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現”和“呈現”:數據新聞學建構的兩個關鍵詞

高紅波

2017年07月11日10:06  
 

來源:《新聞愛好者》

【摘要】數據新聞教學科研目前偏重於“數據處理”和“視覺設計”技巧,有淡化新聞價值判斷和新聞學理的趨向。數據新聞學的建構應抓住“發現”數據新聞和“呈現”數據新聞這兩個關鍵環節,深入研究探討其中的機制和原理,以此豐富發展完善傳統新聞學,增強數據新聞學理論色彩,為數據新聞報道提供鑒賞和判斷的標准及其相應的理論支持。在數據新聞的教學方面,除現有的“技術”和“藝術”的教學實踐和理念外,也應增設數據新聞的“發現”和“原理”等課程建設,為數據新聞報道的可持續發展提供思想動力。

【關鍵詞】數據新聞學﹔發現新聞﹔呈現新聞﹔大數據﹔可視化

數據新聞是國際上新興的一種用數據報道新聞的方式。目前,數據新聞報道實踐先行,數據新聞教學和研究還相對滯后,美國哥倫比亞大學、密蘇裡大學、中國傳媒大學、復旦大學、上海大學等為數不多的高校先后開展數據新聞教學工作。數據新聞網等少數社會團體組織與高校聯合舉辦數據新聞工作坊等教學活動,以及中國數據新聞大賽暨數據新聞教育高峰研討會等活動,為普及數據新聞的報道理念、制作技巧和生產流程,起到了積極作用。但是,這些現有的數據新聞教學和研究工作,主要傾向於數據採集、軟件應用和可視化設計等技術問題,關於數據新聞本身的學理研究尚不深入,數據新聞學建構有待進一步加強。

一、發現新聞:數據新聞報道的內在核心

有研究者系統梳理了數據新聞與精確新聞和計算機輔助報道等概念的區別與聯系,認為“數據新聞是大數據時代背景下出現的新型新聞報道方式”。﹝1﹞考察“全球數據新聞獎”獲獎作品不難發現,這些獲獎報道大多運用了對大量的復雜數據的挖掘處理,用可視化、互動性較強的方式呈現給閱聽人,啟迪民智、創新形式、准確科學,受到新聞學界和業界的一致好評。當然,數據新聞報道並不適用於所有新聞,隻適用於其中涉及龐大數據量和復雜數據關系的事件新聞或主題新聞的報道。讓我們回到新聞的定義,無論是陸定一的“新聞是新近發生的事實的報道”,還是徐寶璜的“新聞者,乃多數閱者所注意之最近事實也”,傳統新聞學對新聞的定義,強調的都是“新聞事件的發生”,而不是“新聞事實的發現”。值得注意的是,“新聞事件的發生”涉及龐大數據量的情況較少,除非像一些大型復雜性災難事件等深度報道才會運用數據進行全面詳盡的“復盤式報道”,一般性的事件新聞,並不需要使用數據新聞報道。另外,隨著社會經濟生活日新月異的變化,環保等復雜性主題新聞越來越多,圍繞某一復雜性新聞主題的深度報道也越來越受閱聽人的關注。幫助閱聽人認識和理解復雜性新聞事件和復雜性新聞主題,成為數據新聞最為擅長的領域。

由於數據新聞的設計和制作超越了傳統新聞採寫編評等流程,其團隊分工合作及表現手法多樣,從而決定了其新聞報道選題的方向和范圍。從全球數據新聞獲獎作品來看,運用社會科學研究的方法,對大量數據進行搜集抓取和分析挖掘,探討具有新聞價值的“數據關系”,完成對“新聞事實的新發現”,從而解釋復雜性新聞事件或幫助閱聽人認識復雜性新聞主題和新聞事件的“本質”,已經成為數據新聞報道的主流。也就是說,在大數據時代,“新聞事實的發現”,已經成為數據新聞報道的內核。

歐洲新聞學中心等編撰的《數據新聞手冊》及其相關研究中,數據新聞被認為是一種新聞生產方式變革,即先行搜集和挖掘處理數據以“發現”新聞,然后再以適當的形式予以“呈現”新聞。﹝2﹞表面來看,這一新聞生產流程似乎很完整,包括了數據新聞“發現”和“呈現”的全過程,但實際上,這種強調“用數據報道新聞”的流程概述,缺失了頗為重要的一環,即“發現新聞”,也就是數據新聞報道的“新聞敏感”和“選題價值”。如果我們認同“數據新聞是指對具有新聞價值的復雜性數據關系的揭示與簡化”這樣一種前述的報道理念和報道思想,那麼數據挖掘和處理只是工具方法的運用,其目的是幫助我們科學有效地找到“具有新聞價值的復雜性數據關系”這一“新聞事實的發現”,而“新聞敏感”和“選題價值”才是數據新聞的發軔。

如果我們確認數據新聞報道是通過對龐雜數據的搜集分析,找到大數據時代出人意料的“相關關系”,進而通過可視化或互動性等簡化形式予以“新聞呈現”的話,那麼“新聞事實的發現”其實就是數據新聞報道中尋找“發現新聞”的重要一環。“新聞事實的發現”與一般“新聞事實的報道”的不同之處在於,前者調查研究的對象是龐雜數據,后者調查研究的對象是事件本身。數據新聞中“新聞事實的發現”更接近社會科學研究的原則和方法:大膽假設、小心求証、科學准確、論証嚴密。數據搜集分析挖掘,只是達到社會科學研究目的,得到具有新聞價值和新意的“數據關系”的工具和途徑。

發現新聞是數據新聞報道的內核,單純的數據分析處理本身並不能揭示出具有新聞價值的“真相”和“意義”。因此如果建構“數據新聞學”這樣一門現代新聞學的分支學科,數據新聞的“發現”應該成為教學和科研的第一個重點,揭示“數據新聞的本體特征”,比如數據新聞出現的背景、數據新聞的自身特點和規律、數據新聞的發現和呈現技巧等。隻有這樣,“數據新聞學”才能真正具有新聞學的主體性,不至於在大數據的時代浪潮中隨波逐流。

下一頁
(責編:馬瀟(實習)、宋心蕊)

推薦閱讀

習近平“4·19”講話一周年 發生這些改變
  2016年4月19日,習近平在京主持召開網絡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座談會並發表重要講話。一年過去了,讓我們再次重溫總書記4·19講話,看看我國網信事業的新進展、新變化,感受國家的進步、百姓的收獲。
【詳細】習近平“4·19”講話一周年 發生這些改變   2016年4月19日,習近平在京主持召開網絡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座談會並發表重要講話。一年過去了,讓我們再次重溫總書記4·19講話,看看我國網信事業的新進展、新變化,感受國家的進步、百姓的收獲。 【詳細】

獨家:傳媒界全國政協委員知多少
  2017年全國兩會正在如火如荼地進行,來自全國各地的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們齊聚北京,共商國是。傳媒界的政協委員都有誰,他們帶來什麼提案,關注哪些話題,人民網傳媒頻道特地予以梳理,以饗讀者。
【詳細】獨家:傳媒界全國政協委員知多少   2017年全國兩會正在如火如荼地進行,來自全國各地的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們齊聚北京,共商國是。傳媒界的政協委員都有誰,他們帶來什麼提案,關注哪些話題,人民網傳媒頻道特地予以梳理,以饗讀者。 【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