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熱點事件中反轉新聞的負效應及對策

樊淑琴

2017年07月11日13:39  
 

來源:《新聞愛好者》

【摘要】近年來,反轉新聞現象頻繁發生,備受關注。從實質上來講,反轉新聞其實是由失實報道引發的一種新聞現象,具有影響媒體公信力、有損社會信任、傷害新聞當事人、阻礙其他新聞傳播等負效應。之所以會產生反轉新聞現象,主要是由新媒體時代下人人都有麥克風、媒體缺乏新聞專業主義、意見領袖推波助瀾、受眾缺乏媒介素養等原因造成的。為此,網絡監管部門加大審核懲治力度、改進媒體評估機制、媒體堅守新聞專業主義、意見領袖正面引導網絡輿論、受眾增強理性和提高素養等是減少反轉新聞危害的有效對策。

【關鍵詞】反轉新聞﹔新媒體﹔新聞報道﹔負效應﹔媒介素養

近幾年來,反轉新聞現象頻繁發生,作為新媒體背景下輿論空間出現的一種新現象,引起了研究者的極大關注。反轉新聞又稱逆轉新聞,逆轉新聞這個詞最早出現在2013年年底新華網《盤點2013十大逆轉新聞》一文,並因該文的廣泛轉載和傳播而為人所知。此后的2014年、2015年,新華網也相繼盤點出了“年度十大反轉新聞”,2016年中國經濟網的《十大反轉新聞:讓真相先飛一會兒》這篇文章亦然。這樣的年度盤點仿佛成為每年的慣例。不同的反轉新聞有不同的起因、經過,后果也不盡相同,當這樣的現象被各種新聞網進行月度、季度以及年度盤點匯總的時候﹔當大家一看新聞標題就戲謔這樣的新聞肯定不可信,坐等新聞反轉的時刻﹔當如今每個人都是麥克風、都是新聞發言人的新媒體時代,反轉新聞現象值得深思。

一、反轉新聞的實質

究竟何為反轉新聞?雖然理論界對其研究仍處於起步階段,目前還沒有較為統一認可的定義,但有許多學者對此已作出較有建設性的概述。

作為一種新聞現象,它有“反轉新聞”“新聞反轉劇”“逆轉新聞”“輿論反轉”等表述。反轉新聞的定義,比較具有學術意義的表達有:反轉新聞是指針對同一新聞事實的報道,媒體的后期報道內容與前期的報道內容顯現出較大差異,隨著報道內容的不斷深入與完善,新聞報道內容向著相反的方向改變,受眾的立場隨報道內容急速兩極化轉變的新聞傳播現象。[1]“新聞反轉劇”就是那些緊跟社會熱點、標注新聞熱詞繼而引發廣泛關注,但隨后被証實與事實主體或全貌不符,甚至與事實截然相反的新聞現象。[2]還有學者將反轉新聞定義為:以新聞的面目出現,但隨著更多信息的披露,事件要素經歷至少一次反轉,與最初呈現的信息部分或全部不符,同時引發較大輿情波動的信息傳播現象。

從實質上來講,反轉新聞其實是由失實報道引發的一種新聞現象,它缺乏新聞的真實性,所以它具有新聞來源多樣化、新聞信息碎片化、新聞主體標簽化、新聞標題夸張化、受眾情緒激烈化、新聞傳播短暫化等特征,並且,在網絡熱點事件中,網絡輿情都經歷了“輿情發生階段—輿情發酵階段—輿情反轉階段—輿情平息階段”的過程,事件態勢和網上輿論呈“V”形反轉之勢。

二、反轉新聞的負效應

(一)影響媒體公信力

馬克斯·韋伯認為:“人們對新聞記者的評價不高,是由於在這方面,人們對一些不負責任的新聞工作者的表現,以及由此造成的往往十分可怕的后果總是念念不忘。”在“僵尸肉”的新聞反轉劇中,有一位網友這樣評論:“僵尸肉一案,其實對於我沒有太大的影響,因為我還在啃雞爪。但是以后對於新聞媒體,我想我應該聽一半、留一半。”新聞媒體因為其專業化的信息採集、發布、傳播工作,而被公眾視為在接受外界紛繁復雜的信息渠道中最權威可靠的信息源。一個媒體要建立公信力可能要經過數十年,成千上萬篇准確、真實、有深度的新聞報道才能建立,而一篇新聞反轉就可能在朝夕之間毀掉這些來之不易的信任。

因為新聞反轉在網絡上的頻繁出現,受眾中出現了一種“期待新聞反轉”的心理,即新聞發生后,網友作壁上觀,不置可否,等待新聞反轉的出現。有人認為這體現了受眾的質疑精神,不做烏合之眾。但是,受眾的這種心理,實際上已經默認了已報道的新聞是假新聞。這種心理實際上體現的是受眾對媒體的不信任,以及受眾置身於這樣混亂的輿論環境中的焦慮感。相反,持有這種心理的應該是媒體,對每一篇報道都要懷有質疑之心,不斷核實,不隨意發表觀點,隻有對現在的每一篇報道懷有警惕,才能確保已經發表的報道的真實性。

(二)損害社會信任機制

社會信任是指一定社會成員之間相互認同、信任並進行真誠交往的現象。它存在於人們的共同活動之中,支持著人們之間的交往與合作,並發揮著提高效率的作用。如果社會信任崩塌,整個社會陷入信任危機,一系列的矛盾就會凸顯出來。“慶安槍擊案”的新聞反轉摧毀了民眾對於警察的信任,加劇了警民矛盾﹔“安徽女大學生扶老人被訛”的新聞反轉摧毀了中國歷來尊老愛幼的傳統美德、淡漠了人與人之間的溫情﹔“西安手術台自拍”的反轉摧毀了人們對醫生救死扶傷的信任,惡化了醫患關系﹔“羅一笑事件”的反轉摧毀了人們對重症病人的愛心,增加了網民對於此類情況的不信任。這一個一個的反轉劇蠶食著整個社會的道德體系,即使事實的真相最終得到厘清,信任卻已經缺失,想要再重建信任則異常困難。

下一頁
(責編:馬瀟(實習)、宋心蕊)

推薦閱讀

習近平“4·19”講話一周年 發生這些改變
  2016年4月19日,習近平在京主持召開網絡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座談會並發表重要講話。一年過去了,讓我們再次重溫總書記4·19講話,看看我國網信事業的新進展、新變化,感受國家的進步、百姓的收獲。
【詳細】習近平“4·19”講話一周年 發生這些改變   2016年4月19日,習近平在京主持召開網絡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座談會並發表重要講話。一年過去了,讓我們再次重溫總書記4·19講話,看看我國網信事業的新進展、新變化,感受國家的進步、百姓的收獲。 【詳細】

獨家:傳媒界全國政協委員知多少
  2017年全國兩會正在如火如荼地進行,來自全國各地的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們齊聚北京,共商國是。傳媒界的政協委員都有誰,他們帶來什麼提案,關注哪些話題,人民網傳媒頻道特地予以梳理,以饗讀者。
【詳細】獨家:傳媒界全國政協委員知多少   2017年全國兩會正在如火如荼地進行,來自全國各地的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們齊聚北京,共商國是。傳媒界的政協委員都有誰,他們帶來什麼提案,關注哪些話題,人民網傳媒頻道特地予以梳理,以饗讀者。 【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