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互联网公益众筹对公民参与的促进作用

王佳炜 初广志

2016年07月26日10:37  
 

摘要:社会自治能力是社会治理能力现代化的标志之一,而公民参与是提升社会自治能力的重要前提。以互联网为代表的传播技术的革新正在给公民参与带来崭新机会,互联网公益众筹就是其中之一。作为技术赋权的产物,互联网公益众筹通过降低公民参与成本,为公民参与公共事务提供便捷通道;通过增强社会自组织程度,推动公民自治;实现由公共权力解决的问题回归由社会自身负责;通过培育社区意识,增加人们对集体的责任感和对社会公共事务的兴趣。互联网公益众筹势必会成为我国社会大众参与社会公共事务的有效途径之一。搭建高效、安全的互联网公益众筹平台,互联网公益众筹的合法性和监督机制的尽快落实形成,都是保障互联网公益众筹在未来健康、可持续发展的基础。

关键词:社会自治;互联网;公益众筹;公民参与

中图分类号:G206.3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CN61-1487-(2016)07-2-0056-04

公民参与(civic participation)是指公民关心和参加社会公共事务的行为,公民参与对于提升国家社会治理能力具有重要意义。在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中明确提出要“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这是继工业现代化、农业现代化、国防现代化、科学技术现代化之后的“第五化”。强调动员包括法制、市场、社会、人民等多方力量推动实现国家治理的预期目标,其中社会的自治能力高低则是体现社会治理能力现代化的标志之一。在尊重法制的基础上,推动社会自治,一个具有足够自治能力的社会,其自治功能在社会管理中会发挥重要作用,通过公民的积极参与,实现社会资源和社会力量的能量整合,让公民参与迸发的力量协助推动社会发展,实现国家治理各项事务的预期目标。

然而,我国由于社会公共精神的缺乏直接影响公民参与的主动性、有序性和有效性。我国目前处于发展的重要战略机遇期,也正处于社会矛盾凸显期。改革开放以来的市场转型过程“将‘劳动、货币、土地’的商品化压缩在同一个时空进行,三波市场化浪潮共同席卷而至,极大地挤压了‘社会’的空间”,[1]整个社会在收获经济快速发展硕果的同时,道德危机、信任危机、信仰缺失、环境污染、贫富分化等诸多转型期社会矛盾与问题纷纷浮出水面,公共意识与公共精神的缺失成为更普遍的流行病,就像托克维尔曾经的描述“有一种深思熟虑而又心安理得的情感,它驱使公民离开同胞而独处,退入家庭和朋友的小圈子。从此他安于这个根据他个人口味建立起来的小社会,心甘情愿得对更大的社会放任不管”。[2]托克维尔所描述的正是罗伯特?帕南特所说的《独自打保龄》现象。

发达的公共精神是良好社会治理的决定性因素,传统的强调自上而下的治理模式无法孕育发达的公共精神。“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中所强调的治理模式的转变为我国社会公共精神的培育提供了有利条件,同时也对发达的公共精神有了更为迫切的需求。与此同时,当下我们正在经历的以互联网为代表的信息化浪潮,是继“工业时代”之后,人类攀登文明高峰的又一次重大时代变迁。这场革命以超越时空和组织的方式正在重组人类生存与社会活动的各种关系,重塑社会和生活。传播技术的革新正在给公民参与带来崭新机会,新兴的媒体技术能够激发新的公民参与方式和参与机制,互联网公益众筹就是其中之一。

一、互联网公益众筹是技术赋权的产物

互联网众筹模式起源于美国,该模式创造性地颠覆了传统融资模式,使得普通大众成为融资来源。互联网众筹模式在欧美成熟后,推广至亚洲、中南美洲等地区。互联网技术让人们可以超越种种传统的物理限制,灵活而有效地采用多种社会性工具联结起来,一起分享、合作、甚至集体行动。就形式而言,互联网公益众筹先由项目发起人预设该公益项目所需资金数额,继而通过互联网发起众筹,如果能够在预先设定的时间内筹集到预设的资金,则该公益众筹项目视为成功;相反,则视为失败,已筹措资金则会进行退还。不同于众筹商业的回报性需求,公益众筹属于没有金钱回报动机的集体行动,身处互联网时代“群体在没有金钱动机和缺乏管理监督的情况下所能从事的工作数量和种类都在增加”,[3]其原因在于“妨碍群体行动的大多数障碍倒塌了,失去这些障碍,我们得以自由的探索集结在一起做好事情的方式”。[3]

新媒体技术的普及应用使得群体行动的创新性方法开始崛起,从“微博打拐”到“关爱抗战老兵”“冰桶挑战赛”……这些事件都显现了一种从网络虚拟世界到现实世界的力量转化,互联网成为求助、救助、召集行动的有力平台。每次行动不需要专人通知,只要发布讯息,就会有大批网民响应参与。作为社会公共物品(public good)的公益事业,互联网为其带来的不仅仅是传播形式和渠道的工具型创新,更对激发公共精神、培养公民参与起到有效促进的作用。尤其在中国,由于公民参与愿望和体制所能提供的空间之间的矛盾,我国缺乏制度化的公民参与渠道,这也是互联网公益众筹能够在中国引发广泛参与热情的原因。

互联网公益众筹是培育中国社会大众公益参与意识的起点,其社交属性成为促进公民参与的重要影响因素。

二、互联网公益众筹的特征

互联网公益众筹依托互联网诞生,其特征体现为以下几点:

(一)真正实现人人可以参与的公益

对公益事业而言,如何成功解决资金问题是核心之一。公益事业的运营资金以前主要依靠政府拨款、企业慈善家捐赠解决,互联网公益众筹实现了人人可以参与的公益,它让每个人的力量都显得很重要,“世界已经从‘少数人做很多’变为‘每个人都做一点点’”。[4]2011年,在缺乏资金的前提下,邓飞等500多名记者联合中国社会福利教育基金会共同发起“免费午餐”公益行动,倡议按照3元一餐的标准为贫困学童提供免费午餐,迅速在互联网上掀起一股民间公益众筹热潮,成功解决项目资金问题。

基于互联网的公益众筹,不但能够有效拓展公益事业发展所需的资金问题,让公益事业的资金支持者从政府、企业、慈善机构等团体组织渠道转向无数普通民众;同时,移动互联网及智能终端设备的普及压缩了互联网公益众筹的时间周期,打破了传统公益资金的拨款周期长度。

未来,互联网公益众筹的对象不仅是募集资金,也可以是某种基于个人的专业技能和专业知识,借助互联网让社会个体能够平等、自由地参与到社会公共事务中,互联网公益众筹让人人参与公益不再是遥不可及,真正实现人人都能参与的公益。

(二)社交属性拓展公益参与的时空距离

传统的公益活动都有一个受到时间和空间因素限制的物理参与半径,超出这个时间半径或者物理空间半径范围的人群将无法参与其中。互联网技术在压缩信息传播的时间和空间距离的同时,也在重塑“社会关系的总和”,在现实生活社交网络的基础上,将其延伸、拓展、重塑。社会学家格兰诺维特将人际关系分为“强关系(strong ties)”和“弱关系(weak ties)”,社交媒体在维系强关系的同时,更多地促进了弱关系的发现与交往,这种关系具有无边性和高效性的特点,这也扩大了互联网公益众筹的信息传播半径、扩展了参与响应的人群范围,为社会大众提供了更多公益参与的可能。

2014年夏天,美国ALS协会发起的“ALS冰桶挑战赛”通过Facebook和Twitter,在短短两周内风靡全美国”。[5]借助互联网病毒式传播,该活动很快在全球掀起了参与热潮,在更大范围内让人们了解“肌肉萎缩性侧索硬化症”这种罕见疾病,同时达到快速为该类疾病患者募款帮助治疗的目的。

下一页
(责编:霍昀飞(实习)、宋心蕊)

推荐阅读

Pokemon Go 当老牌IP遇见AR技术
  AR手游Pokemon Go于7月6日在美国App Store上线,随后登陆澳洲,两天便登上免费榜第一的宝座,席卷各大社交平台。这些爆红的小精灵,正是承载了一大波玩家童年回忆的皮卡丘、杰尼龟们,在AR技术制作的游戏中,又一次席卷全球……【详细】Pokemon Go 当老牌IP遇见AR技术   AR手游Pokemon Go于7月6日在美国App Store上线,随后登陆澳洲,两天便登上免费榜第一的宝座,席卷各大社交平台。这些爆红的小精灵,正是承载了一大波玩家童年回忆的皮卡丘、杰尼龟们,在AR技术制作的游戏中,又一次席卷全球……【详细】

大鱼海棠口碑两极化 赚了情怀输了情节?
  等了12年的国产动画电影《大鱼海棠》终于上映了。没有哪部动画电影能像《大鱼海棠》这样勾起观众如此巨大的好奇心和期待。但上映后的《大鱼海棠》却因剧情单薄,台词尴尬遭到吐槽,一时间毁誉参半。面对质疑和掌声,《大鱼海棠》该如何存在……【详细】大鱼海棠口碑两极化 赚了情怀输了情节?   等了12年的国产动画电影《大鱼海棠》终于上映了。没有哪部动画电影能像《大鱼海棠》这样勾起观众如此巨大的好奇心和期待。但上映后的《大鱼海棠》却因剧情单薄,台词尴尬遭到吐槽,一时间毁誉参半。面对质疑和掌声,《大鱼海棠》该如何存在……【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