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时代文艺评论传播体系建设研究述评

徐  望

2019年08月06日08:58  来源:今传媒
 

摘要:数字时代是一个媒体大融合的时代,文艺评论的传播媒介、传播主体、传播方式、传播形态、传播机制日益多元化。数字时代文艺评论传播体系建设是一个亟待关注的全新课题。当前研究尚存局限和可突破之处:第一,尚无数字时代文艺评论传播体系建设的专门研究,这一研究空白亟待填补;第二,相关研究视角相近,论述呈现同质化,应当跳出窠臼,另辟蹊径;第三,对于数字时代传播新趋势、新现象把握不够,或探索欠深度,可进一步探索;第四,对于文艺评论传播新形式、新特征关注不够,或研究欠严谨,可进一步研究。

关键词:数字时代文艺评论;网络文艺评论;数字时代传播体系;文艺评论传播体系

中图分类号: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2-8122(2019)08-0000-04

一、引言:关注数字时代文艺评论新特征

数字时代是一个新媒介层出不穷的时代,是一个媒体大融合的时代,是一个信息传播和信息接受方式突变和巨变的时代。在纷繁复杂的海量信息面前,消费者缺乏的不再是信息资源,而是对信息的独特视角解读,消费者需要各种评论来帮助他们更加准确、方便、全面地理解其中内涵,评论无疑是左右社会舆论、影响受众认知的重要载体,是直接展示立场和说明观点的有效手段。在如今的数字时代,话语传播出现去精英的草根化、零散琐碎的碎片化、层次被削平的扁平化、弥散蔓延的无中心化、无时空无领域界限的无边界化、解构历史的去历史化(甚至历史虚无主义)、去意识形态化、泛娱乐化、过度商业化等倾向,文艺评论传播也概莫能外,有很多问题亟待关注。

数字时代,文艺评论有了许多新的特征,这些特征无一不与数字化传播有关:第一,在传播空间上,以网络特别是移动互联网为最主要的传播空间。第二,在传播载体上,大量搭载非主流媒体特别是微媒体、自媒体传播平台。第三,在传播形式上,呈现出碎微化,即碎化和微化,样式、体量细碎化、碎片化,如同碎布拼贴一般;题材、视角微小化、微观化,微题材和微视角流行,具有后现代式的碎裂解构特征。第四,在传播主体上,表现出强烈的去精英化、去权威化、草根化的后现代文化特征,“作者”“评论家”的身份消解、日益式微;人人皆有话语权,人人皆是评论者(区别于评论家)的局面形成,尤其是在自媒体社交空间中。第五,在传播行为上,和以往有很大不同,体现了数字时代的鲜明个性,一是即时化,传播行为随时随地发生,时效性极强;二是互动化,这使得传播者和受众难分彼此,受众也成为传播者;三是语言泼辣化,评论风格大胆泼辣,不拘一格。第六,在传播对象上,以80后为分水岭,主要定位于80、90、00后的年轻群体,吸引新生代——也是网生代——的注意力。第七,在传播领域上,跨界化特征显著。关注数字时代的文艺评论传播,对相关研究进行综述,进而发现研究空白,进行理论填补和学术创新,有着重要的学术意义和现实意义。

二、关于数字时代界定的研究

将麦克卢汉的媒介理论进行延伸,可以认为传播技术的发展走过了这样几个时代:从口语时代到书写时代(文字时代),从印刷时代到电子时代,从网络时代到数字时代。当下,我们正处在数字时代。

理解数字时代,首先要理解数字化技术。对此,尼葛洛庞帝(1996)指出:“数字化就是将许多复杂多变的信息转变为可以度量的数字、数据,再以这些数字、数据建立起适当的数字化模型,把它们转变为一系列二进制代码,引入计算机内部,进行统一处理,这就是数字化的基本过程。”[1]他进一步描绘了数字科技为我们的生活、工作、教育和娱乐带来的各种冲击和其中值得深思的问题,为我们跨入数字化新世界提供了指南。依据他的观点,可以认为:自从电子计算机发明的那一天起人类就无法摆脱数字化的命运,特别是在互联网普及之后,人类的一切生活形态都趋于数字化。

石义彬、熊慧、彭彪(2007)把数字化传播技术看作是全球化的重大动力引擎,从这一角度来认识数字时代,指出:“数字化意味着任何信息,如文字、声音、图像等,都可以被转换成一系列由0和1组合而成的比特数据。这些数据可以被任意地复制、分割、拼接、重组以及永久性地保存和再次利用。借助数字化的信息传播技术,人们可以摆脱物质形式给传播带来的困扰,实现‘无重量’的传播,也可以使传播内容在全球范围内瞬间到达和同步接收。”并且认为网络媒体是数字时代的“宠儿”[2]。

三、关于数字传播体系的研究

以数字信息技术和互联网协议为基础的数字传播体系,形成了一个对等交互,无所谓中心和权威的传播场域,表现出全开放、全媒体、超时空(无时空界限)、超领域(行业跨界)的现代传播特征,促进大众传播机制变革,传媒产业整体重构,传播领域价值链不断重组,传播平台理念不断革新。在数字化、网络化的技术驱动下,新旧媒体呈现一种多维的同生共存、融合演进关系。

鲍立泉(2010)对数字传播技术发展与媒介融合演进做了专题研究,提出了技术发展和媒介演进的“双循环”关系[3]。黄升民(2012)探讨了数字传媒产业影响力、数字化背景下内容产业的重新建构、网络产业的力量博弈、数字传播技术的未来——控制终端消费市场等[4]。魏超、曹志平(2013)以博客、微博、数字报纸、电子杂志、电纸书、手机媒体、互联网视听节目等新媒体形式为主要研究对象,对当代数字传播模式、方式、机制等进行了论述[5]。莫智勇(2015)认为数字化新媒体传播平台化与产业发展机制“不可避免地把媒介社会带入基于互联网、物联网、智慧城市、数字地球、移动新媒体、云传播等全开放、全媒体、全时空的数字信息化社会融合时代”,并指出未来新媒介将造就人类不可或缺另一个虚拟“云生存”世界[6]。

(责编:陈原原(实习)、宋心蕊)

推荐阅读

“2018新闻传播学院院长论坛”举行
  “2018新闻传播学院院长论坛”11月10日在厦门大学举行。人民日报社副总编辑卢新宁,福建省委常委、宣传部部长、秘书长梁建勇,厦门大学党委书记张彦,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等与会并致辞。
【详细】“2018新闻传播学院院长论坛”举行   “2018新闻传播学院院长论坛”11月10日在厦门大学举行。人民日报社副总编辑卢新宁,福建省委常委、宣传部部长、秘书长梁建勇,厦门大学党委书记张彦,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等与会并致辞。 【详细】

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
  由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办的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于11月7日至9日在乌镇召开。本届大会以“创造互信共治的数字世界——携手共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为主题。
【详细】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   由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办的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于11月7日至9日在乌镇召开。本届大会以“创造互信共治的数字世界——携手共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为主题。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