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家寶藏》視覺語言與聽覺語言的建構

劉  婧

2019年07月09日09:49  來源:今傳媒
 

摘要:大型文博類探索節目《國家寶藏》展示九大博物館推舉的27件國寶,賦予它們生命並將其帶上了舞台。以影視為傳播媒介,詳細記錄了國寶的信息,借國寶守護人將其前世傳奇生動形象地展現在大眾面前,並由今生故事講述人傳承其背后的精神價值。將彩幕與劇情相聯系,原創音樂與動人的配樂完美結合,還原真實的歷史,為國寶增添了色彩。

關鍵詞:《國家寶藏》﹔彩幕﹔原創音樂﹔配樂

中圖分類號: 文獻標識碼:A 文章編號:1672-8122(2019)06-0000-03

作為一檔致力於展現國家文物背后故事的文化綜藝節目,《國家寶藏》融合了演播室綜藝、紀錄片、戲劇等多種藝術形態,首創“紀錄式綜藝語態”,以綜藝為外殼,以文化為內核,用真人演繹歷史故事的形式講述國寶傳奇的“前世今生”,使“活起來”的國寶展現出自身承載的歷史記憶、人文精神和大國氣象[1]。這檔節目在豆瓣的評分高達9.0分,以一檔文博類探索節目的評價來看,這樣的成績已經相當不錯了。為什麼會有如此佳績呢?筆者將從畫面與聲音角度一窺節目背后成功的神秘面紗。探究如今受眾影視收看的審美需求。

一、出色的彩幕設計

第四期《國家寶藏》陝西歷史博物館推出的第一件國寶葡萄花鳥紋銀香囊,它的前世傳奇用了八個彩幕,每個彩幕都像畫一樣傳神。

第一幕顏色艷麗,神話氣息濃郁。背景用的是極具唐朝特色的敦煌飛天,兩身雙飛天,飛姿優美,眉目輪廓及體形姿態線條十分清晰,身材修長,昂首挺胸,雙腿上揚,雙手散花(背景中可見多朵五瓣紅花),衣裙飄帶隨風舒展,徐徐飄落,像兩隻在空中飛翔的雙燕。李白曾作《古風·其十九》詠贊:“霓裳曳廣帶,飄浮升天行”描寫的就是敦煌飛天的詩情畫意。

第二幕以落日余暉下的唐朝大明宮為背景,《長恨歌》:“驪宮高處入青雲,仙樂風飄處處聞。緩歌慢舞凝絲竹,盡日君王看不足”。覆於背景之上。大明宮是唐朝的政治中心和國家象征,安史之亂以后,再難興盛。詩中所寫實為玄宗最喜愛的華清宮,君王終日在此,卻百看不厭。

第三幕用古風動畫的方式呈現,粉色的彩帶繞在連理枝上,唐明皇身穿明黃色的龍袍,楊貴妃身穿整套淡藍色的衣裙,彩帶繞樹隨風飄,衣袂飛揚,卻隻留給大眾一雙相依的背影,引發無限遐想。“在天願為比翼鳥,在地願為連理枝”。不管身份如何,都希望能長相厮守,白頭到老。

第四幕也是用古風動畫的方式呈現,一株高潔的梨花,一條懸於梨樹上的白領,一身白衣的楊貴妃立於梨樹下。“梨”同“離”,一席白衣就像喪服,絕代佳人飽含辛酸的擔著紅顏禍水的惡名與愛人生離死別,走向生命的盡頭。白居易《長恨歌》中“六軍不發無奈何,宛轉蛾眉馬前死”就是出自這裡。

第五幕採用倒敘的手法,將背景設在大明宮外,深藍色的夜裡,亮著燭火,亭子裡的兩名樂工還在彈奏。貴妃回想起當年在梨園戲蝶,手持愛人所贈的葡萄花鳥紋銀香囊,舞一曲《霓裳羽衣曲》,感受君恩,思憶三郎,抒發內心對玄宗的無限愛戀。

第六幕寒夜裡明月當空,前面的一片枯藤老樹無葉,后面的一片火海映紅了天。皎潔的月光下,在不遠處火光的籠罩下,貴妃手捧白綾,領旨准備自縊,吟吳少微的《古意》“明月白露夜已寒,香衣錦帶空珊珊”。前無去路,后無退路,隻有絕路。淒涼的走到枯樹旁,甩出那一丈奪命的白綾……

第七幕戰火越燒越旺,遍地火光焚紅了大地,仿佛人間地獄。一片枯林本就了無生意、毫無生趣,更隨著楊貴妃自縊付之一炬,白綾也隨著扑天的火勢慢慢燒到了盡頭。一代絕世傾城佳人,正值盛年,就這麼香消玉殞,可嘆!在彩幕設計上,背后與腳下連成一體,用空間感展示了死亡的慘烈與悲壯。

第八幕經過戰火之后的馬嵬坡,猩紅色的夜色裡隻余下那風中零落的白色花瓣,中間是葡萄花鳥紋銀香囊,兩側豎寫“肌膚已壞,而香囊猶在”。在貴妃自縊一年之后,玄宗重返長安,因難忘貴妃,密令親信返回馬嵬坡替其收尸,卻隻得這九字。往事覆水難收,佳人難再得。

沖擊視覺的歷史畫面扑面而來,仿佛在這段時間我們去了另一個空間,作為一個旁觀者參與了歷史的進程,經歷了血與火,情與愛的動蕩年代。這樣出色的彩幕設計,為國寶注入感情,為節目效果增光添彩,使《國家寶藏》的畫面感為人所津津樂道,心生向往。

二、原創音樂的使用

《國家寶藏》的12首原聲音樂均由青年作曲家關大洲所創。

開場曲《象王行》採用大法號之聲,是佛教中的象王之吼,前半段雄渾震撼,鼓點密集,有引領之效。后半段相對歡快,小節連續性強,由輕快向悠揚漸變,歡慶華夏民族五千年的光輝歲月。

001號講解員張國立老師講述國寶時的主旋律用古琴曲《風入鬆》,講解加上配樂,如清風入鬆林、波濤聲迭起、入耳入心,沁人心脾。

每位國寶守護嘉賓出場助陣時用《破陣樂》,傳為唐朝貞觀年間所制的《秦王破陣樂》之曲,有一種大國爭霸天下、風起雲涌平亂世的豪氣。

每個國寶都壯哉華夏,亮相時統一用《明月引》,名字取義國寶出場似“浮雲卷靄,明月流光”。有一種烏雲散去,明月當空,令人為之一振的感覺。

國寶守護人登台后簡述國寶的歷史用《清平樂》,如“簪花小楷,紅箋小字,說盡平生意”,淡淡的吐露,絲絲扣擊心扉,唯願這守護換來國寶的萬世清平。

前世傳奇的引子用曲《潛龍淵》,前半段鼓聲緊密,后半段漸起,有蓄勢待發之感,蟄伏日久,驚雷一聲,神州躍動,蜿蜒攀升。

前世傳奇尾聲《定風波》,這首配樂十分有氣勢,頗有東風起,戰鼓擂的感覺。千載風波,檣櫓灰飛煙滅,回首望去,一蓑煙雨任平生。每一段歷史的結束,都是新一段歷史的開始。定九州之風波,捍衛華夏之精魂﹔定盛世之風波,守護華夏之信仰﹔定天下之風波,肩負華夏之存亡。

開啟今生故事用曲《滿庭芳》,整首曲子充滿生機,好似整個故事平平淡淡,經過歲月的沖刷,向我們娓娓道來。

今生故事講述人出場曲《鶴沖天》,《詩經》有雲:“鶴鳴九翱,聲聞於天”。所有來到節目現場的嘉賓對於於國寶的都是有功之臣。

守護誓詞配樂《故園聲》,整首曲子真切綿長,悠長不絕,扣人心弦,催人淚下。納蘭性德作詞《長相思》:“山一程,水一程,身向榆關那畔行,夜深千帳燈。風一更,雪一更,聒碎鄉心夢不成,故園無此聲。”守護國寶的路既遠且長,多少次的辛苦前行,隻為心中那堅守的信仰。

《國家寶藏》將紀錄片與綜藝結合,打破傳統歷史文化節目的固有思路,採用了一種年輕人喜聞樂見的話語體系、講述方式,“演活了”文物背后的故事,並在文物背后見人、見情[2]。

三、動人配樂的加盟

《國家寶藏》還根據現場具體的情況以及守護人表演的場景,加入著名的其他配樂,帶給了觀眾滿滿的回憶。比如著名音樂人胡偉立、駱集益、呂秀齡、麥振鴻、孟可、周志華等創作配樂,游戲《大話西游2》、《仙劍情緣》、《古劍奇譚2》、《仙劍奇俠傳4》等游戲的配樂,以及電視劇《琅琊榜》、《偽裝者》、《羋月傳》、《三生三世十裡桃花》更近年來熱映電視劇中的配樂。優秀的背景音樂能豐富畫面,讓觀眾有較強的代入感,更快的身臨其境。

《國家寶藏》第二期運用了諸多大家耳熟能詳的背景音樂,給這一期的節目帶來了更多的關注點,也帶來了滿滿的回憶。我將分析其中的八首,或與表演內容有關,或與守護人相匹配,或與今生故事講述人相映襯。

第一首大家熟悉的音樂是2015年熱播電視劇《琅琊榜》中孟可所作的《詭計》,運用在勾踐內心糾結勾踐劍到底是獻與不獻給楚王,這不僅僅是一把劍的事,更關乎越國國運。不獻可以衛王者尊嚴,獻可以保百姓安寧。音樂配合這緊張的氛圍,更突顯局勢的微妙,王者的難為,讓人不禁捏了一把汗,為越國的前途擔心。

第二首同樣是《琅琊榜》中的配樂,孟可所創作的《情感2》,這時畫面中越王的女兒出場,她與父親感情深厚,不忍父親如此為難,特來相助父王,獻上和親一策。

第三首是2015年度古裝大戲《羋月傳》中黃婉婷所創作的《傳奇》,前世傳奇演到越國公主為解母國危難,請求父王將勾踐劍賜予自己做嫁妝並自願和親楚國,遠離故土,這樣既維護了父王為君者的威嚴又保護了無辜百姓的安寧。這首配樂曾用在《羋月傳》羋姝遠嫁秦國時,與此處有一曲同工之妙。音樂飽含蒼涼與無奈,亂世春秋,為了江山社稷,身為公主雖然平日錦衣玉食但關鍵時刻也有常人難以承受的重擔。

第四首是《仙劍三》中駱集益所創作的《御劍江湖》,給國寶守護人段奕宏配樂。節目組為越王勾踐劍尋找守護人,第一個想到的就是段奕宏,他大器晚成,正像吳越爭霸中的越王勾踐。苦心人,天不負,臥薪嘗膽,三千越甲可吞吳。作為勾踐劍中的劍靈,他深知越王的心,知我者謂我心憂,不知我者謂我所求。人劍合一,忍者終昌,王者無敵。

第五首是《三生三世十裡桃花》中譚旋所創作的《三世情緣》,用在國寶雲夢睡虎地秦簡前世傳奇故事中。撒貝寧貼近喜這個人物形象的,第一他們都是湖北人。第二,他們都學習法律,從事法律工作。第三,他們都熱愛法律。此處用《三世情緣》作為背景音樂,可看成是喜和撒貝寧跨越千年的交匯,情感澎湃,激動人心,用的恰到好處。

第六首是《大魚海棠》中錢雷所作的《大魚》,配於雲夢睡虎地秦簡今生故事講述人陳振裕教授講述他的考古經歷。陳教授不僅挖掘出來了雲夢睡虎地秦簡還有越王勾踐劍,他將一生都奉獻在了我國的考古事業中,這樣的一位老者值得我們欽佩。《大魚》古風味道濃烈,感情細膩,配上講述讓人身臨其境,仿佛穿越到了三十多年前的十二月,初見雲夢秦簡的激動。

第七首是《聊齋奇女子》中麥振鴻所作的《天地之音》,用在社區民警陳妍婷的講述中。身為一名基層干警,她就像喜一樣熟悉自己是工作,能詳細說出在自己管轄區域的具體情況,清楚明白,可見平時的工作下了很大工夫。正是有這樣工作在基層的普通民警,才能讓整個社會更加和諧,天地之間浩然之氣長存。

第八首是曾侯乙編鐘與樂隊所作的《楚商》,這首配樂應用在湖北省博物院展示的第三件國寶曾侯乙編鐘中。這首背景音樂恰好與國寶曾侯乙編鐘有關,跨越兩千多年時空的絕響,鐘罄瑟笙琴的音色演起前秦的調子,一瞬間就會有今夕何夕的恍惚。此曲隻應天上有,人間難得幾回聞。可能隻有聽了這樣的樂曲,才能理解為什麼有些古代王公貴族沉迷聲色了。

每期節目結束后,大眾討論的不僅是選擇哪一件國寶進入特展,守護人如何,更有這首好聽的配樂來自哪裡。《國家寶藏》根據現場的具體情況,加入適合的配樂,將觀眾的情感調動起來,感知國寶帶給我們最真實的震撼。恰當的配樂與增彩的畫面相輔相成,通過電視化的視聽語言讓文物“活”起來,使其不僅是博物館中一件價值幾何的陳列品,更是能夠讓觀眾感受到“生命傳承”的華夏文化奇跡。

《國家寶藏》作為一檔文博類探索節目傳播發展方面十分迅速,促使影視文化發展取得巨大成就。貼近現實需要、貼近日常氣息,而且恰恰契合了時代特點,迎合國家方針政策的主流方向,將影視作品與社會時政相連,不僅將節目自身的魅力表現的淋漓盡致,更是緊扣當下熱門,讓人耳目一新,是當代電視節目的楚翹。《國家寶藏》在影視全球化背景下走出一條極具中華文化特色的道路,還能擁有高收視率,話題熱議居高不下,傳播速度快,影響力大,這也是目前我們所需要關注的重大課題之一。

參考文獻:

[1]湯浩.《國家寶藏》首創“紀錄式綜藝語態”[J].電視研究,2018(1):1.

[2]王亞萍.《國家寶藏》:歷史與現實的全新表達[J].當代電視,2018(3):13-14.

(責編:宋心蕊、趙光霞)

推薦閱讀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舉行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11月10日在廈門大學舉行。人民日報社副總編輯盧新寧,福建省委常委、宣傳部部長、秘書長梁建勇,廈門大學黨委書記張彥,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長吳岩等與會並致辭。
【詳細】“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舉行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11月10日在廈門大學舉行。人民日報社副總編輯盧新寧,福建省委常委、宣傳部部長、秘書長梁建勇,廈門大學黨委書記張彥,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長吳岩等與會並致辭。 【詳細】

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
  由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辦的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於11月7日至9日在烏鎮召開。本屆大會以“創造互信共治的數字世界——攜手共建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為主題。
【詳細】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   由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辦的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於11月7日至9日在烏鎮召開。本屆大會以“創造互信共治的數字世界——攜手共建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為主題。 【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