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析“真实场景”在真人秀节目中的运用

沈思佳

2018年12月04日10:17  来源:视听
 

摘要:近几年综艺真人秀节目蓬勃发展,各种类型的真人秀节目层出不穷,而推理真人秀节目目前尚在初步探索阶段。本文将分析《明星大侦探》和《我是大侦探》两档推理真人秀节目在是否使用真实场景方面的效果差异,从而进一步探索真实场景的运用对节目受众体验的优势作用。

关键词:推理真人秀;沉浸式体验;受众参与;真实场景

影视剧中,场景是指在一定的时间、空间内发生的一定的任务行动或因人物关系所构成的具体生活画面,更简单地说,是指在一个单独的地点拍摄的一组连续的镜头。对于电视节目而言,场景即是指电视节目中的一系列事件发生的地点,不同节目的情节需要不同的自然场景,一般分为室内和室外场景。而对于推理真人秀节目而言,场景是指案件剧情发生的场地,也是现场MC进行搜证和推理的地点。本文中所要讨论的“真实场景”,以推理真人秀节目《明星大侦探》和《我是大侦探》为例,是相对于《明星大侦探》第一、第二季节目中节目组在演播厅内模拟的探案场景而言的。在《我是大侦探》节目中,节目组引入“真实场景”,不再采用演播厅内模拟场景的方法,而是全程采用实景拍摄,根据每期剧情搭建不同实景,即案件发生在哪里,探案过程的拍摄就在哪里进行,营造出“现场感”。真实的空间为节目带来即时在线的直播感,也为观众们带来节目参与感。

一、“真实场景”在综艺节目中的运用

“真实场景”在综艺节目中的运用大致可分为三个发展阶段,即演播室场景、虚拟场景和真实场景。

综艺节目是一种娱乐性的电视节目形式,其中虚构性质、表演性质的剧情较多,特别是早年的综艺节目以棚拍为主,为突出节目的娱乐效果,往往真实性较差,较少使用“真实场景”。这一阶段的综艺节目的拍摄地点往往在演播室里,所有的节目流程均在演播室里进行,拍摄方便的同时也对节目的内容和表现有所局限,因此国内早期的棚拍综艺节目大多以访谈、歌舞、室内游戏为主。如大型生活服务类节目《非诚勿扰》,在演播室的场景下强化了男女嘉宾的面对面交流,为观众们营造出畅所欲言的交谈氛围,让男女嘉宾迅速互相了解,更容易牵手成功,增加了节目的沟通感和可看性。

第二阶段的虚拟场景则是虚拟技术与传统的色键扣像技术相结合,在广播电视节目制作中创造出虚拟演播室的场景,虚拟演播室系统可让真实的演员、主持人深入到虚拟的三维场景中,并能与其中的虚拟对象实时交互①。虚拟场景不仅可以提高节目画面的视觉效果,增大节目信息容量,而且可以提升节目的吸引力和可观赏性。虚拟场景在综艺节目、体育节目甚至天气预报中的运用尤为广泛,如各大卫视的跨年晚会,CCTV5的《豪门盛宴》《篮球公园》等。虚拟场景的应用为电视节目场景的选择带来更多可能,也丰富了不同类型电视节目的场景需要。

随着近几年真人秀节目的大热,观众们逐渐对过分编排剧情的电视节目失去兴趣,他们更容易被真人秀节目中的真实所吸引,因此,许多电视节目也选择运用“真实场景”下的录制来增强节目的代入感。2000年夏天,美国最受欢迎的电视节目《幸存者》中就运用了“真实场景”的叙事方式,只是它的程式尽可能接近脚本化一级,而不是变成完全演出的电视影片②。在《幸存者》中,真实场景体现为真实的户外恶劣环境,虽然有节目组脚本化的剧情安排,但一直工作的摄像机保证了节目的真实,这种真实的拍摄环境让节目更有视觉冲击力,更能给观众带来震撼的效果,这种真实感远比安排好的虚拟场景中的演出更加吸引观众的眼球。

《明星大侦探》是芒果TV推出的大型自制明星推理真人秀节目,第一、第二季节目均获得良好口碑,在第三季节目的制作中节目组首次引入了“真实场景”,一改之前演播室内局限的“探案场地”,把节目录制的场景变成了酒店、医院等真实场景,不仅是虚构与非虚构的悖论杂交,而且还同时是真人秀节目与刑侦剧。节目组在三季以来对真实场景的不断探索下,孵化出《我是大侦探》这一档登陆电视平台的大型情境类益智互动推理真人秀,该节目每一期都根据剧情搭建不同实景,现场MC的探案过程均在真实场景下进行。自2018年第一季度播出以来,该节目收视持续走高,深受观众的喜爱。

二、“真实场景”运用的动因

本文将以推理真人秀节目《明星大侦探》和《我是大侦探》为例,分别从不同的角度分析“真实场景”在推理真人秀节目中的运用。本文主要分析“真实场景”中非虚构的一方面,以及“真实场景”在节目叙事方面的优势。

(一)突破场地限制,营造沉浸式体验

《我是大侦探》是湖南卫视推出的大型情境类益智互动推理真人秀节目,与《明星大侦探》类似。该节目一共有六位明星玩家,每期一个故事,六名玩家将扮演故事中不同的角色,角色中有侦探、普通玩家与关键人物K三种身份,只有K可以不说真话,成功找到关键人物K,即为游戏胜利。《明星大侦探》前两季的搜证环节均在录影棚内进行,搜证的地点就是节目组精心布置的区域(如图1、图2),现场MC和观众都将演播室中的各个区域模拟为“犯罪现场”或是“某个嫌疑人的家”,楼上楼下的布置以及房间之间的距离也要靠观众自行想象,这就如同虚构电影一般。这样的设置诱发假装相信而非信念,这是因为观众知道,被表征的行为既是在摄影机前上演的又是演员模拟的,而不是人物所经历的。因此,第三季的节目中便引入了“真实场景”的运用,打破了原先的演播室场地限制,为观众营造了沉浸式观看的高峰体验。而《我是大侦探》作为在电视平台播出的同类型节目,由于从网综转为台综,首先要考虑的就是电视观众的门槛。相比于网络综艺节目的受众群体,电视综艺节目的受众年龄层次跨度更大,不再局限于年轻群体,可能会有更多的中老年人和中小学生观看。而电视相对线性的呈现方式让受众在播出时只能跟着情节走,这就更加突出了真实场景带来现实感的重要性。相比年轻受众,中老年受众群体对新鲜事物的接受力要差一些,他们可能无法很好地理解场景模拟和演员模拟,那么真实场景可以带领他们更快地进入节目的叙事节奏,让他们真正走进节目每一期的故事剧情设置,获得沉浸式的观赏体验。

以《明星大侦探》第一季第七期《请回答1998》和《我是大侦探》第二期《相约九八》这两期发生场景类似的案件为例,可以十分直观地看出“真实场景”在推理真人秀节目中的作用。电视屏幕上播放的影片,就视觉而言,沉浸性体验远为逊色,这是因为需要克服无数潜在的干扰源。这些干扰源可以是观看节目的外在环境条件,同时,演播室模拟的“搜证现场”也可看作是干扰源之一。这使得观众在观看节目时需要不断说服自己相信演播室中模拟的“搜证现场”即为真实现场,现场MC就是侦探和嫌疑人,并将自己代入侦探的角色,与节目中的玩家一同破案,这一系列的假装相信显然降低了节目观看的真实感和趣味性。而在《我是大侦探》节目中,案件同样是发生在1998年,现场MC依旧是当年的复古装扮,但这一次的搜证现场不再局限于狭小的演播厅里,而是换成了真实场景,剧情就发生在极具1998年风格的一条街道上(如图3)。现场MC和观众都不需要再在平面空间中假装相信,在真实场景中有着真实的1998年街景,路边全是1998年的复古灯牌,嫌疑人家里的装修风格也穿越回了1998年,老旧的橱柜、墙壁上的1998年当红明星的海报,这些场景都将观众的思绪拉回1998年(如图4)。而《请回答1998》中的模拟场景只能依靠单个的复古物件来营造剧情场景,这样效果有些单薄,影响观众的观看体验。同时这样的真实场景对于观众而言,也满足了使用与满足理论中的心绪转换效用,观众通过观看节目,自然地将自己代入节目角色,仿佛自己也变身成为名侦探,与明星玩家一同搜证指认真凶。从受众的角度来说,这样有助于帮助人们逃避现实生活,增强受众情绪上的解放感和满足感。对比这两期节目,《我是大侦探》中真实场景的运用显然突破了演播厅录制场地的限制,给观众带来更多的现实感,使得原本稍显复杂的节目场景剧情设定变得通俗易懂,更好地为观众营造出沉浸式的节目体验。

(二)剧场式情感表达,给予观众代入感

一般综艺节目的时长控制在一个半小时到两小时左右,它们虽然不像电影的叙事情节一样严格按照亚里士多德模式——呈现、展开、高潮、结局,但在这两个小时之内,一期综艺节目也能完成完整的叙事表达。加之真实场景的运用,《我是大侦探》不仅仅是一档推理真人秀节目,更像是一个立足于故事本身的刑侦剧,对比之前的模拟场景,节目剧情显得更为流畅,MC的情感表达也更为直接,让观众轻易获得节目剧情的代入感,使得各种年龄、背景的观众都能很快入戏。值得一提的是,这种刑侦剧式的节目形式,在韩国原版推理真人秀节目《犯罪现场》中体现得更为明显。作为同类型节目,《犯罪现场》虽然在节目场景设置上远不如《我是大侦探》真实和细致,但其增加了一名真实刑警参与到节目的搜证、推理环节中,通过融入一些专业知识有效增强了节目的真实感,从而在一个更加专业的角度引导观众在观看节目过程中参与推理,获得自己的判断。

在《我是大侦探》节目中,虚构的是案件的剧情与发生,非虚构的是场景的真实和现场MC的探案过程。观众们被节目中的真实场景、道具以及现场MC紧张烧脑的探案过程所吸引。观众会想象自己也是一名侦探,跟随明星玩家一起探案,这无疑增加了观众的代入感和参与感,使得观众能够沉浸在节目内容中。另一方面,观众们为虚构的案件剧情所吸引,虚构的案件发生也同样给观众造成紧张刺激感,案件剧情的发展也符合了观众们脑洞大开的想象,使观众们产生认同感,从而成为节目的粉丝群体,继而持续收看节目。除此之外,值得一提的是,在《我是大侦探》节目播出过程中,观众可在节目最终投票结束前,打开微信摇一摇,参与节目互动,有奖竞猜当期的关键人物K,这体现了真实场景下的即时直播功能,给观众一种案件正在进行的感觉,同时也加强了受众参与度,观众们不再像往常收看电视节目那样只被MC的节奏带着走,他们在现场MC的带领下有着自己的推理和判断,并渴望参与到即时的互动讨论中。这样新颖的节目形式有效地增加了固定收看节目的粉丝数量,以实现节目更大规模的传播,这些都可看作是“真实场景”在节目叙事方面的优势。

三、结语

本文通过分析两档推理真人秀节目有无运用真实场景在节目剧情叙事、观众观赏体验等方面的效果差距,展现了真实场景在推理真人秀节目中的重要作用。真实场景在节目中的广泛应用有效拉近了节目与观众的距离,使观众收获节目代入感,获得沉浸式的观赏体验,同时也增强了节目的受众参与度,让受众获得思考空间甚至情感归属,并在同类型节目中脱颖而出,在满足受众观看需求的同时收获良好口碑。

注释:

①刘建辉,闫月琴.虚拟演播室技术在广播电视中的应用[J].中国有线电视,2005(3):347-348.

②[美]玛丽-劳尔·瑞安.故事的变身[M].张新军 译.南京:译林出版社,2014:57-73.

参考文献:

1.陈红.电视节目制作中虚拟现实技术的应用与研究[J].现代电视技术,2017(01):90-93.

2.谭天,张冰冰.“互联网+电视”的场景构[J].视听界,2015(03):25-29.

3.[美]亨利·詹金斯.文本盗猎者:电视粉丝与参与式文化[M].郑熙青 译.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16.

4.张古月.从“使用与满足”理论解析《明星大侦探》成功之因[J].新闻研究导刊,2017(09):81+84.

5.刘潇媛.《明星大侦探》舞台叙事特点简析[J].戏剧之家,2018(11):124-125.

(作者单位:重庆师范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

(责编:赵光霞、宋心蕊)

推荐阅读

人民日报创刊70周年
  70年,25541期,25541个日夜,人民日报与党和人民风雨兼程、一路相伴,一同走过革命、建设和改革的峥嵘岁月,一起走进更加昂扬的新时代。
【详细】

2018(第三届)全国党报网站高峰论坛
  2018(第三届)全国党报网站高峰论坛暨全国党报网站总编辑看天津活动6月20日在天津市举行,主题为“媒体融合:宣传新时代 拥抱新时代”。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