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協委員話“中國夢”與對外傳播--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傳媒>>傳媒專題>>傳媒期刊秀:《對外傳播》>>2013年·第4期

政協委員話“中國夢”與對外傳播

譚震

2013年04月23日13:46    來源:對外傳播    手機看新聞

三月的北京人民大會堂,紅旗獵獵,全國兩會勝利召開。本刊記者在政協十二屆一次會議上,就“中國夢”和對外傳播話題採訪了委員,他們既指出了中國的國際傳播能力建設中的問題,也就如何對外傳播“中國夢”發表了真知灼見。

裘援平:講好中國故事,傳播中國好聲音

“中國夢既是國家夢,也是個人夢。”中央外辦副主任裘援平委員認為,以前的中國要擺脫貧窮,那時候是談不上中國夢的,現在提出的中國夢是實現中國偉大復興的代名詞。從人本主義看,讓老百姓過上體面的生活,這是個體的中國夢。就國家總體來說,中國夢意味著中國在國際上享有國際地位,行使國際權力,贏得國際社會的接納、同情和支持。

“中國夢對國際社會來講不是噩夢,而是美好的夢,中國夢與亞洲地區和全世界的夢是聯系在一起的。中國是有五千年文明史的東方大國,中國的繁榮富強對世界而言,特別對周邊鄰國來說也是福祉。消除外界對中國的誤解和偏見,全面正確理解中國夢,需要對外傳播工作。”

在談到對中國國際傳播能力建設的期待時,裘援平說,應該更注重對外傳播內容和方式等方面的軟件建設。首先要把中國放在國際社會、國際公民的位置上,意識到我們做的任何事都會對國際社會產生影響,要有“地球村村民”意識。另外,要了解國際話語體系。不同的領域都有各自不同的話語系統,國際話語系統越來越多,也越來越廣泛。這方面我們是初學者,我們要善於學習利用,變換我們的表達方式,傳播中國好聲音。好聲音就是中國人聽起來是好聲音,外國人聽也是好聲音。第三,要講好中國故事。

如何講好中國故事?裘援平舉例說,一是要低政治化。從文化交流方面切入,從具體角度切入。“中國人的思維習慣是喜歡從宏觀到微觀,但外國人是從微觀到宏觀,我們要適應這種思維模式,從具象到抽象。”二是教育培訓問題。應該在大專院校和在職人員的教育中,設有“如何跟國際社會溝通”這方面的培訓,使其對此有所了解。三是找到會講故事的人。這個人要有國際影響力,特別是能被外國所接受。比如姚明,應該給他寫個劇本,在電影中講他的奮斗過程,讓外國看到他是怎樣成長的。“對於外國人來說,什麼是中國?他們會覺得京劇是中國,烹飪是中國,姚明是中國,所以要通過這些告訴他們中國是怎樣的,這也是美國電影裡常見的用小故事來勾勒大時代。”“蘇叔陽寫的《中國讀本》也是一個很好的例子,我的親戚在美國告訴我這本書在國外都賣瘋了,我立即去買了它的中文版本來看,書中都是小故事,很通俗易懂。這就是以小見大,至於怎麼實現這個想法,那就看功力了。”四是不要被西方的普世價值觀束縛。“我們也可以創造出超越他們的普世價值觀來,比如我們的真善美、和諧社會、和平發展等,這也是普世價值,我們可以稱其為‘共同價值’”。裘援平說。

艾平:應在對外傳播軟件上多下功夫

中聯部副部長艾平委員認為,中國夢是習總書記提出的很有創意的題目,它是每個人的夢想,也是國家的夢想。中國夢希望創造一種新型的國際關系,中國夢本身向前發展的過程也給全世界帶來機遇。

“媒體是強有力的傳播工具。”就如何提升中國的國際傳播能力,艾平談到,有人說,現在中國缺少話語權,其實話語權是有的,關鍵是怎麼讓人家聽懂,這需要提高對外傳播能力。硬件改善比軟件改善是較為容易些的,我們應多下功夫在對外傳播軟件的提升上。

他進一步舉例說,對廣大的黨員干部學習十八大精神,我們有宣講提綱,但對於外國人,顯然不能照搬。應該減少他們對中國的偏見和誤解,讓他們意識到中國這樣做是有原因的,中國人選擇的道路可能是走得通的。“所以,對外解讀十八大不應該用國內的宣講方式。”

他認為,提升對外傳播軟件,一是要知己知彼,二是要超越差異,三是要事實說話,四是要打動人心。知己知彼是第一位的。2012年,我國教育部開始在高校開展國別研究布局,而這方面,美國研究世界已經有幾代的博士了。在人才沒培養出來之前,希望中國的國際傳播媒體界都要成為學習型的機構。普京曾說,將用中國之“風”吹動俄羅斯發展之“帆”。並不是所有人都有這樣的認識,更不是所有人都找到了解決問題的途徑。“我看到《對外傳播》第3期關於莫言的文章,我最近也聽過他的演講,他是以文學的方式講故事。我們也要講故事,用事實說話,將概念還原成生動的故事,讓對方在理解故事的基礎上,再來理解概念。”艾平說。

分享到:
(責編:宋心蕊、趙光霞)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時排行 | 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