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傳媒>>傳媒專題>>傳媒期刊秀:《今傳媒》>>2015年·第10期

劇情式綜藝真人秀《極限挑戰》的敘事分析

楊麗娟

2015年10月23日14:09    來源:今傳媒    手機看新聞

摘 要:相比以往綜藝節目,《極限挑戰》的一大特色即是劇情式綜藝的呈現,節目內容以故事為外殼,圍繞社會熱點和時代背景,在開放、多元的敘事情境下,《極限挑戰》以即興、自然狀態的“平民化敘事”,以六位定型角色的非定式演繹呈現出了作為普通男人代表的“極限男人幫”在人生規則下的勵志故事。

關鍵詞:《極限挑戰》﹔劇情式綜藝﹔敘事分析

一、引 言

綜觀2015年上半年,熒屏綜藝真人秀繼續風生水起。生存旅游類、歌唱選秀類,親子互動類,相親婚戀類、語言競技類、喜劇類真人秀等百花齊放。2015年6月14日東方衛視《極限挑戰》開播,作為圍繞社會熱點和時代背景創作的真人秀節目,《極限挑戰》開播首期收視率1,之后收視率更是節節攀升,成功搶佔周日全國綜藝節目市場份額榜首。2015年7月14日和7月15日,《人民日報》連續兩日發表文章為《極限挑戰》所傳達的正能量點贊。在明星真人秀多達數十檔的當下熒屏,《極限挑戰》能百舸爭流,風帆正勁,必然有其可資借鑒的經驗。

隨著電視綜藝節目的發展,純粹的以游戲為主打的綜藝節目收視疲態盡顯,觀眾更喜歡具有情節性或故事性的綜藝節目。在這種需求背景下,綜藝節目開始朝著故事化敘事邁進。相比以往綜藝節目,《極限挑戰》的一大特色即是劇情式綜藝的呈現,節目內容以故事為外殼。故事的基本要素可以概括為:過去的事、陳述,人(命運)這樣三個關鍵詞[1]。所謂對事件的陳述也就是我們所說的敘事。總體來看,它包含選擇什麼事情,以及如何講出來的問題。

二、《極限挑戰》的敘事特征

1.多元化的敘事情境

戲劇情境是戲劇動作存在的基礎,是展示戲劇沖突的前提和條件[2]。《極限挑戰》在選擇故事情境時,著重緊扣熱點事件和社會話題,側重於以影視劇為故事呈現的背景。第一期“時間都去哪兒了?”借用安德魯•尼科爾執導《時間規劃局》為故事外殼,故事主角爭分奪秒搶奪時間延續生命為主線﹔第二期上演“繼承者之戰”,通過搶奪金條的形式由董事長決定繼承人選,而“繼承者們”這一主題恰恰源於2014年在中國熱播的韓國電視劇《繼承者們》﹔第三期化用經典電視劇《上海灘》的戲碼,在上海灘展開了一場職業體驗秀﹔第四期借用《荒島余生》上演“海島求生記”﹔第五期“瘋狂的石頭2之血戰到底”成為《瘋狂的石頭》熒屏綜藝版的續集﹔第六期借用電影《貓鼠游戲》在雲南展開“悠長假期”﹔第七期以古代穿越到21世紀為敘事外殼。綜合以上來看,作為外景綜藝節目,《極限挑戰》以熱門影視劇主題為依托建立敘事情境,為人物動作和關系的展開提供了強有力的敘事助推劑。每周一期的主題構成了多元化的敘事情境,在這一框架下每期的內容如同固定演員非固定場景出演的情景喜劇,通過每期選擇不同類型的熱門事件、場所和人物角色,透過每期主題背后暗含的敘事推動力,將人物行動串聯成一個整體,講述個體對抗、團隊協作的故事,傳達正能量。

2.即興式敘事

劇情式綜藝歸根就是在綜藝節目中以演繹一段故事的方式進行娛樂。《極限挑戰》每期通過完整的故事邏輯,像電影一樣編纂一個完整的劇情和時空,然而這個時空是開放的,事件的進展是不可預估的,參與嘉賓的表演是即興的。在綜藝節目中即興式表演並非《極限挑戰》首創,《謝天謝地,你來啦》《喜樂街》《我們都愛笑》作為喜劇類綜藝節目的代表即為嘉賓提供大致的表演方向,具體細節不固定,完全考驗參與者的臨場發揮和在實踐中積累的演技。相較而言,《極限挑戰》的即興性更強,節目的錄制完全進入到群眾中去,“在社會情境中完成全部錄制,讓明星融入普通人中爆發出自然笑果和意外內容”[3]。

在諸多傳統綜藝節目中,嘉賓的語言以及走位安排都是事先預設的,不存在橫生枝節,一切秩序井然,觀眾看到的嘉賓是經過雕琢的,近乎零瑕疵的。《極限挑戰》恰當地把明星拉下神壇,明星不再高高在上,親切、隨和如鄰家哥哥、弟弟,這是“平民化敘事”的體現。如第二期黃渤在地鐵上和別人借吃的,摟著孩子演唱“兩隻老虎”,第三期中黃渤體驗快遞工作,因為延誤遭退貨﹔孫紅雷在幼兒園代班,被孩子折磨到崩潰﹔王迅在282米高空冒著生命危險擦了近3小時玻璃收入270元后,為了7塊飯錢跟“老板”討價還價等。明星的親民性在一段段自然敘事中完美呈現。這種自然敘事的好處在於,除了節目本身的游戲成分以及自帶的刺激性之外,不受限制的劇情走向也可能使得普通百姓成為敘事的亮點。如黃磊體驗出租車司機,搭載女乘客時,女乘客近乎喪失理智的激動,使得不少觀眾驚呼,“這是事先安排的乘客嗎?女乘客渾身上下都是戲啊”。作為觀眾來說,在觀看這樣的場景時,想必也會被普通老百姓的現場表現感染到。

3.反轉式情節

“所謂‘反轉’就是對尋常劇情的顛覆,打斷敘事與原來結局間的脈絡,暗中插入新的脈絡使原來的敘事與看似完全悖離的結局聯系在一起,構成全新的敘事文本。[1]”韓國SBS每周日晚上會在其人氣綜藝節目“X-Man”播完后播出一期號稱“反轉劇”的短劇。這種反轉劇通過對原敘事的解構,顛覆原有敘事文本進行再結構,某種意義上說是人工制造的敘事奇觀。而《極限挑戰》的反轉式情節除了人為的設計、干預之外,還包括開放式的敘事環境帶來的自然奇觀。人為的設計體現在游戲設計者對環節的人為設阻,比如第三期地點設在了上海灘,所有的人穿著許文強的衣服登場,女嘉賓馮程程也款款而來,當觀眾以為整出戲將圍繞上海灘展開時,出乎意料劇情反轉,敘事重點反轉為在上海體驗不同職業換取創業基金。比如第六期“極限男人幫”在經歷了前五期驚險挑戰之后,被節目組邀請一同前往雲南度假,然而輕鬆的氛圍反轉,上演了綜藝史上首例人工拉飛機的橋段,非比尋常的開場注定了一場不同尋常的旅程,懸念由此出現。當然,除了人為對環節的設計造成的敘事突變,開放的劇情、不可預估的事件進展則會帶來劇情的自然反轉。第二期“繼承者之戰”中,善良、有原則的“綿羊興”因為信任“顏王”,在買飯時,被“顏王”搶奪金條,“神算子”黃磊帶領大家為張藝興出口氣,原本的劇情走向最后變成為幾位作為繼承者的哥哥合力幫助弟弟贏得比賽,呈現了一出完全不一樣的“繼承者們”。情境下的突轉在意料之外造就了看點,帶來了不同的期待值。

4.定型角色的非定式演繹

在影視劇的敘事中,典型人物的塑造是影視劇創作的核心。人物塑造的好處在於,有了典型豐滿的人物,即便故事爛些,“戲”總是會出來的。作為當今火爆熒屏的明星式真人秀,節目的參與明星是觀眾選擇收看節目的重要元素。《極限挑戰》沒有選擇明星萌娃,夫妻戀人,而是選擇了靠實力奮斗拼搏的六位“老大不小”的“男人幫”。黃渤和孫紅雷作為影帝和視帝級人物,其綜藝首秀成為吸睛亮點﹔黃磊作為好老師、好男人、好爸爸的代表同樣擁有眾多粉絲﹔王迅作為綜藝新人,以接地氣、呆萌的形象迅速成為人氣王,據《極限挑戰》導演嚴敏介紹,王迅的形象恰好符合了現實社會中“上有老下有小”、工作生活壓力都大的男人形象﹔而張藝興則作為了剛出校園,走上社會的男人的代表﹔羅志祥既有顏值,也在娛樂圈打拼了很多年。這樣六個人搭檔成的“咸肉”和“鮮肉”的組合,讓觀眾短時間記住,迅速俘獲觀眾的眼球。

此外,《極限挑戰》節目組根據每個藝人的性格特征為其找到相應的定位。在錄制過程中將這個人物的性格定位不斷放大,形成鮮明的易記住的形象。六位參與者各具特色,並擁有多個別名。黃磊老師以極強的推理能力、精明的表現被標榜“神算子”﹔沒錢靠刷臉混飯吃的孫紅雷一改往日電視劇中堅持、果敢、硬漢的形象,因為又逗又萌的表現,被戲稱為“顏王”、“極限大傻”﹔張藝興善良、正直、傻萌、有原則,成為“綿羊興”﹔王迅在節目中賣力表現,卻總是不討好,成為善良的受氣包,被稱為“實在哥”、“極限二傻”,因為兩顆突出的大門牙,被稱為“鬆鼠迅”,有點小氣的性格,有“摳門迅”的美稱﹔黃渤因為機智幽默,以及時不時的捉弄下隊友,被稱為“國民壞叔叔”﹔羅志祥“小豬”的稱呼更是被節目組不斷拿來調侃。應該說,六人的選擇是成功的,節目組對明星性格的把握和明星在觀眾心目中所建立起來的角色認知之間或和諧或反差,帶來了親近感,符合了節目設置的初衷,身為凡人必有短板的“平凡男人們”,以他們的真情實感挑戰人生的極限。

然而定型角色並非在劇情中定型呈現,“極限大傻”孫紅雷也會有精明的時刻,“極限二傻”王迅也會有成功逆襲的機會,“神算子”黃磊也會有失算、“馬失前蹄”的悲傷。綜合來看,明星在游戲環境下將自己的個性展示極致化,離不開明星個人對節目理念的認同,在認同的背景下,明星們心甘情願地入戲。應該說,多元化的角色演繹豐富了敘事情節,與清晰的人物性格線完美地輔助了劇情化的游戲設置。

三、結 語

當然《極限挑戰》在敘事方面並非全部是優,比如第一期“時間都去哪兒了”,在觀感上來看,整個游戲時間重心安排在了最后一個環節上,導致后面敘事帶來一種冗長感,同時,在游戲設置上第一個號碼台難度比較高,而其他環節的游戲過於簡單。但綜合來看,在明星真人秀火爆熒屏的當下,《極限挑戰》能夠在周日穩居收視榜首,與節目在敘事方面的創新之處分不開。從受眾心理學角度看,觀眾對節目有一種新奇的期待和喜新厭舊的心理,希望獲得超過個體生活體驗和審美之外的東西,需要陌生的、奇異的,聞所未聞的視覺效果來刺激收視神經,從而帶來全新的收視體驗。在真實、開放的敘事情境下,《極限挑戰》充分把握住了一般觀眾對於熒屏之外明星私生活以及其真實個性的興趣,在當今電視節目創新不足、收視疲軟的背景下,《極限挑戰》使得觀眾們恰當地找尋到了情感共鳴的出口。

然而,在《極限挑戰》收視和口碑雙贏的當下,這檔熱門節目卻陷入了“山寨”的口水仗中。韓國MBC電視台炮轟該節目抄襲其王牌節目《無限挑戰》,指責《極限挑戰》從名字到游戲環節都有復制痕跡,甚至有網友通過細致的截圖對比來印証韓方的指責。在此,我們無意討論這場口水仗中孰對孰錯,抄襲也好,模仿也罷,節目制作者如果缺乏創新,簡單的踐行“拿來主義”,沒有“新鮮血液”的注入,再好的節目模式最終也會進入發展的瓶頸期,對於中國的電視節目制作者來說,原創才是提升電視文化軟實力的重要舉措。

一檔成功的電視真人秀節目,“真”是根基,“人”是核心,如何“秀”成為欄目打造特色,吸引觀眾的制勝法寶。

參考文獻:

[1] 潘知常,孔德明主編.講“好故事”與“講好故事”:從電視敘事看電視節目的策劃[M].北京:中國廣播電視出版社,2007.

[2] 梁立昭.韓國明星真人秀節目的戲劇性研究[D].浙江師范大學.2014.

[3] 好搜百科.極限挑戰[EB/OL].http://baike.haosou.com/doc/788 8795-8718 104.html. 

(責編:趙光霞、宋心蕊)




注冊/登錄
發言請遵守新聞跟帖服務協議   

使用其他賬號登錄: 新浪微博帳號登錄 QQ帳號登錄 人人帳號登錄 百度帳號登錄 豆瓣帳號登錄 天涯帳號登錄 淘寶帳號登錄 MSN帳號登錄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區登錄
用戶名: 立即注冊
密  碼: 找回密碼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時排行 | 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