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纪以来韩国帮派题材电影的叙事策略

鲍  凤

2017年07月07日09:53  来源:今传媒
 

摘 要:黑社会题材一直是最受电影观众青睐的类型片,如意大利的黑手党故事,美国的黑帮与毒枭,以及东南亚的冷血杀手,但始终能在艺术与商业领域长期达到某种平衡的是近年的韩国电影。韩国帮派电影,在内容和类型上想方设法推陈出新,呈现了另外一种视角,往草根及人性的深处渗透,讲述当下与现实,在表现黑社会现实力度上,不减反增,叫好又叫座,题材大胆,新意十足。本文就韩国帮派电影的历史传统演变与当下创作的类型特征和作者化的表达方式,对韩国帮派电影的类型特征、创作风格与叙事策略等多维度加以考察,从而总结梳理韩国帮派电影这一类型电影在新世纪以来的演变特点,勾勒一个较为清晰的韩国帮派电影新面貌。

关键词:韩国电影;帮派片;喜剧元素

韩国电影自2000年以后,就开始狂飙猛进地发展,在创作上经历过短暂的产业阵痛与自省自律后,近年来的韩国电影以其多元开放的类型、商业元素的巧妙糅合以及在美学范式上的颠覆创新,已经凭借其相当高的工业水平成为“亚洲电影发展的新标杆”[1]。

这其中一方面是韩国影人始终孜孜不倦、精益求精地拍片,另一方面是韩国民众根深蒂固、雷打不动的观影习惯。虽然韩国总人口只有约为5000万人,但平均每人年观影数超过4部,这个数字已经是世界电影发达国家的水平。据时光网统计,2016年的韩国电影市场总票房达17432亿韩元(约等于106.27亿人民币),不仅刷新了韩国影史最高纪录,这节节攀高的票房韩国也正显示着韩国电影票房吸纳力空前释放的正效应。而其中本土电影市场面对好莱坞大片依然有着本土表达的竞争优势,2016韩国的本土电影市场占有率始终保持大于50%,因而韩国也成为少数能在本土市场与好莱坞抗衡的国家之一。

韩国电影的主流类型随着时代的发展一直在发生变化,60年代在军事独裁统治下的满洲战争片,70年代受香港影响的功夫片,80年代大行其道的通俗电影,90年代中期以后,动作片与喜剧片的结合成为最受欢迎的类型,而新世纪以来,韩国电影在借鉴好莱坞传统警匪片类型工业化制作的基础上糅合了黑色、新派、喜剧与犯罪等元素,成功打造了具有本土特色的经典帮派电影。

这种带有本土意识的类型电影从内容到形式,不仅具备商业魅力和娱乐功能,也延续了韩国电影的一贯优势,即以对细节和人物形象的着力铺陈,刻意弱化情节逻辑性反而将所有商业元素凝结,营造出时而暴躁、时而焦虑或迷茫的浓厚的荷尔蒙气息,这种与时代更迭具有同一性的类型创作,在对社会的现实关切同时,带有作者气质也兼具极高的艺术价值。

本文就研究韩国帮派题材电影作为一种类型片,它所包含的基本类型特征,导演和其极具个人化的创作风格、叙事策略与表现方式,以及韩国帮派题材电影的在新世纪以来的演变轨迹,揭开韩国帮派电影创作的神秘面纱。

一、韩国帮派电影特征

帮派类题材作为最受电影观众青睐的类型片之一,在世界经典电影的历史长河中经久不衰。欧美帮派电影,着力于情怀;日本帮派电影,形色于残美;香港帮派电影,偏重于情调;无论这些电影对韩国电影的影响有多么深刻,韩国黑帮电影,总能立足本土文化根源,在内容和类型上想方设法推陈出新,呈现了不同角度解读帮派类题材的视角,新意十足,形成自己独特的魅力。

随着韩国电影的审查制度的取消,取而代之的是分级制度的建立。越来越多的涉黑题材电影相继问世,它们用影像的张力关心敏感话题、触摸现实、拷问良知,在一代韩国影人不懈的努力下,诞生了一系列黑帮电影的经典。因而忠武路目前最为抢手的类型也莫过于帮派题材电影,尤其是韩国的新人导演,首次执导纷纷选择易于受到关注的黑帮片作为制胜法宝,尹忠彬的《与犯罪的战争》和韩冬郁的《新世界》就是其中的代表,大体描述在特有的大时代背景下,韩国黑帮的变迁以及正义与黑暗力量的博弈,在影像风格上充斥着原始的欲望,洋溢着热血的冲动,叙事酣畅淋漓,挥洒着源源不绝的雄性荷尔蒙。这类作品的成功为一批新人导演因而迎来了更多自由的创作空间和资金,为实现韩国优质电影的代代传承提供了后继人才上的保证。

二、身份更替

20世纪90年代后期开始,随着韩国社会政治民主化的推进,韩国黑帮片开始有了从内容到形式上的新改变。主人公从街头混混般的无赖形象转移成资本主义社会背景下的普通青年,描写他们在大城市中黑暗角落所经历的成功与堕落。“黑社会组织在影片里开始堂而皇之地亮相于地上世界,动作空间也从暗黑的街头巷尾转移到室内”[2]。这一时期的代表作有李沧东的《绿鱼》和郭锦泽的《朋友》,韩国帮派电影的故事主角从江湖大哥变成努力拼搏的普通小人物,经济利益的内在驱使,使得暴力动机更为单纯。如《绿鱼》流露出对被资本时代裹挟前行、残酷扼杀的小人物悲剧命运的同情和无奈,显示出了作者对世纪交替时这一典型社会症候的深切关照。

三、类型糅合

新世纪以来韩国帮派电影常将家庭、情感、性混杂进类型片中,这里面甚至可以看到香港动作片和无厘头喜剧的影子。电影通过剪辑和叙事将动作场面喜剧化。人物情节则多趋于无厘头,以夸张的表演和出乎常理的剧情制造喜剧和温情效果。由于“香港的动作喜剧在动作设计上优美灵动,妙趣横生”[3]。而韩国黑帮喜剧的动作场面往往是较为单一的肉搏打斗或械斗,动作的新意不多。但这类黑帮电影善于利用叙事将暴力喜剧化,喜剧化的场面消解了暴力的血腥与悲壮感,一改以往严肃正剧或悲剧形象,在深入现实问题的同时,放大了讽刺的效果。

在人物设定上,主角并非绝对的坏人,黑社会组织也并非冷血无情,而更像韩国传统的大家庭,淡化了黑帮的残酷与罪恶,增强了人物喜剧化的一面,规避了帮派电影的道德归属问题。《我的老婆是大佬》便是其中的代表。其类型范式通常为男性/女性为主角的一方为黑社会的最高领导,另一方则为传统孱弱的小人物或与黑社会对立的稍弱一方势力。两者的冲突或通过爱情和解;或从无厘头的对立到相互了解而达成和解。

虽然这种黑帮喜剧风潮在当时的电影市场风行一时,但是由于一直换汤不换药,不免会产生审美疲劳,且由于一味地避重就轻,有着不可避免的美化帮派、混淆黑白的嫌疑,不少观众对此颇有微词。

下一页
(责编:马潇(实习)、宋心蕊)

推荐阅读

习近平“4·19”讲话一周年 发生这些改变
  2016年4月19日,习近平在京主持召开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座谈会并发表重要讲话。一年过去了,让我们再次重温总书记4·19讲话,看看我国网信事业的新进展、新变化,感受国家的进步、百姓的收获。
【详细】习近平“4·19”讲话一周年 发生这些改变   2016年4月19日,习近平在京主持召开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座谈会并发表重要讲话。一年过去了,让我们再次重温总书记4·19讲话,看看我国网信事业的新进展、新变化,感受国家的进步、百姓的收获。 【详细】

独家:传媒界全国政协委员知多少
  2017年全国两会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来自全国各地的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们齐聚北京,共商国是。传媒界的政协委员都有谁,他们带来什么提案,关注哪些话题,人民网传媒频道特地予以梳理,以飨读者。
【详细】独家:传媒界全国政协委员知多少   2017年全国两会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来自全国各地的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们齐聚北京,共商国是。传媒界的政协委员都有谁,他们带来什么提案,关注哪些话题,人民网传媒频道特地予以梳理,以飨读者。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