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以翔录制《追我吧》猝死 综艺节目的边界在哪里

2019年11月28日07:22  来源:中国新闻网
 
原标题:高以翔录节目猝死!综艺节目边界在哪?需要这么拼吗?

  中新网客户端北京11月28日电(袁秀月)27日上午,一个悲伤的消息疯狂刷屏。当天凌晨,艺人高以翔在录制浙江卫视综艺节目《追我吧》时突然倒地,经过两个多小时的抢救,最终宣布心源性猝死。

  事件发生后,很多网友都纷纷提出质疑——综艺节目的边界在哪里?艺人是否需要这么拼命?

  《遇见王沥川》剧照,高以翔

  回顾:高以翔奔跑时突然倒地

  据现场网友称,当时情况是高以翔在跑步项目中已经跑了一段路程,然后喊了一句“我不行了”,之后就倒地不起。

  还有网友披露,高以翔曾心跳停止3分钟,经过十多分钟的心肺复苏抢救后,送往医院进一步救治。

  《追我吧》节目组回应

  高以翔经纪公司随后发声明证实此事,称高以翔在节目录制过程中突然晕厥,经近3小时候的急救后,不幸离开。经纪人以及工作团队一直陪伴在侧,家人已紧急赶往当地。而据台湾消息,高以翔的遗体将运回台北。

  高以翔经纪公司回应

  争议:《追我吧》究竟是个啥节目?

  事情一出,很多网友都对《追我吧》的节目难度和强度产生质疑,认为其太过危险。也有网友认为,高以翔晕倒后,节目组对其的救治也存在不妥之处。

  所以,《追我吧》究竟是一档什么样的节目?

  微博截图

  《追我吧》是浙江卫视今年重点推出的一档节目,在今年9月进行官宣,目前已播出三期,节目的定位是“夜晚城市实境追跑真人秀”。

  在浙江卫视官网上,对《追我吧》的描述是这样的:

  浙江卫视网站截图

  这四条概括了节目的特点。首先,节目录制时间在晚上,地点在城市CBD。据有观众透露,节目录制时间通常为晚上8点到第二天早上5点,明星和观众都需要熬夜进行录制。

  明星平时工作日程较为繁忙,基本都是连轴转,熬夜录节目极消耗体力。近段时间,高以翔也一直有工作。而据粉丝透露,11月26日下午,他才到达宁波栎社国际机场。

  微博截图

  其次,节目的强度、难度都较大,其模式可以概括为“猫抓老鼠”+“智勇大冲关”。

  明星队和素人队在晚上进行追逐战,如果明星在完成所有闯关任务前被素人抓住,游戏结束,而素人大多都是运动健将。

  这算是《智勇大冲关》的升级版,只不过,嘉宾们是在晚上冲关,在冲关的同时还加入追逐,时间更紧迫。

  《追我吧》的游戏关卡难度也较高,比如摇摆竹林,靠臂力通过摇摆的弹力杆。

  视频截图

  平衡滚筒,通过两个快速旋转的滚筒。

  视频截图

  70米爬楼、高空速降等。

  视频截图

  夜晚灯光秀也是节目的一个卖点,有关人士曾透露,整个节目装置、舞美搭建费用就超过了1亿元,费用完全由节目组承担。

  在以往的录制中,很多嘉宾都曾体力不支,范丞丞、李振宁等明星嘉宾也出现过累到呕吐、吸氧等情况。

  视频截图

  奥运冠军邹市明曾掉到海洋球里站不起来,称腿已经没有知觉。

  视频截图

  追溯:综艺安全问题频出

  综艺节目出现安全问题,其实这并非孤例。最近几年,综艺事故层出不穷,艺人受伤似乎成了家常便饭。2013年,释小龙的助理在浙江卫视《中国星跳跃》节目训练基地意外溺水身亡,年仅18岁。

  微博截图

  《奔跑吧兄弟》第一季录制期间,李晨在和金钟国对抗时被甩出去,撞得头破血流,眉骨缝了22针。

  网页截图

  2016年,《非凡搭档》录制期间频频发生意外,陈楚河摔断腿,签约电视剧也被迫退出。

  网页截图

  2018年,浙江卫视《王牌对王牌》录制期间,张杰在玩游戏时晕倒,脸砸到凳子上导致面部淤青。

  微博截图:张杰微博回应

  而发生意外后,节目组的处理方式也备受争议。陈楚河受伤后,其经纪公司曾反映,节目组的队医第一时间没有重视嘉宾的安全,仅仅只是用了冰袋的方式简单治疗,错过了最佳治疗时间,并且在随后的沟通态度,负责积极性上都缺乏诚意。

  张杰晕倒后,粉丝提出质疑,节目组在明知游戏有一定危险的情况下,无视张杰提出的对安全性的质疑,仍让其参与。

  微博截图

  之后,节目组回应,虽然游戏在录制前做过专业测试,然而未能考虑到由于录制到深夜艺人状态受影响是失职所在。但有粉丝认为,这并不是道歉,而是在“甩锅”。

  追问:疲劳录制是综艺常态?

  高以翔意外去世后,综艺节目疲劳录制、高危挑战等种种隐忧也浮出水面。

  刘欢录制完第一季《中国好声音》后就表示,录制综艺节目真是太累了,太辛苦了,“每期节目录制都在12小时以上,身体吃不消”。

  很多室内综艺节目还会将多期节目一起录制,嘉宾、工作人员、观众一起熬夜。

  有人曾分享录制综艺的经历,观众很早就进场,然后要熬到很晚才能出来,中间可能没有手机用、处在失联状态,而且还没吃没喝、上厕所也受限制。观众离开后,选手还要备采,准备物料,继续工作几个小时。

  《这就是街舞》拍摄时,经常拍到深夜,易烊千玺接受采访时还笑称,希望少熬夜。

  视频截图

  很多竞技类综艺录制到后期,嘉宾都开始出现生病、失声等情况,也是由于身体和心理的双重压力。

  评论:艺人需要敬业也需要保障

  27日下午,黄渤、林志玲、小S、赵又廷、焦俊艳、邓超、秦岚、鹿晗等多位艺人纷纷发文悼念高以翔。黄渤说:“真不敢相信,那么好的一个人。”林志玲悼念:“亲爱的以翔,一路走好。”李治廷说:“愿你安息,愿你的家人能勇敢度过这个悲痛。”

  微博截图

  徐峥则发文称,希望所有的年轻人在外工作首先一定要自己爱护自己,千万不要拼命。他还斥责《追我吧》节目组安全防范意识太差,绝对要负责任。宋佳也发声:“当熬夜变成敬业,当拼命变成应当……高危职业,同行们热爱的同时请保护自己。”

  微博截图

  近些年来,外界对演艺圈总有一个批评,很多年轻演员不够敬业。然而,高以翔去世后,专业人士和非专业人士却都达成一个共识——不需要这么拼命。

  这不是对职业的不尊重,而是对生命的敬畏。因为所有工作的进行都有一个共同的前提,那就是安全。演员需要敬业,更需要保障。对待综艺可以大胆,对待生命却需要小心翼翼。

  文化娱乐行业的繁荣,不是靠病态的发展,而是靠健康的机制。高以翔意外离世,《追我吧》节目组需要负责任,但希望这件事不止影响这一个节目,还有整个行业。(完)

(责编:宋心蕊、赵光霞)

推荐阅读

“2018新闻传播学院院长论坛”举行
  “2018新闻传播学院院长论坛”11月10日在厦门大学举行。人民日报社副总编辑卢新宁,福建省委常委、宣传部部长、秘书长梁建勇,厦门大学党委书记张彦,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等与会并致辞。
【详细】“2018新闻传播学院院长论坛”举行   “2018新闻传播学院院长论坛”11月10日在厦门大学举行。人民日报社副总编辑卢新宁,福建省委常委、宣传部部长、秘书长梁建勇,厦门大学党委书记张彦,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等与会并致辞。 【详细】

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
  由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办的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于11月7日至9日在乌镇召开。本届大会以“创造互信共治的数字世界——携手共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为主题。
【详细】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   由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办的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于11月7日至9日在乌镇召开。本届大会以“创造互信共治的数字世界——携手共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为主题。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