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空間:媒介融合背景下媒介閱聽空間的轉向與影響

黃經緯 陳長鬆

2017年08月01日10:30  來源:今傳媒
 

摘要:本文以移動媒體為代表,分析媒介融合背景下媒介閱聽空間“個人空間”的轉向與意義,通過分析移動媒體所構筑的“個人空間”這一媒介閱聽空間的空間特性,指出媒介閱聽空間的“個人空間”轉向對媒介的信息產制所產生的影響,讓新聞客戶端、全天候新聞以及定制化新聞成為媒介融合背景下新聞信息生產的三個必然趨勢。

關鍵詞:媒介閱聽空間﹔個人空間﹔移動媒體

社會個體對媒介內容的閱聽都是在特定物理空間中進行的,而物理空間的社會性狀必然會對社會個體的閱聽行為產生影響。作為客觀的物理空間,媒介閱聽空間不僅表現為社會個體媒介閱聽行為發生的具體地理場所,而且也會對媒介生產的閱聽內容產生制約作用,這就是所謂的“媒介對空間的依賴性”。融合媒介作為一種新的媒介形態,它的出現及成為主導的信息傳播方式,對社會的信息傳播已經產生了革命性的影響,這種革命性的影響,不僅源於媒介技術的革新,也源於媒介閱聽空間的“形變”。融合媒介尤其是移動媒體興起后,個人空間開始成為社會個體主要的媒體閱聽空間,媒介閱聽空間的這個轉向勢必對社會的信息產制產生深遠影響。

一、文獻綜述

雖然媒介融合是當前學界研究的熱點之一,但從空間視角對融合媒介展開研究的成果很少。就筆者有限的閱讀中,與本文論題相關的代表性研究成果主要有:喻國明等指出的“媒介行為是發生在空間之中的,對不同的空間媒介有不同的依賴程度”①﹔王斌在討論融合性社區媒介時,認為“這是一種利用web2.0為代表的新信息技術,用傳播和溝通作為紐帶,整合了物理空間和社會空間的交融、現實空間和虛擬空間的交融、媒介空間和社會空間的交融的媒介形態”②。

上述觀點均對媒介的物理空間予以了關注,雖也涉及移動媒體的物理空間,但點到即止,並不是研究重點。這與本文從空間視角研究媒介融合背景下媒體閱聽空間的“個人空間”轉向及意義存在很大的不同。

二、個人空間與媒介閱聽空間

本文主要研究媒介融合背景下媒介閱聽空間所呈現出的向“個人空間”的轉變及影響,在正式展開論述之前,有必要對個人空間與媒介閱聽空間作扼要的界定。

(一)個人空間

個人空間本是環境心理學的術語,主要是指人們把自己身體周圍的物理空間視為自身的一部分而禁止他人“侵入”的“區域”。盡管“個人空間”看不見、摸不著,但它卻有潛在的邊界,一旦有人進入這個邊界,個人就會產生不快感,並會通過一定方式表現出來,亦即所謂的“私人空間效應”。因此,“個人空間”也被稱為“私人空間”。

(二)媒介閱聽空間

媒介閱聽空間是指社會個體媒介閱聽、“消費”行為發生的具體物理空間。空間既是媒介的生存之地,也是社會個體媒介實踐行為的地域場所。“媒介閱聽空間”概念強調的是媒介使用個體的主體性和能動性——社會個體“主動”閱聽、消費各種媒介內容的物理空間。

媒介融合背景下,融合媒介尤其是移動媒體的興盛讓個人空間成為社會個體媒介閱聽的主要空間場所,媒介閱聽空間的這種地域轉變對各類媒體尤其是傳統媒體的信息產制產生了重要影響。

三、媒介融合背景下媒介閱聽空間的“個人空間”轉向

在人類已有的媒介形態中,移動媒體與媒介使用者身體的依附關系最為密切,移動媒體主要在“個人空間”中被使用。隨著移動媒體逐步成為社會個體信息傳播的主導媒介形態,“個人空間”也逐漸成為佔主導地位的媒介閱聽空間形態。

(一)移動媒體對“個人空間”的依附

本文主要以智能手機、平板電腦等個人移動媒體作為融合媒介的代表③,兼及台式電腦與筆記本電腦,研究社會個體運用移動媒體閱聽、消費各類媒介內容時所處的物理空間性狀,以及這種空間性狀對媒介的信息生產所產生的影響。

如前所述,個人空間是指社會個體身體周圍被視為自身的一部分而禁止他人“侵入”的物理空間。移動媒體的便攜性讓其主要“依附”於媒介使用者的身體,甚至“延伸”為社會個體身體的一部分,實現了麥克盧漢所謂的“媒介:人的延伸”。因此,移動媒體主要存在於“個人空間”,社會個體對移動媒體的使用也主要在“個人空間”中進行。因為移動媒體與媒介使用者身體的依附關系,移動媒體的媒介使用空間也順利“獲得”了移動性與私密性的特征。

(二)媒介閱聽空間的“個人空間”轉向

根據物理空間“開放度”的不同,人們通常將物理空間分為公共空間、群體空間和私人空間三種類型。其中私人空間的開放度最小,隻對自己或少數私密友人開放,因此又被稱為“個人空間”。因為“開放度”的不同,物理空間的空間邊界是比較分明的,空間的侵入與交疊現象很少發生。移動媒體的出現則改變了這一現狀,移動媒體借助媒介使用者身體的移動“打破”了物理空間的空間邊界,空間侵入與交疊現象於是產生。移動媒體存在的個人空間還具有不可侵犯的特性,由此帶來的“單向性”具有了革命性的意義,不僅拓展了傳播的空間,也擴大了傳播主體的自由度。

從媒介閱聽空間來看,移動媒體構筑的流動的私密的“個人空間”成為社會個體主要的媒介閱聽空間。在移動媒體出現前,社會個體的媒介閱聽空間是相對固定的,移動媒體出現后,社會個體通過移動媒體構筑的媒介閱聽空間則是“流動”的,而隨著移動媒體成為社會個體信息傳播的主導媒介,“個人空間”也逐漸成為佔主導地位的媒介閱聽空間形態,這就是媒介融合背景下媒介閱聽空間的個人空間轉向。

(責編:馬瀟(實習)、宋心蕊)

推薦閱讀

慶祝建軍90周年 細數那些軍隊媒體
  在中國人民解放軍建軍90周年到來之際,人民網傳媒頻道特別梳理那些軍隊媒體,看看除了大家熟知的《解放軍報》外,軍隊媒體還有哪些?
【詳細】慶祝建軍90周年 細數那些軍隊媒體   在中國人民解放軍建軍90周年到來之際,人民網傳媒頻道特別梳理那些軍隊媒體,看看除了大家熟知的《解放軍報》外,軍隊媒體還有哪些? 【詳細】

一圖看懂2017上半年中國影市
  2017上半年的電影市場延續了去年以來高位穩定、低速增長的總體態勢,票房表現總體低於預期,進口片成票房主力。上半年電影市場表現雖然增長乏力,但真正的觀影需求開始浮出水面。
【詳細】一圖看懂2017上半年中國影市   2017上半年的電影市場延續了去年以來高位穩定、低速增長的總體態勢,票房表現總體低於預期,進口片成票房主力。上半年電影市場表現雖然增長乏力,但真正的觀影需求開始浮出水面。 【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