿論和催化劑的重要角色。”[1]媒體融合,促進了媒體語言的發展,各種媒體傳播的新詞語也應運而生,新詞新語數量迅速增加,這些媒體傳播的新詞語對社會公眾產生了一定的影響,尤其對大學生群體影響較大。本文試圖利用融合環境下媒體發揮的重要作用,分析媒體傳播的新詞語對社會的影響及應該採取的策略,以就教於方家。

一、融合環境下媒體在新詞語傳播中的作用

在當今媒介融合環境下,傳統媒體和新媒體的融合發展,為媒體語言傳播提供了溫床,使媒體新詞語快速產生成為可能。媒體的主要作用是向大眾傳播信息,而新聞信息的傳播主要是運用語言來傳播的。李宇明先生說:“媒體在傳播信息的同時,也在向大眾傳播語言,媒體具有信息傳播和語言傳播的雙重使命。”[2]融合環境下,各種媒體都在不斷迅速傳播新聞信息,為了使新聞更能迎合受眾、吸引公眾眼球,新詞新語就頻頻出現在媒體語言中,這是媒體融合時代發展的產物,也是語言社會生活的反映。

媒體在新詞語傳播過程中起著非常重要的作用。王智群就認為,媒體在新詞語傳播中的作用主要體現在三個方面:媒體使新詞語廣泛傳播﹔媒體對於大眾使用新詞語具有示范和導向作用﹔媒體直接推動新詞語的產生。[3]融合環境下,網絡媒體在新詞語傳播過程中肩負著重要職能。因為自2015年年底開始,電信網、廣播電視網以及計算機網絡的融合已經在全國范圍內推廣。網絡惠民政策越來越好,“資費的降低、網絡服務質量的提高、手機等交流媒介的普遍使用使網絡得到空前的發展和壯大,而任何一個領域的壯大都會促進該領域語言的協同發展”[4]。媒體的融合壯大,促進了媒體新詞語的發展。傳統媒體通過融合適應時代潮流,將報紙內容源源不斷地“搬移”到網絡、手機微信、客戶端領域,從而讓媒體信息得到廣泛有效的傳播。互聯網新媒體則因為具備傳播迅速、即時、廣泛的特點,而使媒體新詞語得以快速催生,再加上傳統媒體的互推互抬使得媒體新詞語能夠加速傳播,並且傳播范圍廣、傳播效果強。正如大眾傳播流行的“子彈論”一樣,互聯網這種媒體就擁有不可抵抗的強大力量,將媒體新詞語傳播給社會公眾,尤其是對大學生群體的傳播效果較強。

二、融合環境下媒體新詞語的傳播狀況

在當今融合環境下,媒體新詞語的傳播狀況就烙上了信息時代的鮮明印跡,主要體現在如下幾個方面:

(一)傳播速度快

新媒體在傳播速度上較傳統媒體有無可比擬的優越性。正是由於融合后媒體的傳播速度加快,從而使媒體傳播的語言信息也在加速傳播,各種新聞趣事不斷產生,一旦新事物、新現象出現,很快就會借助於互聯網傳播到海內外,自然而然也就催生了媒體新詞語的快速傳播。

(二)移動網絡傳播更加便捷

移動互聯網4G時代的開啟,為互聯網的發展注入了巨大的能量。智能手機上網瀏覽,備受大學生群體的青睞。這些充滿朝氣的青年學子為了緊跟時代潮流,接受新鮮事物,移動互聯網成為他們獲取新聞信息的主要途徑,每天的新聞資訊都在不停地刷屏中映入眼帘,使用方便又快捷。調查統計顯示,約有41.3%的大學生日常交際中喜歡用移動互聯網傳播的新詞語,如“山寨”“雷人”“灌水”“粉絲”“美眉”“宅男”等。

(三)傳播的新詞語種類繁多

自2006年開始,中國媒體每年都對外發布年度新詞語,也就是所謂的“漢語盤點”,目的是讓網民記錄過去一年發生的新聞事件,借以彰顯漢語的魅力,體現語言文化的創新。近十年來,通過媒體傳播的新詞語數量不斷增加,新詞語類型繁多,涉及大眾生活的方方面面。近幾年,由教育部語言文字信息管理司創建的國家語言資源監測與研究中心,聯合北京語言大學、中國傳媒大學、華中師范大學、中國中文信息學會發布的中國媒體十大新詞語,包括政治、經濟、文化、教育、網絡、民生等各個方面。如2016年產生的“洪荒之力”“表情包”“摩拜單車”“脫歐”等﹔2017年產生的“雄安新區”“共有產權房”“勒索病毒”“扎心”等。

(四)負面新詞的傳播越發凸顯

通過媒體傳播流行的新詞語具有鮮明特色,語義表達優劣皆有,大多數都是反映正能量的語言,但也有不少帶有負面影響的新詞語頻頻出現,尤其是近幾年負面新詞的出現頻率相對較高。媒體傳播的這些新詞語之所以被貼上負面的標簽,原因是粗俗、詞語濫用、英漢雜糅、語義混亂等,有些負面新詞帶有嘲諷挖苦他人的意味,使用者把自己內心的煩悶情緒用語言來發泄,這不是傳播正能量,而是用消極頹廢的態度對待事物。

三、融合環境下媒體新詞語傳播對社會的影響

融合環境下,媒體的融合發展給社會公眾帶來更多的便利,提供了一種全新的傳播交流環境。但與此同時,這種新的融合媒體傳播的語言對社會也帶來了一定的影響,改變著公眾的社會生活,尤其是對大學生群體影響較大。這些影響既有正面的影響,也有負面的影響。

(一)正面的影響

1.活躍了語言文化生活

媒體新詞語的流行傳播是融合環境下產生的一種時尚文化,也是網絡時代社會語言生活的即時反映。尤其是媒體新詞語在校園的傳播,在教育領域形成了一種獨具特色的校園文化現象,彰顯了青年學子獨領風騷的精神風貌,活躍了大學生的語言文化生活。

各種類型、不同風格的新詞語在教育場所自由傳播,大學生把諸如與學業、工作、友情、愛情、思維方式、生活習慣等密切相關的事物,通過應用新詞語的傳播表達自己的個性需求。在這些新詞語的傳播過程中,可以用來傳遞友誼、表達情感、釋放壓力、傾訴心事、施展才華等,從而使校園文化生活更加絢麗多姿,活躍了他們的業余生活,也有利於同學之間的交際和娛樂,從而不斷擴大自己的朋友圈。

2.多元文化的交流與融合

融合環境下,媒體信息的來源是多元化的,人人都是信息的接受者,同時又是信息的傳播者。隨著我國對外交往的日益頻繁,大學生每天都會通過互聯網傳播來自不同國家、不同地域的語言文化,傳播的內容是多元化的。近年來,代表各種外來文化、地域文化的媒體新詞已經不知不覺地流行到校園裡,不少大學生的朋友圈添加有一些外國朋友,這也是中外文化交流傳播的一個途徑,從而也傳播了一些外來新詞語。正如李泓萍所言:“外來語的影響加劇,導致了大量源於西方、特別是英語的外來輸入,使漢語中由外來語構成的新詞比歷史上任何時期都多得多。”[5]。這些外來語的文化與本土文化的融合相得益彰,更加富有多元文化內涵,對社會的文化教育發展都起到了很好的促進作用。

(二)負面的影響

1.低級粗俗的負面新詞不利於提高學生素養

融合環境下,網絡媒體在監管上還存在一些漏洞,新媒體語言也缺乏長期有效的監管,媒體語言就存在大量諧音詞、生造詞、粗俗語言、沒有實際意義的表情符號及語法詞匯不規范的句式,已經嚴重影響了公眾的話語權,侵蝕了大眾文化,對社會造成不良影響,尤其對正處於身心發展階段的大學生群體入侵較為深入,著實讓教育者擔憂。媒體傳播的低級粗俗詞語對大學生的學習和身心健康都帶來一定的影響。這些詞語多帶有負面作用,表達了他們對學習生活、前途命運的擔憂和內心的困惑以及對現實的恐懼。言為心聲。詞語在不同語境中的運用,最能反映大學生的這些心理。他們傳播使用這些詞語,就是想發泄自己內心的不滿和對現實的無奈。由此可見,低級粗俗且帶有負面影響的新詞語傳播直接影響了大學生的身心健康,也不利於提高大學生的素質。

2.嬗變的新詞沖擊語言教學

融合環境下,媒體語言也在不斷變化。有時信息傳播者為了表達單方面的需求而隨意,生造詞、縮略語、英漢夾雜句等。媒體傳播的這些新詞語在不斷變化,有的還很不穩定,有的還需要規范,曇花一現的新詞也不少。邵敬敏先生說:“語言的變化是絕對的,而規范則是相對的。”[6]新詞語並非都需要規范,有的新詞語給高校語言教學帶來了沖擊,對大學生教育也極為不利,我們需要規范它。因為有些大學生使用的新詞語,在教學上會造成語言交流不通暢,甚至造成誤解。如“恐龍”指“丑的女孩”,“美眉”指“妹妹”,“臥談會”指躺在床上聊天等。對於這些新詞語,我們要考慮它的語音、語義、構詞規則。正如恵天罡說的那樣,選取新詞語要“合規”,也就是要合乎漢語規范的新詞語,要引導學生在規范中學習,在學習中規范。[7]這樣我們才能夠在嬗變的語言中選擇規范的新詞語進行傳播,才能更有利於搞好語言教學工作,提升大學生的語言文化素養。

四、如何應對融合環境下媒體新詞語的傳播

我們應該辯証地看待這一新事物,正確對待媒體新詞語的傳播,這就要求相關部門、在校學生、教師共同參與,互相監督,採取合理的應對策略,積極傳播正能量。因此,我們建議採取以下策略:

(一)學校和媒體應加大語言文化的宣傳

高等學校是為國家培養合格有用人才的重要場所,應該為學生營造一個健康、和諧、文明的育人環境,這就要求學校相關管理部門在語言文化建設方面加大宣傳力度,可以定期開展與媒體傳播的新詞語有關的文化講座﹔以學院、專業為單位舉辦文化沙龍﹔舉辦跟媒體新詞有關的辯論賽﹔開設新詞語宣傳專欄並定期更換內容等,這樣可以起到一個防微杜漸的作用,還可以讓學生了解更多新知識,獲得更多新聞信息,從而了解掌握更多新詞語。媒體機構也不能隻顧“吸引眼球”而忽略職業道德,應該辨別是非,傳播格調高雅的時尚文化,倡導有利於大學生學習和身心健康的精神生活方式,並從積極方面影響大學生的學習生活。[8]媒體機構應該弘揚主旋律,傳播正能量的文化,盡可能不讓學生傳播仿效低級粗俗的語言,不講有害身心健康的流行語,不隨波逐流,不人雲亦雲,為互聯網和校園創造一個純淨、健康、和諧的語言環境。

(二)大學生應自覺規范使用文明新詞語

融合環境下,大學生群體既是媒體新詞語的接受者,又是媒體新詞語的傳播者,是引領社會潮流的一個龐大群體,是一群極具青春活力的年輕人。這些90后是大學生網絡時代的典型代表,有著獨特的個性,敢於創造,勇於表現自我。他們面臨來自學習、就業、情感上的巨大壓力,他們不得不發泄出來,於是就創造使用並傳播一些低級庸俗的不規范的流行新詞,甚至是一些罵人的臟話,來發泄內心的郁悶,滿足心理的需求。而當今大學生,是文化程度相對比較高的讀書人,應該知道自己肩負的責任重大,應該從思想上嚴格要求自己,在創造新詞語時應負有責任感,更應該自覺抵制不雅的流行新詞語,使用規范語言,表達合理訴求,做一個文明的大學生。因此,在公共場所,尤其是在學校育人的場所,大學生應該自覺規范使用文明新詞語。

(三)教師應加強對學生的引導和溝通

媒介融合環境下,我們應該充分利用融合媒體的強大功能,積極傳播正能量的媒體語言。教師應該加強引導學生,幫助他們在學習、認知情感、心理教育、人際交往等方面有所提高,以科學的態度對待流行傳播的新詞語,保持積極、健康、陽光的心態對待學習和生活。語言是溝通的橋梁,隻有傳播積極、健康、和諧的語言並進行交際,才能使我們的社會生活更加豐富多彩。

(本文為廣東海洋大學人文社科研究一般項目的研究成果之一,項目編號:C16128)

參考文獻:

[1]王海迪.媒介融合背景下媒體對文化傳播的影響[J].傳播與版權,2015(7).

[2]姚喜雙,郭龍生.媒體與語言:來自專家與明星的聲音[M].北京:經濟科學出版社,2002:168.

[3]王智群.媒體在新詞語傳播中的作用和職責[J].編輯學刊,2011(6).

[4]李海紅.媒體融合背景下新媒體語言特點及傳播機制研究[J].哈爾濱師范大學社會科學學報,2015(6).

[5]李泓萍.試論社會文化對漢語詞語變化的影響[J].蘭州大學學報,2000(2).

[6]邵敬敏.網絡時代漢語嬗變的動態觀[J].語言文字應用,2008(3).

[7]惠天罡.近十年漢語新詞語的發展給語言教學帶來的思考[J].語文建設,2014(8).

[8]李華清,王梅芳.從“魔彈論”看時尚文化傳播對大學生社交的影響[J].新聞愛好者,2017(9).

(作者為廣東海洋大學文學與新聞傳播學院副教授)

(責編:趙光霞、宋心蕊)

推薦閱讀

人民日報創刊70周年
  70年,25541期,25541個日夜,人民日報與黨和人民風雨兼程、一路相伴,一同走過革命、建設和改革的崢嶸歲月,一起走進更加昂揚的新時代。
【詳細】人民日報創刊70周年   70年,25541期,25541個日夜,人民日報與黨和人民風雨兼程、一路相伴,一同走過革命、建設和改革的崢嶸歲月,一起走進更加昂揚的新時代。 【詳細】

2018(第三屆)全國黨報網站高峰論壇
  2018(第三屆)全國黨報網站高峰論壇暨全國黨報網站總編輯看天津活動6月20日在天津市舉行,主題為“媒體融合:宣傳新時代 擁抱新時代”。
【詳細】2018(第三屆)全國黨報網站高峰論壇   2018(第三屆)全國黨報網站高峰論壇暨全國黨報網站總編輯看天津活動6月20日在天津市舉行,主題為“媒體融合:宣傳新時代 擁抱新時代”。 【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