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媒介环境下地市电视台新闻话语权的解构与重塑

唐弋雯

2018年03月28日10:33  来源:视听
 

摘要:媒体话语权的争夺由来已久。电视新闻话语权在新媒介环境下迎来了诸多新变化。地市电视台的新闻话语权呈现出语言符号亲民、物质基础坚实可信、权力利益博弈“平衡兼顾”等特征。新媒介环境下,民意舆论场不可控、不可测因素凸显,地市电视台的新闻话语权面临新媒介对电视新闻“现实”构建能力的解构。未来,地市电视台要重塑新闻话语权,必须积极拥抱新兴媒介,打造电视新闻品牌栏目,培育草根意见领袖,深植群众话语体系,重新掌握构建“现实”的主导力。

关键词:地市电视台;电视新闻;话语权;解构;重塑

话语权主要表现为语言控制权力和舆论影响能力,语言的静态与固定、抽象与有限,以及包含诸多假定等特性①,使得话语的编码与交流、概括与传播变得变幻莫测。新闻媒介是公共舆论场得以形成的主要传播载体和渠道,新闻话语权则成为媒体舆论控制力和影响力的显要表征。电视新闻话语的舆论影响力不容小觑。

一、市级电视新闻话语权特征

新闻话语权就是利用新闻报道影响舆论导向、社会行为和国家政策的能力和权力。不同类型、不同层级的新闻媒介话语权不一,甚至同类型、同层级的新闻媒介话语影响力也不尽相同。地市电视新闻话语权呈现出以下典型特征:

其一,“民意对接”的亲民符号表达。相比省级媒体和中央级媒体,地市电视台是最基层的媒体、最接地气的媒体。其电视新闻话语体系更加充满开放性和社会性,具备对接民意的便利和优势,这从地市观众对本地电视台民生新闻的高度关注可以得到印证。

其二,“坚实可信”的话语物质基础。地市电视新闻虽出基层,但同样是主流媒体,是政府的宣传工具,台属资源、品牌、公信力等历经较长时间积累,比网络媒体具备更为可信、可靠的影响力基础。

其三,“平衡兼顾”的权力利益博弈。媒体市场化转型背景下,决定传媒经济效益的市场、监督引导的党政宣传部门、作为消费者的用户三者共同塑造着媒介组织②。市级电视新闻话语权建设既要“顾上”,又要“兼下”。一方面,其特性决定话语体系要为国家和政府利益代言;另一方面,作为用户“够得着”的权威媒体,必须寻求更好方式对接群众。

二、新媒介环境下地市电视台新闻话语权面临解构

新兴媒介已成为电视新闻话语权研究的重要情境,尤其在新媒介环境下舆论环境、利益博弈等日趋复杂,对电视新闻话语权建设形成了冲击和挑战。

(一)新媒体削弱了电视新闻构建“现实”的能力

麦克卢汉的“媒介即讯息”、李普曼的“拟态环境”、麦克姆斯和肖的“议程设置”理论,均指出媒介信息活动对客观环境的重新选择和结构化过程,一定程度上,媒介就是现实,电视新闻话语权由对新闻事实的选择性、结构性和倾向性报道而逐渐形成。电视新闻“议程设置”本就面临“时滞问题”,即电视新闻对公众产生影响存在一定时间差,尤其面对“三微一端”的即时、现场和真实等优势,电视新闻时效性、在场性和影响力等均不可同日而语,人们不再仅凭电视新闻“拟态事实”作出行为反应。新媒体首发效应引领下,电视等权威媒体跟进报道或评论,用户观察初级舆论场形成情况才作出行为反应。当下,电视新闻在构建“拟态现实”的过程中扮演着“跟随者”“家长式”的角色,承担着还原事实、引导舆论的职责,但其首发优势已明显减弱。在“见仁见智”的用户面前,掌握着权威话语权的电视新闻媒体往往成为了“沉默”的群体。

(二)民意舆论场不可控、不可测因素进一步凸显

乔舒亚·梅罗维茨(Joshua Meyrowits)的情境媒介理论认为,传播媒介应被视为社会环境的一部分,把情境视为信息系统,每种独特的行为都需要一种独特的情境。③当前,社会情境的典型变化是民意舆论场日趋复杂化、结构化和组织化。例如在2014年广东茂名“PX事件”中,部分民众聚集游行,甚至做出打砸、破坏公共设施等不理智行为。民意舆论场不可预测的因素越来越庞杂,不可控制的力量越来越强大,由言语激化为行动的时间差缩小,致使允许电视新闻“反应”的时长越来越短,而群众对其时效、真实、态度等要求却越来越高。茂名新闻媒体在PX事件中虽反应不够迅速,但做到了真诚对接群众,针对谣言一一进行了澄清,起到了正本清源的效果。民意舆论场的不可测、不可控对新闻媒体的发声速度、话语态度、语言体系提出了更高要求。

(三)草根利益崛起打破了电视新闻维持的利益平衡

市级电视新闻话语权受到物质基础、利益平衡、政治博弈和价值观等综合因素的影响。电视新闻作为权威信息的出口,维持着党政宣传部门、媒体经济利益和普通群众知情权之间的利益平衡。

新媒体蓬勃发展导致民意舆论场话语力量的扩充,为用户个体表达诉求提供了便利的渠道和势能,“素人”的话语能力得到充分释放。一方面,普通民众的表达平台激增,激发了他们话语表达的诉求和意愿;另一方面,民意舆论场上草根意见领袖崛起,成为民众语言诉求的“代言人”,增强了民众话语表达的能力。市级电视新闻话语权不再仅仅由政府所主导并赋予,普通群众声音变得越来越重要,注重对接群众的期望、需要和利益成为电视新闻话语权建设的重中之重。

三、地市电视台新闻话语权重塑

新媒体发展势头强劲,危机舆情事件频发,既对电视新闻话语权构成挑战,也为强化市级电视新闻话语权提供了机遇。市级电视新闻仍然可以通过拥抱新媒体,塑造品牌新闻栏目,培育意见领袖等举措,强化话语权。

(一)积极拥抱新媒体,重掌构建“现实”的主导力

舆论场上,尤其是危机舆情发生之时,新媒体信息流和谣言流助推了多元嘈杂声音和复杂多变氛围的凝聚,亟需“首要责任主体”澄清事实、主持大局。危机舆情发生之初,地市电视新闻应主动掌握主动权,因应受众期待,实现话语影响力、说服力最大程度地强化。遗憾的是,在现实中,很多媒体主动放弃或贻误了这种主动权,从而导致舆论失控或谣言满天飞。

尽管在重大安全事件等社会问题上,媒体在相应主题的话语权通常让渡给了政府机构部门,但是在专业性与权威性不足的背景下,媒体借助新媒体或民间消息来源,扭转了被消息来源设置的议程,完成了对话语权的重新掌控。④

(二)做优民生新闻栏目,树立新闻栏目品牌

品牌新闻栏目既是电视媒体实力的彰显,也是新闻话语权的主要表征之一,拥有品牌新闻栏目的电视媒体,其话语影响力不可小觑。品牌首先面向用户,电视新闻品牌栏目在受众心智中占据重要的位置。

在时政、民生、专题、访谈等新闻节目类型中,民生新闻栏目塑造品牌更具优势。首先,民生新闻对接群众、聚焦群众关心的话题,表达群众的利益诉求,能够解决群众生活中面临的实际问题。其二,市级电视新闻栏目具备借鉴优秀同级媒体办栏目经验的优势和便利,取长补短做优民生新闻栏目。其三,地域文化特色是塑造民生新闻栏目品牌的又一优势,地市级电视新闻要善于利用地域文化塑造新闻栏目品牌。其四,吸收新媒体新闻优势,可以拓宽民生新闻来源,强化民生栏目活力。

(三)培育草根意见领袖,深植群众话语体系

意见领袖从事着“两级传播”:媒体消息首先抵达意见领袖,再由意见领袖传达给“人口中不太活跃的那一部分”⑤。当下,传播环境发生巨变,政府和媒体培育意见领袖的作用和意义不再局限于“上对下”的中介传播效果。与之相反,通过意见领袖更好地了解群众诉求,更好地疏通“下对上”的意见表达渠道,成为政府和媒体的当务之急。地市电视台可尝试培育台属草根意见领袖,为他们提供更多接触并使用媒介的机会,促进他们与其他群体交往,为他们参加各种会议提供机会等,促使他们形成主流价值意识和客观理性的话语体系。通过“电视新闻——台属草根意见领袖——普通群众”的循环路径,将理性话语充分植入群众话语体系和意见诉求中去。

注释:

①[美]沃纳·赛佛林,小詹姆斯·坦卡德.传播理论:起源、方法与应用[M].郭镇之等 译.北京:华夏出版社,2000:88-94.

②刘毅,郝晓鸣.新闻控制、采编话语权与报道影响力[J].新闻与传播研究,2015 (03):23-37+126.

③董璐.传播学核心理论与概念(第二版)[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16:152.

④陈娟,王文杰.话语权分配与争夺:广州市食品安全报道分析[J].新闻与传播研究,2013 (12).

⑤[英]丹尼斯·麦奎尔,[瑞典]斯文·温德尔.大众传播模式论(第二版)[M]. 祝建华 译.上海:上海译文出版社,2008:55.

(作者单位:东莞广播电视台)

(责编:赵光霞、宋心蕊)

推荐阅读

全国党报网站总编辑2018贺新春
  辞旧丹鸡鸣盛世,迎新瑞犬颂神州。新春佳节即将来临,人民网总编辑余清楚以及全国多家党报网站总编辑共同为网友们送上新春祝福!祝大家新的一年万事顺意,节节进步!
【详细】全国党报网站总编辑2018贺新春   辞旧丹鸡鸣盛世,迎新瑞犬颂神州。新春佳节即将来临,人民网总编辑余清楚以及全国多家党报网站总编辑共同为网友们送上新春祝福!祝大家新的一年万事顺意,节节进步! 【详细】

为网络空间“岁月静好” 网信工作不骛虚声
  2017年,在习近平总书记网络强国战略思想指引下,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各项工作扎实推进,网上主旋律高昂,正能量强劲,各项法律法规进一步完善,网络空间更加清朗,网络空间国际话语权和影响力明显提升。
【详细】为网络空间“岁月静好” 网信工作不骛虚声   2017年,在习近平总书记网络强国战略思想指引下,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各项工作扎实推进,网上主旋律高昂,正能量强劲,各项法律法规进一步完善,网络空间更加清朗,网络空间国际话语权和影响力明显提升。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