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綜藝節奏因素淺析——以《向往的生活》為例

王婷

2018年12月03日16:55  來源:視聽
 

摘要:2017年,伴隨著受眾對競技類綜藝的疲軟,慢綜藝應運而生。無論是鏡頭拍攝或剪輯加工,慢綜藝都呈現出了故事節奏緩慢、劇情鬆弛的生活流。筆者將以《向往的生活》為例從節奏這一因素來分析慢綜藝這種全新綜藝節目的表達方式及制作理念。

關鍵詞:慢綜藝﹔節奏﹔聲音﹔鏡頭﹔剪輯

影視節奏是能夠影響、引導、控制、引發觀眾注意力作用於人情緒的情感沖擊波,是各種視聽元素和內容元素運動變更的產物,每種節奏都離不開時間因素和變化因素,影視的節奏既體現在時間流程裡,又體現在空間的運動形態上﹔既依附於運動的影像上,又浸透在變化的聲音裡。與影視作品類似,由節目編排、聲音、鏡頭、剪輯等構成的節奏也是綜藝節目中不可或缺的藝術元素。本文擬從以上幾個角度分析節奏這一因素是如何影響並應用於《向往的生活》的,並就其對慢綜藝作品本身帶來的影響進行探討。

一、《向往的生活》及其評價

《向往的生活》是湖南衛視與合心傳媒聯袂打造的於2017年1月播出的生活服務紀實節目,以一種輕鬆隨性的方式展示田園生活環境和純真的角色互動,記錄了黃磊、何炅、劉憲華、一隻狗、兩隻羊、三隻小雞在蘑菇屋裡守拙歸園田的農舍生活,為觀眾帶來一幅“遠離塵世,歸園田居,自給自足”的生活畫面。

在綜藝市場一系列“節目進度快、后期剪輯利索、笑點設置密集、嘉賓之間激烈對抗”的節目大環境中,《向往的生活》沒有過多的劇情干預,而是高喊“親近自然,回歸田園”的口號吸引觀眾。在第一季播出期間,節目最高收視率達1.78%,最低收視率為1.15%,首播當天收視率達1.7%,節目平均收視率達1.49%。第二季首播收視率為1.44%,一線衛視黃金檔綜藝同時段第一,佔市場份額8.42%。這檔節目成功地開啟了綜藝市場“由快向慢”的全新轉折。

二、慢綜藝中節奏的集中體現

(一)節目編排奠定節奏

節目編排奠定了節目的總體節奏和基調,是綜藝節目編劇和導演的重要作用體現。以往,《極限挑戰》《奔跑吧兄弟》等競技類綜藝在節目編排前期需設置一定的故事情景,如“動畫穿越”“保衛地球”等,在故事劇情設定下,通過游戲競賽,完成節目組安排的挑戰后,方可到達終點,節目情節呈現跳躍式節奏,主線清晰明了。

而在《向往的生活》中,黃磊是負責做飯的慈祥爸爸形象,何炅是做家務的溫暖媽媽形象,劉憲華則是才華橫溢的孩子形象,通過鏡頭將家庭的溫暖透過熒幕傳遞給觀眾,滿足了觀眾對“家”“愛”“溫暖”等感性元素的向往。節目編排中沒有任何固定的節目流程,嘉賓們做飯唱歌釣魚,隨遇而安。

(二)聲音:渲染氣氛,強調節奏

影視作品中,聲音元素是觀眾視聽體系的焦點組成成分。一般影視作品的聲音元素分為音響、人聲、音樂①。就慢綜藝而言,人聲指節目中的人物對白、旁白、內心獨白等聲音元素﹔音響是指與自然環境和社會環境相適應的元素,如風聲、狗吠、叫賣聲等﹔音樂則是人為后期添加的具有表意和隱喻功能的聽覺元素,包括場景音樂、背景音樂、主題音樂等。

正是因為在畫面呈現上沒有像競技類綜藝那樣帶給觀眾快速的視覺刺激和大信息量的畫面更迭,慢綜藝更加側重音樂的表意和隱喻,如黃磊在節目中回憶他與何炅長達二十多年的友誼時,背景音樂為《See you again》,曲調略微傷感,將觀眾帶入當下的抒情情境中,達到了渲染情緒的效果。

音效的使用方面,節目並沒有人為制造掌聲、鼓聲等音效,而是使用了瀑布聲、流水聲、動物叫聲伴隨著黃磊的切菜聲,音效合理自然地使用更加強化了“田園”這一關鍵元素。在人聲運用上,慢綜藝中人物的語言對話更平和、緩慢、輕鬆,無過多場景音樂使用。

慢綜藝通過若有似無的背景音樂、天然的音效以及平和舒緩的人聲,構建出了慢節奏的聲音元素,從而影響和引導受眾心理節奏。

(三)鏡頭:直接呈現,合理表達

鏡頭作為影視作品的基礎,其時間長度、拍攝景別、運動速度等對於精准把握節奏具有重要意義。相較於競技綜藝,慢綜藝並沒有豐富的鏡頭語言,其主要表現出以下幾個特點:

1.固定鏡頭佔大篇幅

固定鏡頭是指在攝像機機位、光軸、焦距都不變的情況下拍攝的一段連續的影視畫面,是一般影視作品最常見的鏡頭表達形式,是運動鏡頭的前提和基礎,相較運動鏡頭而言,固定鏡頭在有限畫框內畫面敘事更自由。

慢綜藝通常大篇幅採用固定鏡頭,運用定格的方式記錄生活影像,這有利於強調鏡頭內容,使觀眾有自由突出某些鏡頭的觀看選擇。且在鏡頭運用方面,既有用大全景固定鏡頭框蘑菇屋,也有特寫固定鏡頭拍攝人物的表情、形態、動作,突出強化“靜”的內容,營造“靜”的氛圍,將觀眾帶入慢綜藝的情境中。

2.平均鏡頭時間較長

慢綜藝平均畫面時長保持在4.5s以上,2017年4月29日的黃磊發呆鏡頭多至35s以上。與快綜藝每“三分鐘一個笑點”的視覺刺激不同,慢綜藝每個鏡頭之間的切換時間相對較長,這樣的拍攝手法更有助於觀眾集中注意力感受節目人物情緒、故事情節發展,對控制節目敘事節奏、營造“靜”的氛圍有直接的意義。

3.紀實性的拍攝手法

慢綜藝突破了傳統綜藝的思路,用紀實的手法還原了嘉賓的現場表現,“流水賬”式的拍攝手法再現了角色之間的溫情互動,客觀記錄了嘉賓對生活的態度,強調了人與人、人與自然、人與環境之間的關系,刻畫了一個個全面真實的人物形象。從細節處尋找和捕捉對人生的看法和意義,在沒有劇本的情況下,這無疑是一次大膽的冒險,紀實性拍攝手法降低了綜藝節目原本的娛樂性,但也給予了綜藝市場新的生機和活力,使得節目更具備真實自然之美。

(四)剪輯:節奏中的“減法藝術”

后期剪輯是結合前期策劃選擇和處理鏡頭結構及長度后形成的節律,后期不僅不能破壞節目策劃拍攝的整體節奏,還需最終拍板決定節目的統一節奏基調。《向往的生活》在剪輯上主張做“減法”,以慢剪輯率為主,往往按照時間發展順序確立剪輯時間軸,而不單獨建立新的序列板塊,鏡頭記錄起床、買菜、做飯、吃飯、聊天等情景下的亮點,提煉出師生情、友情、親情等副主題,力求在平靜的生活中,以人為本,尋找人性美好的閃光點,引發觀眾共鳴。

(五)人物造型/場景設置的潛在節奏

除了以上元素之外,嘉賓的選擇也與節奏表現息息相關。黃磊與何炅都是娛樂圈知名藝人,在娛樂圈人脈資源豐富,可以使節目參與者很快進入“熟人語境”,從而營造觀眾自然舒適的心理節奏。

在人物造型方面,黃磊、何炅身著休閑服,形象塑造與“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節奏緊密契合。相較於以往綜藝各自身著隊伍戰服即將奔赴競技現場,慢綜藝的情境情節設置以及人物造型都與節目本身的節奏相契合,從而引導了受眾心裡的“慢”節奏。

節目中所有的故事都發生在蘑菇屋這一場景裡,與之前其他節目場內場外不斷切換以滿足受眾的視覺新鮮感截然不同。慢綜藝設置同一場景並以此拉近觀眾心理距離,增強歸屬感,便於承受和轉達慢綜藝“慢”節奏。

三、思考及建議

(一)國產慢綜藝要重視節奏把控

節奏是把握影視藝術魅力的關鍵,同時也是決定節目感染力的手段。契合了觀眾對於慢節奏生活的向往是慢綜藝可以佔據市場的主要原因,是國內綜藝市場人文價值的體現,同時也是觀眾一次返璞歸真的選擇。但目前國內慢綜藝普遍存在商業化氣息過濃、明星效應過重、沒有真的慢下來的問題,筆者認為應精准把握慢綜藝節奏,節目編排、拍攝手法、后期剪輯都需要從內到外真的慢下來,而不是讓“慢”成為一個口號和標簽。②

(二)慢綜藝要充分利用觀眾的使用心理

根據《2018職場人生活狀態調查報告》,伴隨城市化發展進程,十年內,城市人口年均增長2000多萬,截至2018年2月5日,我國常駐城鎮人口為81347萬人,城鎮人口佔總人口比重(城鎮化率)58.52%。焦慮、物質、輕度抑郁也如影隨形,將近40%的人希望逃離擁擠的城市,避開喧囂的人群,重拾“採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這一中國傳統美好願景,在觀眾對強刺激逐漸頓感的當下,慢綜藝可以直戳當代觀眾對於“詩和遠方”更深層次的內心需求。

(三)警惕同質化現象,風格多元化發展

繼《向往的生活》在業界和市場都取得優秀的口碑之后,國內綜藝市場開始競相效仿,《青春旅社》《漂亮的房子》《中餐廳》《親愛的客棧》等相繼出現,產生了同質化現象,使得目前觀眾市場略顯疲態。國內綜藝市場努力創新才是根本的生存之道,這不僅體現在慢綜藝方面,整個國內電視市場都應正視這一點。

注釋:

①陳曄,李若楠.影視聲音的造型性分析[J].大眾文藝,2013(02):179-180.

②黃燁.新媒體背景下慢綜藝節目成功原因及發展建議[J].新媒體研究,2017(22):58-59.

(作者單位:四川大學文學與新聞學院) 

(責編:趙光霞、宋心蕊)

推薦閱讀

人民日報創刊70周年
  70年,25541期,25541個日夜,人民日報與黨和人民風雨兼程、一路相伴,一同走過革命、建設和改革的崢嶸歲月,一起走進更加昂揚的新時代。
【詳細】

2018(第三屆)全國黨報網站高峰論壇
  2018(第三屆)全國黨報網站高峰論壇暨全國黨報網站總編輯看天津活動6月20日在天津市舉行,主題為“媒體融合:宣傳新時代 擁抱新時代”。
【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