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誕生在中國》:自然輪回的中國哲學詩篇

陳  勇,穆亞男

2018年05月17日13:50  來源:今傳媒
 

摘 要:《我們誕生在中國》是由中、美、英三國聯合攝制的動物紀錄電影,由中國導演陸川執導,中文解說由周迅完成,該片講述了珍稀野生動物大熊貓、雪豹、金絲猴三個家庭溫暖在生命自然輪回下的成長故事。與其說這是一部紀錄片,倒不如說這是一部記錄大自然生態變化電影,一部自然電影紀錄片。早在2004年,陸川執導的電影《可可西裡》為他打開了一扇全新的窗戶,讓他真切的感受到野生動物的生存危機,也讓他了解到一個別樣的動物世界。《可可西裡》這部影片也拯救了一個種群,使得藏羚羊種群從當時的九千多隻,變成現在十幾萬隻,終於從瀕臨滅絕的邊緣拯救了一回。當迪士尼找到陸川想以中國的野生動物和自然環境為主要視角,拍一個與紀錄片截然不同的自然電影。影片的敘事結構清晰而簡單,主角各自包含對生命的演繹,對愛與被愛的解釋。影片的表現手法結合和紀錄片的真實與劇情片的寫意。生動刻畫了生命的贊歌。也完美解釋了中國對於生死離別的哲學,在中國人的思想裡,死亡並不是生命的終結,而是另一種開始。影片《我們誕生在中國》是以大熊貓、金絲猴、雪豹三種動物為主角,藏羚羊,丹頂鶴為配角。狼、土撥鼠為群演,講述它們的故事。以主觀化視點為基礎,進而形成主客觀視角並置的敘事結構。

關鍵詞:《我們誕生在中國》﹔紀錄片﹔影像敘事結構

中圖分類號:G210 文獻標識碼:A 文章編號:1672-8122(2018)04-0104-03

一、平行的影像敘事結構

敘事結構是電影、電視、紀錄片所存在的一種方式。電視紀錄片敘事的目的就是按照紀錄片的要求,將各個內在要素,進行有序的安排,形成足以支撐紀錄片各個結構的框架。[1]平行的敘事結構,是紀錄片結構保持一種並列、平行的時刻關系。[1]影片《我們誕生在中國》春夏秋冬的四季,天南海北的地域跨度,在這個與人類共處於一個環境中,與人類平行的動物在這個家園中書寫自然輪回。

(一)時間線索:春夏秋冬又一春

《我們誕生在中國》以春為始,以四季更替為線索,分別講述生活在中國自然保護區的珍稀動物們。春天生存在青海高原上的雪豹達娃一家生活的從容不迫,達娃擁有絕對的區域掌控權,她控制著這片夢幻般的土地。達娃捍衛了自己的地位也護住了自己的獵場,以及自己所要必須保護的兩個孩子。夏天的達娃的兩個孩子已經可以出窩玩耍了,在這個夏天達娃過的很是愜意,為了兩個孩子的生存,達娃必須去捕獵,“在達娃的世界裡,剝奪生命是為了延續生命”。秋天的青海高原上達娃的孩子在達娃的哺育下已經成長成為年輕帥氣的小雪豹了,剛逢達娃的孩子斷奶,達娃就捕獵到了新鮮的獵物,而就在此刻,山谷的另一側,入侵者再一次來臨,而這一次它卻帶來了三個成年的孩子,獵物的嚴重不足使他們不得不來到達娃的領地,這次他們准備搶走達娃的一切,為了保護兩個幼崽,達娃在生死關頭陷入兩難的選擇,最終達娃決定放棄戰斗,去保護自己的孩子,隨著敵人的入侵,達娃和他的孩子隻能離開自己生活已久的家園。隨著冬天的到來,溫度急劇下降,曾經顯赫一時的捕獵女王一個星期以來她都毫無收獲,達娃帶著孩子們不得不來到陌生的環境與更為強大的對手競爭有限的食物,為了獲得領地,達娃背水一戰,最終她不得不撤回到孩子的身邊,肆虐的暴風雨讓達娃成功獵到的食物寥寥無幾,在捕獵岩羊的過程中,達娃傷到了自己的爪子隻能無功而返。隨著冬天的結束,高原上冰雪漸漸消融,達娃仍然在為養育她的孩子而戰斗,腳傷極大程度上削弱了他捕獵的能力。而然就在此時,牧民趕著牦牛在高海拔的草場放牧,面對牦牛如此龐大的體型,達娃決定鋌而走險攻擊一頭小牦牛,然而牦牛母親卻趕來營救自己的孩子,達娃並不想放棄結果被牦牛重傷,不得不逃離戰場。一位母親成功營救了自己的孩子,而另外一隻,則在自己的失敗中悲劇收場。隨著時間的不斷推移,生命呈現出不同的狀態,而在這不同的環境狀態之下,各角色的故事也發生了改變。

(二)地域線索:天南海北共此時

並列平行敘事結構,其各個敘事板塊之間是平行或並列的,從時空順序上來銜接影片。[1]《我們誕生在中國》的故事是以丹頂鶴、金絲猴、大熊貓、藏羚羊為主角展開的,從東部沿海平原到青藏高原,地區遍布中國的大江南北。它們的故事在同一時間,不同的地點發生著不同的故事,這些故事組成生命輪回的贊歌。《我們誕生在中國》電影團隊聚集了世界上最杰出的野生動物攝影師,進行長達18個月的跟蹤拍攝,深入神農架、臥龍、三源江、可可西裡、鹽城等多個自然保護區,近距離展現主角的日常生活。[2]影片《我們誕生在中國》以同一時間下不同角色的敘事方式為人們講述動物的愛恨別離,春、夏、秋、冬的季節,在不同的地域,發生著生命本該有的故事。影片的故事推進少不了地點的改變,故事由雪豹開始的西部高原,轉到川金絲猴所在的神龍架,以地域為線索劃分的角色在不同的地點,相對於空間上的平行設置,影片在時空上表現的重點是如何表達一個漸進的過程,以此呈現出各要素之間的關系,更好地表達事件的發展過程。[1]

(三)角色線索:生死離別終有期

影片以在中國生長的大熊貓、雪豹與川金絲猴三種野生動物的個體成長故事,丹頂鶴和藏羚羊的群族生活為線索,從動物的視角刻畫著以家園為主題的故事,講述著生命的輪回。[3]以丹頂鶴為引開啟整個影片的節奏,使得片子充滿了東方神話特色風格,充滿神秘色彩,以丹頂鶴為引,講述大熊貓、雪豹以及金絲猴的愛恨別離。該影片選擇了以大熊貓、金絲猴、雪豹等具有中國特有的動物為主角來講述生死離別的故事。陸川導演在18個月的拍攝過程中最終選擇了最具有中國特色的動物作為主角,從雪豹開始達娃為了哺育小雪豹在寒冷的西部高原孤立搏斗,到金絲猴淘淘的離家歸家皆是出於對愛的渴望,大熊貓媽媽丫丫陪伴著女兒美美的成長。用不同的角色來闡述中國詩意下的生死離別。

影片選擇在中國這個特殊的地域中講述自然的輪回,也要選擇相對應的富有中國特色的角色來演繹,因此導演陸川在擬定的拍攝對象的基礎上,在拍攝過程中精心篩選了具有特殊意味的角色,從西部高原到東部平原﹔從雪豹到丹頂鶴。用不同的角色來闡述中國詩意下的生死離別。

(責編:宋心蕊、趙光霞)

推薦閱讀

全國黨報網站總編輯2018賀新春
  辭舊丹雞鳴盛世,迎新瑞犬頌神州。新春佳節即將來臨,人民網總編輯余清楚以及全國多家黨報網站總編輯共同為網友們送上新春祝福!祝大家新的一年萬事順意,節節進步!
【詳細】全國黨報網站總編輯2018賀新春   辭舊丹雞鳴盛世,迎新瑞犬頌神州。新春佳節即將來臨,人民網總編輯余清楚以及全國多家黨報網站總編輯共同為網友們送上新春祝福!祝大家新的一年萬事順意,節節進步! 【詳細】

為網絡空間“歲月靜好” 網信工作不騖虛聲
  2017年,在習近平總書記網絡強國戰略思想指引下,網絡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各項工作扎實推進,網上主旋律高昂,正能量強勁,各項法律法規進一步完善,網絡空間更加清朗,網絡空間國際話語權和影響力明顯提升。
【詳細】為網絡空間“歲月靜好” 網信工作不騖虛聲   2017年,在習近平總書記網絡強國戰略思想指引下,網絡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各項工作扎實推進,網上主旋律高昂,正能量強勁,各項法律法規進一步完善,網絡空間更加清朗,網絡空間國際話語權和影響力明顯提升。 【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