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报》三十年新闻思想疏证

罗敬达

2019年05月15日09:10  来源:今传媒
 

摘 要:徐宝璜的《新闻学》一书被视为新闻学界开山之作,同时也是中国新闻理论最早的详备之作[1];然而,中国新闻理论思想的滥觞却需回溯到《新闻纸略论》[2]。从“只言片语”到“疏而不漏”,两份有关新闻理论的文献纵跨75年。在这期间中,关涉新闻理论与思想的论述没有沉寂,虽然今天鲜有提及。美查经营的近三十年的《申报》,不仅以新闻的形式记录了近代历史,更以刊载的18篇新闻学专文丰富了中国早期的新闻思想[3]。这些论述既反映近代主体报人的心态结构,也呈现出近代中国迥异于西方的新闻观念。时至今日,畴昔的新闻思想依然或多或少影响着今天的新闻实践。

关键词:《申报》;近代新闻思想;报人心态结构;功能分析范式

中图分类号: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2-8122(2019)04-0000-03

一、《申报》新闻观念的注解

对于一份报纸新闻观念的考察,人们一般将其所刊载的报道文本作为切入点。可是在探索《申报》新闻思想的路径上,也不应忽视《申报》自身对新闻学的大量撰文。《申报》刊载的新闻报道是其新闻思想观念的外显行为,办刊宗旨和理念作为内隐潜移默化的支配其新闻实践活动;在考察《申报》的大量新闻文本中,人们难免不会对其新闻观念产生疑窦,而《申报》直抒新闻观念的文章亦可作为《申报》新闻理论思想的注解来为我们释疑解惑。

以诠释学的视角,文本的注释也不能全然解决人们心中所有的疑问。例如对四书影响最为广泛的注本应首推《四书章句集注》,但朱熹对四书的注释不可能彻底澄清文本,因此后世学者对《四书章句集注》始终有大量的考证与批驳。对于《申报》的新闻思想注释亦是如此,那些关于新闻观念文章仍然有许多待考和挖掘之处。

二、综述《申报》有关新闻观念的文章

《申报》有关新闻思想的论述虽然行文活泼,但不具备严格的逻辑体系。一篇文章可能包括新闻观念的诸多方面,比如《劝看民报》就论及了大众化报纸的报道原则和大众化报纸的社会功能[4]。因此本文将《申报》有关新闻学的论述整理为新闻功能、新闻舆论、新闻记者、新闻报道原则四个部分,然后再进一步综述。

(一)《申报》的新闻功能观念

有关新闻功能的论述,《申报》着墨最多,几乎其每篇新闻学专文都有所涉及(除几篇招聘公告外)。《申江新报缘起》开篇就谈到《申报》的创办“便于民”,随着中国近代社会被胁迫的卷入世界发展浪潮,原有“惟无书赖众口以传”的传播组织形式越来越限制民众的视野。《申报》据此论述道:新报则出今日之事以见今人之才。若无新报,则古书所传或可朝稽而夕考;而今人之事所谓天下之大无奇不有者,心所未识,耳所未闻,使徒赖众口扬目前之事焉。乌足以殚见而洽闻哉[5]。此处对新闻功能阐发落脚点在于广博国人见闻。对于凭借新闻以提升国民素质最为直接的论述要数《劝看民报》中的一段:俾女流童稚以及贩夫工匠辈,皆得随时循览已扩知识而增见闻,迨至钻研既久,势必智慧顿开,即风华点赡之辞向所未解者亦渐可通达矣。此实为启迪颛蒙之要法[6]。这些论述都可归纳为《申报》对新闻开启民智功能的期待。

《申江新报缘起》一文对新闻功能的阐发并没有局限于上述一点而搁笔,在《申报》主笔们的新闻观念中,报纸最大功能应是“民之意达于上”。只有国家治理者通晓民情民意,国家的政策方针才能有的放矢。对这一功能《申报》不吝笔墨的反复强调。《邸报别于新报论》不仅为本土报纸“京报”与舶来品“新报”作了区分,更为重要的是点明报纸作为一种媒介不应将“士大夫”和“农工商贾”割裂为两个层级,而应全部吸纳为统一的“读者”群体。《申报》认为报纸的要务就是要使“朝廷”和“闾里”的信息互通有无[7]。《论中国京报异于外国新报》则以历史回顾的方式,直接将国之兴替悬系于“朝廷过失不隐于下,民间疾苦不壅于上”[8]。《论新闻日报馆事》也毫无避讳的表达报纸应当实践“民间意可达于君上”的功能,以期社会达到国家“上下一体,不但官与民不甚悬殊,即君与民亦不相暌隔,故每遇事可以尽情议论,直陈无隐”理想境况[9]。

除了论述新闻可以使信息通达于上下的功能之外,《申报》也强调报纸具有“通两国彼此未悉之情”的功能[10]。直至《整顿报纸刍言》才将报纸的功能做了系统的整合论述。面对近代资本经济的发展,《申报》也更加注重社会经济的发展,由此也认识到了新闻对商情报道所具有的现实意义。关于新闻功能的论述实际上是对社会传播运行系统提出的改革措施,与中央集权配套的自上而下的层级传播模式难以应对新的变化,因此产生许多国家亟需革除的积弊。

(二)《申报》的新闻舆论观念

中国古代就已经有对舆论的探讨,出自《国语》的《邵公谏厉王弭谤》就指出:当统治者面对社会舆论压力时,不应“使监谤者”去压制舆论;而应当“为民者宣之使言”,从民意中看出政治得失[11]。不同于周厉王的钳制舆论,子产则表达了应该为民众提供空间,可以使民众“议执政之善否”,籍此可以“行民所善者,改民所恶者”[12]。这两篇文章被后世广为传诵,成为最早关于舆论论述的文献。《申报》继承了中国传统的舆论理念,《上海日报之事》就借由《子产不毁乡校》一事发起议论,最后声明社会良好的运行机制应是“不患人之多言,而患人之不言,是以博采舆论以见政之善否”[13]。据此可知,《申报》所代表的新闻舆论观念实质就是民意宜疏不宜堵。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申报》切实关注新闻的舆论监督作用。还是在《整顿报纸刍言》一文中,报纸可以凭借自身所圈附的读者对“性成贪墨者”造成舆论压力,让其有所忌惮而不敢恣意妄为[14]。虽然《申报》没有将舆论与新闻的概念和作用剥离开,但从含混中依然能清晰看到近代中国依托报纸进行舆论监督的早期雏形。

(责编:宋心蕊、赵光霞)

推荐阅读

“2018新闻传播学院院长论坛”举行
  “2018新闻传播学院院长论坛”11月10日在厦门大学举行。人民日报社副总编辑卢新宁,福建省委常委、宣传部部长、秘书长梁建勇,厦门大学党委书记张彦,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等与会并致辞。
【详细】“2018新闻传播学院院长论坛”举行   “2018新闻传播学院院长论坛”11月10日在厦门大学举行。人民日报社副总编辑卢新宁,福建省委常委、宣传部部长、秘书长梁建勇,厦门大学党委书记张彦,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等与会并致辞。 【详细】

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
  由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办的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于11月7日至9日在乌镇召开。本届大会以“创造互信共治的数字世界——携手共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为主题。
【详细】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   由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办的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于11月7日至9日在乌镇召开。本届大会以“创造互信共治的数字世界——携手共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为主题。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