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真相时代下机构媒体应对策略研究

谢婷婷,周丽

2019年01月15日10:12  来源:今传媒
 

随着互联网的产生和蓬勃发展,尤其是社交媒体被大众广泛使用,在一定程度上推动了“后真相时代”的到来。在学者的文章中曾提到:“2016年,在英国脱欧、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等政治事件的刺激下,并非新词的“post-truth”(“后真相”)使用率飙升,并入选《牛津词典》(Oxford Dictionaries)的年度词汇(Word of the Year)。随后,关于“后真相”及其相关现象的讨论急剧升温。”[1]在一个情感和立场优于事实的“后真相时代”下,在面对众多新闻同时发布的情境下,其中掺杂众多虚假信息,机构媒体的回应态度又是怎样的呢,这成为了当下一个重要问题。要想更好地了解机构媒体的回应态度与速度,我们首先需要了解一下广大受众对信息的接受度。

一、后真相时代:面对层出不穷的新闻,受众如何回应?

首先,我们需要具体定义“后真相时代下”新闻信息的本质特征是什么?在这个时代下,广大公众还是愿意相信真相的存在,但是对事实真相的追求却不像以往那么执着;公众更愿意相信和追寻那些在情感及立场上能够引发其共鸣的事件。而很多新闻也开始侧重对公众情绪的引导,更加注重新闻的故事化。“故事是一种最原始的娱乐形式,‘特洛伊木马’比任何历史研究的著作都出名,就是因为它是一个好故事。故事情节叙述从本质上讲比基本事实来的更加生动,包含着叙事者与倾听者的感情。”[2]如一篇名为《罗一笑,你给我站住!》的文章在微信朋友圈引起了强大的关注度。该文章写道:“主人公罗一笑被查出患有白血病,每天要花费高昂的医药费。她的父亲罗尔通过描述小女孩与病魔作斗争来呼吁大家救救小女孩并对其进行筹款。”大家对文章中小女孩的遭遇深表同情,为了尽快帮助小女孩渡过难关,大家纷纷转发文章并对其进行打赏。然而大众在转发的同时,并没有考虑事实来源是否真实,相反,完全依照自身对患病小女孩的强烈同情心去扩散信息。这也说明,罗尔深谙在社交媒体下大众对信息接收的心理特征,利用受众的同情心。在社交媒体高度发展的今天,大众并没有真正学会如何辨识事实的真实性。面对一些悲惨事件时,大众还是一如既往地按照原有的思考方式和强烈的情感推动力去表达自己的想法以及行动。这就给那些熟知大众心理之人一个可乘之机。

互联网高度发达的今天,推动了社交媒体的进一步发展,也促使“后真相时代下”以情感和立场为导向的新闻越来越多,人们开始忽视对事实真相的探索和追寻。相反,每天乐此不疲的沉浸在自己的生活、学习和工作圈子之中,在大量的信息之间选择与自己情感、立场和直觉相一致的信息接收并解读。曾有这样一则新闻引发广泛关注:“2018年8月20日,德阳女医生和丈夫一同去游泳,期间有两个男孩子冒犯了该医生,安医生要求道歉但却遭到了拒绝,而且还向其吐口水,做鬼脸,外加一系列的侮辱性动作,安医生的丈夫情绪激动,便将该学生朝水里按。在经过协调处理过后,两位孩子的妈妈还是找到了他们夫妻俩的单位里大闹,要求单位将其开除。”在这之后,有微博博主在未经核实事实的情况下发布文章《疑因妻子在游泳时被撞倒,男子竟在游泳池中按着小孩打》,被各大媒体转载。许多媒体和个人,为了蹭热度,盲目跟风,给当事人安医生造成极大的社会和心理压力,最终安医生不堪网络暴力的攻击而自杀。在此次事件中大家对新闻内容的真实性置若罔闻,却盲目跟风的进行转载,给当事人带来了严重伤害。

“后真相时代下”传统新闻信息传播的格局发生变化:“关于事件的文本,在传统媒介中,它是相对静态的、封闭的,但是在‘后真相时代’,关于事件的文本始终是处于断裂、补充的状态。个体基于立场事件的理解和信息的补充,不断解构着静态事实,事实本身的复杂性和人们对于真相理解的渐进性使得真相不断被消解,而成为话语互动与意义重组过程中不断变化、衍生的复杂议题。”[3]随着网络技术的发展,信息传播的速度和数量得到显著提高,促使人们生活在信息爆炸的社会中,同时鉴于信息传播的碎片化和去中心化,以及人们对信息的接受度有限,受众只会选择接收与自身情感和立场相符合的新闻信息,同时自动过滤掉与个人立场有较大偏差的信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信仰和追求,都有自己所崇拜的人,因而,广大民众愈发的感觉到,说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由谁来说。大家只支持与自己意见、情感和态度相一致的观点。

社交媒体发展下的“回音室效应”和“过滤气泡效应”也在影响着受众对信息的判断和使用。“回音室效应”意指在一个相对来说比较封闭的环境中,一些意见相近的意见在不断的进行传播,同时还会对事实进行一定程度的曲解,来吸引大家注意力。 “过滤气泡效应”是指在大数据时代下,各个网站利用对信息的搜集来提炼我们的想法和观点,搜索出它所认为的我们需要的信息,同时让我们一直沉浸在个体所搜寻的信息当中,这也就是促使我们在不知不觉中生活在“信息茧房”之中。回音室效应和过滤气泡效应促使受众的思想一直禁锢在自己的个人圈子之中,对外界的感知变少,总是幻想外界能够理解个体,但同时自身却对外界保持刻板印象。如我们在面对老年人摔倒问题时,我们的思考会变少,而是倾向于所有的问题都是老年人的错;同样,我们遇到老师体罚学生这类问题的时候,总是倾向于弱者这其实这只是大众通过情感代入的方式在进行情绪发泄。

后真相时代下,人们开始更关注某件事件的立场和观点,事实真相就变得不再那么重要。在对事实进行拆分的过程中,可能会有小部分事实带来的情感足够可以引起我们的注意,同时也能左右我们的观点、态度和立场,部分事实的发展对人们获取信息形成干扰,在一定程度上就会催生谣言的兴起和泛滥。

(责编:宋心蕊、赵光霞)

推荐阅读

“2018新闻传播学院院长论坛”举行
  “2018新闻传播学院院长论坛”11月10日在厦门大学举行。人民日报社副总编辑卢新宁,福建省委常委、宣传部部长、秘书长梁建勇,厦门大学党委书记张彦,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等与会并致辞。
【详细】“2018新闻传播学院院长论坛”举行   “2018新闻传播学院院长论坛”11月10日在厦门大学举行。人民日报社副总编辑卢新宁,福建省委常委、宣传部部长、秘书长梁建勇,厦门大学党委书记张彦,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等与会并致辞。 【详细】

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
  由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办的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于11月7日至9日在乌镇召开。本届大会以“创造互信共治的数字世界——携手共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为主题。
【详细】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   由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办的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于11月7日至9日在乌镇召开。本届大会以“创造互信共治的数字世界——携手共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为主题。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