户外真人秀成功的内外部因素探究

——以东方卫视《花样爷爷》节目为例

张  卓

2016年06月06日14:07  
 

来源:西部学刊

在娱乐节目泛滥的今天,仅仅将娱乐元素进行叠加,是不能满足观众的收视欲望和要求的,这就要求节目花更多的心思在叙事艺术上,它是节目内在的推动力。接下来将详细地分析叙事艺术在《花样爷爷》中是如何体现的。

一、从叙事艺术上看

(一)人物设置——叙事主体选择的重要性

节目中人物的选择,对真人秀来说是最核心的环节之一,直接决定叙事文本的建构是否紧凑和对观众的吸引力。《花样爷爷》中对爷爷们、挑夫的精心设计凸显了叙事主体的重要性。

四位爷爷,四种性格。

老大曾江:现年79岁的曾江曾以饰演《射雕英雄传》中的黄药师闻名,也是节目中年龄最大的一位爷爷,旅行中他常常以“大哥”自居,教导其他几位爷爷做事,这让牛犇忍不住吐槽:“大哥连吃饭都要管。大家都是父母带大的,真的没必要什么都管。”正是因为这样的性格,使得节目在一开始就有了天然的看点。雷恪生爆料,牛犇因为厨艺好一路上负责做饭,“有一次我们钓了很多鱼,牛犇准备把鱼烧给大家吃,刚说着就看到曾江在洗手,手上脏水全部流在装鱼的盆子里。牛犇当时就急了,说你怎么能在这里洗手?曾江却一甩手说‘我不吃了也不做了’。”

老二牛犇:牛犇在中国演艺圈有“影坛长青树”的美誉,他主演的《圣城记》《火葬》《海誓》等多部电影如今已成为内地电影的经典之作,因其精湛的演技,曾先后获得金鸡奖最佳男配角奖、百花奖最佳男配角奖,同时还曾执导过《父亲》《喜中缘》等电视剧。牛犇性格开朗,旅行过程中无处不流露出“老顽童”的气质,有话直说的他获得了很多观众的喜爱。当然,这样的性格,也给后来他和老大曾江的矛盾埋下了伏笔。节目中酷爱冰淇淋的牛犇因为曾江在没有征求自己意愿的情况下盲选口味而不满,也因被老大的拐棍“照顾”多次和其他爷爷投诉,这些也成为了节目中的亮点。

老三雷恪生:国家一级演员雷恪生形象淳朴,可塑性强,他以含而不露、韬晦于心的表演风格演绎了许多性格各异的小人物,这些小人物或是土得掉渣的农民,或是被社会忽视的边缘人,但都有其闪光感人的一面,虽然年事已高,但是雷恪生目前依然以长辈形象出现在各大影视剧中。团队中雷恪生也有自己的性格,那就是——迷糊。另外,喜爱喝酒的他更是因为酒闹出了很多让人哭笑不得的笑话。在一期节目中,节目组为爷爷们安排去观看豪华演出,雷恪生被小丑拉上台表演,他以精湛的演技获得了全场观众的掌声,这些原本节目并未预想到的结果给节目增添了看点。

老四秦汉:秦汉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红极一时的文艺片小生,与秦祥林、林青霞、林凤娇并列为“二林二秦”,是观众心目中绝对的花美男。如果说雷恪生和牛犇是“真迷糊”,那秦汉就是“装迷糊”了。其他爷爷在节目中负责制造笑点或矛盾,秦汉则是在一旁安静的做一个美男子,然而正是因为这样的差异,使得观众心目中对花美男再次有了新的定义,不一定要年轻貌美韩范,爷爷们一样可以做阳光帅气的“暖男”。

挑夫刘烨:挑夫这个角色的设计,使得整个旅行有了可以贯穿的主线。毫无疑问,他是这个节目中最为重要和核心的角色之一。这个角色的成功选择体现了节目组的用心,特地邀请一位才貌出众的“硬汉”全程照顾年长的爷爷们,而这一“挑夫”的重任,就落在了身高186cm、拥有一双大大的电眼的“火华社社长”刘烨身上。平时性格开朗爱犯“二”的刘烨在节目里非常尽责,四位明星爷爷的衣、食、住、行全都主动包揽,甚至为让爷爷们搬到自己的家中居住而不惜把自己美丽的法国老婆和老丈人“赶”出家门。幽默又富有责任感,偶尔手足无措的挑夫刘烨,无疑是一个非常成功的角色。

对叙事主体的准确把握,使得节目有了一个好的起步,这也给后续节目提供了源源不断的矛盾冲突点,使节目可以进行下去而不至于缺少色彩。

(二)叙事空间——多维度关注情节的发展

一是改变“非此即彼”的单一性格塑造。在普通人眼中,明星永远是“只可远观不可及”的另一个群体,这个群体只能在“台前”出现,他们日常生活中一定与普通百姓有所不同。但《花样爷爷》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了观众这样的看法,因为镜头当中的爷爷们也会有小脾气、小性格,也会有处事不周甚至招人嫌弃的地方,这就使受众形成了一种更加接近真实的感受,也突破了传统的非此即彼的概念,使人物更加丰满真实。这是目前真人秀节目的一大优势,基本所有此类节目都会以此为标准。

二是“家书”“电话”对叙事空间的拓展。节目主体虽在海外进行,但它的叙事空间是多元的。节目开篇就用大量篇幅拍摄了爷爷们出门前各自在家的准备情况,家庭成为第二个叙事空间。到了国外之后,刘烨阅读了家人给刘烨特别叮嘱的“书信”,这些来自家乡的叮咛再度拓展了叙事空间。电话的使用,如曾江随时和妻子、秦汉和女儿的通话等都拓宽了事件的叙事空间,使得节目更加人性化。

(三)叙事手段——现场追述技巧的使用

真人秀节目的一大标志就是将纪录片、游戏节目和肥皂剧等多种节目形态融合为一体,为了实现真实与虚构的结合,还创造了自己独特的叙事手段——现场追述。

现场追述是“真人秀节目的一种叙事手段,即利用节目的参与者在事后追述节目中曾经发生的事件, 并穿插在事件进行当中, 通过灵活的编辑结构故事。”现场追述的主体是真人秀的当事人,通过他们的自述来解释在现场发生的事件, 描述事件过程中的细节, 以及自己在事件当中的心理感受。《花样爷爷》中对爷爷们的单独事后采访随处可见,采访中爷爷们的表述和在一起时的表述相比更为真实和私密,发表自己的观点也更加直接。例如牛犇对于被老大曾江用拐棍捅非常不满,但当时他并未爆发,而是在事后的单独采访时传达了自己的情绪。

其次,现场追述是事件当事人在事后对于现场进行的追加性解释,节目编辑并不掩盖这些追述是后来追加的事实,而是通过插入性镜头有意彰显这些追述在时间和空间上的间离性。追述者通常穿着不同的服装,在一个与现场完全不同的环境中面对镜头来讲述现场中的事件。在这里,现场的进行时态和追述的将来时态形成鲜明对照。《花样爷爷》中的现场追述基本都采用统一景别,而且多是对几个爷爷的看法分别进行采访比对。

现场追述虽然简洁,一般镜头都在10秒之内,但它在真人秀中却担负着重要的叙事功能,对节目可能起到深入、转折或反思的作用。

下一页
(责编:宋心蕊、燕帅)

推荐阅读

庆祝建党95周年 走进党报历史长廊
  回首过去的95年,我们的党披荆斩棘、开拓进取,我们的党风雨无阻、成就辉煌。忆往昔峥嵘岁月,看今朝风华正茂,笔耕不辍,砥砺前行。以人民日报为首的党报正是95年征程的见证者和记录者……【详细】庆祝建党95周年 走进党报历史长廊   回首过去的95年,我们的党披荆斩棘、开拓进取,我们的党风雨无阻、成就辉煌。忆往昔峥嵘岁月,看今朝风华正茂,笔耕不辍,砥砺前行。以人民日报为首的党报正是95年征程的见证者和记录者……【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