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版"三國"演員專訪:"諸葛亮"唐國強還想再演一次

2019年03月25日07:07  來源:新京報
 
原標題:“曹操”看不慣現在影視圈怪相,“諸葛亮”還想再演一次

  鮑國安 飾曹操

  唐國強 飾諸葛亮

  陸樹銘 飾關羽

  魏宗萬 飾司馬懿

  張光北 飾呂布

  新京報獨家專訪飾演諸葛亮的唐國強、飾演曹操的鮑國安,飾演司馬懿的魏宗萬、飾演關羽的陸樹銘和飾演呂布的張光北,聽他們言談間再現“一個個鮮活的面容”,回顧25年間的“聚散皆是緣,離合總關情”,感受到他們對待藝術精益求精的“擔當生前事,何計身后評”,共同領略“人間一股英雄氣在馳騁縱橫”。

  鮑國安 飾曹操

  他比曹操更像曹操

  進組時年齡44歲 / 曹操初次出場時年齡36歲 / 84集中戲份為2-60集 / 跨度59集

  進組時,他是中戲教授,卻不被看好

  鮑國安曾任中央戲劇學院教授,並在《山東版水滸》中飾演過宋江,但對於《三國演義》劇組來說,最開始並沒有選擇讓他來飾演曹操。當鮑國安來劇組為曹操試戲時,他已經44歲,有人說他歲數有些過大,怕是駕馭不了曹操這位性格復雜的“清平之奸賊,亂世之英雄”。但后來大家都很慶幸選擇了鮑國安,他幾乎把靈魂都傾注在曹操裡,多疑時的眼神、狡詐時的蹙眉、驕矜時的昂首、豪放時的吟唱……每一個動作都是准確傳神。

  回憶扮演曹操之初,鮑國安說劇組聘請的老專家跟他講,“你一定要演出老百姓心中的曹操”,他便逢人便問什麼才是老百姓心中的曹操,“我大概問了上千人,大家的說法都不一樣,但他們的理解和想象都成為我后來演戲的營養。曹操這個人物不管誰來演都要演,因為現實生活中你不可能是像他一樣的人,他身上集中了很多人構成了一個奸雄,所以要拿捏火候。”鮑國安比任何人都清楚,曹操這個角色會跟他一輩子。他把曹操陰險狡詐的形象刻畫得入木三分,這個版本至今都被譽為最經典的曹操,甚至有一句很精妙的評價“真正的曹操絕對沒有比鮑國安更像自己!”。

  看過其他版本的曹操,覺得各自演各自就好

  當新京報記者問到他對其他版本曹操的評價時,鮑國安表示他看過2010年電視劇《三國》陳建斌版的曹操,看過影片《赤壁》中張豐毅演繹的曹操,“雖然說大家演的都叫曹操,但是實際上不是同一個曹操。我演的是《三國演義》的曹操,陳建斌演的是劇作家朱蘇進寫的曹操,張豐毅又演的是另一個編劇寫的,其實角色有很大差別,大家各自演各自就好,沒有什麼可比性。”

  已經息影,看不慣部分演員不敬業

  已經息影的鮑國安表示看不慣現在影視圈的不敬業和耍大牌,“我們這代人有個習慣,不管什麼時候都希望准點到達,后來拍戲,我最受不了是你早早地化完妝以后,坐在那等,老的等中的,中的等小的,著實失望。我演一輩子戲,不管這詞多大段,沒有被別人提過詞,我希望能夠保持晚節(笑)。現在大多都是現場實況錄音,錄音師不管多冷多熱舉著錄音杆,如果演員一遍兩遍台詞還下不來,多遭恨啊。”

  唐國強 飾諸葛亮

  飾演諸葛亮后成為實力型演員

  進組時年齡40歲 / 諸葛亮初次出場時年齡27歲 / 84集中戲份為27-77集 / 跨度51集

  走了一圈五丈原后,成了諸葛亮

  能扮演諸葛亮,在唐國強看來也是“冥冥之中自有定數”,整個《三國演義》都開拍半年了,諸葛亮這個在27集才出現的重要角色卻遲遲定不下來。一次唐國強的朋友對他說,《三國演義》想讓你去試妝演周瑜。聽著84集的拍攝長度,唐國強有些猶豫,在朋友的堅持下就決定去試一試。“當時到了豐台的化妝間,王扶林和幾位導演轉過頭來看著我不動,他說‘先化諸葛亮,再化周瑜。我兩個都化了,就讓我等著春節前做最后決定。”

  當唐國強被劇組敲定飾演諸葛亮后,壓力和質疑也隨之而來。作為整部《三國演義》中的重要人物,諸葛亮的成功與失敗對於整部劇來說至關重要,要出演這個“半人半神”的傳奇角色,確實充滿了難度和挑戰。唐國強回憶道,“中途有幾次劇組的壓力都很大,也面臨了換角風波。當時導演張紹林告訴我很多人提出意見,他說‘我跟你不熟,也沒合作過,但是我也想嘗試下’,他說自己壓力也大,不如我們沿著街亭、漢中、憑吊五丈原走一圈,一路上聊一聊,說不定這一圈后就能把這個戲拍下來。”等到這一圈走下來,唐國強感覺已經從精神上“契合”了諸葛亮,而張紹林也一直認為,唐國強對諸葛亮的認識和把握完全來自於他們身上的一種共性,就是對事業的一種忠誠。

  演過很多歷史人物,想“復演”諸葛亮

  經過反復推敲研究后,唐國強對如何演好諸葛亮有了自己的判斷。“演諸葛亮的時候,尤其到后面,我抓住了一個對我很有啟發的觀念,就是超脫開台詞,超脫開具體事件上的一種人物狀態,晚年的諸葛亮是帶有悲劇色彩和一種孤獨感,他明知不可為而為之。”后來唐國強版的諸葛亮樣片進京了,張紹林很高興地對他說,王扶林對你的表演鼓了掌也非常肯定,唐國強憑借塑造諸葛亮成功轉型為實力派演員,他也再次走向演藝事業高峰,后來他先后塑造了雍正、李世民以及毛澤東等多位經典歷史人物,“每當我扮演一個有挑戰性的角色,反對意見總是很多,越多反對意見反而越激勵我,沒試怎麼就知道我不行?我有不少機會能不斷往前走,都是沾了角色的光。”

  當問到唐國強回頭再去看《三國演義》這部經典劇,是否有遺憾時,他表示一直在策劃“復演”,“我一直認為《三國演義》裡還有很多歷史片段值得我們去解釋、去挖掘商榷,如果還可能的話,我希望在適當的時機,再重復一遍‘六出祁山’,比如說‘空城計’僅僅是諸葛亮膽大,司馬懿膽小嗎?不是,而是兩個大政治家軍事家的這種較量和相惜。所以有機會的話還想把這些歷史拍成影視劇。”

  台詞變網絡流行語,自己成B站網紅

  電視劇《三國演義》的經典並未隻留在那個年代,由於演員們出色的演技和不斷的重播,25年過去了,唐國強版本的諸葛亮已經不僅是一代人的回憶,也成為90后、00后熟悉的經典並被不斷“解構”。例如諸葛亮罵王朗的那句“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人”經典台詞早已成為廣為流傳的網絡用語,曾經“諸葛妝神”的唐國強本人也被冠以B站的網紅,問他對網絡時代這些現象的看法,他爽朗一笑說無論老少都需要一個成長的過程,“年輕人有年輕人的理解,他開玩笑,你也沒有必要過分地嚴肅批評人家,因為年輕人跟我們畢竟還有不同的興趣愛好,我經常說作為一個演員不要把自己封閉起來,要跟大家去交朋友,這樣的話你才有觀眾,要不然你不跟他交朋友,他也跟你不交朋友,兩方之間就容易形成代溝。”現在的唐國強對於拍戲依舊有無限的熱情,他說作為演員來說能攤上好角色是件幸運的事,“因為演員的壽命不是無限的,是在有限的生命中,就看你能不能抓住機會,而且下功夫。”

  陸樹銘 飾關羽

  受傷曾體驗了把刮骨之痛

  進組時年齡35歲 / 關羽初次出場時年齡25歲 / 84集中戲份為1-59集 / 跨度59集

  被門上紙條招進劇組,真正入戲用了近一年

  作為《三國演義》中最重要的角色之一,關羽的人選很晚才最終確定。劇組物色了近30名演員,幾經篩選都無一中意。當年陸樹銘仍是陝西省話劇團的演員,同為陝西演員的郭達在一次機緣巧合下,便向劇組推薦了陸樹銘飾演關羽。陸樹銘曾回憶,那時他正在拍戲,因為天降大雨,不得不回家檢查門窗,卻突然在家門上發現了《三國演義》劇組貼的字條,寫明劇組已經在西安等待,讓其速到酒店聯絡。經過試妝之后,陸樹銘版關羽很快被確定下來。

  為了演好關羽,陸樹銘進組后對照《三國演義》反復查資料,把劇本中關於關羽的段落、台詞都工工整整地手抄了一遍,並貼滿宿舍床頭、牆上、浴室鏡子上。每日一進門,陸樹銘便是面對著牆,瞇著雙眼默背台詞,揣摩關羽的人物感覺。關羽“美髯飄拂,威風凜凜”的樣子,與陸樹銘的形象十分接近,但如何把握關羽神韻中的凝重和神秘,他尋找了近一年才終於有所眉目。“剛開始大半年都找不到感覺,就是一個軀殼。”他並未形容是具體哪個瞬間,但經過反復練習后,突然一次拍戲時他便感覺自己把握到了關公的“脈搏”,甚至坐在那兒都讓人感覺到頭皮發麻,“有一種靈魂出竅的感覺。”

  六次摔下馬,體會了一把“刮骨療毒”

  劇中關羽馬戲很多。陸樹銘幾乎每天都要練刀、騎馬。在剛開始練馬的半年裡,導演曾形容他的表情比馬還緊張。而在拍攝過程中,陸樹銘曾六次摔下馬。其中最嚴重的一場戲,劉備、關羽、張飛一起騎馬過一個河套,三人要騎出英雄意氣風發的感覺。陸樹銘的馬卻意外踩在一塊大鵝卵石上,人仰馬翻。鵝卵石直接硌到了陸樹銘的胯骨。“那一瞬間覺得一口氣倒不上來了。”在床上躺了一個月之后,劇組急忙請來部隊的老大夫給陸樹銘治病。老大夫讓陸樹銘趴在床上,拿了一根類似給動物打針的粗針管,把陸樹銘腿裡的淤血抽出來,還找了根小木棍給陸樹銘咬著。陸樹銘疼得直喊,但老大夫卻說:“喊啥!關公刮骨療傷都沒事!”

  《三國演義》之后,陸樹銘很長時間沒能脫離“關羽”的形象。但他直言,人一生會做很多事情,但隻有這樣一兩件值得回頭說一說,“這個角色過了二十多年,大家依舊記憶猶新,足矣。”

  魏宗萬 飾司馬懿

  將曾婉拒的司馬懿演成經典

  進組時年齡54歲 / 司馬懿初次出場時年齡50歲 / 84集中戲份為68-78集 / 跨度11集

  討厭司馬懿形象和不會騎馬,他一度拒演

  雖然在《三國演義》中,魏宗萬飾演的司馬懿戲份不是很多,但這個形象卻給觀眾留下深刻印象。瘦削的身形,一簇絡腮胡須,眉頭緊蹙下盡顯老謀深算。魏宗萬成功將一代“奸雄”的隱忍謹慎演繹得淋漓盡致,以至於他一出場,不少觀眾都會替對手諸葛亮捏一把汗。但魏宗萬卻曾經婉拒過《三國演義》的邀約。長胡子、白臉、膽小如鼠,是魏宗萬通過京劇對司馬懿產生的第一印象。因此當張紹林邀請其出演司馬懿時,魏宗萬直言拒絕。但另一個重要的理由是,司馬懿在劇中有大量的馬戲,但當年54歲的魏宗萬卻不會騎馬。張紹林“游說”魏宗萬,《三國演義》中的司馬懿並非京劇白臉,且馬戲可以找替身。最終魏宗萬試妝的照片讓王扶林和張紹林一同拍板,這才是他們心中的司馬懿。

  性格倔強的魏宗萬雖然因被劇組承諾可以用“替身”進了組,卻在馬戲上仍堅持親自上陣。然而第一場戲拍《空城計》,司馬懿便需要騎著馬不停地上坡、下坡,多次險些掉下馬把魏宗萬嚇壞了。於是他每天早飯,都留倆饅頭或油條,藏在盔甲裡,拍戲前偷偷喂給馬吃,並摸著馬背溝通,“哥們兒,我從來沒騎過馬,你當心點。”到后來,隻要魏宗萬出現在馬面前,馬便會親昵地用頭蹭他的胸口。就這樣,魏宗萬順利拍了大半年馬戲,從未受過傷。

  曾因為臨場加戲,不惜自己額外掏錢

  為了更好地理解角色,魏宗萬反復通讀了《三國演義》原著,並記錄下司馬懿的性格特點,仔細計算司馬懿一生與諸葛亮交手的次數。魏宗萬說,司馬懿打勝仗的比例是52%,諸葛亮是38%,兩人打平手則有10%。“所以相比諸葛亮,司馬懿是佔上風的,隻不過‘我’是保家衛國,並沒有越過魏國的國境。”

  吃透了角色的魏宗萬在現場,也曾為豐富人物,根據角色性格加戲。有一場戲,諸葛亮送給司馬懿一套女裝借機“侮辱”他。當時導演原本隻計劃拍一個特寫,但魏宗萬卻臨場改戲,大喊一聲“來人,為本都督更衣”,並把衣服拿出來一抖,哈哈大笑著披上,並笑稱“他苦心相送的禮物,我全部收下。”以此體現司馬懿性格中深藏不露的隱忍。魏宗萬跟張紹林說,如果王扶林不通過這場加戲,這一天拍攝的幾萬塊錢由他自己來付。

  很多觀眾在看完新版《三國》后評價,魏宗萬版的司馬懿永遠無法超越,魏宗萬卻認為更多只是外界先入為主,“每位導演和演員對人物的理解都不一樣。飾演司馬懿的倪大紅是非常好的演員,包括陳建斌演的曹操坐在地上吃東西,下了馬就上廁所,這就是他們理解的活生生的人。你不能說94版就完全是對的,別人就不對。”

  如今81歲的魏宗萬仍願意接受新鮮事物。2014年,魏宗萬就曾在《愛情公寓4》裡客串了一個老頭。曾有觀眾認為老戲骨不適合這類題材,但魏宗萬卻樂於嘗試,“我希望體驗下如今年輕人到底喜歡什麼類型的作品。”

  採訪后,魏宗萬特意寫詩留念:

  “三國”爺們聚北京,

  央視文藝惜舊情。

  周郎諸葛曹阿瞞,

  九霄雲端淚滿襟。

  張光北 飾呂布

  想演周瑜,被說像趙雲

  進組時年齡33歲 / 呂布初次出場時年齡30+ / 84集中戲份為3-13集 / 跨度11集

  張光北在出演呂布之前,曾參演電影《芙蓉鎮》《弧光》《兩宮皇太后》等,當他去北京《三國演義》試鏡時,原本並不想出演呂布。“我當時是抱著演周瑜的願望去的,可是所有的人都說我可以演趙雲。”可趙雲並非張光北心儀的角色,“我當時比較灰心,我說我想演周瑜,但導演組說周瑜的戲還在后邊,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拍到他,現在要定前面的十幾集的演員。”就在張光北矛盾的時候,蔡曉晴導演提議張光北試一下呂布,於是張光北扮上了呂布的造型,脫稿演了一段“連環計”,“制片人和總導演都很滿意,他們開會決定了我來演呂布。”

  張光北當時比較瘦,演三國第一勇將呂布身體不夠強壯,他需要鍛煉身體,“那時候不像現在有健身房,就兩塊磚頭,樹和樹之間綁一個鐵棍,這叫鍛煉身體。”

  呂布馬上的戲很多,“當時的拍攝手段和拍攝技術不如現在,包括‘三英戰呂布’裡那些騎馬的戲,都靠我們自己演,那時候覺得一個演員要找替身多丟人。” 張光北回憶起在延慶拍的一場戲,當時正值寒冬,他的指甲蓋在拍戲過程中被對手演員的兵器給劃掉了,“當時太冷了,根本不知道指甲蓋沒有了,等到中午上車吃飯的時候,發現渾身上下都有血,才知道我有一個指甲蓋沒了。”

  94版《三國演義》之所以能成為經典,張光北認為就在於所有人都精益求精。呂布的戲份一共十幾集,張光北在劇組呆了一年半的時間,“我們主要演員每個人拍一集掙225塊錢,但當時覺得錢不重要,隻要能演就很開心。”

(責編:宋心蕊、趙光霞)

推薦閱讀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舉行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11月10日在廈門大學舉行。人民日報社副總編輯盧新寧,福建省委常委、宣傳部部長、秘書長梁建勇,廈門大學黨委書記張彥,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長吳岩等與會並致辭。
【詳細】“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舉行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11月10日在廈門大學舉行。人民日報社副總編輯盧新寧,福建省委常委、宣傳部部長、秘書長梁建勇,廈門大學黨委書記張彥,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長吳岩等與會並致辭。 【詳細】

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
  由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辦的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於11月7日至9日在烏鎮召開。本屆大會以“創造互信共治的數字世界——攜手共建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為主題。
【詳細】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   由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辦的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於11月7日至9日在烏鎮召開。本屆大會以“創造互信共治的數字世界——攜手共建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為主題。 【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