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戲化思維在新聞生產中的應用

王煜,王亞茹,王乃媛

2018年11月20日14:07  來源:今傳媒
 

一、游戲——新聞的另一種敘述方式

互聯網不僅改變了新聞的呈現形式和用戶的接收方式,在更深層次上,互聯網的介入還為新聞內容的敘述方式提供了新思路。新聞領域的范圍不斷延展,新聞業不斷做出嘗試以適應用戶新的信息需求和閱讀習慣,其中新聞游戲化即是業界做出的有益嘗試之一。

(一)新的敘述思維

博格斯特教授在其專著《新聞游戲:游戲中的新聞》一書中指出,電子游戲的互動和仿真功能可以為新聞業所利用﹝1﹞。無論是新聞還是游戲,都需要構建一個完整的事件結構,包括時間、地點、人物、起因、經過、結果等,相同的內容設計要求為新聞生產接入游戲化思維提供了通道。游戲本身的娛樂化、競爭性的思維特點為新聞內容生產提供了新轉向。

游戲之所以能吸引人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游戲創造了一個虛擬的世界,以豐富的體驗讓玩家沉浸其中,借此跳脫出日常循規蹈矩的生活,而體驗的豐富性也使全要素的場景傳播,成為盈余時代有效傳播的重要原因﹝2﹞。沉浸式傳播和豐富的體驗,極大增強了游戲的趣味性,推動著游戲玩家下一次的游戲接觸及衍生行為。當互聯網開放了信息傳播的渠道,用戶本來稀薄的注意力資源變得更加稀缺,如何提高用戶粘性、增強用戶忠誠度成為傳媒業面對的現實問題。游戲的趣味性、娛樂化則為新聞業解決該問題提供了一種可能。

游戲設計中的競爭機制則與新聞生產中的沖突性要求不謀而合。在新聞生產中,沖突性是衡量新聞價值的重要要素,沖突性越強新聞價值也就越高,盡管傳媒從業者可以在內容上強化事件的戲劇性,但在用戶體驗上卻顯得無能為力。而游戲將沖突集中於玩家之間,並以第一視角代入,這種聚焦沖突和視角切換的方式則極大地提升了用戶體驗。

此外,競爭機制激活了用戶的關系節點,可以使潛在用戶群體浮現,並在用戶的比賽中,擴大新聞的傳播范圍,突破原有的關系壁壘。如《人民日報》推出的《G20小精靈GO》的新聞游戲,通過尋找小精靈的方式拉近了與公眾之間的心理距離,激活了用戶的關系,通過用戶之間的比賽,實現了內容的再傳播。

(二)新的敘述視角

游戲化思維為新聞生產提供了新路徑的同時,也提出了一種新的敘述視角。

這種新的敘述視角首先表現在內容生產視角的變化上。傳統的新聞生產通常使用第三人稱視角,以彰顯新聞的客觀中立,然而第三人稱視角的局限性難以被忽視。一方面,第三人稱視角容易造成細節信息的遺漏,並受制於記者編輯隱性價值選擇的影響,難以全面再現事件的全貌﹔另一方面,傳媒從業者在新聞生產中往往會對新聞事件進行加工編碼,而用戶理解新聞則需要對信息進行解碼,這在無意之間增加了用戶理解事實的步驟和難度,導致理解與事實的偏差。

而游戲則通常採用第一人稱視角,玩家選擇不同的角色可以親歷角色的生活軌跡,一方面,細節信息難以遺漏,另一方面,作為事件的“親歷者”,用戶將沉浸於傳播之中,對事件的了解和認識將更加深入。以游戲的第一人稱視角來進行新聞生產,不僅可以真實地再現事件,而且可以增強用戶的情感共鳴。VR、AR技術為敘述視角的轉換增加了可能性。

敘述視角的變化還表現在故事的可能性上。游戲是基於一定內容與規則進行符號互動的娛樂方式,而新聞游戲正是利用娛樂化的敘述方式來呈現新聞故事的不同面向,突破了文字報道線性敘事的局限,通過程序設計給讀者以選擇權﹝3﹞。具體而言,傳統的新聞內容往往隻為用戶提供一種故事解讀,形成邏輯嚴謹的線性敘事,缺乏多元視角。而游戲則通過創制不同的劇本,為用戶提供了兩種甚至多種選擇,用戶可以隨時隨地地切換視角和角色,體驗不同的故事線,走向不同的結局。如在新聞游戲《敘利亞人的旅途:選擇你自己的逃亡路線》中,用戶扮演著“敘利亞難民”的角色,可以自主規劃逃亡路線,而選擇的不同也將引發不同的風險與機遇,產生不同的結局。這種結局可能性的開放更適用於爭議性問題和體驗類事件的報道。

二、游戲化思維下的新聞產品——新聞游戲

新聞游戲(News Game)是新聞和游戲融合的產物,是以游戲為表現形式的新聞。新聞游戲作為視頻游戲的一個分支,其特點在於基於真實新聞事件並應用新聞學原則去開發游戲的媒體功能,為玩家提供來自真實世界資源的虛擬體驗﹝4﹞。新聞游戲通常是基於新聞事件改編的游戲。在本質上,新聞游戲是一種程序修辭,通過創建可以與讀者進行互動的游戲模型來模擬新聞故事﹝1﹞。縱觀國內外各種新聞游戲,內容多以政治新聞、社會新聞、災難新聞為主。通常直接傳遞游戲制作人的價值觀念,是包含直接價值導向的新聞,互動性強。

從游戲類型看來,早期的新聞游戲以網頁flash游戲、電腦單機游戲為主。在移動互聯網時代,新聞游戲也煥發著新光彩。依托新的技術和平台,手機游戲、H5頁面游戲、VR游戲等新的新聞游戲類型不斷涌現,蓬勃發展。典型案例有以反法西斯戰爭勝利70周年為背景的《逃跑人的日常》、以反長征勝利80周年為背景的《重走長征路》等。

總體來說,現有的新聞游戲制作水平參差不齊,既有制作過於簡易、畫面粗糙、游戲過程簡單的游戲,如投擲類人機對戰游戲 《企鵝大戰流氓》﹔也有制作精良、畫面豐富、游戲過程較為復雜的游戲,如第一人稱視角射擊游戲《刺殺肯尼迪》等。

(責編:宋心蕊、趙光霞)

推薦閱讀

人民日報創刊70周年
  70年,25541期,25541個日夜,人民日報與黨和人民風雨兼程、一路相伴,一同走過革命、建設和改革的崢嶸歲月,一起走進更加昂揚的新時代。
【詳細】人民日報創刊70周年   70年,25541期,25541個日夜,人民日報與黨和人民風雨兼程、一路相伴,一同走過革命、建設和改革的崢嶸歲月,一起走進更加昂揚的新時代。 【詳細】

2018(第三屆)全國黨報網站高峰論壇
  2018(第三屆)全國黨報網站高峰論壇暨全國黨報網站總編輯看天津活動6月20日在天津市舉行,主題為“媒體融合:宣傳新時代 擁抱新時代”。
【詳細】2018(第三屆)全國黨報網站高峰論壇   2018(第三屆)全國黨報網站高峰論壇暨全國黨報網站總編輯看天津活動6月20日在天津市舉行,主題為“媒體融合:宣傳新時代 擁抱新時代”。 【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