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究真人秀节目的符号意指行为

——以《了不起的挑战》《我们的挑战》为例

张梦思

2017年04月24日09:28  来源:视听
 

摘要:真人秀节目发展至今,以“游戏+明星”“素星结合”等模式出现在观众视线的居多。《了不起的挑战》为避免单纯靠明星博取收视率,以“挑战”为关键词,走进普通人的生活,让明星在极限的生活、工作环境中传递正能量。新一季《我们的挑战》与《了不起的挑战》有异曲同工之处,只是在寓教于乐的基础上,增加了娱乐的比例,更符合年轻人的口味。本文拟从符号直指、涵指、神话的角度,探究真人秀节目的符号意指行为。

关键词:真人秀节目;直指;涵指;神话

《了不起的挑战》和《我们的挑战》以正能量为核心,让明星深入到各行各业,一起完成挑战任务。“正能量”指的是一种积极向上的状态,是柔性的主流价值观。如今,它成为一个充满意义的符号,为官方和群众共同使用,实现了官方话语的民间表达。将正能量话语放到真人秀节目中,能有效避免真人秀节目过度娱乐化,也塑造了电视节目的正面形象。正能量真人秀节目背后的意识形态运作,要求在选题、选角上进行反复推敲,制作出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的作品。

符号,即有机体能感受到的非实在刺激或刺激物,是指“一种携带意义的感知”。符号的重要性,在于符号是人存在的本质条件,人的生存必然关涉意义。在《普通语言学教程》中,索绪尔提出,符号是由能指与所指组成的。能指,是符号可感知的部分,是形式层面。所指,是指我们在感知能指的时候,所唤起的心理概念,是符号的内容层面。而能指与所指联结成一体的过程和行为,又被称为意指。罗兰·巴特提出了三种意指方式,即直指、涵指、神话。

一、直指

在罗兰·巴特的论述中,“神话”要借助“直指”和“涵指”。直指是最自然化的一种符号意指方式。节目中的表层搭配就是直指的首道门槛。

表层搭配就是在节目的形式上做文章,也是节目初始要呈现的状态。对于《我们的挑战》而言,MC的搭配显得尤为重要。以主持人身份亮相的撒贝宁、华少、尼格买提,为观众呈现的是高级知识分子的形象,负责节目的串场;沙溢和乐嘉作为老辈儿,尽显他们对于人生丰富的经验;岳云鹏和阮经天则象征青年一辈,初出茅庐略显稚嫩。这样的嘉宾组合,一是扩大了受众群体,二是丰富了节目呈现的状态。

除了嘉宾的组合外,还有挑战的层次搭配。《我们的挑战》节目组征集了众多心愿故事,让六位挑战者跨越千里送出爱的快递。第一份快递“冰雪恋歌”讲述驻守新疆的边防战士周文与女友杨盼盼距离4651.5公里的爱情故事;第二份快递为异国游子送去妈妈的味道;第三份快递关乎亲情和友情,成为节目刺点(刺点,指正常状态的破坏,要求读者介入,并求得狂喜的段落。能造成文本之间的风格差异,也可以造成文本的跌宕起伏),引无数观众落泪。21岁的王树明离开年仅3岁的女儿王玉梅,参加抗日战争。如今76岁的王玉梅希望节目组帮她把父亲的骨灰带回家乡。刘烨和阮经天变身暖心快递员,虽一路坎坷,但怀着帮分离家人团聚的心愿,一路坚持。时隔35年,分离的王树明一家终于团聚。三个快递的安排,以逐层递进的方式阐述,受众的感触也由浅及深,使节目达到情感的顶峰。该节目就是在直指上做了细心的安排,为之后涵指的表达做好了铺垫。

二、涵指

涵指与直指相对,直指是明示意,涵指则是隐含意,需要我们探寻符号与文化之间的关系。如《我们的挑战》第一期节目中选择喝西瓜汁的去了重庆,因为红色象征辣;喝牛奶的去了内蒙古,牛奶是内蒙古当地的特产。通过此例,我们发现涵指是可以通过隐喻、转喻、象征这三种修辞手法来进行表达的。

(一)隐喻

隐喻,具有相似关联的符号,是寻找一个所指与另一个所指之间的相似之处,又可以称为像似符。

新一季《我们的挑战》中,嘉宾被冠以“英雄”的形象出现在我们的视野里。黄晓明被比拟为具有强烈社会责任感的“钢铁侠”,这与他多年捐款、捐物、关心弱势群体有切合之处。节目中“yes or no”环节,由于整队选择失误,要求吃完一颗洋葱,喝完一杯酱油,他以大哥的身份选择独自完成这些惩罚。刘烨与“美国队长”的形象近似,是因为他具备很强的领导能力。如无人岛选择生存三宝时,只有领头者刘烨选择了猎刀、潜水镜、打火石,其余5人选择了不着边际的神灯、洗发水、拖鞋、耳塞……嘉宾暗含的性格,推进了节目的进程。当中每个看似不经意的选择,都增加了受众的期待。

(二)转喻

引得符就是通过转喻来进行表现的,即邻近性关联的符号。依靠相关性,在两个所指之间建立了独特的关系。

在《极限打工》中,嘉宾在不知情的情境下,通过选择道具“水、绳子、胶鞋”,完成即将要挑战的职业。选择水的岳云鹏去了山西的煤矿,因为“水”是他们在井下唯一接触到的食物。选择绳子的乐嘉和沙溢去了重庆当棒棒工,日常生活中他们就是用一条尼龙绳和木棍,帮人们送货,补贴家用。选择胶鞋的阮经天和华少成为了挖藕工,在泥泞的水下,挖出莲藕来换得报酬。

引得符的使用,为节目增加了更多悬念和趣味性,使嘉宾的命运与受众系在一起,激发受众继续观看的兴趣。

(三)象征

象征对应的是标志符,指规约性关联的符号。它也是神话得以建构的手段,人物和情境完全是依赖社会文化的约定俗成。首先,《我们的挑战》选择在央视播出,传媒是意识形态编织的重要场所之一,严肃客观的央视将是正能量真人秀节目最好的舞台;其次,正能量节目要配备积极向上的嘉宾,选择撒贝宁作为节目的主串,是因为他常以公正严谨的形象出现在大众视野,也为节目传递意义埋好伏笔;最后,群众有不可控因素,所以在拍摄之前也进行了抉择,挑选出生活中具有典型意义的普通百姓,让他们作为明星的导师,辅助完成不同的挑战。

《消防特辑》中被受众认出来的蒋宇航,是2008年汶川大地震中被困125个小时被成功救出的孩子,如今怀揣着感恩的心回馈社会。消防官兵用最美的逆行打动了亿万观众,一次次震撼的现场演习,除了让6位MC越来越严肃认真,也让受众看到这些官兵们背后付出的汗水与辛酸。《极限打工》中绝壁清洁工朱队长和撒贝宁,冒雨在悬崖上捡拾垃圾,他们用亲身行动告诫我们:不要乱扔垃圾,保护环境是我们的职责。

三、神话

“神话”并非指通常意义上的神话故事,而是被建构来为文本读者或受众传递特别信息的思考方法。在罗兰·巴特看来,神话是一个特殊的系统,它是根据在它之前就已经存在的符号学链而建立起来的,其背后充盈着社会情态和意识形态的内容。神话所能做的,就是引导受众以另一种方式进行反思。

(一)意义的自然呈现

《我们的挑战》以人物最真实的表现出现在荧屏上,节目中因为每个嘉宾做出的选择不同,致使节目组要在每个环节中把嘉宾的机票都准备好。再由他们的临时选择,进行改签或退票。意识形态的自然编织,也是以此类真实的真人秀节目为体裁,通过直指-涵指-神话的递进,运用隐喻、转喻、象征的修辞手法,以一种不为人知的方式,潜入到受众的思想中。

《极限打工》里,沙溢和乐嘉去重庆挑战“棒棒工”的职业。这群人以体力劳动为生,带着一根竹棒、两根尼龙绳,爬坡上坎,走街串巷地揽活。在问及棒棒的儿子会不会埋怨自己的父母时,孩子隐忍泪水摇头。这期节目借明星的体验与感受,表达了国家对于底层百姓生活状态的关心,也呼吁大家以乐观的心态对待今后的生活。岳云鹏来到山西长治的煤矿打工,打眼、放炮、为工友送饭,井下6小时的工作,让他难抵黑暗,最终挑战失败。节目的播出并非必须挑战成功,正是岳云鹏失败的经历,让我们渴望为处于黑暗的矿工兄弟送去光明。《极限打工2》中去东北查干湖进行冬捕。由于这种传统的渔业生产方式很累,不少年轻人毕业后都选择在外打拼,留下的老辈们因感恩查干湖世世代代的馈赠和深爱自己的民族文化,而留在这个地方,一做就是一辈子。通过与老把头的日常交谈,就能清楚地感知他们热爱这片故土,想把这项民族传统一代代传承下去。第三期《聚商之路》中,撒贝宁在新闻上看到上海崇明岛的花菜严重滞销,遂前往收购花菜,让愁眉不展的农民看见了希望。其余几位MC则选择了卖煎饼、卖手工香皂、卖假发、卖咖啡、做美甲。不管哪种职业,他们一天的收入将全部用于慈善,这就是“取之社会,奉献于社会”。

《我们的挑战》十二期节目,并没有过分夸张的行为刺点安排,而是以朴实的语言和不寻常的挑战,让意义自然化地在观众心中呈现。

(二)正能量的内心召唤

尼尔·波兹曼在《娱乐至死》一书中提到,电视本身的性质决定了它必须舍弃思想,来迎合人们的需求,并适应娱乐业的发展。如今的受众又偏好于刺激、娱乐化的真人秀节目,它们可以为受众带来快感,所以大部分的真人秀都选择在嘉宾和环节上埋下刺点,以“秀”作为整期节目的核心,获得较高的收视率。但央视则大胆地对他们的快感进行收编,全力打造一档不失娱乐的正能量真人秀节目,将刺点安排在所指上,让受众自然地探寻内在涵义。

如《环境保卫战》中模拟地球的温室效应,6位MC在不经意的考验中,表露出日常生活中的陋习,包括不关水龙头、使用发胶、不拔插销等。他们的行为是节目中刺点的安排,这种性质的刺点不再以引人发笑为目的,而是身体力行地去呼吁大家保护我们的家园。一期温室效应的节目,被赋予了好与坏、得与失的社会价值观。

但《我们的挑战》自播出以来总体呈现高低不平的走势,第六期节目中邀请自己的好友参加新春聚会,6位MC邀请来的几乎都是荧屏中的谐星。本想以“谐星”为明示意义,感受背后所指和意识形态的安排,但过多的游戏环节使节目总体跑偏,我们无法通过这些游戏,深刻地感受到艺人们乐观的心态。《太阳的战争》虽赢得观众一笑,但整期节目的形式和《奔跑吧,兄弟》《极限挑战》有几分雷同,被撕掉电池或电量耗尽的太阳视为死亡,将作为太阳花守护在撕掉他的太阳面前。为取得胜利,几位MC采用联盟、略施心机或坑队友的方式。一路的角逐与奔跑中,沙溢成为最后的太阳。这期节目要传递的是团结的精神,却没考虑到游戏本身就在消磨观众思考的能力。直指的不明确让涵指无法顺利传递,背后神话的意指自然达不到预期的效果。

四、结语

符号学是一门关于符号与意义的学科,从意指关系上看,是一门从“自然与符号”,到“符号与文化”,再到“文化与意识形态”的层层递进的行为关系。我们研究符号学也是想探寻直指背后深层的涵指意义以及神话深处隐藏的意识形态。神话作为一种意指,被构建来传送关于思想的思考方法,这样的深层意义才应该是我们节目探究的根源。

央视《了不起的挑战》在节目直指和涵指上做文章,运用隐喻、转喻、象征的修辞手法,塑造具有正能量的荧屏形象和关乎人们日常的主题,并突破真人秀节目以娱乐主宰一切的局面,以打工、感恩、奉献、民族传承等主流价值观,来影响当代老中青。《我们的挑战》在嘉宾设置上进行了调整,更换了播出频道,还选择加大游戏在节目中的比重。虽符合不少年轻人的口味,但刺点过度趋于展面的表现形式,不利于人们获取背后蕴藏的意义。

尼尔·波兹曼《娱乐至死》一书中,提及教学是一种娱乐活动,第一,受众在观看电视节目的时候不需要具备其他知识;第二,任何信息、故事或观点都要以最易懂的方式出现。我们赞成电视所带来的情感力量,在它的基础上,我们要做好节目符号的表意形式,以浅显易懂的明示道理,去说服受众。意义的自然呈现,必然是一种非直接灌输鸡汤的有效方式。因此,真人秀节目应在符号意指层面上下功夫,从而打造出优秀的电视作品。

参考文献:

1.赵毅衡.符号学原理与推演[M].南京:南京大学出版社,2010.

2.李玮.新闻符号学[M].成都:四川大学出版社,2014.

(责编:石思嘉(实习)、宋心蕊)

推荐阅读

习近平“4·19”讲话一周年 发生这些改变
  2016年4月19日,习近平在京主持召开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座谈会并发表重要讲话。一年过去了,让我们再次重温总书记4·19讲话,看看我国网信事业的新进展、新变化,感受国家的进步、百姓的收获。
【详细】习近平“4·19”讲话一周年 发生这些改变   2016年4月19日,习近平在京主持召开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座谈会并发表重要讲话。一年过去了,让我们再次重温总书记4·19讲话,看看我国网信事业的新进展、新变化,感受国家的进步、百姓的收获。 【详细】

独家:传媒界全国政协委员知多少
  2017年全国两会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来自全国各地的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们齐聚北京,共商国是。传媒界的政协委员都有谁,他们带来什么提案,关注哪些话题,人民网传媒频道特地予以梳理,以飨读者。
【详细】独家:传媒界全国政协委员知多少   2017年全国两会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来自全国各地的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们齐聚北京,共商国是。传媒界的政协委员都有谁,他们带来什么提案,关注哪些话题,人民网传媒频道特地予以梳理,以飨读者。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