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科技類自媒體的發展現狀研究初探

顧夢凱

2019年08月02日13:37  來源:今傳媒
 

摘要:近十年來,隨著網絡科技的日新月異,以及移動終端設備的普及,隨時隨地、便捷地獲取信息,已然成為現實。自媒體時代的到來,讓消費和生產信息的界限變得模糊化,也催生了自媒體,這樣一個群體的誕生。由此,新聞信息內容的生產開始告別了僅僅依賴傳統媒體的單一生產模式,而逐漸形成了傳統媒體、自媒體、網民個體在內的全新生產模式。筆者發現,在眾多類型的自媒體當中,以解析評測數碼產品的科技類自媒體發展尤為迅猛,短短兩到三年的時間內就集聚了眾多忠誠度極高的受眾。在本文中,筆者通過梳理近年來科技類自媒體發展脈絡,針對其間發現的問題進行了分析和總結,希望能對科技類自媒體后續的良性發展提供有益的引導。

關鍵詞:科技類﹔自媒體﹔現狀﹔發展

中圖分類號: 文獻標識碼:A 文章編號:1672-8122(2019)07-0000-03

一、自媒體及其特征

1.自媒體的概念

誕生於互聯網的自媒體至今沒有統一明確的定義,是在舊媒體與新媒體的對比當中而產生。其中,比較具有代表性的一種論述是,美國《聖荷塞水星報》專欄作家、知名博客作者丹·吉爾莫在2002年提出的一個概念“We Media”。他在2003年1月出版的《哥倫比亞新聞評論》中,撰寫的《下一時代的新聞:自媒體來臨一文指出:由於網絡討論區、博客等互聯網新生事物風起雲涌,許多對科技嫻熟的受眾,已經迫不及待卻又自然而然地參與了內容對話,成為整個新聞傳播流程中重要且有影響力的一環,“We Media”將是未來的主流媒體。此外,另一種比較具有代表性的論述是,美國新聞學會下屬的媒體中心於2003年7月,出版了由謝因·波曼與克裡斯·威理斯聯合撰寫的長達六十多頁的“We Media”(自媒體)研究報告。在該報告中,作者認為“We Media”(自媒體),指的是普通大眾經由數字科技強化,與全球知識體系相連之后,一種開始理解普通大眾如何提供與分享他們本身的事實、他們本身的新聞的途徑。

在新聞傳播學界,我們一般把“自媒體”又稱為“公民媒體”,即:一種公民用以發布自己親眼所見、親耳所聞事件的載體,如博客、微博、微信、論壇、BBS等網絡社區。而按照廣義和狹義的區分,它又可以分為:1.狹義的自媒體。上溯到上世紀末,當時的BBS、個人專輯、博客等都可以稱為自媒體﹔2.廣義的自媒體。以微信公眾號為標志,再加上之后在網絡上活躍的百度百家、搜狐、網易、騰訊等自媒體平台。

2.自媒體的特征

與傳統媒體相比,自媒體自成體系,獨居特點。

2.1自媒體是一個更加強大的公共平台

自媒體主要是基於個人的,但是這並不意味著每一個人都可以擁有一個獨立的發布平台。個中原因主要是因為自媒體必須依靠互聯網等公共平台進行記載、傳播和發布。在這裡,筆者想明晰一下公共平台的內涵。所謂的公共平台,可以理解為一個開放而非封閉式的,平等而非主觀的,信息之間互動頻繁而非單向型線性傳播的平台。在這個平台上,信息的傳播、反饋時間,都具有快速和即時性的特征,能夠充分體現出信息在時間流中的價值。可以這樣說,公共平台的出現是現代社會人們信息需求和言論表達需求的結果。互聯網技術的迅猛發展,不僅催生了公共信息的輿論場和情緒場,甚至在很大程度上影響了公共事務、公共決策、公共意見和公共利益的方向和實現。因此,基於公共平台的自媒體就具有了區別於傳統媒體的,更加強大的功能和輻射面。

2.2自媒體虛擬性強,與互聯網的聯系更為緊密

在傳統媒體中,傳播的基本要求是講求內容的客觀真實。而在互聯網中生存的自媒體,其傳播的特性就是虛擬性強。這個虛擬性主要表現在以下兩個層面。

一是自媒體身份以及角色的虛擬。一般而言,身份的要素包括姓名、性別、年齡、職業等多個指標。在自媒體中,其身份和角色有一部分可能是真實身份,但很大一部分的身份是虛擬的。這種虛擬表現在IP地址注冊的虛擬性、網名的虛擬性、身份定位的虛擬性、角色扮演的虛擬性等等。

二是自媒體傳播信息的虛擬。基於互聯網生存的自媒體,其傳播的信息是海量的。在這海量的信息裡,自然而然存在真真假假、魚目混珠的現象。不論是以虛擬的身份傳播信息,還是傳播信息的實質存在虛擬,自媒體相較於傳統媒體而言,都有了很多的“灰色地帶”。當然,我們不能簡單地認為,自媒體傳播的信息就缺乏可信度。自媒體傳播的這些信息,經過受眾,尤其是輿論領袖的篩選、求証、甄別、反饋,將可能煥發出不可限量的社會的力量。

2.3自媒體具有獨特的組織形態

筆者認為,自媒體的組織形態可以分為三種形態。

一是零組織形態。自媒體具有高度個人化的特征,這就導致它的組織形態可以沖破現有的任何傳統形態,而呈現一個碎片化的、零組織的狀態。

二是自組織形態。不同的自媒體在運行過程中,由於某種原因,會與其他自媒體合作或者“扎堆”,從而形成一個新的組織形態。筆者稱其為“自組織形態”。這裡最好理解的一個自組織形態就是“群”。“群”,我們有時也把它稱為“群體”。某些自媒體由於具有某種共同或者共通的經歷、職業、文化、愛好的原因,而自發建立了“群體”,便於互相之間交流信息、溝通感情。可以這樣說,這裡的“群體”不具有傳統組織的本質意義,因為它不涉及所有權、管理權、領導權等屬性,是一個完全自由、鬆散、靈活、隨意的自組織形態。

三是它組織形態。這一組織形態其實是基於自媒體的依托平台——網絡和自媒體的創辦者而呈現出的一種組織形態。相較於零組織形態和自組織形態而言的,這裡的它組織形態特征具有較為明顯的企業組織形態。因為網站是一個具有企業性質的事物,企業的盈利性決定了它不會免費為大眾提供公共平台。與此同時,自媒體的創辦者大多會宣揚某種訴求,並會想方設法來吸引受眾的關注,其真實的目的也是為了盈利。

2.4自媒體的監管更加困難

自媒體的監管難度相較於傳統媒體而言,顯得更加困難重重。因為其依賴的互聯網,在廣泛進入應用社會領域之后,開始引發了一系列問題,比如非法網站的注冊問題、海量信息的真偽問題、個人隱私權及相關權利的保護問題、因信息傳播引發的法律糾紛與訴訟問題、輿論暴力和理性構建的問題、“人肉搜索”的效應問題、網絡監督的缺位問題、虛擬空間的迷惑問題、淫穢色情的懲罰問題等等。可以說,這些問題的出現,都是互聯網的監管“漏洞”引發的。生存於其間的自媒體當然也是這個“漏洞”中的“小魚”。因此,自媒體的監管難度可想而知。

(責編:宋心蕊、趙光霞)

推薦閱讀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舉行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11月10日在廈門大學舉行。人民日報社副總編輯盧新寧,福建省委常委、宣傳部部長、秘書長梁建勇,廈門大學黨委書記張彥,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長吳岩等與會並致辭。
【詳細】“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舉行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11月10日在廈門大學舉行。人民日報社副總編輯盧新寧,福建省委常委、宣傳部部長、秘書長梁建勇,廈門大學黨委書記張彥,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長吳岩等與會並致辭。 【詳細】

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
  由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辦的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於11月7日至9日在烏鎮召開。本屆大會以“創造互信共治的數字世界——攜手共建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為主題。
【詳細】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   由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辦的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於11月7日至9日在烏鎮召開。本屆大會以“創造互信共治的數字世界——攜手共建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為主題。 【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