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類傳統媒體媒介融合轉型探析

——以第一財經為例

楊雯

2018年12月03日16:57  來源:視聽
 

摘要:第一財經媒介融合轉型啟動較早,並取得了階段性成績,近年來更是引入社會資本,觸及智能媒體領域,具有典型性。本文就第一財經媒介融合轉型路徑進行分析,以期尋找其階段性特征和發展規律。

關鍵詞:第一財經﹔媒介融合轉型﹔智能媒體

一、研究背景

互聯網時代,傳播技術迅猛發展,傳播主體、渠道、內容多元化,受眾被賦予了前所未有的主動權。多種形態的社會化公司,以用戶需求為導向通過UGC、PGC和機器人寫作相結合的方式提供海量信息。傳統媒體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戰,紛紛走上“媒介融合轉型”的道路。財經類新聞品牌第一財經媒介融合轉型啟動較早,近年來引入社會資本,觸及智能媒體領域,具有典型性。本文就第一財經媒介融合轉型路徑進行分析,以期尋找其階段性特征和發展規律。

二、媒介融合相關理論

“媒介融合”(Media Convergence)這一概念最早於20世紀80年代,由美國馬薩諸塞州理工大學的I.浦爾提出,他認為媒介融合就是指各種媒介呈現出多功能一體化的發展趨勢。美國新聞學會媒介研究中心主任Andrew Nachison 將“融合媒介”定義為“印刷的、音頻的、視頻的、互動性數字媒體組織之間的戰略的、操作的、文化的聯盟”,他強調的“媒介融合”更多是指各個媒介之間的合作和聯盟。2003年,美國西北大學教授Rich Gordon提出了美國當時存在的五種“媒介融合”的類型分別是所有權融合、策略融合、結構融合、信息採集融合、新聞表達融合。

三、第一財經媒介融合轉型路徑階段性特征及分析

(一)第一個階段:傳統媒體內部的組織架構融合

1994年至2000年第一次互聯網浪潮席卷而來。在此期間,BAT初現雛形,門戶網站風靡一時。1997年以傳遞股市信息、普及投資知識為主要內容的有線財經(加密)頻道試播。這是上海電視系統的第一個專業財經頻道。2003年8月13日,上海第一財經傳媒有限公司注冊成立,整合廣播、電視、平媒等媒體資源,內容涵蓋經濟、金融、貿易、証券投資等多個領域。筆者認為,雖然早在2003年第一財經就對旗下的電視、廣播和平媒進行了整合,但實際上仍舊是相對獨立的部門,體制機制、運營策略、資源共享等方面的融合程度還不夠,更多停留在媒介互動層次上。從空間上來說,第一財經電視、廣播、平媒分別位於三個不同的辦公地址,各平台的記者、編輯見面交流並不容易。從技術層面來說,當時缺乏互聯網技術支撐無法達到真正意義上的信息資源共享。因此,無法整合和盤活各類資源,搭建有效管理平台。筆者認為,互聯網第一次浪潮的背景下,第一財經只是在傳統媒體內部組織架構上進行了資源整合,並未進入實質意義上的媒介融合。

(二)第二個階段:傳統媒體與互聯網技術深度結合的媒介融合

2001年至2008年,第二次互聯網浪潮襲來,從門戶搜索向社交化網絡轉變。其間,中國互聯網協會成立,個人門戶興起,電商服務業成為國家重要新興產業,2008年中國網民數量首次超過美國。2005年第一財經官方網站“一財網”上線,作為第一財經集團層面的新聞資訊聚合性網站,脫離了出版周期與傳統傳播的固定模式,提高了新聞傳播的實效性。筆者認為,這一階段,第一財經對報網融合進行了初探,邁出了媒介融合轉型的實質一步。但互聯網技術在整個集團的發展中仍舊是被邊緣化的,充其量是報紙內容的網絡版延伸,是在互聯網浪潮席卷下的順勢而為。2009年至2014年第三次互聯網浪潮,移動互聯網逐步成為主流,入口從搜索轉化為各種APP分流,移動端網民規模首次超過PC端網民。百度布局人工智能宣布成立深度學習研究院。在這一背景下,第一財經於2010年成立了APP客戶端,以此爭奪移動端受眾。同年第一財經與國內省級衛視寧夏衛視合作,擴大其內容覆蓋人群。2014年初第一財經宣布提前與寧夏衛視終止合作。同年,第一財經著手建立第一財經雲媒體平台,為之后的深化信息採集融合、新聞表達融合打下技術基礎。從第一財經對寧夏衛視和APP移動客戶端的布局來看,當時第一財經試圖傳統媒體和新媒體發展兩條腿走路,電視仍舊是第一財經整體發展的主業,雖然逐漸認識到互聯網的重要性,但是新媒體仍舊沒有成為其最核心的業務,難以在各種崛起的聚合類信息平台、自媒體以及社交媒體中爭取受眾的眼球。經過四年的省級衛視跨區域合作,2014年初第一財經宣布提前與寧夏衛視終止合作。筆者認為,這是第一財經媒介融合之路的轉折點,自此第一財經才真正進入了以向互聯網和新媒體融合為核心的轉型階段。

(三)第三個階段:后媒介融合階段,即智媒化階段

阿裡研究院提出正在醞釀的互聯網第四次浪潮是指“智慧化”。庫茲韋爾曾預言,按照目前的發展態勢,2045年人類將迎來“計算機智能超越人類智慧”的一個奇點。雖然大多數人對此半信半疑,但“AlphaGo與圍棋世界冠軍李世石的五局大戰”仿佛為了印証庫茲韋爾的觀點,震撼了世界。筆者認為,在人工智能浪潮的引領之下,媒介融合也必然走向智能化,或者說媒介融合的本質就是不斷走向智能化的一個過程。

2015年阿裡巴巴與SMG在上海宣布合作,發揮各自在傳媒與大數據領域的資源優勢。第一財經與阿裡巴巴的合作,很大程度上化解了傳統媒體向新媒體轉型過程中技術和資金上的困境。2015年成立第一財經商業數據中心,進軍商業數據市場,與阿裡巴巴聯手發布覆蓋中國主流消費市場的消費級大數據報告。2016年,第一財經運用抓取、算法等技術革新傳統採編生產過程,實現“一個平台”“一個用戶”“一個雲端”,打通各種媒介的採編流程、用戶信息庫以及信息資源庫,實現真正意義上的資源共享。同年,第一財經發布財經英文新媒體產品Yicai Global。也是在這一年,與阿裡巴巴聯合發布DT稿王即機器人寫作。筆者認為,DT稿王的出現標志著第一財經向智能媒體轉型的開始。

四、結論

(一)第一財經媒介融合轉型趨勢特征

第一財經的媒介融合路徑呈現出趨於智能化的特征:1.傳播主體智能化,從傳統媒體專業採編人員、機構到UGC,再到人機協作﹔2.傳播內容採集方式智能化,從傳統媒體的人工採編到與大數分析相結合﹔3.傳播對象智能化,受眾通過技術賦權自主選擇和生產信息﹔4.傳播效果智能化,利用大數據算法進一步細分受眾精准推送。

(二)注入互聯網基因,細化社會分工,推動傳統媒體媒介融合轉型

在互聯網人口紅利逐步消失、技術飛速更迭、BAT三分天下的背景下,傳統媒體缺乏技術和資本,想要靠自身搭建技術平台,與互聯網深度融合,制作內容的同時兼顧技術開發顯然力不從心。與原生互聯網技術公司合作,注入互聯網技術的基因,將從技術和資本兩個根本性問題上推動傳統媒體的融合轉型。

第一財經與阿裡巴巴的合作,從某種程度上,是數據技術和內容制作的聯姻,是社會分工的進一步細化。讓傳統媒體制作內容的同時兼顧互聯網技術轉型,難免顧此失彼。傳統媒體內容制作優勢與原生互聯網技術公司的數據技術優勢相互融合,將大幅提升媒介融合轉型的效率。

參考文獻:

1.胡正榮.傳播學總論[M].北京:中國廣播電視出版社,1997.

2.Andrew Nachison:Good business or good journalism? Lessons from the bleeding edge[R].A presentation to the World Editors’Forum,Hong Kong,June 5,2001.

3.Rich Gordon:The meanings and implication of convergence. In.K.Kawomoto,Ed.,Digital journalism:Emerging Media and the Changing Horizons of Journalism[G].New York:Rowman & Littlefield,2003:57-73.

4.阿裡研究院:中國互聯網創新創業的四次浪潮[EB/OL].2016-11-17.https://36kr.com/p/5056815.html.

5.王琨.財經類媒體的全媒體轉型研究[D].中國青年政治學院,2015.

6.孟建,趙元珂.媒介融合:粘聚並造就新型的媒介化社會[J].國際新聞界,2006(07):24-27.

7.中國互聯網20年:三次浪潮和三大創新[EB/OL].2014-04-17,中國社會科學網,http://www.cssn.cn/xwcbx/201404/t20140418_1072224_3.shtml.

(作者單位:上海交通大學媒體與傳播學院) 

(責編:趙光霞、宋心蕊)

推薦閱讀

人民日報創刊70周年
  70年,25541期,25541個日夜,人民日報與黨和人民風雨兼程、一路相伴,一同走過革命、建設和改革的崢嶸歲月,一起走進更加昂揚的新時代。
【詳細】

2018(第三屆)全國黨報網站高峰論壇
  2018(第三屆)全國黨報網站高峰論壇暨全國黨報網站總編輯看天津活動6月20日在天津市舉行,主題為“媒體融合:宣傳新時代 擁抱新時代”。
【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