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戰火中誕生的黨中央機關報(連載七)

錢江

2018年05月31日09:31  來源:人民網——傳媒頻道
 

“大黨報”最終定名為《人民日報》

關於“大黨報”名稱的確定,是有一個過程的。最初,這張“大黨報”是叫“華北日報”還是叫“人民日報”?或是仍叫《解放日報》?原本是有不同方案的。

值得注意的是,毛澤東在1948年3月7日以中央名義致電中央工委的電報裡表述的關於“大黨報”報名的最初設想,是恢復原中央機關報《解放日報》的名字,但不作定論,供華北局負責人討論再定。電文中提到的“人民日報”,指的是晉冀魯豫中央局機關報《人民日報》。

根據現已發現的資料,恢復《解放日報》之說到4月間還很有影響,說明中共中央和中央工委領導人並沒有就此下一個定論。當時在晉冀魯豫《人民日報》擔任編輯的卞仲耘,於這年3至4月間多次與調到新華總社工作的丈夫王晶堯通信。她在4月10日的信中說:“報社和《晉察冀日報》合並,另出一種新報,等新報弄妥后再去。據說《解放日報》不久就要出刊。我們傳達時說,每個人都要去,各有自己的崗位。不要有自己各自打算,一切服從組織決定。”接到卞仲耘4月10日的信后,王晶堯即有一回信,信中說:“10日的信11日上午收到了……你說《人民日報》和《晉察冀日報》合並,另出一新報,是什麼報?是(否)說得很確實?因為在這裡聽說,磐石同志是搞華北總分社。總分社和總社不一起,晉察冀報和解放報合並,編地方版。不知究竟是什麼情況。因為一般看起來,既有了《解放日報》,石家庄又有《石家庄日報》,似乎無需辦出第三種報。即使出第三種報,也必然是地方性的。”不知什麼原因,這封信沒有寫完,也沒有寄出,卻被王晶堯保留了下來。卞仲耘在1948年4月18日致王晶堯的信中說:“報社走據說至少在兩月以后,因為解放日報出刊,隻出4版,那裡有老解放報的人,又有晉察冀、還有后方的《新華日報》的人。”由此可見當時眾說紛紜。那時王、卞在新華社和晉冀魯豫《人民日報》還是一般編輯,了解情況有限,但從他們的通信中可以推斷,當時究竟是恢復《解放日報》還是創辦一張新命名的報紙,還在未定之中。很可能有一種說法是,上級考慮集中一批辦過《解放日報》的編輯,與《晉察冀日報》編輯部合並,恢復出版《解放日報》,《晉察冀日報》的人員主要出地方版,是否承擔華北局機關報的作用還不清楚。晉冀魯豫《人民日報》編輯部成員轉而主要從事新華社華北總分社的工作。

進入5月以后,恢復《解放日報》之議漸漸不見提起。王晶堯於1948年5月6日致信卞仲耘說:“昨天(即1948年5月5日)知道華北局還要出報紙,想你們已經知道了。”他沒有提及這份新創辦報紙的名字。而在這時,使用《人民日報》作報名已基本定局。

5月20日,在華北局成立后的第一次會議上,劉少奇正式宣布《晉察冀日報》與晉冀魯豫《人民日報》合並。5月26日,《晉察冀日報》頭版頭條刊登了兩大解放區合並、兩大戰略區機關報合並,創辦《人民日報》的消息:

本報訊 中共華北中央局決定:新華社晉冀魯豫總分社與晉察冀總分社合並,成立華北總分社。晉冀魯豫邊區《人民日報》與晉察冀邊區《晉察冀日報》合並,出版《人民日報》。

這是目前已知的第一篇關於華北《人民日報》即將出版的消息。由此推斷,可能就在5月20日華北局召開的那次會議上,與會者議定,即將創刊的“大黨報”就叫《人民日報》。此前的幾種看法逐漸統一,認為原晉冀魯豫中央局機關報《人民日報》名稱甚好,沒有地域限制,可以沿用,因此以叫《人民日報》為好。

6月8日,華北中央局常委舉行第4次會議,再次討論了辦“大黨報”的問題,最終確認將合並后的“大黨報”定名為《人民日報》。

(連載七)

來源:《社內生活》2007月05月18日 第4版(副刊) 社史拾遺

(責編:趙光霞、宋心蕊)

推薦閱讀

全國黨報網站總編輯2018賀新春
  辭舊丹雞鳴盛世,迎新瑞犬頌神州。新春佳節即將來臨,人民網總編輯余清楚以及全國多家黨報網站總編輯共同為網友們送上新春祝福!祝大家新的一年萬事順意,節節進步!
【詳細】全國黨報網站總編輯2018賀新春   辭舊丹雞鳴盛世,迎新瑞犬頌神州。新春佳節即將來臨,人民網總編輯余清楚以及全國多家黨報網站總編輯共同為網友們送上新春祝福!祝大家新的一年萬事順意,節節進步! 【詳細】

為網絡空間“歲月靜好” 網信工作不騖虛聲
  2017年,在習近平總書記網絡強國戰略思想指引下,網絡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各項工作扎實推進,網上主旋律高昂,正能量強勁,各項法律法規進一步完善,網絡空間更加清朗,網絡空間國際話語權和影響力明顯提升。
【詳細】為網絡空間“歲月靜好” 網信工作不騖虛聲   2017年,在習近平總書記網絡強國戰略思想指引下,網絡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各項工作扎實推進,網上主旋律高昂,正能量強勁,各項法律法規進一步完善,網絡空間更加清朗,網絡空間國際話語權和影響力明顯提升。 【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