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傳媒>>最新資訊

法國記者親歷巴黎恐怖襲擊 槍手面無表情換彈匣

2015年11月15日06:14    來源:京華時報    手機看新聞
原標題:槍手面無表情換了三四次彈匣

  14日,一對情侶在遭襲擊的巴黎巴塔克蘭劇院外彼此安慰。新華社發

  ▲槍擊慘劇發生前的音樂會現場。

  14日,人們在法國巴黎共和國廣場點燃蠟燭,悼念恐怖襲擊事件遇難者。新華社發

  鏡頭 1

  巴塔克蘭劇院

  法國巴黎巴塔克蘭劇院13日晚發生恐怖襲擊時,一名電台記者正在劇院內觀看美國一個搖滾樂團演出。所幸躲過一劫的他事后接受美國媒體採訪,講述了與槍手近距離接觸的“驚魂10分鐘”。

  電台記者名為朱利安·皮爾斯,是法國歐洲廣播一台記者。他接受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採訪時說,多名“黑衣殺手”在巴塔克蘭劇院向觀眾開槍掃射,現場一片混亂,整個襲擊過程持續了約10分鐘。

  槍手持AK47掃射

  “現場到處是血,”皮爾斯說,“人們高聲尖叫、呼救,每個人都趴在地上。槍聲持續了10分鐘,這是令人恐懼的10分鐘。每個人都臥倒在地上護著頭。”

  根據皮爾斯的描述,槍手們身穿黑衣,持AK47突擊步槍。他看到其中一名槍手的臉,年齡看起來可能在20到25歲之間。

  皮爾斯說:“我聽見多聲槍響,槍手面無表情,他們換了三四次彈匣,什麼都沒說。”

  當時,皮爾斯坐在劇院前排,離緊急出口很近,所幸躲過一劫。當被問及他是否聽清槍手所說的話時,皮爾斯回答:“我什麼都沒聽見。他們只是對人群喊叫,我沒聽清他們具體說什麼。他們只是開槍掃射。”

  據另一名目擊者回憶,槍手在現場呼喊了宗教口號。

  警方消息人士透露,劇院內約有100人喪生。皮爾斯在現場看到20至25具尸體,另有多人受重傷。

  觀眾躲小黑屋保命

  皮爾斯說,就在他接受媒體採訪時,仍有多名幸存者在劇院內等待警方救援,他們躲在某個房間內。

  他說:“我的多名朋友現在仍在劇院裡,躲在一個黑暗的小房間內。他們給我發短信說,他們非常害怕。他們正在等待警方解救。事情已經過了兩小時,這太可怕了。”

  當天晚些時候,法國警方突擊了劇院,打死至少兩名恐怖分子。

  回憶起這段經歷,皮爾斯仍心有余悸。他說:“發生的這一切太可怕了。在10分鐘內,槍手不分青紅皂白見人就開槍。”

  “開門”運動發起

  危難當頭,巴黎市民紛紛向驚魂未定的同胞和外國游客伸出援手。巴黎人在社交媒體“推特”和“臉書”上發起一場“開門”運動。不少巴黎市民打開自己家門,讓無處可去的陌生人來自己家中先“避一避”。

  一名“推特”網友發帖提醒:“如果你正在巴黎,需要一個安全的地方,請搜索‘開門’,大家正向你敞開家門。”

  一個名叫文森特的網友在“推特”上發帖說:“如果你在科朗坦·卡裡烏地鐵站附近,不想離開,你可以來我家,請聯系我。”

  另一名網友卡羅琳·普魯登絲在“臉書”上說:“這裡一切都好,我們很安全。如果你在第11區,想要找個安全地點避難,歡迎來我家。”

  類似的帖子數不勝數。美國Buzzfeed網站統計,恐怖襲擊發生兩三個小時后,“開門”這一熱搜詞在“推特”和“臉書”上被轉發了至少數萬次。

  伸出援手的不光有網友,還有的哥。有網友在“推特”上說,看到出租車司機免費搭載那些著急回家的路人。

  英國《衛報》報道,恐怖襲擊發生后,一些巴黎市民自發獻血,襲擊地點巴塔克蘭劇院附近的一座酒吧被臨時改造成一個緊急醫療中心,大量醫療設備和血袋已被送至那裡。

  鏡頭 2

  法蘭西體育場 爆炸聲起下半場比賽沒有終止

  法蘭西體育場13日夜的那場足球友誼賽,注定充滿悲傷、憤怒和決心。

  上半場結束后的休息間隙,球場外兩聲爆炸聲,把球場內的喧囂震得頓時安靜,隨后是,散布全城至少6處地點的爆炸和槍擊,100多人死亡的慘劇。而后,法國總統奧朗德提前結束觀賽。

  場外警笛聲不斷,但下半場的比賽沒有終止,很多球迷也沒有離場。但整個下半場的球迷,不再有吶喊,很多人在低頭看手機,或竊竊私語。

  球場上,法國隊隊員並不知曉場外發生的一切,他們繼續努力地與德國隊拼殺。但德國隊隊員,或許已有所察覺,或有所聯想。其實,就在13日上午,下榻巴黎市中心一家酒店的德國隊就收到一起炸彈警告。隨后,德國隊緊急撤離到球場附近的一條街道上,坐在大巴內停在路邊好幾個小時,直至晚上比賽前才直接進場。

  下半場那45分鐘,所有人,都在自己的內心世界裡度過。當終場哨響,球場大廣播告訴球迷場外發生的一切,建議球迷保持秩序、聽從安排離場。但很多球迷並未就此離開,他們走進賽場場地內聚集。賽后半小時,場內聚集了大約2000人。德國人也沒有離開。

  這場球,法國隊以2比0擊敗德國隊。但賽后,沒有人談論比分。預定的賽后媒體採訪環節也被取消,很多體育和攝影記者,都有了新的任務。足球固有的激情,被淹沒在對突發局面的恐懼和擔憂中。

  “我們震驚了,”德國隊教練約阿希姆·洛伊說,“對我而言,這場球以及足球運動,都不再重要。”

  身處英國的中國留學生小孔當晚正在觀看法國隊和德國隊在巴黎法蘭西體育場舉行的足球比賽直播,后來轉了台。恐怖襲擊發生后,他重新觀看那段球賽視頻,“比賽中能聽到兩聲爆炸”。一場血腥的襲擊,竟以這樣的形式被記錄下來。

  在伯明翰讀書的姑娘麗珠則在一個社交群裡收到消息,她“朋友的朋友的朋友”當晚身處巴黎,正是這場襲擊的遇難者。生與死的距離,原來這麼近。“雖然不認識,也很難過,”她說,這樣的悲劇“可能發生在身邊的每個普通人身上”。

  14日,法國體育大報《隊報》的頭版隻刊印了一種顏色和一個詞,黑色的“驚恐”。

  ■哀悼

  當你遇險,我們為你開門

  天氣陰沉的14日清晨,巴黎的大型女神像下,哀悼罹難者的蠟燭在風中輕輕搖曳,淡素的花束擺放在蠟燭旁邊。身材頎長、穿著呢子大衣的摩西佇立良久,嘴裡輕輕誦讀著雅克·普維的詩篇《這份愛》,兩行清淚奪眶而出,緩緩流下。

  “我們的愛已被摧毀,但終有一天將重新出現……”

  摩西用自己的方式,為13日在巴黎恐怖襲擊案件中逝去的百余名罹難者寄托哀悼。他的淚為凋謝的生命之花而流,也為被偏激的仇恨和恐怖的暴力深深傷害的巴黎而流。

  1公裡開外,13日晚恐襲案件傷亡最高的地點之一,阿爾伯特街的“小柬埔寨”餐廳的鐵皮門緊緊閉合。餐廳門口仍清晰可見大片血跡、街角對面牆壁上彈痕累累,扑面而來的血腥之氣令人悚然:不到24小時之前的恐襲該是一場怎樣令人發指的慘劇。

  一位把身子躲在樓門內的老婦人告訴記者,13日晚她從樓上的窗戶裡,清楚地看到遇難者尸橫遍街、受傷者倒地哭喊哀嚎的慘景,沖鋒槍“嗒嗒嗒”的聲音就在她的耳邊回響。

  “這讓我感到極為害怕,”她說著說著,不禁黯然落淚。“我從小就生活在這裡,這樣的事情從來沒有發生過,簡直是不可想象的。我相信無論怎樣,生活都會重新開始。但必須承認,我感到恐懼。”

  是的,恐懼,讓巴黎流淚了。然而,僅僅是這樣嗎?

  “這樣的災難隻會讓我們更加團結和強大”。14日專程到共和國廣場為死者致哀的法國司機埃迪告訴記者,“那些恐怖分子什麼都不是,他們只是無所事事、精神空虛的混蛋,他們的所作所為就是犯罪”。

  他說,如果再次發生這樣的事情,他又恰巧開車經過,他一定會毫不猶豫地把避難者拉進車裡,幫助他們逃離危險。

  在網絡上,埃迪的成千上萬名同胞發起一個名為“打開大門”的運動。人們自發地留下地址和聯系方式,以幫助那些可能在突如其來的災難中需要尋求庇護的人。一場悲慘的恐襲,讓熱愛爭論、追求自由的法國人空前地自發團結起來。人們用行動發出有力的吶喊:沒有什麼災難可以嚇倒我們!

  就在“小柬埔寨”餐廳對面,一個常設的獻血站的門口自早晨7點鐘起已排起自發獻血的隊伍。從早晨到中午,隊伍越來越長,從年輕女子到中年男士,不同膚色、不同族群的人,前來為傷者獻血的人絡繹不絕。

(責編:宋心蕊、趙光霞)

社區登錄
用戶名: 立即注冊
密  碼: 找回密碼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時排行 | 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