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R技术在新闻报道中的应用价值和适用范围探究

何智文

2017年07月20日16:33  
 

来源:《新闻爱好者》

【摘要】VR以其多媒体有机结合的呈现方式、沉浸式的媒介体验和强大的参与性逐渐改变着新闻报道的呈现方式和受众对新闻事件的认知方式。VR技术从内容生产、业态发展、报道方式三个方面引领着传统新闻业的转向,但它在技术层面及新闻报道中仍然存在许多问题。我们只有重视并积极弥补这些不足,VR技术才能在新闻报道中得到广泛认可及应用。

【关键词】VR;新闻报道;问题和风险;适用范围;技术把关

一、研究背景

随着科学技术的不断发展和创新,新旧媒体的不断融合,虚拟现实这项新科技逐渐进入到新闻传播领域中来,它的出现和存在不仅革新了新闻报道的内容表现方式、报道样式和叙事思路,更以其逼真的传播体验、强大的再现能力逐渐被国内外媒介机构所认可并广泛采用,从而引发了传统新闻业发展的新转向。

随着VR技术在新闻报道中的应用不断增多,大众对VR技术在新闻业中引发变革的看法呈现出两种分化:一是认可VR技术在新闻报道中的价值,即通过VR技术的呈现,新闻的内容和意义得到了更加深刻直观的表达,受众对新闻事实认知的广度和深度不断得到扩展;二是否定了VR技术在新闻报道中的作用,认为技术的噱头抢占了新闻价值的地位,VR技术不仅不会帮助受众了解完整真实的新闻事件,还会减慢受众了解新闻事件的速度。从微观层面上讲,可以归纳为两点,即什么原因在制约着VR技术应用在新闻报道中的价值大小和效果展现,VR技术应用在哪类新闻报道中才能够充分发挥自身的优势,使受众更加认可这种技术在新闻报道中的意义和作用。而从宏观层面上讲,新闻报道所应用的技术手段是否同样需要严格的“把关”,同样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只有解决了这两个层面上的问题,VR技术才能在新闻报道中得到广泛认可和应用。

二、制约VR技术在新闻报道中应用价值大小的原因

(一)内容呈现:不是所有的新闻都可以“被VR”

若从视觉体验的角度来看,VR在新闻报道中的深度应用实现了受众从第三人称的“被动观看”向第一人称的“深度沉浸、主动参与”的转变。但这样切实、逼真的“亲临现场感”,一方面会在很大程度上放大新闻现场给受众带来的感官上的刺激,给受众造成难以平复的心理反应;另一方面,VR技术在新闻报道中对整个新闻场景的“再现”会形成对报道对象的“二次创伤”。因此,在内容呈现上,并不是所有的新闻都可以“被VR”。

以《纽约时报》2015年11月推出的第一篇以难民题材为主题的VR报道《无家可归的孩子》(The Displaced)为例,这篇报道赋予佩戴VR头戴式设备体验者以战争后流离失所的儿童的第一视角,深入而逼真地体验战争的残酷与血腥。在视频中,人们可以利用头戴式设备观看到被战争破坏的建筑物,更可以通过滑动手机屏幕、放大细节观看到战争中的大量死伤。这部利用VR技术展现新闻内容的报道相较于传统媒体报道新闻的方式而言,确实实现了具体细节与整体环境的360度全景呈现,提升了新闻报道的宽度与深度,加深了受众对新闻事件的认知程度,但血腥场面的无遮挡和触目惊心的场景再现一方面会借助VR技术给观者造成不适的心理反应,另一方面会给事件对象造成心灵上的“二次创伤”,违背了新闻报道中的人道主义原则。此外,在PBS(美国公共电视网)对埃博拉病毒肆虐非洲部分国家的新闻报道中,新闻报道制作者便通过VR技术再现了埃博拉病毒从繁衍到传播、从感染到症状发作的整个过程,逼真的场景给观看者带来了不适的观感体验。

因此,天灾人祸类题材的新闻事件通过VR技术手段呈现给受众,虽然达到了激发受众同理心、展现灾难过程的作用,但是同时也刺激了受众的感官,对事件对象形成“二次创伤”。从这种程度上讲,VR技术在天灾人祸类题材的新闻报道中的应用易呈现负面的传播效果。由此可知,新闻选题恰当与否是影响VR技术应用价值大小的第一个因素。

(二)技术反思:不是所有“被VR”的报道都有新闻价值和“被VR”的价值

新闻从业人员可以利用VR技术进行新闻报道,但并不是所有利用VR技术报道的内容都具有新闻价值。此外,哪些内容适合通过VR进行报道、哪些内容具有VR报道的价值,同样是一种有倾向性、有目的性的行为。否则,新闻从业人员将会陷入空有技术噱头而缺乏新闻价值的尴尬境地,违背新闻报道的基本要求。

在2017年的全国“两会”上,网易、《光明日报》和新浪等多家媒体推出了VR视频全景式看全国“两会”的新闻报道,但打开各个媒体的VR新闻报道,受众能看到的仅仅是北京人民大会堂内部的景观,而对于会议的内容事项、会议的热点问题、会议的发展进程等方面却难以找到线索和有效信息。因此,从新闻价值的角度来讲,这种通过VR技术实现的报道,噱头大于实际的新闻价值。此外,与传统媒体的直观呈现相比,这种全新的技术手段令受众对新闻内容的接收和理解变得缓慢,VR技术的应用并没有在此报道中发挥其辅助报道新闻内容的作用与价值。由此可见,新闻报道内容的新闻价值是影响VR技术应用价值的第二个因素。

(三)真实性的探讨:不是所有“被VR”的新闻都是客观真实的

VR新闻对公众具有更大的操纵性和欺骗性[1]。由于VR新闻报道的高度沉浸感和控制体验的能力是被人为设计的,且在VR新闻报道中,除了对客观场景的再现,报道的整体线性结构更是新闻记者和技术人员精心设计的。在某种程度上,这种做法可以将技术和新闻意图结合,从而更好地为新闻报道的内容、主题和观者的体验服务,但实际却违背了VR新闻报道的真实性和客观性。可以说,受众在利用VR技术呈现的新闻报道中,仍旧是被动的接受者,VR技术有可能会成为更加隐蔽和强大的工具,操控公众的认知和舆论的走向。[2]

哥伦比亚大学数字传播中心的一份研究报告指出,PBS在利用VR技术报道埃博拉病毒肆虐西非地区的新闻中,对整个新闻事件叙述的线性结构进行了精心的设计,[3]并人为干预了视频和图片的拼接过程,让受众认为自己所体验和观看到的就是整个新闻事件的客观发展情况。由此可知,受众所观看和体验到的VR新闻报道的客观真实性并不存在,受众依然是被操纵的对象。若以新闻事实的客观呈现为最终的衡量标准,新闻记者和技术人员的倾向性和主观性,是制约VR技术应用价值的第三个因素。

下一页
(责编:马潇(实习)、宋心蕊)

推荐阅读

习近平“4·19”讲话一周年 发生这些改变
  2016年4月19日,习近平在京主持召开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座谈会并发表重要讲话。一年过去了,让我们再次重温总书记4·19讲话,看看我国网信事业的新进展、新变化,感受国家的进步、百姓的收获。
【详细】习近平“4·19”讲话一周年 发生这些改变   2016年4月19日,习近平在京主持召开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座谈会并发表重要讲话。一年过去了,让我们再次重温总书记4·19讲话,看看我国网信事业的新进展、新变化,感受国家的进步、百姓的收获。 【详细】

独家:传媒界全国政协委员知多少
  2017年全国两会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来自全国各地的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们齐聚北京,共商国是。传媒界的政协委员都有谁,他们带来什么提案,关注哪些话题,人民网传媒频道特地予以梳理,以飨读者。
【详细】独家:传媒界全国政协委员知多少   2017年全国两会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来自全国各地的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们齐聚北京,共商国是。传媒界的政协委员都有谁,他们带来什么提案,关注哪些话题,人民网传媒频道特地予以梳理,以飨读者。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