场域视角下精英文化的传播策略——

央视《朗读者》大众化路径探析

张瑶

2017年12月11日09:27  来源:视听
 

摘要:在当前消费社会的语境下,大众传媒与大众文化的冲击使得一直占据主流引领地位的精英文化面临严峻危机,挤压着精英文化的生存空间。《朗读者》用文学作品串联情感,用朗读表达内心,是典型的精英文化进行大众化探索从而积极构建受众群的成功范本。本文以其为研究案例,试图引入布尔迪厄的场域理论探析精英文化如何从“小众”走向“大众”,从资本的角度解析精英文化在电视媒介场内的传播特性和传播策略。

关键词:场域;资本;精英文化;朗读者

尼尔·波兹曼在《娱乐至死》中说道:“现实社会的一切公众话语日渐以娱乐的方式出现,我们的政治、宗教、新闻、体育、教育和商业都心甘情愿的成为娱乐的附庸。” 大众文化在工业技术和消费社会的语境下产生,通过现代传媒广泛传播以影响大众的审美趣味和精神价值,并由此建构出新的文化范式——泛娱乐化。

于是,我国近10年来靠引进、复制、模仿打造综艺节目博取眼球、提高收视率成了各大电视台都绕不开的诟病。在大众文化的挤压下,作为主流文化承担者和以崇高价值观念自居的精英文化,逐渐失去中心话语地位,退守到边缘地带。而当前,节目同质化、收视率的激烈竞争和“限娱令”的颁布在给综艺节目施压的同时,也将电视综艺行业推向了新一轮的转型和升级。于是我们看到《朗读者》等一系列“清流综艺”的崛起,使得在技术文化、商业文化面前被迫失语的精英文化重回公众视野。

一、媒介场域下政治资本的运作助推《朗读者》兴起

从2013年的《汉字英雄》《中华好诗词》,2014年的《中国成语大会》到如今霸屏的《见字如面》《朗读者》等,诸多文化类节目赢得了好口碑。文化节目相继涌现似乎是一种时代的必然,也是一种价值的回归。综艺节目泛娱乐化在满足受众“快餐式”收视习惯的同时,也让“文化焦虑”成为当今社会的一种集体心理状态。因此,一档不喧闹、有内涵、有营养的电视节目也迎合了观众的期待和需求。

但大众媒介受收视率、经济利润等因素制约,使得精英文化进入媒介场困难重重。精英文化的文化属性与大众媒介的商业属性本质上是矛盾的,大众媒介不可能脱离收视率来欢迎精英文化的加入。因此,精英文化不仅需要在大众媒介传播过程中重新调整以满足观众的新需求,还需要国家政策的引导和助推。

在《关于电视》一书中,布尔迪厄屡次提到“政治场”和“经济场”对媒介场的渗透和控制。所以,在媒介场中,一般包括三种资本:政治资本、经济资本和文化资本。三种资本在媒介组织中以特有的方式流转和重构,形成了“电视媒介场域”。 其中,政治资本在媒介场中是一只“无形的巨手”,指一种长期积累的潜移默化式的政治影响和政治权威。

我国的电视体制决定了电视台的国有化和作为国家、政党意识形态宣传工具的特殊职能,担负着引导社会舆论、加强人民群众思想价值观念以及知识普及等社会功能。尤其是中央电视台,作为党和国家的“喉舌”,更要担当起相应的责任。2017年1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公布了《关于实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的意见》。这是官方第一次以中央文件形式阐述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传承发展,也意味着在新时期对传统文化的传承,已由积极倡导、媒体引领上升到国家意志层面。此外,国家对于全民阅读风气的大力弘扬也使得《朗读者》的出现具有更为特殊的意义,从而席卷全国。媒介场中的政治资本发挥积极作用,文化类节目也得以迎来良好的发展局面。

二、《朗读者》呈现形式:经济资本与文化资本的联动

在电视媒介场中,经济、政治、文化这三种资本并不是单独存在的,它们之间可以相互转化、相互影响,政治资本和文化资本的合理利用可以转化成经济资本,政治资本与经济资本合法化后又可以影响文化资本。与经济资本相比,文化资本有自己的独特价值,表现出稀缺性与神圣性,但是放在当下这样一个将货币发挥到极致的高度分化的社会中,文化资本的话语权就很容易被货币淹没。知识分子对文化资本有绝对的控制权,凭借文化资本获得发言权的合法性,但他们缺少经济资本和政治资本,从而在发言权上缺少权威和渠道。因此,在大众文化如鱼得水的今天,精英知识分子单凭文化资本的竞争越来越处于不利地位。

精英知识分子所创造和传承的往往是“阳春白雪式”的高雅作品,而书本是具有较高门槛的知识载体,具有一定的阶级性和局限性。这些作品经由书本表现出来,其解读又具有单一性、封闭性的特点,对受众的知识水平和理解能力有较高要求。而电视作为大众传媒的杰出代表,具有开放性、流行性的特点,接受门槛低,最适合作为文化传播的工具。故而精英文化寻求生存空间就必须尽可能走下“神坛”,做到以一种亲民的姿态融入普通民众之中,以一种通俗的方式进行一次无障碍的信息传递,实现与大众媒介的对接和联通。

《朗读者》可以说是将经济资本和文化资本联动起来发挥最大效益的成功典范,既维护了文化资本的传播又取得了一定的经济资本。作为精英知识分子的嘉宾登上电视、诵读经典,其直接目的并非刻意追求经济利润,但他们的身份和传承的经典文学作品,无形中还是巧妙地将文化资本转变成了经济资本,将精英文化以一种大众普遍认可和接受的形式传递扩散了出去,平衡了精英学者的文化资本与电视媒体的经济资本的矛盾,使朗读这种文学行为不再是一个小众的文化领域,而是成为社会大众的一种价值追求和精神记忆,实现了精英文化“大众化”传播,主流文化“亲民化”传播。

三、《朗读者》充分利用文化资本实现大众化探索

在电视综艺“文化热”出现之前,能够真正突破专业领域被大众认可的文化类综艺节目并不多,甚至一度连节目创作者都认为文化节目是一种小众的高雅节目品类,并不具备大众传播能力。这种经验判断成为节目创新发展的一大障碍。

如今,央视逐渐摸索出符合自己定位的综艺节目创新方向,在具有主流引领性的传统题材上发力,重塑央视在综艺领域的引领力,打破了文化类节目“曲高和寡”的魔咒。作为一档高品质、高格调又接地气的文化类节目,《朗读者》充分利用文化资本进行大众化传播的特性也十分显著,不但成功开辟了喧嚣综艺界的一股“清流”,也满足了观众的收视需求,符合央视国家电视台的定位。

(一)电视传播的文化信源:精英知识分子

文化资本是电视读书节目存在的价值所在,也是大众媒介吸附知识精英加盟其中的主要原因。正如布尔迪厄所言,一个人在场域内的地位高低主要取决于他所拥有的资本数量和质量,文化资源的拥有与否和拥有多少,决定了一个阶层在社会生活中的地位和声音的强弱。 文化资本有外显和内隐两种形态。所谓显性文化资本就是直接反映在物质层面上、外显成各种物质性的物品,如陶瓷、绘画、书法等艺术品。而隐性文化资本是指人的内在精神层面,如情感意识、价值观念、共同行为方式等。 知识分子控制了文化资本这样一个稀缺资源,也就成了福柯所说的话语霸权。

《朗读者》邀请各行各业具有影响力的嘉宾来到现场,分享自己的人生故事并倾情演绎经典美文。这些嘉宾有濮存昕、斯琴高娃这样的老戏骨;有郑渊洁这样的著名作家;有柳传志这样的商界名流;有许渊冲这样的知识分子;有乔榛、张梓琳这样的文体界知名人士;还有“鲜花夫妇”周小林、殷洁,无国界医生蒋励这样有积淀的文化人。这些嘉宾都具备一定的文化素养和人生阅历,他们上台分享自己朗读背后的故事,更能感染观众,也符合节目“一个人,一段文”的宗旨。

除了阵容强大的嘉宾团具有精英知识分子自带的“光环”外,主持人董卿也可以说是一大亮点。她主持功底扎实、经验丰富、才华横溢,在《中国诗词大会》上就以深厚的文学底蕴和“腹有诗书气自华”的知识分子形象精彩亮相,深受喜爱和好评;在《朗读者》的舞台上又以其星范十足、端庄大气的形象,文采飞扬的语言,极具亲和力的主持风格等牢牢吸引了观众的眼球,让观众更容易接受由她对文化节目设置的议程,从而激发朗读的兴趣。

《朗读者》嘉宾和主持人作为精英知识分子阶层,具有一定的权威性和公信力,他们充分利用其隐性文化资本(如学历、知识、身份认同、社会地位等)通过朗读经典文学作品这些显性的文化资本来传递思想、传承经典,从而在观众心目中留下深刻的文学烙印,影响观众的价值观念和情感态度。同时,央视借由《朗读者》这档节目,以自身的经济资本、社会资本与知识分子交换文化资本,也提升了节目自身的品位与权威性。

(二)情感认同:架起平民与精英之间沟通的桥梁

《朗读者》的大众化探索路径中关键的一点就是与受众建立良好的情感沟通,这也是经典文学散发魅力的必由之路。如果没有架起经典文学走向大众这座沟通情感的桥梁,那么经典永远只是高高在上的华丽辞藻的堆砌,失却了其存在的价值和魅力。在精品化的题材和大众化的情感之间建立起合理、自然的衔接,靠的是情感的抒发。《朗读者》每期一个主题,通过“访谈+朗读”的形式,将不同的情感与人生体验鲜活地展现在观众眼前,用语言打动人心,用故事走进人心。表演艺术家濮存昕朗读《宗月大师》,感谢帮助他扔掉拐杖、重拾自信的荣国威大夫;配音大师乔榛朗读《我愿是激流》,借以感谢陪伴自己多年的妻子;企业家柳传志在访谈中大谈父子情,透露与儿子生活的点滴细节,并深情朗读在儿子婚礼上的致辞……他们虽是各行各业的精英、领军人物,但也有着和普通人一样的生活和情感,亲情、友情、爱情这些人类的情感是共通的,是能够超越身份、阶层的限制而互相对话、交流的。这些情感与体验,架起平民和精英之间沟通的桥梁,也帮助节目跳脱精英文化困顿的牢笼,完成与观众情感交流的过程。

四、结语

精英文化作为知识分子文化的主要表现形态,是新学术、新观念、新文艺创作和改革的主体,也是各种经典文艺和正统思想的代表,更担负着教化大众、提升社会价值的重要角色。因此,对精英文化的态度必须是严肃的。然而,在今天这个信息爆炸的时代,“酒香不怕巷子深”已成了“酒香更怕巷子深”。精英文化如果不能有效传播,就难以发挥其作用。大众传媒的发展使得精英文化必须冲破“象牙塔”的束缚,在传播形式上发生转变,在通过电视媒介传播的过程中重新编码以满足收视率和传播效果的需求。除此之外,注重人性关怀、故事讲述、情感共鸣,将主流意识形态变得“亲民化”,才能构建起庞大的受众群,带来广泛的影响意义和流行大势。 《朗读者》恰到好处地融合了精英文化、主流文化、大众文化,其成功经验和路径值得其他文化类节目参考和借鉴。(作者单位:四川大学) 

注释:

① [美]尼尔·波兹曼.娱乐至死[M].北京:中信出版社,2015:4.

② [法]皮埃尔.布尔迪厄.关于电视[M].许钧 译.辽宁教育出版社,2000:82-97.

③闫海玲.精英文化与大众传媒的融合——大众传媒下精英文化的生存策略探析[D].山东师范大学,2011.

④过彤,张庆龙.《朗读者》:文化类电视综艺节目的大众化探索[J].传媒评论,2017(03).

⑤David Swartz.Culture and Power:The sociology of Pierre Bourdieu[M].Chicago: The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1997:1.

⑥李福林.场域视角下大众文化与精英文化间的博弈——兼及中国当代审美文化形态的一种思考[D].山东师范大学,2014.

⑦石长顺,钟阳.文化类节目在主流意识形态表达上的创新——以《朗读者》为例[J].南方电视学刊,2017(04).

(责编:赵光霞、宋心蕊)

推荐阅读

升国旗唱红歌送祝福 盘点媒体国庆创意策划
  今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迎来了68岁的生日,不少人的朋友圈里也被各种各样献给祖国的祝福“刷了屏”。媒体们各出奇招,用MV、H5等新颖的形式“烹饪”出了不一样的国庆报道“大餐”。
【详细】升国旗唱红歌送祝福 盘点媒体国庆创意策划   今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迎来了68岁的生日,不少人的朋友圈里也被各种各样献给祖国的祝福“刷了屏”。媒体们各出奇招,用MV、H5等新颖的形式“烹饪”出了不一样的国庆报道“大餐”。 【详细】

庆祝建国68周年 重温媒体开国大典报道
  1949年10月1日,在天安门举行的盛大的开国大典,向全中国、全世界庄严宣告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诞生。在庆祝建国68周年之际,让我们重温当时关于开国大典的新闻报道,再次感受那一神圣而又伟大的时刻。 
【详细】庆祝建国68周年 重温媒体开国大典报道   1949年10月1日,在天安门举行的盛大的开国大典,向全中国、全世界庄严宣告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诞生。在庆祝建国68周年之际,让我们重温当时关于开国大典的新闻报道,再次感受那一神圣而又伟大的时刻。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