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字時代文藝評論傳播體系建設研究述評

徐  望

2019年08月06日08:58  來源:今傳媒
 

摘要:數字時代是一個媒體大融合的時代,文藝評論的傳播媒介、傳播主體、傳播方式、傳播形態、傳播機制日益多元化。數字時代文藝評論傳播體系建設是一個亟待關注的全新課題。當前研究尚存局限和可突破之處:第一,尚無數字時代文藝評論傳播體系建設的專門研究,這一研究空白亟待填補﹔第二,相關研究視角相近,論述呈現同質化,應當跳出窠臼,另辟蹊徑﹔第三,對於數字時代傳播新趨勢、新現象把握不夠,或探索欠深度,可進一步探索﹔第四,對於文藝評論傳播新形式、新特征關注不夠,或研究欠嚴謹,可進一步研究。

關鍵詞:數字時代文藝評論﹔網絡文藝評論﹔數字時代傳播體系﹔文藝評論傳播體系

中圖分類號: 文獻標識碼:A 文章編號:1672-8122(2019)08-0000-04

一、引言:關注數字時代文藝評論新特征

數字時代是一個新媒介層出不窮的時代,是一個媒體大融合的時代,是一個信息傳播和信息接受方式突變和巨變的時代。在紛繁復雜的海量信息面前,消費者缺乏的不再是信息資源,而是對信息的獨特視角解讀,消費者需要各種評論來幫助他們更加准確、方便、全面地理解其中內涵,評論無疑是左右社會輿論、影響受眾認知的重要載體,是直接展示立場和說明觀點的有效手段。在如今的數字時代,話語傳播出現去精英的草根化、零散瑣碎的碎片化、層次被削平的扁平化、彌散蔓延的無中心化、無時空無領域界限的無邊界化、解構歷史的去歷史化(甚至歷史虛無主義)、去意識形態化、泛娛樂化、過度商業化等傾向,文藝評論傳播也概莫能外,有很多問題亟待關注。

數字時代,文藝評論有了許多新的特征,這些特征無一不與數字化傳播有關:第一,在傳播空間上,以網絡特別是移動互聯網為最主要的傳播空間。第二,在傳播載體上,大量搭載非主流媒體特別是微媒體、自媒體傳播平台。第三,在傳播形式上,呈現出碎微化,即碎化和微化,樣式、體量細碎化、碎片化,如同碎布拼貼一般﹔題材、視角微小化、微觀化,微題材和微視角流行,具有后現代式的碎裂解構特征。第四,在傳播主體上,表現出強烈的去精英化、去權威化、草根化的后現代文化特征,“作者”“評論家”的身份消解、日益式微﹔人人皆有話語權,人人皆是評論者(區別於評論家)的局面形成,尤其是在自媒體社交空間中。第五,在傳播行為上,和以往有很大不同,體現了數字時代的鮮明個性,一是即時化,傳播行為隨時隨地發生,時效性極強﹔二是互動化,這使得傳播者和受眾難分彼此,受眾也成為傳播者﹔三是語言潑辣化,評論風格大膽潑辣,不拘一格。第六,在傳播對象上,以80后為分水嶺,主要定位於80、90、00后的年輕群體,吸引新生代——也是網生代——的注意力。第七,在傳播領域上,跨界化特征顯著。關注數字時代的文藝評論傳播,對相關研究進行綜述,進而發現研究空白,進行理論填補和學術創新,有著重要的學術意義和現實意義。

二、關於數字時代界定的研究

將麥克盧漢的媒介理論進行延伸,可以認為傳播技術的發展走過了這樣幾個時代:從口語時代到書寫時代(文字時代),從印刷時代到電子時代,從網絡時代到數字時代。當下,我們正處在數字時代。

理解數字時代,首先要理解數字化技術。對此,尼葛洛龐帝(1996)指出:“數字化就是將許多復雜多變的信息轉變為可以度量的數字、數據,再以這些數字、數據建立起適當的數字化模型,把它們轉變為一系列二進制代碼,引入計算機內部,進行統一處理,這就是數字化的基本過程。”[1]他進一步描繪了數字科技為我們的生活、工作、教育和娛樂帶來的各種沖擊和其中值得深思的問題,為我們跨入數字化新世界提供了指南。依據他的觀點,可以認為:自從電子計算機發明的那一天起人類就無法擺脫數字化的命運,特別是在互聯網普及之后,人類的一切生活形態都趨於數字化。

石義彬、熊慧、彭彪(2007)把數字化傳播技術看作是全球化的重大動力引擎,從這一角度來認識數字時代,指出:“數字化意味著任何信息,如文字、聲音、圖像等,都可以被轉換成一系列由0和1組合而成的比特數據。這些數據可以被任意地復制、分割、拼接、重組以及永久性地保存和再次利用。借助數字化的信息傳播技術,人們可以擺脫物質形式給傳播帶來的困擾,實現‘無重量’的傳播,也可以使傳播內容在全球范圍內瞬間到達和同步接收。”並且認為網絡媒體是數字時代的“寵兒”[2]。

三、關於數字傳播體系的研究

以數字信息技術和互聯網協議為基礎的數字傳播體系,形成了一個對等交互,無所謂中心和權威的傳播場域,表現出全開放、全媒體、超時空(無時空界限)、超領域(行業跨界)的現代傳播特征,促進大眾傳播機制變革,傳媒產業整體重構,傳播領域價值鏈不斷重組,傳播平台理念不斷革新。在數字化、網絡化的技術驅動下,新舊媒體呈現一種多維的同生共存、融合演進關系。

鮑立泉(2010)對數字傳播技術發展與媒介融合演進做了專題研究,提出了技術發展和媒介演進的“雙循環”關系[3]。黃升民(2012)探討了數字傳媒產業影響力、數字化背景下內容產業的重新建構、網絡產業的力量博弈、數字傳播技術的未來——控制終端消費市場等[4]。魏超、曹志平(2013)以博客、微博、數字報紙、電子雜志、電紙書、手機媒體、互聯網視聽節目等新媒體形式為主要研究對象,對當代數字傳播模式、方式、機制等進行了論述[5]。莫智勇(2015)認為數字化新媒體傳播平台化與產業發展機制“不可避免地把媒介社會帶入基於互聯網、物聯網、智慧城市、數字地球、移動新媒體、雲傳播等全開放、全媒體、全時空的數字信息化社會融合時代”,並指出未來新媒介將造就人類不可或缺另一個虛擬“雲生存”世界[6]。

(責編:陳原原(實習)、宋心蕊)

推薦閱讀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舉行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11月10日在廈門大學舉行。人民日報社副總編輯盧新寧,福建省委常委、宣傳部部長、秘書長梁建勇,廈門大學黨委書記張彥,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長吳岩等與會並致辭。
【詳細】“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舉行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11月10日在廈門大學舉行。人民日報社副總編輯盧新寧,福建省委常委、宣傳部部長、秘書長梁建勇,廈門大學黨委書記張彥,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長吳岩等與會並致辭。 【詳細】

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
  由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辦的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於11月7日至9日在烏鎮召開。本屆大會以“創造互信共治的數字世界——攜手共建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為主題。
【詳細】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   由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辦的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於11月7日至9日在烏鎮召開。本屆大會以“創造互信共治的數字世界——攜手共建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為主題。 【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