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声传情:文化综艺《朗读者》的视觉修辞

邓丽君

2019年02月15日09:45  
 

来源:《视听》2019年第2期

摘要:2018年第25届电视文艺“星光奖”评选揭晓,央视综艺频道《朗读者(第一季)》摘得电视栏目文艺大奖。该节目通过朗读,实现朗读者与受众精神心理上的情感共振与文学之旅,达到文化化人、鼓舞人、教育人的目的。本文将运用视觉修辞原理,分析《朗读者》的符号仪式、光影景别等内容,对文化类综艺节目的发展具有一定的参考价值。

关键词:《朗读者》;视觉修辞;仪式符号;光影;文化内涵

在《定义视觉修辞》一书中,并没有对视觉修辞给出一个明确的概念界定,而是从具体的案例入手,探讨图像如何以修辞的方式作用于观看者。①视觉修辞关注那些运用图像和其他视觉性因素进行劝说,意图说服甚至控制受众的价值观念和实践行动的现象。朗读,原以听觉器官为主要接收感官的人类文化艺术,在文化情感类综艺节目《朗读者》当中,我们可以看到主创者借助图像等其他视觉性感官因素,通过刺激引导受众的视觉经验来进一步影响受众的情感态度、价值信念,以实现节目意志潜在性“劝服”传播意图。

一、舞台场景的审美化建构

为了营造更好的舞台视觉效果,《朗读者》的主创人员灵活运用多种视觉修辞手段,包括与“朗读”“书籍”“读书”等密切相关的元素和符号,组织并呈现各类特定的视觉意象,应用视觉修辞技巧,建构舞台场景,传达感情与传递思想。

(一)符号与节目品质

符号,是一个社会约定俗成的用来表示某种意义的标记。符号的形式比较简单,有一定的艺术美感。一般而言,符号是精神外化的产物、意义的载体,并且具有能够被感知的客观形式。

朗读亭,是一个社会情感采集器,人们在朗读亭里尽情朗读,献给自己还未出世的女儿,献给远在他乡的家人,献给未来的自己。《朗读者》节目线下的舞台展演场地——朗读亭,在其线下活动“寻找朗读者”中,幻化成为一个寄托人们情感的空间符号。人们需要在特定空间宣泄情绪、储存思想。此外,朗读亭亦是一个文化符号。人们在朗读亭里朗读古今中外的文学经典。书香浸满整个朗读亭,浸润着朗读者的心田。场外的文化情感符号——朗读亭在一定程度上提升了节目品质与关注度,掀起了全民阅读的热潮。而节目演播室内,别出心裁的舞台设置在更大程度上让视觉修辞作用发挥到了极致。节目的舞美总设计师,来自英国的Julian Healy曾是美国电视界最高奖项——艾美奖的获得者。在《朗读者》的节目现场,舞台是由图书馆+剧场建构的。而连接剧场和图书馆的是舞台两侧的呈弧形阶梯。高尔基说“书籍是人类进步的阶梯”。阶梯,不仅让舞台布置在视觉上更加流畅自然,增加了舞台纵深感,而且还是一种隐喻。多读书,读好书,书籍是人类智慧的结晶,是文明进步的助推器。可以说,阶梯这一视觉符号,隐喻了进步与文明,与《朗读者》“文化化人”的节目宗旨紧密联系。

(二)仪式与真实美感

仪式作为人类社会文化现象的实践方式,铺陈了可供观看的展示空间。尤其是在“媒介化”时代,仪式与媒介的耦合汇流创制了契合社会需求的传播范式——媒介仪式。戴扬和卡茨认为“媒介仪式”就是“电视仪式”或“节日电视”,突出强调了电视媒介的仪式功能。②作为一档文化情感节目,《朗读者》通过媒介仪式的话语逻辑,为观众营造集现场感、仪式性、审美化于一体的仪式空间,带来陪伴和慰藉。

连接节目“访谈客厅”和“朗读现场”的那道门,是朗读仪式的符号器物见证者。在节目开始之际,全景镜头在微暗光影下,聚焦于缓缓打开的两扇门,主持人董卿通过连接节目“访谈”与“朗读”环节的那道门走向舞台中央。此时,位于两层坐席的现场观众全体起立、鼓掌、呐喊,俨然成为巴赫金的“广场式”狂欢的精彩开幕。当主持人提示下一位朗读者时,她会返回那道仪式性极强的门,迎接朗读者的到来。主持人与朗读者握手的交往礼节,成为媒介仪式的表征元素。握手这个经常被忽略的日常礼节在电视中得到了重复性的强化,唤起观众对传统仪式的再认知。而言语意义也具有仪式化功能。《朗读者》在建构媒介仪式的过程中,不断强化语言符号这种微型仪式的阐释功能。主持人在电视节目中具有串联内容、把控现场、引导话题等重要作用,所以主持人的语言表达在电视节目中的意义不言而喻。在节目推进过程中,该节目主持人以主流话语方式与清晰的逻辑性特点完成了语言艺术的仪式化建构。排比等修辞运用,为青春话题的文化想象做了仪式性引导。朗读者的语言表达也在暗示着正在进行的是一场庄重的仪式。在每位朗读者进行朗读之前,他们都会重复同样的一句话:“谨以此篇献给……”虽然朗读的对象不同,但这种正式性的、重复性的语言表达,成为拉开朗读的序幕。这种仪式化、序列化的语言逻辑,经由不同朗读者的重复性呈现,凝结了感性理解与理性认知汇聚的语言仪式共同体。尤其是朗读者对经典作品的再度阐释,让聆听者沉浸于朗读者与经典文化相互融合的媒介情景中,把朗读的仪式与语言的结构进行关联,构筑了抵达“在场者”内心的新型叙事策略,使受众产生情感共振。

二、真情实感的慢餐式传达

《朗读者》把朗读和光影的视觉修辞融合,在静态图像修辞中,景别、色彩、光影等元素都有其独到的思想与意涵。朗读是“慢餐式”的传情达意方式。不同于快餐文化,朗读的韵味流泻于之前的好奇与疑问、过程中的品读以及朗读之后余音绕梁中的思考空间。

(一)特写镜头直击人心

特写是一种景别。景别是指由于摄像机和被拍摄的物体的距离不同,而造成被拍摄物体在画面中呈现的范围、大小的不同。景别一般分为远景、全景、中景、近景和特写五种。在《朗读者》第二季第一期以“初心”为主题词的节目中。当黑龙江扎龙湿地自然保护区丹顶鹤的第三代守护人在讲述两位亲人都因守护丹顶鹤而去世时,镜头是主持人董卿的面部特写。特写在电影中运用最为广泛,因为特写往往能即刻捕捉人物的情感与情绪。主持人专注的眼神,合十放在鼻尖的双手,惊讶、难过,祈祷之意,引起在场与屏幕前受众的强烈共鸣。下一个镜头是朗读者的面部特写镜头。她也是作为徐家第三代人在同一片土地上——黑龙江扎龙湿地自然保护区,代代相传,做着同一件事情——保护丹顶鹤。在她们聊天的过程中,将“传承”这一民族精神品质诠释得入木三分。视觉修辞能通过形象的画面更有力度地“劝服”受众,撼人心扉,回归创作者的意图本心。

(二)光影升华节目主旨

在央视著名新闻评论员白岩松的朗读期间,整个舞台上灯光由原本华丽隆重的酒红色调变为了冷色调深蓝色。舞台灯光改变,彰显了白岩松的个性特点——冷静而又理智的特性。在他身后的LED大屏幕,背景图是耸立着的松树剪影,底色仍然是明蓝色,松树呈黑色的剪影。松树是白岩松的隐喻,挺拔、不畏严寒、不屈不挠,如同在异乡北京漂泊了数十载的白岩松独立且坚韧的品质。在这方舞台之上,白岩松用饱含激情、抑扬顿挫而又亲切自然的语气语调朗读了献给心中的故乡内蒙古呼伦贝尔的诗歌。理智与激情、理性与感性的碰撞,呈现了一个游子内心深处对故乡深厚浓郁的依恋情谊,贴合了本期节目主题词“故乡”。中国第六代导演贾樟柯,在朗读《贾想》时舞台设置为客厅造型。他坐在舞台中央的沙发之上,外型酷似皮克斯落地灯的灯光打在朗读者身上,暖色调黄色光影营造了温暖静谧的家庭空间氛围。在剧场式舞台上的朗读展演,被景别光影包装呈现出了一种极强的视觉传播力。

三、结语

如何使综艺做到“文化化人”,文化情感类综艺节目《朗读者》书写了立体生动的答案。人们的内心深处渴望触摸精英文化,通过朗读感受宁静时刻,通过朗读找到情感的寄托空间,通过朗读实现价值观的升华。《朗读者》更以开放的心态,迎接古今中外的世界典籍在节目线下的空间——朗读亭以及“图书馆剧场”式演播厅全情绽放,书香、朗读声、不绝于耳。朗读亭、图书馆阶梯、剧场式的舞台这些意味深长的空间符号的视觉性展演,不仅是节目意图的曼妙化身,也具有较高的审美文化价值。如果说符号是一个特定的社会养成,那么仪式则具有动态意义上过程的重复性、经典性与不可磨灭性。《朗读者》中呈现的视觉展演仪式,无论是音响音效等有声语言,还是体态语等副语言,都在很大程度上表现出了强烈的视觉展演性与传播说服力。

注释:

①刘涛.文化意象的构造与生产——视觉修辞的心理学运作机制探析[J].现代传播(中国传媒大学学报),2011(09):20-25.

②[美]丹尼尔·戴扬,伊莱休·卡茨.媒介事件:历史的现场直播[M].麻争旗 译.北京:北京广播学院出版社,2000:16.

参考文献:

1.米斯茹.朗读:文化研究视域下的现代声音书写[J].编辑之友,2018(09):5-10.

(作者单位:四川师范大学影视与传媒学院) 

(责编:赵光霞、宋心蕊)

推荐阅读

“2018新闻传播学院院长论坛”举行
  “2018新闻传播学院院长论坛”11月10日在厦门大学举行。人民日报社副总编辑卢新宁,福建省委常委、宣传部部长、秘书长梁建勇,厦门大学党委书记张彦,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等与会并致辞。
【详细】“2018新闻传播学院院长论坛”举行   “2018新闻传播学院院长论坛”11月10日在厦门大学举行。人民日报社副总编辑卢新宁,福建省委常委、宣传部部长、秘书长梁建勇,厦门大学党委书记张彦,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等与会并致辞。 【详细】

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
  由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办的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于11月7日至9日在乌镇召开。本届大会以“创造互信共治的数字世界——携手共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为主题。
【详细】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   由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办的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于11月7日至9日在乌镇召开。本届大会以“创造互信共治的数字世界——携手共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为主题。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