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朋友圈中强弱关系的实证研究

柴耀鸿

2018年01月24日14:53  来源:人民网研究院
 

【摘要】本文从社会学研究角度出发,考察微信朋友圈中强弱关系的一般规律。研究设定了两个指标:微信用户在朋友圈的社交网络影响力以及社交网络复杂度,并分别建立了测量量表。为了进一步验证强弱关系理论,对其朋友圈中的社会资本状况进行了测量。通过对100名微信用户的微信社交网络及朋友圈使用数据收集分析,得出以下结论:1)每个用户的朋友圈影响力随着其社交网络复杂度的提高而减弱;2)朋友圈的社会资本积累符合边际效用递减规律,即随着好友数增加,社会资本积累的速率逐渐减小。

【关键词】朋友圈 社交网络 影响力 复杂度 社会资本

社交媒体在带来沟通便捷和娱乐信息的同时,也正以不可估量的速度改变着人类的交互方式和信息生产。在中国众多社交媒体中,微信无疑是影响最大,渗透率最高,发展最为迅速的一个平台。据微信官方发布的数据,2016年9月,日活跃用户达7.68亿,其中50%的用户使用时间超过90分钟,61.4%的用户每次打开微信必刷“朋友圈” 。朋友圈是微信中一个十分重要的功能模块:在朋友圈里,我们记录生活,发表观点,点赞、评论好友的动态,获取新闻资讯和娱乐消息。因此朋友圈被一些学者认为是“强连接为主,弱连接为辅” 的网络虚拟社区,然而这样的感性论断大多由定性研究的角度得出,缺乏定量的科学支撑,因而本文尝试以定量方式考察强弱关系在微信中的存在机制,并探究该理论对于微信中个体社会资本的作用机制。 

一 研究背景

涉及到与本研究主题——朋友圈中强弱关系的存在机制——相关的网络虚拟社区的研究方向可以分为两个方面:一是对网络虚拟社区中个体的社交网络影响力的研究;二是个体在网络虚拟社区中的强弱关系对个体的影响,主要包括社会资本和信息获取等方面。

国内已有的对于个体在网络虚拟社区中的社交网络影响力的研究,研究对象多为数据较易获取的微博平台。陈明亮等人在他们的研究中构建了微博主影响力评价指标体系:由“微博使用时间”、“原创微博数”、“原创微博率”、“微博主是否实名认证”、“微博主业内知名度”、“粉丝质量指数”、“粉丝转发次数”“粉丝互动率”8个要素构成 ;宋华、胡芳采用模糊线性加权的方法进行了公安微博影响力评价研究,从微博规范度、影响力广度、影响力强度、影响力深度、社会认可度5方面入手,建立公安微博影响力评价指标体系,并采用AHP(Analytic Hierarchy Process,层次分析法)系统工程方法对影响力评价指标的权重进行设置,进一步求得公安微博的影响力 。

对于线上即网络社区中的强弱关系研究中也已有范例,孟婷在对微信朋友圈小群体关系的研究中提出了微信中的弱关系在人际延伸和信息流动中扮演着重要角色 ;肖斌等人通过对在校大学生进行访谈,总结出微信中强弱关系网络的作用效果:强关系可以促进身份认同、促进现实关系社会资本的积累和增长、满足大学生情感诉求等,但无助于信息的流通;弱关系可以促进信息的交换、社交范围的拓展等,但无助于个人隐私的保护以及关系的维持 。

总结以上,个体在网络虚拟社区中的影响力强弱其实是强弱关系作用的具体表现,而强弱关系在个体的社交网络中的意义与作用也基本得到一致认同——强关系能促进情感与社会资本的积累,弱关系则能大面积的扩展社交网络的范围以及信息获取的广度。

二 研究思路与设计

理论依据

国际上强弱关系的研究其实都源于美国社会学家马克?格兰诺维特(Mark Granovetter)于1973年提出的弱联系(Weak Ties) ,该理论指出,在传统社会,每个人接触最频繁的自己的亲人、同学、朋友、同事,构成了一种十分稳定的然而传播范围有限的社会认知,即“强联系” (Strong Ties)现象;与此同时,“弱联系”是人类社会中存在更为广泛的一种联系方式,例如一个被人无意间被人提到或者打开收音机偶然听到的一个人。格兰诺维特认为,与一个人的工作和事业关系最密切的社会关系往往不是“强联系”,而是“弱联系”。“弱联系”虽然不如“强联系”那样坚固,却有着极快的、可能具有低成本和高效能的传播效率。

此后,国内外研究者在此基础上做了大量延伸。巴拉巴西在《链接——网络新科学》中谈到社会网络中的人际链接,认为社会中存在大大小小的分散群集,每个群集由相互连接的节点构成,并且存在一个中心节点与群集中其他节点有着异乎寻常多的链接 。费孝通的差序格局理论认为,在人际关系结构中,存在一个圈子中心,距离中心越远,彼此相互吸引力就越弱 。也就是说,链接的节点越多,中心节点的影响力越大,但是越靠近外围的节点,受到中心节点的影响越小。放在朋友圈的环境里,把每一个用户看作一个中心节点,就会产生相应的连接网和以他的好友为依托的与他相连多个节点。于是研究该用户的朋友圈影响力便可从这个角度入手。

研究思路

根据前文梳理的研究背景和理论框架,本研究有了较为清晰的研究思路:首先从强弱关系的定义出发,是指人与人之间的连接,在微信朋友圈中人与人之间的连接的基础建立在彼此的好友关系上——只有是某个人的好友才能参与某个人的朋友圈。也就是说某个个体的好友数量和好友质量确定了其社交网络的复杂程度。接下来,从强弱关系的外在表现出发,个体在其朋友圈的影响力表现为对强关系连接影响大,对弱关系连接影响小,并且以点赞、评论等操作得以证明。最后,从强弱关系对个体在社交网络中的影响和意义来看,强弱关系网骆越复杂,个体累积的社会资本和信息流通量就越多。由此,

我们就可以通过规定算法用微信中的实际数据来表示社交网络复杂程度、朋友圈影响力、社会资本积累量三个变量,其中,社交网络复杂程度为自变量,另外两个是因变量。再通过探究三者之间的相关关系便可得到微信朋友圈中强弱关系的作用机制。

研究设计

既已确定自变量和因变量,接下来只需要规定计算方法把可以实际收集到的微信数据转换为三个变量值。

首先是社交网络复杂程度的测量,前文中已经分析,个体的好友数量和好友质量可以反映个体的社交网络复杂程度。在微信中可以考察的数据为个体用户的好友数量和不同规格的群聊的数量,对各个项目赋值后求和,得出改革提的社交网络复杂程度。具体收集的原始数据类目以及赋值方法,如表1所示:

对于朋友圈影响力的测量,参考陈明亮等人对于微博主影响力的评价指标构建过程,将微博中的“转发”、“评论”“点赞”等动作与朋友圈的“评论”“回复”“点赞”功能等价,将“原创微博数”、“粉丝质量指数”、“粉丝转发次数”转与朋友圈中的“朋友圈发布动态数”进行转换,构建“朋友圈影响力的评价指标”。与计算社交网络复杂程度类似,为了测量个体的朋友圈影响力,对点赞、评论等操作赋值最终求和,得到个体的

朋友圈影响力的值。具体统计类目及赋值方法,如表2所示:

对于如何确定社会资本积累量的测算比较困难。前文中提到强关系可以增加社会资本,提高情感交流,而弱关系只能扩大社交网络范围,增加信息获取能力,因此在社交网络越复杂,弱关系连接必然越多,社会资本积累量必然越少,因此社会资本积累量与社会网络复杂程度为负相关,而社会资本积累在微信中一方面表现为朋友圈的互动活动,一方面表现为在微信上直接进行的聊天活动, 为了 便于统计,这里只关注朋友圈的互动,因此社会资本积累量必然与朋友圈影响力成正比。于是最终得到社会资本积累量计算公式:

社会资本积累量=朋友圈影响力/社交网络复杂程度

最后,根据已有的对强弱关系的理解可以认为,随着社交网络的扩展,越是处在社交网络边缘的弱连接,中心用户的朋友圈状态对边缘连接产生的影响力就越小,对于朋友圈的社会资本的贡献就越少,,由此提出本研究的两个基本假设。

(1)朋友圈影响力随着社交网络的扩张而减少;

(2)朋友全的社会资本随着社交网络扩张增长率逐渐较小。

(责编:温静、唐胜宏)

相关专题

推荐阅读

全国党报网站总编辑2018贺新春
  辞旧丹鸡鸣盛世,迎新瑞犬颂神州。新春佳节即将来临,人民网总编辑余清楚以及全国多家党报网站总编辑共同为网友们送上新春祝福!祝大家新的一年万事顺意,节节进步!
【详细】全国党报网站总编辑2018贺新春   辞旧丹鸡鸣盛世,迎新瑞犬颂神州。新春佳节即将来临,人民网总编辑余清楚以及全国多家党报网站总编辑共同为网友们送上新春祝福!祝大家新的一年万事顺意,节节进步! 【详细】

为网络空间“岁月静好” 网信工作不骛虚声
  2017年,在习近平总书记网络强国战略思想指引下,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各项工作扎实推进,网上主旋律高昂,正能量强劲,各项法律法规进一步完善,网络空间更加清朗,网络空间国际话语权和影响力明显提升。
【详细】为网络空间“岁月静好” 网信工作不骛虚声   2017年,在习近平总书记网络强国战略思想指引下,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各项工作扎实推进,网上主旋律高昂,正能量强劲,各项法律法规进一步完善,网络空间更加清朗,网络空间国际话语权和影响力明显提升。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