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媒介改編與媒介經濟學——以綜藝電影為例

曹琴,王妍蓉

2019年01月15日09:52  來源:今傳媒
 

人們自古都在進行文藝作品的改編活動,像中國古代的史書發展為演義,話本改小說,甚至是題畫詩、詩意畫、小說插圖都可視為是改編行為。但古代的這些大多是在同一媒介上進行,像史書、演義、話本、小說等都是語言文本。即使題畫詩、詩意畫、小說插圖可以視為跨媒介改編的情形,但通常被改編出的內容要和改編對象結合在一起,也就是說,無論是題畫詩還是小說插圖,都是要被置入被改編的詩和小說中的,這實際上是一種復合性作品改編活動。相較而言,因為人類所使用媒介的不斷發展,當前的文藝作品改編則出現了更多的跨媒介可能,從而出現更多的改編樣態。

一、跨媒介改編與文藝IP價值

文藝作品的跨媒介改編在古代既已存在﹝1﹞,但這種改編活動更多地是遵循文藝價值的規律,也即是說在古代的文藝改編中,通常是因為文藝自身的藝術價值而被進行相關的跨媒介改編。這種改編活動通常具有一定的歷史文化背景,從長久的歷史跨度來看,古代的改編對象通常具有較為深刻文化影響,甚至來源於歷史史實等內容。像傳統的《三國志》內容,在后世成為評話、戲劇等體裁的改編來源,之后被改編為《三國演義》小說形式,再接著也存在小說插圖、連環畫等其他跨媒介的文藝改編活動。但這種改編活動很多時候具有民間性或不自覺性。

但就當前的文藝跨媒介改編而言,其改編行為更具有自覺性,並且存在更加頻繁的改編行為。這裡非常重要的一個原因是當前文藝作品的呈現媒介更趨多樣化。在傳統文藝作品存在形態中,文字、靜態圖像以及現場的身體表演是其主要的呈現手段,但在當前的文藝表達手段中,動態圖像、多媒體、程序編碼等都是不斷更新的媒介呈現形式。具體而言,攝影發明於19世紀40年代,現在已經發展到了數字攝影時代。電影出現在20世紀初,並逐漸從黑白默片走向彩色有聲電影,甚至現在的3D電影形態,而且電影事實上構成了影音結合的媒介形態。電視的發明也帶來一系列相關的媒介節目形態,像電視劇、綜藝節目等。同樣隨著計算機編程的發明,出現了多媒體技術,一些文藝作品甚至可以改編為全新的媒介形態——游戲。可以說,正是媒介形態本身的多樣化,使得文藝作品的跨媒介改編具有了更多的可能性,也促成了其更多的發生。

細審當前的文藝改編行為,與古代的一個重要不同在於,對於文藝IP價值的追求。所謂IP,就是Intellectual Property的縮寫,即知識產權。這個詞最近成為文化產業研究的熱門話題,其含義就是指無形的文化資產以及這些資產的衍生物,比如游戲改編成影視作品如《仙劍系列》﹔小說改編成影視作品如電影《小時代》,網絡劇《法醫秦明》﹔漫畫改編成電影如《十萬個冷笑話》《蝙蝠俠》《X戰警》﹔海外作品改編翻拍如《奇怪的她》《重返20歲》﹔綜藝節目同樣存在這種跨媒介的IP改編現象。

文藝的IP價值成為當下進行文藝改編的重要標准,也即是說,在古代以文藝價值作基礎的跨媒介改編之外,當前的跨媒介改編行為事實上又加入了IP價值的評價標准。這一評價標准最主要的表現就是作品在當下的受眾接受度,凡是具有一定IP價值的文藝作品通常在當下就具有較為廣泛的受眾,無論其具體媒介形態為何。這一作品在初始的形態既可以是文學作品,如網絡小說,也可以是電影電視劇等影視作品,也可以是漫畫、動漫等作品,在一定的特殊情況下,它甚至可沒有具體的文藝形態,而只是一個特定的音樂、形象等對象,像英語課本中的李雷和韓梅梅形象,就因為其受眾較多,被改編成了電影。

當前的文藝改編現象具有強烈的跨媒介意識,這一方面在於當前的媒介形態的豐富性,另一方面也是IP價值成為改編活動重要的標准。以當前的綜藝電影來看,就突出地顯示了IP價值在改編中的重要影響。就傳統語境而言,綜藝節目和電影是兩種非常不同的文藝形態,一個通過電視媒介播放,一個以電影院作為播放場所,兩種所代表的內容呈現形式也完全不同。綜藝節目通常沒有特別強的敘事性,主要以明星才藝等作為重要的表現對象,強調節目的娛樂性,通過營造輕鬆愉快的氛圍來放鬆觀眾心情,進而實現綜藝節目的收視效果。但電影本身則特別強調敘事性,通過講述故事來滿足觀眾,其情緒的調動是多方面的。這兩者的差異決定了在一個較長的時間內,綜藝節目都沒有改編成電影的行為。

最早進行綜藝節目改編電影的嘗試是在國外,日本著名電視台NKH對自家熱門綜藝節目進行了改編電影的嘗試,即《上班族NEO》,但是票房並不理想,美國的綜藝節目《美國偶像》改編的電影《追星族》也沒有掀起狂潮。但在中國,綜藝節目改編電影有不斷發展,並進而形成一個高潮的發展趨向。最早的《樂火男孩》(2009,改編自《快樂男孩》)、《中國好聲音之為你轉身》(2013,改編自《中國好聲音》)開啟了中國綜藝電影的序幕,但作品本身並沒有獲得良好的票房反應。直到2014年《爸爸去哪兒》同名電影上映,獲得了非常高的電影票房,成為綜藝電影的引爆點,之后2015年的《爸爸去哪兒2》《爸爸的假期》《奔跑吧兄弟》,2016年的《極限挑戰之皇家寶藏》,2017年的《歡樂喜劇人》《決戰食神》都成為引發話題的綜藝電影。但也應看到隨著這股熱潮的發展,人們也對綜藝電影產生了質疑,尤其在后邊的綜藝電影在票房上的表現也日益疲軟。

縱觀這些綜藝電影,有些採用了非常簡單的改編方式,基本上就是將綜藝節目本身做成電影進行上映,如《爸爸去哪兒》,也有綜藝電影會簡單加入敘事性開頭來制造懸念,但主體仍是綜藝節目,如《奔跑吧兄弟》《極限挑戰之皇家寶藏》。但有的電影也會進行較大改編形成一個較為完整的敘事故事,如《爸爸的假期》《歡樂喜劇人》《決戰食神》。就前一種簡單改編而言,綜藝電影主要是借用了電影的形式以及媒介播放渠道,而被改編的綜藝節目也通常缺少敘事性,主要是明星參與的真人秀活動﹝2﹞。而后一種改編則更加傾向於遵循電影藝術的內容邏輯,設置了較強的敘事故事,這時綜藝節目更傾向於是故事的一種背景認知,同時因為有綜藝節目的影響,這種敘事性又會受到相當大的限制,人們會帶著綜藝節目的觀感去看待電影內容。

總之,綜藝節目改編成電影事實上是受到極大限制的,它們或者保持綜藝節目的內容,只是換上了電影的形式,或者改編成電影內容,但受制於節目內容,不能很好地講故事。歸結而言,文藝價值的評判標准很難作為綜藝電影這種跨媒介改編的改編依據。那這些綜藝電影得以出現,並獲得一定票房成績的原因,就在於當前文藝改編的IP價值取向。綜藝節目一般都會注重明星效應,明星的參與和綜藝的娛樂導向,使得其獲得大量的受眾,而這促成了這些綜藝節目的IP價值,正是被受眾的追捧,成為綜藝節目改編成電影的重要動力。這種綜藝電影改編,事實上也反映了媒介經濟學對於文藝跨媒介改編的影響。

(責編:宋心蕊、趙光霞)

推薦閱讀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舉行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11月10日在廈門大學舉行。人民日報社副總編輯盧新寧,福建省委常委、宣傳部部長、秘書長梁建勇,廈門大學黨委書記張彥,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長吳岩等與會並致辭。
【詳細】“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舉行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11月10日在廈門大學舉行。人民日報社副總編輯盧新寧,福建省委常委、宣傳部部長、秘書長梁建勇,廈門大學黨委書記張彥,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長吳岩等與會並致辭。 【詳細】

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
  由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辦的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於11月7日至9日在烏鎮召開。本屆大會以“創造互信共治的數字世界——攜手共建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為主題。
【詳細】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   由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辦的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於11月7日至9日在烏鎮召開。本屆大會以“創造互信共治的數字世界——攜手共建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為主題。 【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