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代际综艺:代际沟通与文化反哺

蒋兰心

2019年09月02日10:44  
 

来源:《视听》2019年第8期

摘要:近年来,湖南卫视推出了一系列旨在促进年长者与年幼者沟通对话的家庭代际综艺,获得了收视与口碑的双丰收。本文以《旋风孝子》《儿行千里》《我家那小子》三档节目为例,分析了家庭代际综艺在传统文化、主流文化和青年文化等方面的丰富社会内涵,进而总结出综艺节目引导青年一代认同家庭伦理的文化策略。

关键词:家庭代际综艺;文化策略;代际沟通;文化反哺

我国市场经济高速发展的三十余年,以土地、宗族为纽带的传统家庭模式逐渐式微,社会变迁所带来的“各式各样的发展冲击着家庭领域,缩小了它的活动范围和功能,造成了代际间的紧张和疏远,其影响程度之大可能是史无前例的” ①。纵览近年来的大众媒体,关于家庭本位话语与个体本位话语的争论甚嚣尘上。湖南卫视敏锐捕捉到代际隔膜,利用其在年轻受众中的影响力,推出一系列颇具代表性的家庭代际综艺,获得收视与口碑的双丰收。

家庭代际综艺通过聚焦家庭内部两代人之间的相处模式,用对话、交流化解代际冲突,策略性地引导青年一代完成对家庭伦理的认同,并逐步形成以《旋风孝子》为代表的“相处类”、以《儿行千里》为代表的“访谈类”、以《我家那小子》为代表的“观察类”这三类家庭代际综艺。上述三档节目分别从传统文化、主流文化与青年文化出发,对促进现代家庭的和谐稳定发挥了作用。

一、《旋风孝子》:传统文化的回归

从代际文化上来看,80后、90后乃至00后均被称为“网生代”。在政治、经济、文化日趋个性化的当今社会,青年一代无论从审美倾向还是文化心理上,均表现出对宏大叙事的疏离,转而青睐一些更为个体化的“微修辞”。因此,家庭类代际综艺若要实现促进代际交流、弥合代际鸿沟的目的,同样需要以一种柔软温吞的方式向青年一代靠近。湖南卫视在“明星消费”大热的背景下,利用明星旅行真人秀的模式,开启了“尽孝的旋风”。《旋风孝子》邀请黄晓明、郑爽、陈乔恩等流量明星与各自父母单独相处六天五夜。在此期间,明星需要照顾父母的饮食起居,实现父母的心愿。节目把一蔬一饭当作亲情的纽带,对“孝文化”的表达轻松幽默,这不仅符合青年一代的审美取向,也在润物细无声中感染了节目受众,呼唤了“孝文化”的回归。

近年来,我国的家庭代际综艺展现了成人亲子旅行的还有《带着爸妈去旅行》《最美的时光》等节目。这些节目多在风光旖旎的度假胜地取景拍摄,观众大饱眼福之后难以产生深切的共鸣,明星家庭光鲜亮丽的生活很难与观众的日常生活结合起来。反观《旋风孝子》,不仅不对小资情调加以憧憬,而且让明星回到各自逼仄贫苦的“老家”,践行简单质朴的生活方式。“老家”这一旅行地颇具象征意味。当代社会发展到今天,现代性的弊端已逐渐显现,人口流动造成亲子离散,城市成为忙碌、冷漠、隔绝的牢笼,孤独与焦虑压得年轻人喘不过气来。这时,“老家”便成为乡愁所在,如同白月光照亮每个人心中最纯粹的角落。因此,节目中所传达的对故乡的向往、对劳动的肯定、对过往生活的眷恋,在引发观众浓浓的怀旧之情的同时,也唤起了深深根植于中国人骨血中的故土情结。一个时代最普遍的情感记忆,在文化传媒化、文化娱乐化的今天,同样可以通过综艺节目加以引导甚至建构。换言之,《旋风孝子》的任务是通过唤醒电视受众的集体记忆引发情感认同,进而表达以“孝文化”为代表的传统文化在高度发达的当今社会仍有强大的生命力。

二、《儿行千里》:主流文化的询唤

2017年前后,我国综艺市场出现了一种名为“新主流综艺”的创作路径。在党和政府的倡导下,这类综艺节目突破过度娱乐化、明星化与商业化的创作惯性,转而聚焦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中华传统文化,强调节目的审美价值与文化价值,力求实现“形塑青年”的文化职责。湖南卫视的《儿行千里》当属“新主流综艺”中的优秀范例。《儿行千里》的节目形式并不复杂,主持人何炅每期节目访问两位优秀青年和他们的父母,通过介绍父母对子女的言传身教以及一家人的相处之道,突出家风家教之于个体成长的重要性,家庭氛围之于青年形塑的重要性,由此烘托“儿行千里,家风随行”的节目主旨。采访结束后,优秀青年会以书信的方式写下对未来、对后代的期许,寓意优秀品质与优良家风的代代传承。值得一提的是,现场观众都佩有一块胸牌,以公里为单位标注着每个人“离家的距离”,这一排排数字在不经意间直击现代家庭聚少离多的现实痛点,也暗含着青年一代将家庭精神播撒到了世界各地。

《儿行千里》第一期邀请到麻省理工学院的博士后何江,他出生于湖南农村。何江将自己的成功归功于父母的教育,他认为,正是父母对知识的重视才使他在艰苦的条件下仍潜心向学,从乡村走向世界。在随后对何江父母的采访中,两位朴实的老人也的确展现出踏实、勤恳的风貌,让观众进一步理解家风的重要性。何江海外求学过程中所展现的身份认同与文化自信也突显出国家之于个体发展的重要性。另外,节目还邀请到归国专家、战地记者、海洋石油技术员、援非铁路工人、国际维和部队战士等代表人物,通过他们的经历讲述“我们没有生活在一个和平的年代,只是生活在一个和平的国家”“家是最小国,国是千万家”,进一步传递了个体对国家的责任感、使命感。《儿行千里》所传达的价值观是,在当代全球化的进程中,家庭对于个人的发展不仅不是桎梏,更发挥了不可替代的积极作用。在中国人“家国同构”的观念中,“小家”背后的“国家”为个人发展提供了强大的支撑,对家庭伦理的认同将内化为对国家伦理的认同,以实现主流文化的询唤。

三、《我家那小子》:青年文化的反哺

家庭本位话语与个体本位话语的矛盾多来自父母一代与新生代年轻人在婚恋观、消费观、道德观等方面的代际差异,上一代对青年一代的压制又造成了亲子关系的进一步紧张。湖南卫视推出的《我家那小子》邀请到五位单身男明星的母亲,与观察员们一起在演播室内观看五位“空巢青年”的VCR。VCR展现了明星的生活状态:宅,熬夜,孤独,焦虑,亚健康。这些“空巢青年”的日常在引发青年一代的共鸣之时,也违背了上一代人的期待。在上一代的眼中,青年一代应该是朝气蓬勃、昂扬向上的,节目中明星展现出的青年特质无疑昭示着新生代年轻人的“越轨”之举。然而,《我家那小子》所运用的“演播室观察类”综艺元素让同在一个屋檐下的两代人实现了空间上的“间离”。演播室内的母亲们在一定程度上被剥夺了权威性,而VCR中的儿子们被赋予了话语空间与自主权利。平日里“关心则乱”的母亲无法与孩子直接对话,静默无声地“观察”成为了一种全新的沟通方式。

“观察”与“被观察”的过程,也是两代人思想观念相互浸润的过程。作为“网生代”的青年一代,其成长过程伴随着全球化的欧风美雨。换言之,新生代年轻人掌握着更先进的技术与文化,更适应当代社会的生存与未来。因此,青年一代对上一代的“文化反哺”将成为化解代际冲突的重要方式。于是,节目尽力展现着青年文化中积极向上的部分:被肥胖问题困扰的钱枫愿意改变生活习惯,甚至一个人徒步西藏;因原生家庭而受到伤害的陈学东内心依然温暖纯良;在演艺圈摸爬滚打的武艺依旧保持一颗童稚之心。与之对应的演播室中的母亲们,也逐渐接受新鲜事物,更加包容宽厚,对儿子们光怪陆离的爱好从拒不接受到称赞、骄傲。节目开始时,上一代与子代的敌对情绪被归因为“来自社会转型期的文化紧张或个体层面的心灵紧张”②。而一心扑在儿子身上的母亲们,在儿子们的影响下也开始关注自我。“子代的‘文化反哺’,不再局限于器物文明的层面,而是进入了更深的价值观层次。”③两代人从对抗到和解的过程微不可查地被揉进了节目之中。

四、结语

在上述三档家庭代际综艺节目取得一定成功后,湖南卫视与芒果TV延续《我家那小子》的演播室观察模式,相继推出《我家那闺女》与《女儿们的恋爱》,家庭代际综艺持续走红。在未来的发展过程中,家庭代际综艺应继续引导大众正确看待家庭结构的变化,促进代际沟通,并为聚少离多的家庭提供些许心灵慰藉,实现综艺节目的文化职责。

注释:

① 李俊.技能形成的身体社会学分析——一个初步的框架[J].职教通讯,2016(28).

② 袁一丹.弥散性思想:一种模糊史学[J].读书,2018(04).

③ 秦晨.“边际人”及其“中国式相亲”——转型期中国青年的婚恋观与择偶行为[J].中国青年研究,2017(07).

(作者单位:武汉大学艺术学院) 

(责编:陈原原(实习)、宋心蕊)

推荐阅读

“2018新闻传播学院院长论坛”举行
  “2018新闻传播学院院长论坛”11月10日在厦门大学举行。人民日报社副总编辑卢新宁,福建省委常委、宣传部部长、秘书长梁建勇,厦门大学党委书记张彦,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等与会并致辞。
【详细】“2018新闻传播学院院长论坛”举行   “2018新闻传播学院院长论坛”11月10日在厦门大学举行。人民日报社副总编辑卢新宁,福建省委常委、宣传部部长、秘书长梁建勇,厦门大学党委书记张彦,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等与会并致辞。 【详细】

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
  由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办的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于11月7日至9日在乌镇召开。本届大会以“创造互信共治的数字世界——携手共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为主题。
【详细】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   由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办的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于11月7日至9日在乌镇召开。本届大会以“创造互信共治的数字世界——携手共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为主题。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