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韓真人秀節目主持群比較分析

——以《Running Man》和《快樂大本營》為例

胡穎,丁敬

2018年10月18日09:56  來源:今傳媒
 

主持人是一檔節目的靈魂,也是節目品牌和拉動收視率的關鍵,對節目起到“穿針引線”的主導作用。在既往的單人綜藝節目主持中,主持人風格相對固定,難免會欠缺娛樂性,且單個主持人已經不能滿足現代觀眾們的視聽審美需求與自我價值實現,所以近年來主持群這個概念運用的越來越多而且屢試不爽。主持群的出現,弱化了這一弊端,多人搭檔完成節目的主持,能為觀眾呈現不一樣的視覺盛宴,滿足受眾多樣的視聽需求。兩國主持群模式都開始較早,我國主持群模式正處於穩步發展階段,但相比之下韓國主持群現象更為成熟。

一、主持群的興起與發展歷程

事實上,“主持群”的說法早已在業界中嶄露頭角,在我國可追溯到20世紀90代的《綜藝大觀》等由多人搭配主持的節目。《快樂大本營》自1997年開播以來,主持人歷經多次調整變動,2006年閃亮新主播讓吳昕和杜海濤脫穎而出,形成今日的快樂家族。這樣的形式在國外也很常見,韓國綜藝節目 《running man》於2007年開播,2010至2017年跑男家族都以固定成員出現。他們按照特定規律組合在一起,把節目內容推送到觀眾面前,同時還把受眾反應融入到節目中並再次傳送出去,對整個節目有著協調與主導的作用。主持群的形式受到廣大觀眾的青睞,每個主持人風格不一,能把節目的各個方面進行合理調節、搭配,有橋梁紐帶的作用,從而使節目效果更加明顯。主持群的形成並非偶然,是多方面原因相互推動作用而形成。首先,隨著真人秀節目競爭愈發激烈,其發展逐漸由內容到形式更迭。我國的《快樂大本營》就首次以五人之多的主持人搭配主持,至今仍是湖南衛視的招牌﹔其次,受眾需求不斷在變動,其對節目要求也越來越高,在真人秀節目大量生產與輸出的時代,受眾審美疲勞在所難免,節目要想契合受眾,主持形式創新勢在必行﹔最后,主持群的存在合乎時代發展,由於主持工作強度大,一人主持心理負擔過重,多人搭檔利於長遠發展,在緩解壓力的同時能夠提高節目收視率,拉升節目質量。

二、中韓真人秀節目主持群的整體風格差異

在整個團隊中,核心主持應適當地給予輔助主持適當機會,還要在帶動節目氣氛、把控節目流程的同時給予他們一定的話語權。核心主持人與輔助主持完美配合,方能呈現出最佳主持效果,顯現各自優點。輔助主持也要穩中求進,以定位為基礎進行明確分工,以求給節目質的飛躍。

1.韓國:個人掌控與群體主持。韓國真人秀節目大都採用主持群形式,一人負責控制總體進程,其余群體主持。《running man》採取六男一女的主持團模式,在人員選擇與搭配上都是精挑細選,由於年代不同氣質不同,各個年齡段的觀眾都能產生共鳴。七位主持人中劉在石是靈魂人物,他是韓國的“國民MC”,是一位經驗豐富且善於進行調度的專業主持人﹔池石鎮耳根軟,軟弱易攻的定位廣為人知,是“Race Start”的標志。李光洙以“背叛者”的形象出現在人們視線中,經常被調侃受“綜藝之神”眷顧,享有“亞洲王子”的稱號。七位主持的個人形象符號明顯,為節目提供了足夠的趣味性與沖突性。他們特定的矛盾沖突可以瞬間產生笑料急聚的效果,在劉在石這個“強力膠”的粘合下完美的組合為一個整體,突出各自優勢的同時讓節目良性循環發展。音樂能有效調節氛圍,正如電影需要配樂一樣,對於真人秀節目而言,音樂是不可或缺的。在人物表現方面,音樂有著自己的優勢。運用音樂手段能調節現場氣氛,搞笑、悲傷、無厘頭等,觀眾都能及時感知。因此,觀眾在想到這個人時,會不自覺想到他自帶的背景音樂,會產生一定的喜劇效果。在《running man》中,背景音樂都為量身定制,金鐘國是力量擔當,在節目中有“老虎”之稱,因此他在比賽中突然出場通常會用有威脅力的音樂。宋智孝在比賽中時常耍些小聰明,因此,《憤怒的小鳥》經常作為他的背景音樂而出現。通常情況下,以塑造人物形象為目的的背景樂是一對一的,即某段音樂專屬於某個主持人。

2中國:個人特色與群體輔助。我國真人秀主持群採取一人為主、其余為輔的方式,處於核心地位的主持人掌控節目整體脈絡與話題轉換權,眾所周知何炅領導《快樂大本營》歷經二十多年風雨,在這個綜藝節目發展飛快的時代,先不論其節目創新力度,其存在時間就是個奇跡。《快樂大本營》在中國真人秀節目中佔據領頭羊的地位,接受著不同年代觀眾的審視欣賞,成為中國綜藝娛樂節目發展的標志。何炅作為《快樂大本營》的核心主持,起到帶領節奏和引導整體風向的作用,經常在節目中安排輔助主持的表演,游戲環節也會做最后的裁判。其余四個主持人圍繞何炅形成一個同心圓,維嘉、謝娜靠近核心,節目參與度較高,稱作內圓﹔海濤、吳昕對節目的參與度相對稍低,是外圓。主次分明是主持群模式的一大特點,有些輔助主持在舞台上邊緣化現象嚴重,在節目當中幾乎掌握不了話語權,甚至連鏡頭都屈指可數。邊緣化是較為抽象的概念,通常是指處於主流之外、非中心。主持人邊緣化是指在主持群模式中擔任配角,無法與整個主持團隊融為一體的主持人。中國傳統戲劇藝術有“丑角”,而杜、吳兩人在舞台上起到的作用類似於此。他們通常是節目的調侃的對象,話語不多。雖然杜、吳兩人出道已有十年之久,卻始終讓觀眾覺得他們在節目中仍是“綠葉 ”,甚至有時候被當作“背景”,在話筒的分配上顯得十分不協調。一方面,主持人邊緣化使輔助主持成為站在舞台上的聽眾,作用微乎其微﹔另一方面,他們把握不住話語權,游離於節目之外,會弱化節目效果。

(責編:宋心蕊、趙光霞)

推薦閱讀

人民日報創刊70周年
  70年,25541期,25541個日夜,人民日報與黨和人民風雨兼程、一路相伴,一同走過革命、建設和改革的崢嶸歲月,一起走進更加昂揚的新時代。
【詳細】人民日報創刊70周年   70年,25541期,25541個日夜,人民日報與黨和人民風雨兼程、一路相伴,一同走過革命、建設和改革的崢嶸歲月,一起走進更加昂揚的新時代。 【詳細】

2018(第三屆)全國黨報網站高峰論壇
  2018(第三屆)全國黨報網站高峰論壇暨全國黨報網站總編輯看天津活動6月20日在天津市舉行,主題為“媒體融合:宣傳新時代 擁抱新時代”。
【詳細】2018(第三屆)全國黨報網站高峰論壇   2018(第三屆)全國黨報網站高峰論壇暨全國黨報網站總編輯看天津活動6月20日在天津市舉行,主題為“媒體融合:宣傳新時代 擁抱新時代”。 【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