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人大代表谈《流浪地球》 给中国科幻片支招

2019年03月05日06:50  来源:北京青年报
 
原标题:解释科学精神是科幻片“功能”之一

  全国人大代表、中国科学院地球与行星物理院重点实验室主任、中科院院士万卫星

  全国人大代表、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著名评论家张颐武

  今年春节上映的《流浪地球》,让“中国科幻片”成为讨论热词。有评价表示,中国科幻片迎来了最好时期。两会期间,北京青年报记者对文艺与科学领域的人大代表进行了专访,从两个维度点评《流浪地球》,同时给中国的科幻片发展支招。

  谈观影

  “流浪地球”不会真实发生

  看科幻片奇幻性应放第一

  北青报:科学家看科幻片会不会因“职业病”而习惯性地去找寻漏洞,从而失去看科幻片的乐趣?

  万卫星:社会上有一种认识,认为科学家很奇葩。这个我不否认,有一些科学家是很较真儿。较真儿是对的,这代表着科学家精神,但就观影来说,我们看的是科幻片,不是科普片,更不是严谨表达科学成果的论文。所以观影的时候,应该把奇幻性和趣味性放在第一,而不必把严谨放在第一。当然,在追求奇幻的前提下,追求尽可能科学是对的。

  这个片子是上映过了一段时间,网上已经有了一些“剧透”。所以我看完电影后,倒也不觉得在科学严谨方面有大问题。要说艺术工作者拍一部科幻电影,科学家看了认为十分严谨、没毛病,是不可能的。我更佩服的是“幻想”。原著作者的想象力确实很丰富,也有特色。

  北青报:那“较真儿”地来看,有没有“科学漏洞”呢?

  万卫星:也有缺憾。就我的观点来说“流浪地球”这个事儿不可能发生。电影的背景是太阳成了红巨星,从天文学角度来看,这至少是40亿年以后的事儿了。而地球从有生命到现在几十亿年,作为一个物种人类出现才百万年,人类文明进化到现在,只有不到一万年。这样来看,要等到四五十亿年后,人类早已不是现在这个样子。任何事物都是有生有灭,四五十亿年以后,人类这个物种是否还存在,或者进化成更高级的物种,都是有可能的。

  还有几个细节,比如影片里提到的等离子光体柱,用火石推动地球。事实上,仅仅靠等离子光体柱是不可能达到的。另外一个,提到木星的氢气和地球的氧气接触后燃烧,把地球推离开。但事实上,这两种气体产生的是化学能,相比原子能,化学能是释放能量效率最低的。

  当然,如果人类能延续到四五十亿年后,我相信会有比原子能还要更强的能量会被人类利用。化学能是分子能量的释放,原子能是原子核内部能量的释放。四五十亿年以后,一定会开发出比核能更高级的能量。如果艺术家想象力更丰富一些,把这个再幻想一下会更有趣。

  所以从科学角度来说,虽然我认为这个影片的故事不会发生,但我们没必要追究,也不可能要求艺术家把科学做得这么明白。

  还有个小问题,科幻离不开科学家,影片最令人遗憾的是没有看到科学家实质性作用。但其实科学家的任何一点想法,专业度都是很高的。科幻片本身应该承担的功能之一,就是向老百姓解释什么是科学、什么是科学精神,不能凭自己想象认为科学是很简单的。

  提建议

  科幻就要尽量放开想象力

  可参考美国科学顾问跟进

  北青报:从观影角度,您如何点评《流浪地球》?

  万卫星:《流浪地球》很有特色。首先,中西方文化不同,相对来说,我们更保守,在爱家爱国上也有体现,而爱地球也是与爱家爱国一脉相承的。在西方的影视文化中,出了问题,就逃离。但我们想的是带着地球一起“逃离”。现在这个想法也得到了西方的肯定,是一个很好的创意。

  总体来说,世界上科幻大片有很多,美国好莱坞有这方面的电影工业基础,科幻片做得很精致,很有吸引力。中国刚刚起步,所以不应该从整体水平上把我们的科幻片跟美国的科幻片做对比。要比就比特色,《流浪地球》给我们国家科幻片开了个好头。

  北青报:如何理解科学和科幻的关系?

  万卫星:科学是非常专业的,是小众的;科幻是大众的;在它们中间还有科普。科普很难做成大卖的大片,但科普的作用更大。科学主要任务是弄清宇宙的客观规律,对人类发展作出贡献。科普是向爱好者介绍科学家做了什么,当前取得了哪些成就。科幻,则要尽可能放开想象力。如果科幻片在这个基础上,也能宣传科学知识、科学精神,那就更好了。

  北青报:在研究工作中有什么线索和灵感给科幻片吗?

  万卫星:影片里提到的太阳变成红巨星,这个阶段总是要来的,来了以后地球上的人怎么办?跟一些天文学家交流的时候,他们说不用担心,几十亿年后人类完全可以把自己的文明传承下去。就算人类逃不出去,也可以把人的基因信息发送过去,如果当地有另外的文明,就会用人类基因信息继续发展繁衍。此外,也可以用机器人再造人类,送一个机器人出去,遇到有合适的环境后,让机器人动手,把人类“复制粘贴”出来。当然,如果科学家谈这个,听起来会有点“不务正业”,但如果交给艺术家,利用丰富的想象力,拍成科幻片,再加上有血有肉的情节,一定很有趣。

  北青报:您认为未来科幻片发展有哪些难题?您有哪些期待?

  万卫星:主要还是把科幻电影的工业基础做好。另外,美国科幻片制作过程中,都有著名科学家当顾问,科学顾问跟摄制组一起工作。这一点咱们可以学习参考,今后制作中建议更尊重科学和科学家。作为一个“三体迷”,也很期待《三体》科幻片。

  说发展

  一个文学类型成熟需积累

  文学想象往往比影视超前

  北青报:春节期间,《流浪地球》成了最受人们关注的一部电影,您也撰文评论过这部电影。但是近20年,似乎国内科幻文学和电影都不是特别发达,直到这部电影“横空出世”,这是什么原因?

  张颐武:这个问题最根本的原因是此前中国一直都在发展过程中,包括科技等很多方面,我们是以西方为参照系来追赶。在追赶过程中,你会发现很难对人类的大命题发出深入的思考。现在经过多年发展,中国已经到了这样一个新的历史阶段,文学和电影同时代其实是密切相关的。

  另外,一个文学类型的成熟,它也需要有积累,其实《流浪地球》之前,中国科幻文学已经做了很长时间的准备。科幻小说在中国其实从晚清时期就有了,之后都是零星的一些作品,形不成体系,那么到了80年代也有一些发展,但是90年代以后经历了一定积累后,涌现出像王晋康、刘慈欣、韩松等科幻作家,这为影视提供了丰富的资源和土壤,这样科幻影视创作就有了一个好的基础,因为文学想象往往是比影视要超前,而之后,我们的一些科幻作品还在国际上获得了雨果奖,由于这一系列的积累,最后《流浪地球》才能脱颖而出。看到一些报道称,《流浪地球》最初并不被看好,资本投得不是很积极,这可能是担心这个类型还不成熟,但事实证明,我们的观众和全球的观众对这种类型接受度还是很高的。

  做示范

  “爆款”创作带动整体发展

  鼓励优秀人才多进行尝试

  北青报:这部电影上映后,从科幻文学到科幻电影,您认为是不是在中国已经到了黄金时代?

  张颐武:从报道中,我也看到,目前有好几部科幻电影是正在筹备中。这说明一部“爆款”的创作,它就能够带动一个类型整体的发展。文化创意产业就这样,你会发现一部影片“示范”的效应会很大,这种效应包括会鼓励很多的优秀人才进入到这个类型领域,大家原来觉得好像拍这种电影没有希望,那么现在就可能在这个类型上进行多种的尝试。

  北青报:在《流浪地球》之前,还有《战狼2》《红海行动》也都取得了骄人的票房成绩。您认为这三部片子票房取得很大成功的原因是什么?

  张颐武:这几部电影给人的感觉都是“无心插柳柳成荫”。我觉得中国观众还是希望看到具有中国文化精神的电影。这几部电影包括《流浪地球》在内,都是展现了中国社会在艰苦奋斗过程中间所做的很多努力,这种中国式“英雄主义”对观众有很强的吸引力。你可以看到,这几部电影都非常提振精神,让中国人感觉到在世界上能够更努力地去发出自己的声音;另一方面中国观众还是希望要看到雅俗共赏的影片,这种把动作、科幻类型和我们社会、经济元素结合起来的商业化影片,目前很对中国观众胃口,用商业电影的规律来运作电影也是成功的关键。(记者 张小妹 赵萌)

(责编:宋心蕊、赵光霞)

推荐阅读

“2018新闻传播学院院长论坛”举行
  “2018新闻传播学院院长论坛”11月10日在厦门大学举行。人民日报社副总编辑卢新宁,福建省委常委、宣传部部长、秘书长梁建勇,厦门大学党委书记张彦,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等与会并致辞。
【详细】“2018新闻传播学院院长论坛”举行   “2018新闻传播学院院长论坛”11月10日在厦门大学举行。人民日报社副总编辑卢新宁,福建省委常委、宣传部部长、秘书长梁建勇,厦门大学党委书记张彦,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等与会并致辞。 【详细】

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
  由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办的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于11月7日至9日在乌镇召开。本届大会以“创造互信共治的数字世界——携手共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为主题。
【详细】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   由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办的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于11月7日至9日在乌镇召开。本届大会以“创造互信共治的数字世界——携手共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为主题。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