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以翔錄制《追我吧》猝死 綜藝節目的邊界在哪裡

2019年11月28日07:22  來源:中國新聞網
 
原標題:高以翔錄節目猝死!綜藝節目邊界在哪?需要這麼拼嗎?

  中新網客戶端北京11月28日電(袁秀月)27日上午,一個悲傷的消息瘋狂刷屏。當天凌晨,藝人高以翔在錄制浙江衛視綜藝節目《追我吧》時突然倒地,經過兩個多小時的搶救,最終宣布心源性猝死。

  事件發生后,很多網友都紛紛提出質疑——綜藝節目的邊界在哪裡?藝人是否需要這麼拼命?

  《遇見王瀝川》劇照,高以翔

  回顧:高以翔奔跑時突然倒地

  據現場網友稱,當時情況是高以翔在跑步項目中已經跑了一段路程,然后喊了一句“我不行了”,之后就倒地不起。

  還有網友披露,高以翔曾心跳停止3分鐘,經過十多分鐘的心肺復蘇搶救后,送往醫院進一步救治。

  《追我吧》節目組回應

  高以翔經紀公司隨后發聲明証實此事,稱高以翔在節目錄制過程中突然暈厥,經近3小時候的急救后,不幸離開。經紀人以及工作團隊一直陪伴在側,家人已緊急趕往當地。而據台灣消息,高以翔的遺體將運回台北。

  高以翔經紀公司回應

  爭議:《追我吧》究竟是個啥節目?

  事情一出,很多網友都對《追我吧》的節目難度和強度產生質疑,認為其太過危險。也有網友認為,高以翔暈倒后,節目組對其的救治也存在不妥之處。

  所以,《追我吧》究竟是一檔什麼樣的節目?

  微博截圖

  《追我吧》是浙江衛視今年重點推出的一檔節目,在今年9月進行官宣,目前已播出三期,節目的定位是“夜晚城市實境追跑真人秀”。

  在浙江衛視官網上,對《追我吧》的描述是這樣的:

  浙江衛視網站截圖

  這四條概括了節目的特點。首先,節目錄制時間在晚上,地點在城市CBD。據有觀眾透露,節目錄制時間通常為晚上8點到第二天早上5點,明星和觀眾都需要熬夜進行錄制。

  明星平時工作日程較為繁忙,基本都是連軸轉,熬夜錄節目極消耗體力。近段時間,高以翔也一直有工作。而據粉絲透露,11月26日下午,他才到達寧波櫟社國際機場。

  微博截圖

  其次,節目的強度、難度都較大,其模式可以概括為“貓抓老鼠”+“智勇大沖關”。

  明星隊和素人隊在晚上進行追逐戰,如果明星在完成所有闖關任務前被素人抓住,游戲結束,而素人大多都是運動健將。

  這算是《智勇大沖關》的升級版,隻不過,嘉賓們是在晚上沖關,在沖關的同時還加入追逐,時間更緊迫。

  《追我吧》的游戲關卡難度也較高,比如搖擺竹林,靠臂力通過搖擺的彈力杆。

  視頻截圖

  平衡滾筒,通過兩個快速旋轉的滾筒。

  視頻截圖

  70米爬樓、高空速降等。

  視頻截圖

  夜晚燈光秀也是節目的一個賣點,有關人士曾透露,整個節目裝置、舞美搭建費用就超過了1億元,費用完全由節目組承擔。

  在以往的錄制中,很多嘉賓都曾體力不支,范丞丞、李振寧等明星嘉賓也出現過累到嘔吐、吸氧等情況。

  視頻截圖

  奧運冠軍鄒市明曾掉到海洋球裡站不起來,稱腿已經沒有知覺。

  視頻截圖

  追溯:綜藝安全問題頻出

  綜藝節目出現安全問題,其實這並非孤例。最近幾年,綜藝事故層出不窮,藝人受傷似乎成了家常便飯。2013年,釋小龍的助理在浙江衛視《中國星跳躍》節目訓練基地意外溺水身亡,年僅18歲。

  微博截圖

  《奔跑吧兄弟》第一季錄制期間,李晨在和金鐘國對抗時被甩出去,撞得頭破血流,眉骨縫了22針。

  網頁截圖

  2016年,《非凡搭檔》錄制期間頻頻發生意外,陳楚河摔斷腿,簽約電視劇也被迫退出。

  網頁截圖

  2018年,浙江衛視《王牌對王牌》錄制期間,張杰在玩游戲時暈倒,臉砸到凳子上導致面部淤青。

  微博截圖:張杰微博回應

  而發生意外后,節目組的處理方式也備受爭議。陳楚河受傷后,其經紀公司曾反映,節目組的隊醫第一時間沒有重視嘉賓的安全,僅僅只是用了冰袋的方式簡單治療,錯過了最佳治療時間,並且在隨后的溝通態度,負責積極性上都缺乏誠意。

  張杰暈倒后,粉絲提出質疑,節目組在明知游戲有一定危險的情況下,無視張杰提出的對安全性的質疑,仍讓其參與。

  微博截圖

  之后,節目組回應,雖然游戲在錄制前做過專業測試,然而未能考慮到由於錄制到深夜藝人狀態受影響是失職所在。但有粉絲認為,這並不是道歉,而是在“甩鍋”。

  追問:疲勞錄制是綜藝常態?

  高以翔意外去世后,綜藝節目疲勞錄制、高危挑戰等種種隱憂也浮出水面。

  劉歡錄制完第一季《中國好聲音》后就表示,錄制綜藝節目真是太累了,太辛苦了,“每期節目錄制都在12小時以上,身體吃不消”。

  很多室內綜藝節目還會將多期節目一起錄制,嘉賓、工作人員、觀眾一起熬夜。

  有人曾分享錄制綜藝的經歷,觀眾很早就進場,然后要熬到很晚才能出來,中間可能沒有手機用、處在失聯狀態,而且還沒吃沒喝、上廁所也受限制。觀眾離開后,選手還要備採,准備物料,繼續工作幾個小時。

  《這就是街舞》拍攝時,經常拍到深夜,易烊千璽接受採訪時還笑稱,希望少熬夜。

  視頻截圖

  很多競技類綜藝錄制到后期,嘉賓都開始出現生病、失聲等情況,也是由於身體和心理的雙重壓力。

  評論:藝人需要敬業也需要保障

  27日下午,黃渤、林志玲、小S、趙又廷、焦俊艷、鄧超、秦嵐、鹿晗等多位藝人紛紛發文悼念高以翔。黃渤說:“真不敢相信,那麼好的一個人。”林志玲悼念:“親愛的以翔,一路走好。”李治廷說:“願你安息,願你的家人能勇敢度過這個悲痛。”

  微博截圖

  徐崢則發文稱,希望所有的年輕人在外工作首先一定要自己愛護自己,千萬不要拼命。他還斥責《追我吧》節目組安全防范意識太差,絕對要負責任。宋佳也發聲:“當熬夜變成敬業,當拼命變成應當……高危職業,同行們熱愛的同時請保護自己。”

  微博截圖

  近些年來,外界對演藝圈總有一個批評,很多年輕演員不夠敬業。然而,高以翔去世后,專業人士和非專業人士卻都達成一個共識——不需要這麼拼命。

  這不是對職業的不尊重,而是對生命的敬畏。因為所有工作的進行都有一個共同的前提,那就是安全。演員需要敬業,更需要保障。對待綜藝可以大膽,對待生命卻需要小心翼翼。

  文化娛樂行業的繁榮,不是靠病態的發展,而是靠健康的機制。高以翔意外離世,《追我吧》節目組需要負責任,但希望這件事不止影響這一個節目,還有整個行業。(完)

(責編:宋心蕊、趙光霞)

推薦閱讀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舉行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11月10日在廈門大學舉行。人民日報社副總編輯盧新寧,福建省委常委、宣傳部部長、秘書長梁建勇,廈門大學黨委書記張彥,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長吳岩等與會並致辭。
【詳細】“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舉行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11月10日在廈門大學舉行。人民日報社副總編輯盧新寧,福建省委常委、宣傳部部長、秘書長梁建勇,廈門大學黨委書記張彥,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長吳岩等與會並致辭。 【詳細】

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
  由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辦的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於11月7日至9日在烏鎮召開。本屆大會以“創造互信共治的數字世界——攜手共建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為主題。
【詳細】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   由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辦的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於11月7日至9日在烏鎮召開。本屆大會以“創造互信共治的數字世界——攜手共建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為主題。 【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