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中国有嘻哈》为例管窥网络综艺中的符号标出

王丹宇

2017年11月14日15:25  来源:视听
 

摘要:在网络综艺节目同质化严重的今天,寻求内容陌生化和新鲜感已经成为各类网综发展转型的必要手段。本文以现象级网络综艺《中国有嘻哈》为例,从娱乐倒逼亚文化标出、节目中标出项翻转形成风格到最终重构亚文化地位这条逻辑链入手,分析该节目将地下嘻哈文化融入中国主流流行文化市场的方法规律,试图为网络综艺的内容发展提供一条思路。

关键词:网络综艺;《中国有嘻哈》;亚文化;符号标出

经过数年井喷式发展,中国综艺节目已经形成了自身较为成熟稳定的业态形势,但国内综艺“无论是管理的科学性、本土化涵养、专业人才升级以及创意环境培育等方面都尚有欠缺”①,市场需求与实际产出已经存在一定缝隙且愈发扩大。作为综艺节目重要组成部分的选秀类节目,由于长期引入国外成熟模式,机械式地模仿复制,导致内容同质化严重,受众审美疲劳加剧,因此,中国选秀类节目势必面临着调整升级的必然转折。

网络综艺的兴起为综艺节目的创新带来了媒介上的可能,越来越多的网络综艺节目通过精良的制作、新颖的创意获得成功。由爱奇艺制作的网络选秀节目《中国有嘻哈》自6月24日登陆网站以来,迅速成长为现象级综艺节目。作为首个立足于中国嘻哈这一亚文化群体的选秀节目,《中国有嘻哈》将原本在中国流行音乐体系中处于“非主流”位置的说唱音乐推向了主流受众,通过一系列符号标出手段构建起全新的嘻哈文化风格,最终形成令受众耳目一新的综艺景观。

一、娱乐导向倒逼亚文化标出

尼尔·波兹曼在《娱乐至死》一书中指出:“娱乐是电视上所有话语的超意识形态……电视上的一切都是为了给我们提供娱乐。”②而当今社会,当网络这一全新媒介形态逐渐成为人们获取信息、传播交流的重要渠道时,受众对于娱乐这一超意识形态的追求更甚于波兹曼所处的时代。

“快乐原则和市场化在心理学方面一结合,就把新的消费主义和享乐主义当作正当的选择广泛传播开来。”③作为市场经济与娱乐心理的共同产物,从诞生至今,综艺最为重要的传播功能之一就是提供娱乐,如果节目中的娱乐性降低,那么综艺的生存空间也将被大大压缩。有学者认为视觉文化的娱乐性体现在制作者对于“陌生化”手法的运用上:“陌生化以创作者或接受者似乎从未见过此事物而不得不以陌生的眼光把事物从并不习见的角度原原本本地具体地反映出来,从而使其作品不落‘俗套’,给接受者一种奇特的新鲜感。”④当前国内综艺尤其是主流选秀节目市场已经严重饱和,制作方式与比赛模式趋同现象频出,依靠“炒冷饭”选手、幕后负面新闻来引发舆论关注的做法使得受众的娱乐体验直线下降,因此,在内因外因的联合作用下,寻求内容生产的陌生化和新鲜感成为选秀节目继续生存发展的必须手段。

正是因为在受众市场娱乐导向的倒逼压力下,《中国有嘻哈》将目光由主流流行音乐转向了亚文化群体,并选择将其标出。标出性由语言学家特鲁别茨柯依最早提出,用来指代语言中出现次数较少的项的规律性。标出概念从语言学进入人文社科领域以来,受到众多学者的关注。文化中的标出现象将少数一方边缘化、非正常化,但正是这样的标出化往往能够带来意想不到的效果。嘻哈文化源于贫穷的黑人用不良的言行及生活表达方式宣泄他们对社会不公待遇及受到白人歧视的不满,虽然嘻哈文化已经成为重要的青年潮流文化,但对于中国的主流综艺受众市场而言,依然处于亚文化的小众地位,仍旧被贴上没有素质、低俗的标签,是小众群体的内部狂欢。但也正是因为嘻哈文化长期在国内处于亚文化状态,从而呈现出更加强烈的陌生化特质。《中国有嘻哈》将嘻哈中的说唱音乐作为选秀内容,打造出具有个性标签的综艺节目,正是看中了说唱音乐可以为主流受众带来强烈的新鲜感,顺应传媒市场中的娱乐导向,迎合现代观众愈发提升的猎奇心理和求异眼光,形成了该节目的第一次选题标出。

二、标出项翻转形成风格标签

“一般情况下,标出性会导致很强烈的自我感觉。”⑤因此,标出项会更加容易组合在一起,形成较为固定的群体,并且伴随着强烈的自我化风格。这样的独特风格会被主流受众贴上标签,尤其是在网络高度发达、意识形态愈发多元的今天,相较于一成不变的主流文化形态,标出项所形成的风格往往更能引发受众的兴趣和关注。

在《中国有嘻哈》中,选手明显分为两个类别,一类是代表主流流行音乐风格的众多练习生,他们是流行文化工业的产物,经过专业的流行音乐训练,迎合了大众对于流行音乐的审美需求。另一类是地下说唱歌手,他们没有经过专业的声乐训练,绝大多数没有与经纪公司签约,选择了独立发展的道路。从一开始,练习生与地下rapper就产生了无法调和的矛盾,而随着比赛的不断推进,地下说唱逐渐成为了赢家,而练习生在《中国有嘻哈》中被全部淘汰,这背后代表着标出项在节目中实现翻转并最终形成了独特的节目风格。

练习生背后的流行音乐工业流水线原本应该是中国流行音乐的正项,也就是非标出项,他们数量较多,已经形成了成熟的产业和稳定的受众群体。地下说唱则为中国流行音乐市场中的标出项,属于小众化、内部化的文化现象。但是在《中国有嘻哈》中,地下rapper身上所携带的自信不羁、自由洒脱的强烈个人特质包括夸张的衣着、个性的谈吐等,以及他们完全不同于现代工业产物的作品,这些独属于地下说唱的标签将这一群体迅速标出化。符号学家认为“风格就是对正常的偏离”⑥,正是由于地下说唱对于主流音乐形态的种种偏离造就了其独特的风格,而这样相对陌生的标出特征迎合了受众对于主流音乐日益疲倦而追寻新鲜感的接受心理,强烈的个性标记带动了受众的狂欢情绪,最终使得地下说唱派系成功走上前台,成为节目中的正项。

三、重构亚文化

无论是从选题上还是从内容制作上强势标出亚文化群体,节目最终的目的都是为了改变嘻哈文化在中国受众心中的刻板印象,为其打造全新的、积极向上的面貌特征,让嘻哈文化在中国主流文化中得以占有一席之位。

从14亿的播放量到节目中的多位选手成为主流偶像,充分说明了嘻哈文化重新形成了为主流受众所接受的风格标签。爱奇艺通过《中国有嘻哈》实现了嘻哈音乐文化的强力输出,引发用户关注,激活行业口碑,使得地下说唱亚文化群体强势标出翻转,是突破综艺非标出模式、追求娱乐产业陌生化的一次成功探索。

不仅仅是《中国有嘻哈》,很多其他的网络综艺类节目也已经开始尝试突破主流局限,试图在标出项中寻求转型发展的可能性。作为网络综艺鼻祖的《奇葩说》自开播以来就显现出对于主流文化的强烈解构,通过对于“奇葩”这一青年亚文化群体的标出,消解严肃论题背后的刻板性,以此达到娱乐化的效果。腾讯网络选秀节目《明日之子》中二次元虚拟选手赫兹一路强势晋级,引发网络热烈讨论,其背后是该节目意图翻转二次元文化,标出其先锋风格,打造与众不同的节目热点和话题拐点的有效尝试。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像《吐槽大会》《偶滴歌神啊》《火星情报局》等,网络综艺几何式的增长必然带来严重的优胜劣汰,因此,众多网络综艺对于标出项美感的追逐本质都是寻求受众陌生感的最大化,以此为提升自身经济利益和社会影响增添筹码。这些节目对于文化标出性的运用与推广实现了小众亚文化群体的风格再定义,重构了亚文化群体的标出地位,使其逐渐进入主流受众的接受范围,最终融入整个流行文化的生产工业中。

赵毅衡教授认为:“对立文化范畴之间不对称带来的标出性,会随着文化发展而变化。”⑦也就是说,当一个处于标出项的亚文化群体被某个综艺节目重构翻转之后,将会变成文化体系中的非标出项,而节目制作者为了赚取更大的市场份额将大力策划下一次亚文化的标出,因此,标出项翻转重构的文化现象也会呈现出循环发展的趋势。

注释:

①毕啸南.2016年中国综艺节目年度观察[J].中国电视,2017(03):23-27.

②[美]尼尔·波兹曼.娱乐至死:童年的消逝[M].章艳,吴燕 译.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9:77.

③④唐英.视觉文化及其娱乐性观照[J].西南民族大学学报(人文社科版),2003(12):466-468.

⑤⑥赵毅衡.符号学原理与推演[M].南京:南京大学出版社,2011:287.

⑦赵毅衡.符号学原理与推演[M].南京:南京大学出版社,2011:288.

(作者单位:国防大学军事文化学院)

(责编:宋心蕊、赵光霞)

推荐阅读

升国旗唱红歌送祝福 盘点媒体国庆创意策划
  今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迎来了68岁的生日,不少人的朋友圈里也被各种各样献给祖国的祝福“刷了屏”。媒体们各出奇招,用MV、H5等新颖的形式“烹饪”出了不一样的国庆报道“大餐”。
【详细】升国旗唱红歌送祝福 盘点媒体国庆创意策划   今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迎来了68岁的生日,不少人的朋友圈里也被各种各样献给祖国的祝福“刷了屏”。媒体们各出奇招,用MV、H5等新颖的形式“烹饪”出了不一样的国庆报道“大餐”。 【详细】

庆祝建国68周年 重温媒体开国大典报道
  1949年10月1日,在天安门举行的盛大的开国大典,向全中国、全世界庄严宣告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诞生。在庆祝建国68周年之际,让我们重温当时关于开国大典的新闻报道,再次感受那一神圣而又伟大的时刻。 
【详细】庆祝建国68周年 重温媒体开国大典报道   1949年10月1日,在天安门举行的盛大的开国大典,向全中国、全世界庄严宣告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诞生。在庆祝建国68周年之际,让我们重温当时关于开国大典的新闻报道,再次感受那一神圣而又伟大的时刻。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