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教虐童案件中網絡輿論失衡問題探析

——以攜程親子園事件為例

熊  倩

2019年07月09日09:38  來源:今傳媒
 

摘要:當前,中國各地教育機構失信狀況日益嚴重,尤以幼兒園虐童事件引發網友廣泛討論,並在常常出現網絡輿論失衡問題。故此,本文以具有輿情發散代表性的攜程親子園事件為例,通過對微博平台攜程親子園事件媒體報道數據進行收集分析,探討幼教虐童案件中網絡輿論失衡的表現及原因,對媒體在幼教虐童案中的角色進行反思。

關鍵詞:虐童案﹔輿論失衡﹔攜程親子園事件

中圖分類號: 文獻標識碼:A 文章編號:1672-8122(2019)06-0000-02

現今,我國己進入經濟高速發展和各項政治經濟文化變革頻發的社會轉型時期,隨著國家發展和國民素質水平持續提升,公眾對於青年兒童教育的關注持續提升。人人皆媒體的時代已經到來,第三方監管體系的缺失和信息核實的高成本現狀,也使得網絡事件接連反轉。在各項群體性事件中,涉及到孩子,母親,老師等一系列帶有濃厚感情色彩的沖突事件尤其引發民眾關注,虐待兒童,騷擾學生相關事件層出不窮。幼教類沖突事件一經媒體披露,往往能在短短數小時之內引發全體公眾的廣泛關注。在眾多虐童案件中,尤以攜程親子園影響較大且微博文章引領網絡輿論現象明顯,故本文將以攜程親子園事件為例,綜合運用案例分析法分析各方文本及網民文本背后的話語邏輯,以及公眾表達過程中存在的非理性所帶來的輿論失衡現象,探討虐童案件背后的輿情運作機制以及輿論引導對策。

一、攜程親子園事件中網絡輿論失衡的表現

1、網絡輿論場存在力量對比失衡

一般來講,輿論場上存在官方、主流媒體、民間三類輿論主體,三個主體在不同的傳播渠道表達意見建議,形成具有不同特點的輿論場。 而在攜程親子園事件中,相比以往西安“喂藥門”事件中傳統官方媒體佔據報道主導位置的情況,民間輿論場在此次報道中地位以及重要性逐步上升。 同時,伴隨著公眾個人媒介主體意識的上升,以及公眾的情感偏向,公眾更偏好於相信民間輿論。與官方對幼兒園虐童事件的情況說明通常是自上而下的傳達不同,民間對於事件的看法認知往往是由下而上,形成與官方輿論背離的不同聲音。此外,媒體也重視到了民間輿論的重大力量,看到了民間輿論的說服力,開始更多以民間觀點引導新聞報道。

2、輿論價值取向失衡以及輿論引導力缺失

攜程親子園事件中,除了案件當事人,背后還牽涉到許多不同的利益主體。涉及到的每個群體都有自己不同的利益訴求,反映到社交媒體上就形成了不同的輿論。普通公眾在社交媒體上發表的言論大都是代入了受害者家屬的情感,而攜程相關利益主體則更多的是從企業發展方面來考量。同時,攜程親子園事件中還存在輿論引導力缺失的問題。在網絡傳播環境下,網民不斷地接受與被接受與案件相關的各種各樣的信息,而虐童案件中被扭曲放大的現象不但作為眼球經濟的產物,更極大地引發了受眾的“集體焦慮”。事件在經過發酵之后,用戶的焦慮愈來愈大,最終眾多由於焦慮心理、同情心理等造成的認知偏差促使輿論行為聚集,成為輿論爆發及失衡的重要力量。

二、攜程親子園事件中輿論失衡的原因分析

1、“意見領袖”帶動下的自我認知缺失

在攜程親子園事件中,微博大V,微信公眾號在事件的分析報道中儼然成為了意見領袖。從信息源發布事件開始,借助微博交互化的信息傳遞方式,事件相關利益主體在短時間內迅速吸引受眾。“意見領袖”作為網絡事件傳播的核心人物,他們通過分析事件的意義及其帶來的問題和影響,來號召更多的人關注事態的發展,在攜程親子園事件中這種引導作用也愈加明顯。一旦“意見領袖”對於輿論事件的主觀性批判與社會或者大部分網友心理價值趨向出現一致性時,就會被認可和接受。然而在整個過程中,並非人人都完全了解攜程親子園的全部事實,公眾卻在所謂的“意見領袖”帶動下,舉著公平正義的旗幟,跨越平台對涉事主體進行批判,以此彌補自我的心理落差。

2、群體極化引發的輿論失衡

在攜程親子園事件中,有許多網友盲目相信自己所獲取的信息,而對政府或者官方渠道發布的信息以及政府採取的措施持續質疑。社交網絡的普及讓無數的事件營銷、借勢營銷一次次地引爆輿論熱點。攜程親子園事件在網上引起網友熱議,通過網絡傳播環境中,用戶建構了自己的信息繭房。 長期生活在繭房中的用戶,缺乏與外界的交流,容易產生盲目自信的心理,此外,網友身份的隱匿性,責任的模糊性,使得網民個體責任意識下降。這也導致了網民在對熱點事件進行討論、發表意見時自我歸束能力降低。在接受或者表達觀點的同時,受到責任分散的心理影響,一旦輿論被掀起,持相同觀點的人便會迅速加入其中,以獲取群體的認可,成為其中隱秘而有力的一分子,獲得群體歸屬感。

三、幼教虐童案件中對網絡輿論的思考

1、打通兩個輿論場的重要性

從攜程親子園事件的報道可以看出,面對網絡輿論失衡問題,我們應該同時把傳統媒體與網絡媒體,官方輿論與民間輿論放在一起考慮。在面對熱點事件發酵時,要正確看待民間輿論場的繁榮,証實輿論場的主要言論觀點,官方媒體與主流媒體也要積極接納以自媒體為平台的民間輿論,打通官方輿論與民間輿論兩個輿論場。在輿論熱點事件發生后,官方媒體要實現新媒體傳統媒體結合處理的方式,重視新媒體平台在網絡輿論事件中的導向作用,不僅利用新媒體平台正面回應,而且還應利用廣播電視、期刊為代表的傳統媒體發聲,實現官方輿論場與民間輿論場融合共通。當然,打通兩個輿論場的關鍵在於官方媒體,官方媒體應該積極向新媒體靠攏,尊重新媒體的話語表達,實現兩個輿論場共通正向發展。

2、提高網民媒介素養也是重要一環

解決網絡輿論中失衡的問題,已有的研究往往注重主流媒體這一環節,而在事件發酵過程中,輿論形成的主體、客體、強烈 程度、持續時間等諸要素中,作為輿論主體的公眾往往被忽視。雖然許多公眾平台是為了促進有效溝通的,但商業利益導向仍佔據了主導地位。因此,開展網民媒介素養的教育顯得至關重要。而伴隨著新媒體的發展,熱點事件中網民的參與度逐漸上升,甚至演變為輿論場中不可忽視的重要力量,網民媒介素養提高迫在眉睫。但在提高網民媒體素養的進程中,不能僅依靠網民自身的約束學習,還應充分調動媒體、學校等社會力量的參與度,讓更多的媒體和社會力量參與其中,制定必要的約束制度和規制措施,共建清朗的網絡傳播環境。

四、結語

互聯網的出現極大改變了普通民眾的對話發聲方式,也給官方政府機構帶來了考驗。互聯網作為將社會關系緊密聚合的場域,民眾情緒很容易聚合,群體極化現象加劇。一方面是因為信息爆炸時代,新聞資訊迅速發散和民眾注意力的分散,另一方面也是由於社會變革大背景下,經濟社會的快速發展以及稍落后的制度政策保障,底層民眾缺乏有效渠道與政府對抗,促成兩個輿論場的分裂。因此,解決輿論失衡問題,需要官方機構改變傳播策略,實現現實社會和網絡社會的相互補充促進,完善相應制度,這也是幼教虐童事件發展的軌跡及官方策略中印証出的有效方式。

參考文獻:

1、李光.網絡傳播環境中的輿論失衡研究[J].編輯之友,2018(8):75-79.

2、雷躍捷,李匯群.媒體融合時代輿論引導方式變革的新動向——基於微信朋友圈轉發“人販子一律死刑”言論引發的輿情分析[J].新聞記者,2015(8):54-59.

(責編:宋心蕊、趙光霞)

推薦閱讀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舉行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11月10日在廈門大學舉行。人民日報社副總編輯盧新寧,福建省委常委、宣傳部部長、秘書長梁建勇,廈門大學黨委書記張彥,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長吳岩等與會並致辭。
【詳細】“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舉行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11月10日在廈門大學舉行。人民日報社副總編輯盧新寧,福建省委常委、宣傳部部長、秘書長梁建勇,廈門大學黨委書記張彥,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長吳岩等與會並致辭。 【詳細】

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
  由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辦的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於11月7日至9日在烏鎮召開。本屆大會以“創造互信共治的數字世界——攜手共建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為主題。
【詳細】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   由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辦的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於11月7日至9日在烏鎮召開。本屆大會以“創造互信共治的數字世界——攜手共建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為主題。 【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