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傳媒>>最新資訊

報刊亭路在何方?構建新閱讀文化生態非一日之功

記者 楊 彥 王偉健 王漢超 江 南 魏 薇

2015年02月27日08:39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手機看新聞
原標題:報刊亭 路在何方?

  不賺錢的生意

  下午3點多,江蘇無錫崇安區后西溪社區一條馬路邊,退休工人楊智勇坐在店門口,戴著老花鏡,沐浴著冬日陽光,悠然自得地讀著一份當地都市報。

  “前幾年,我都是每天早上先去街角那個報亭買份報紙,然后到不遠處的面館吃碗面,這個早晨就過得特別有滋有味。”年過七旬的楊智勇說。

  這個堅持了多年的習慣,到2009年不得不變了,因為,這一年,無錫拆除了城區內幾乎所有的報刊亭。“報刊亭沒了,我早上買不到報紙,吃面時總感覺少了點味道。”他說,現在靠訂報,拿到報紙經常是下午了。

  原先街角被拆除的報刊亭是吳女士經營的。如今,吳女士在經營一家煙酒店。“報刊亭的生意曾經很好,地段好的地方一年可以賺10萬元以上。不過后來,報刊生意就不好做了。”吳女士坦言,一份報紙隻能賺幾毛錢,一本雜志的利潤隻有20%。2009年整治后,原來擺攤賣報的人大都放棄了這個“飯碗”。

  2012年4月,河南鄭州也將全市341個報刊亭全部拆除。當時,鄭州市相關部門對市民承諾,“兩個月內按拆除報亭數量1︰2的比例進店”,設售報點,“要方便市民買報”。很快,700余商家領取售報點牌照,總數超過了所拆報亭的兩倍。但兩年多過去,時至今日,這項工作仍在努力推進,效果不盡理想。

  記者在鄭州市中心隨機詢問行人及商戶,哪裡能買到報紙雜志?多數人比較迷茫,說不出在哪買報。

  東明路順河路附近,記者兩年前曾走訪過一家照片沖印店,承擔“報刊進店”經營。近日再去詢問,老板很干脆:“不干了,不賺錢,太麻煩”。“賣一份報紙不如復印幾頁紙,賣一堆報紙抵不上賣條煙。”經了解,普遍情況是不論當年“佔路”,還是如今“進店”,單純賣書報,根本維持不了正常經營。如果開展其他業務,書報又成了不賺錢的“累贅”。

  鄭州本土連鎖超市曾是“報刊進店”的積極承擔者,但現在,報紙在貨架上並不熱銷。文博西路一家超市店長說,《東方今報》《鄭州晚報》每天隻送兩份來,賣不完再收回去。

  報刊進店生存艱難的原因,還在於報刊的低利潤與進店的高房租之間差距懸殊。女店主趙萍在文化路儉學街路口經營報刊十幾年,兩年前拆除報刊亭,她搬進小店,租金從800元變成2000元。這一次,記者再找到她,店已搬到路北,房租漲到7500元,她和奶茶店合租,她分擔3500元。早上7點開門,坐到晚上收攤,已連續幾個月賠錢。“干得心涼。”趙萍說。

  失落的報刊亭

  仿佛就是瞬間工夫,移動互聯網大潮席卷了生活各個方面,“日月每從肩上過,江山常在掌中看”。報刊亭,這個曾經承載著重要文化符號意義的角落,如今頗為“失落”。

  在不少市民眼中,今天的報刊亭更像“雜貨鋪”。“說實話,我在報刊亭沒怎麼買過報刊,買得更多的是烤腸、老玉米、電話卡,對了,還有彩票……”家住北京五棵鬆附近的上班族小劉坦言,“我已經很久沒有摸過報紙了,新聞多數都在網上看。”

  陳師傅的報刊亭在南京市白下區光華路靠近勝利村路的人行道上,白色的亭身有些發黃,綠色的雨篷已經破舊。報亭裡賣的報紙和雜志不算太多,有20多種。除了報紙,陳師傅還兼售飲料、香煙、手機充值卡、游戲卡、地圖等。“如果不下雨,報紙一天能賣140來份。”陳師傅說,平均每份賺3角錢,一天賣報可以賺40多元。“報刊的銷售額大約佔報亭總銷售額的1/3。”陳師傅告訴記者。

  鄭州市內多年嚴重擁堵,報刊亭名義上臨時佔道,實際上是“坐長庄”,壓佔人行道、自行車道,甚至盲道。市民隻好繞行到機動車道上,往往造成路口“梗死”。

  佔著醒目的位置,報亭小雜貨比一般店面好賣,“擦邊球”的范圍也越來越大。除了常見的出售飲料、香煙外,有的還張貼懸挂廣告牌,甚至開展出售非法出版物和設賭攤等利潤更豐的非法經營,禁而不絕。

  事實上,鄭州很早就不再批准報亭的臨時佔道經營,即使有証的報亭,其有效期限到2004年底已全部結束。從此,報亭沒再交納過任何佔道費,他們作為違規建筑,存在了七八年的時間。2012年春,在鄭州“最大力度治堵”行動拉開序幕時,報亭首當其沖,幾乎一夜之間,從大街小巷被移除。

  即使在首都北京,報刊亭也頗遭詬病。“違規設置、阻礙通行、超范圍經營、私改設施、亭身周圍違規發布廣告……”北京市政市容委相關負責人表示,“報刊亭角落雖小,問題可真是特別多。”

  採訪中,記者發現有不少報刊亭的背后增蓋了活動板房。亭內賣報刊,板房內則是個小賣部,冰箱、貨架等一應俱全。大部分報刊亭還存在私拉電線,使用微波爐、烤腸機等大功率用電設施的現象。

  升級“服務亭”

  時隔6年,報刊亭終於重回無錫街頭。無錫日報社副總編輯祁國華介紹,羊年春節過后,首批10個報刊亭將正式亮相。不過,由於不局限於銷售報刊,這個報刊亭也更名為“便民信息服務亭”。報刊亭在無錫的恢復,緣於市民們的強烈呼聲。

  而在鄭州,據記者調查,盡管因網絡沖擊,青年讀報人數減少,但零售報刊市場遠未消失。在鄭州市中心紫荊山公園外,老張藏在一處隱蔽的公交站牌背后,自行擺下一片很大的報攤。如今他生意火爆,老主顧形成穩定群體,“有的住黃河橋附近,每天坐公交車來晨練、買報。”每天早晨五六點、傍晚五六點是賣報高峰期,顧客多是老人,一大片人買了報就站在那兒讀。

  在北京安貞西裡小區西門處經營報刊亭的崔大姐也向記者感慨,“老人啊,都認地方,隻要你每個月都留好他要的報刊,他就會月月來你這。”她說:“有一個大爺就是,今年70多歲了,從家走過來得半個多小時,還是月月來。”這位大爺就喜歡看純文學雜志, 在崔大姐這,他想看的《小說月報》《十月》之類,一眼就能找到。

  杭州市上塘路、文暉路路口的568號報刊亭,一直由裘劍波、胡慶平夫妻倆在經營。報刊亭頂上的電子顯示屏,正滾動播放當日新聞。再看四五個平方米大小的報刊亭,裡面“裝”的東西可不少,除了各種報紙雜志,還有一塊醒目的牌子,標出“話費充值、充電充氣、代繳電費、代售汽車票”等近10種便民業務。

  裘劍波說,自己這個報刊亭周圍不是繁華商業區,也沒車站、學校,就靠附近的居民小區做點生意,這幾年報刊零售生意不好做,銷量一直在滑坡。“前幾年生意差的時候,一月收入不到1000元,生存都成問題。這幾年報刊亭‘升級’了,增加了便民業務后,街坊鄰居來得多了,連帶著報紙雜志的生意也好一些,營業額一下子上去了。”

  浙江省報刊發行局局長鄭守祥介紹,截至2014年底,浙江全省建有報刊亭2562個,其中進行了信息化升級改造的新型報刊亭已有2037個。

  2014年3月,北京市報刊零售公司也陸續推出11個數字化智能報刊亭。智能報刊亭服務功能大大拓展,除了紙質報刊、充值卡零售外,還增加了自助繳費、小件商品自提、無線網免費閱讀、文化商品展示、便民出行信息、外傷救助等新型服務。

  鄭州市相關部門表示,必須為市民的閱讀需求構建起健康有序的服務體系。但相比於移除報亭,構建起新的閱讀文化生態遠非一日之功。據介紹,鄭州市正在將涵蓋書報功能的便民點納入城市規劃、建設、管理之中,成為“15分鐘生活圈”的標准配套。另外,在人流聚集地段,如地鐵口、公交港設置規范的書報商店,或在現有的咨詢點上增加售報功能,並給予適當補貼。在居民社區,書報亭已經開展了3個試點。記者看到,新的書報亭得到了居民小區的接納,不僅可以買到書報,還有智能包裹櫃可自助取件,有自動櫃員機和電動車充電樁,其名字也改成了“便民服務亭”。

分享到:
(責編:趙光霞、宋心蕊)


注冊/登錄
發言請遵守新聞跟帖服務協議   

使用其他賬號登錄: 新浪微博帳號登錄 QQ帳號登錄 人人帳號登錄 百度帳號登錄 豆瓣帳號登錄 天涯帳號登錄 淘寶帳號登錄 MSN帳號登錄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區登錄
用戶名: 立即注冊
密  碼: 找回密碼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時排行 | 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