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傳媒>>傳媒專題>>傳媒期刊秀:《視聽》>>2015年第11期

明星真人秀節目《極限挑戰》的戲劇化建構

時再林

2015年11月30日10:41    來源:視聽    手機看新聞

摘要:在當今“泛真人秀”電視節目時代,真人秀節目充分吸收戲劇藝術的精髓,使戲劇因素和戲劇手段向綜藝節目大量滲透,日益表現出戲劇化的特征。本文以明星真人秀節目《極限挑戰》為例,對節目內容進行剖析,從戲劇動作、戲劇沖突、戲劇情境、假定性等四個方面對其戲劇化建構進行闡述,以期窺探真人秀節目的成功之道。

關鍵詞:極限挑戰﹔真人秀﹔戲劇化

一、“真人秀”與《極限挑戰》

“真人秀”泛指由電視節目制作者制定規則由社會成員以普通人身份參與並全程錄制播出從而獲得商業性收益的電視節目。作為一種電視節目形態,無論從節目的數量還是從收視率來看,真人秀節目都已成為當今電視節目的重要形態。因此,可以說,形形色色的真人秀節目打造了一個“泛真人秀”時代。

那麼真人秀節目何以備受歡迎?它是依靠什麼特質把觀眾牢牢地吸引在電視機前的呢?作為2015年二季度綜藝大戰中殺出的最大一匹黑馬,主題定位於“劇情式綜藝節目”明星真人秀節目,《極限挑戰》的巨大成功或許能激發我們一些有益的思考。

《極限挑戰》是東方衛視在韓國綜藝節目《無限挑戰》基礎上原創的大型勵志綜藝真人秀。節目有六位固定成員,即孫紅雷、黃渤等明星組成“極限男人幫”,此外,每期節目還會加入一個新嘉賓。節目在全開放的錄制環境中完成設定的各種“奇葩”任務,收視率連創新高,平均收視率破2%,最高收視破3%,幾乎壟斷周日全國綜藝節目市場份額居榜首地位。

《極限挑戰》的成功之道恐怕不在於“秀”,也不僅在於觀眾的所謂窺私欲,而在於出其不意、無腳本可循的“真實”,“不知道下一秒會發生什麼”。可以說電視真人秀節目是一種被設計的“真實化”戲劇呈現。

二、《極限挑戰》的戲劇化建構

戲劇是人類最古老的藝術形式之一,亞裡士多德對戲劇本質的界定是:戲劇是對現實世界的模仿。而戲劇性則包含動作、情境、沖突、情節、假定性等因素。戲劇就其本質而言,就是動作的藝術。

真人秀節目的戲劇化是指這些節目充分吸收戲劇藝術的精髓,使戲劇因素和手段向綜藝節目大量滲透。戲劇化導致真人秀節目的情景更集中,行為動機更易產生,人物動作更密集,沖突更劇烈,虛擬現實性大大增強,也就更吸引觀眾。

(一)戲劇動作

行動或者動作是戲劇的最基本要素,真人秀節目更強調激發動作,更多地呈現動作,兩者在這方面非常接近。真人秀節目通過復雜的環節設置,使人物的動作更密集,更有強度。那麼,什麼是真人秀節目所鐘愛的戲劇動作呢?戲劇理論家譚霈生這樣解釋,“動作要有目的性要集中統一,要發展迅速,這一切,都使沖突成為不可缺少的。”《極限挑戰》中包含了大量的戲劇動作元素,而且很多看起來具有很大的危險性。

例如第一期節目“時間都去哪兒了”中“極限男人幫”化身時間守護者,在城市中展開了一場時間爭奪戰,在公園裡上演追逐大戲。為了搶得關卡鑰匙,贏得獎勵,嘉賓進行持續奔跑、激烈撕扯﹔為了搶佔先機,幫助隊友,黃渤王迅高塔上演空中大戰……在第六期節目“悠長假期之貓鼠大戰”中由於飛機沒牽引車,“極限男人幫”帶領眾人將空客A320向前拉動10米至起飛線,幫助飛機起飛。而在第十期節目“銼冰進行曲”中王迅、黃渤為了獲取最后的勝利,克服恐高,挑戰超高水滑梯。可以說,從陸家嘴綠地、南京路步行街、地鐵車廂等,肢體接觸與沖突一直貫穿《極限挑戰》節目始終,而且這些動作目的性明確,即贏得勝利。

(二)戲劇沖突

戲劇沖突即障礙、矛盾,它包括人與人之間的利益沖突,人與環境之間的矛盾沖突,還有同一人物在特定情境中內心的矛盾沖突。在真人秀節目中,人與環境的沖突主要體現在選手和競爭環節之間的矛盾。選手們一方面為了不被淘汰,就必須贏得其他選手的支持﹔另一方面,自己為了贏得勝利,又要想方設法淘汰其他選手。所以,在這樣的環境中,選手與選手之間、選手與規則之間矛盾一觸即發。

在《極限挑戰》中,制作方主要通過規定任務的方式來營造嘉賓之間的沖突氛圍,秉持“開放式過程”理念,充分發揮參演嘉賓主觀能動性,允許嘉賓結合自身性格、場景、團隊利益等,在沖突之中自主做出抉擇,以反映嘉賓真實內心斗爭,使人物特征更加鮮活、真實,增強節目的感染力和吸引力。具體而言,《極限挑戰》沖突性的營造主要通過兩種方式:

一是任務的規定性。它主要表現在主題的特定性、資源的稀缺性和道具的強制性。《極限挑戰》第一季十二期節目中,每一期都會有一個不同的主題,圍繞一個社會熱點或生活背景而展開,這就限定了節目沖突的框架,為嘉賓的自主發揮提供了背景。而在具體的任務設定中,很多環節都在開始前限定了嘉賓可利用的資源的數量。比如在第二期節目“繼承者們”中,6位嘉賓要在度假區尋找五把車庫鑰匙,而每把鑰匙決定下一輪到達市區的不同交通方式。在第五期“瘋狂的石頭2之血戰到底”中,6位嘉賓前往長江索道,邊坐纜車邊尋找暗號,找到暗號的人才能獲取開箱密碼,但一共隻有四個密碼,且暗號使用一次后自動失效。這種資源的稀缺性無疑增加了劇情的沖突性,在有限的資源面前,眾人如何抉擇無疑成了節目一大看點。此外,節目中很多道具設置了強制功能。比如,在第二期節目“繼承者們”中的“三把鑰匙”都具有強制功能:“強制交換錢箱”鑰匙(強制交換自己與任一人錢箱)、“強制搶奪金條”鑰匙(強制得到另一人任意數目金條)、“強制給予金條”鑰匙(強制給予另一人任意數目金條),這樣不管道具受用方願意與否,道具使用方都有權按照自己的意志進行相應支配,強化了支配方與被支配方間的人際沖突,增強了結局的懸念性。

二是人物的自主性。“開放式過程”的制作理念,給了嘉賓很大的自主發揮的空間,他們可以根據劇情發展的需要以及對當下竟態形勢的判斷,自由抉擇。然而由於彼此之間競爭與合作關系相互交織,價值取向反復多變,信息溝通真假難辨,無疑增加了選擇的復雜性和嘉賓之間關系的不確定性,增強了彼此之間的人際沖突。因此,縱使神算如黃磊,也總是百密一疏,無緣冠軍。比如,在第九期“職場宮心計”中,老謀深算的黃磊被眾人提前投出局。此外,這種自主性,也增加了人物內心世界的自我沖突。比如第二期節目“繼承者們”中,孫紅雷搶奪張藝興的箱子之后,內心世界充滿了斗爭,一方面為了贏取勝利採取任何方式都是節目允許的,本應心安理得﹔另一方面為自己欺騙了張藝興對自己的信任,感覺甚為愧疚。這種內心斗爭通過鏡頭特寫與后期剪輯,在孫紅雷臉上很鮮明的表現出來,塑造了孫紅雷多面的人物形象和復雜的性格特點,增強了節目的真實性。

(三)戲劇情境

所謂戲劇情境,就是促使戲劇沖突爆發、發展的契機,是使人物產生特有動作的條件。它包含兩方面的內容:一是特定的情況、環境,二是特定的人物關系。《極限挑戰》的每一個環節都是一種充滿戲劇性挑戰的情境。當嘉賓身處其中的時候,就會產生充分的行動欲望,形成情境動機、動作的戲劇過程。每個人都希望按照自己的想法發展下去,就產生了互相矛盾的動機。這樣一來,在這個情境中,包含了同時向多個方向生長的因素,它們互相糾結,共同生長,醞釀著激烈的沖突和最后的結局。這就導致了劇情的發展具有不可操縱性,往往會打破既定的設想,產生新的化學反應,使劇情發展和最終結果都具有更大的開放性。在《極限挑戰》中戲劇情境的營造最為明顯的表現是在錯綜復雜的人物關系上和在扑朔迷離的劇情上。

1.人物關系錯綜復雜

隨著每期節目劇情的不同、游戲規則的不同,“極限男人幫”最初的“極限三傻”與“極限三精”兩大陣營不斷產生分裂,成員在特定場景下,選擇特定策略,產生了多個組合。比如“雷興組合”,孫紅雷、張藝興從第二期開始的虐戀情深,且張藝興總能淨化孫紅雷的心靈﹔“雙黃組合”,黃渤、黃磊第八期兩人一起被綁架到脫島,成為難兄難弟﹔“孔雀傳奇”,孫紅雷與羅志祥被淘汰后扮女裝爭奪硬臥﹔孫紅雷採蓮蓬時羅志祥幫忙。這種錯綜復雜的人物關系,為每一期的劇情發展編寫了更為曲折的劇本。

2.劇情發展扑朔迷離

在《極限挑戰》中,六位嘉賓參與的任務雖然是提前設定的,但嘉賓們完成任務的過程,節目組卻絲毫不會加以限制,因此觀眾們看到了很多真正的路人在節目中“亂入”,嘉賓們為了完成任務,甚至還要向這些普通群眾求助。黃磊曾說,“節目裡沒有架構劇情,我們只是生活中自然發生的劇情的搬運工。”“極限男人幫”以他們豐富的社會經驗和性格情感讓節目進程延展出無限可能,觀眾永遠不知道下一秒鐘會發生什麼,令人感到有一種強烈的真實感和吸引力。

(四)假定性

真人秀節目雖然是以真實記錄的方式出現的,卻有著極強的假定性,即它借助於一系列約定俗成的東西給觀眾造成真實的幻覺。這種“假定性”主要表現在兩個方面:一是情境的假定性。嘉賓們組成一個團隊,他們既互相幫助又互相競爭,為了成為最后的勝利者努力秀出自己,這些節目創設的情境,剝離了復雜的制約因素和廣泛的社會聯系,力求簡單純粹地彰顯人物主要動作和沖突,這種情境的設置類似一個理想化的實驗室,它的實驗條件來自於生活,但並不等同於現實。

二是時空的假定性。真人秀往往採用高度濃縮的方式,在一定的時間和空間中呈現一個相對完整的人生歷程。這種濃縮往往先設定節目主題,選定故事背景,制定游戲規則,然后借助視頻剪輯、添加字幕、特效等后期制作方式完成。由於情境設定已經將矛盾的動機植入到嘉賓心中,他們就開始在這個特定的“舞台“上分別行動,但這個空間和現實社會生活之間劃出了界限,脫離了復雜的現實環境,這個空間構成了一個理想的實驗室環境。

《極限挑戰》最大的特色就是其“劇情式綜藝”理念,採用全開放性、進入社會的錄制方法,它呈現出的不僅是一檔明星真人秀,還是擁有社會眾生相的劇情式綜藝。節目每期任務主題的設定都來源於一個大眾耳熟能詳的經典影視作品,並編纂一個完整的劇情和時空貼近大眾生活,拉近與觀眾的距離,也間接傳達了節目的價值觀和感情基調。比如第一期“時間爭奪賽”就是在傳遞“時間的寶貴”﹔第三期的職業體驗,則是表達對基層職業的理解和尊重﹔第五期中的戰役則強調了命運的反轉和團隊合作精神。

另外,節目中的很多任務都安插在真實的環境之中,在“社會情境”中完成全部錄制,讓明星融入普通人中爆發出自然效果和意外內容。比如,在第三期“上海灘2015”中,黃渤送快遞,黃磊當出租車司機,孫紅雷當幼兒園老師,王迅當“高空蜘蛛人”擦玻璃,羅志祥變身家政服務人員,以及張藝興在飯店打雜,他們在任務中服務的對象,都不是節目組安排的“托兒”,而是實實在在的真人真事,明星們也由此真正的走入生活、走入群眾。

結語

明星真人秀節目的戲劇化建構有別於傳統的電視作品,是一種既高於戲劇化而又具有真實性的人生狀態,它符合電視傳播的規律,增強了電視節目的觀賞性。但這種真實並不是在自然生活的狀態下原汁原味地呈現,而是在制作者的操縱下被“導演“出來的。它首先是設定劇本主題,為參演嘉賓繪制了表演框架。雖然如《極限挑戰》這種宣揚“開放式過程”的真人秀節目給參演嘉賓很大自由發揮的空間,增強了結局的懸疑性和情節的吸引力,但歸根結底它仍然是“戴著鐐銬跳舞”而已。此外,后期制作方的剪輯、特效等劇情加工方式,刻意選取某些更富有“爆點”和話題性的鏡頭,對原始錄影材料進行修飾和重新編排,使最終呈現出來的節目內容有了很強的主題相關性,也更符合制作方從一開始就設定的表演框架。(作者系武漢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碩士研究生) 

參考文獻:

1.人民日報.《極限挑戰》最高收視破3% 精神追求贏觀眾

http://news.cntv.cn/2015/09/21/ARTI1442820739756171.shtml

2.人民網.人民日報:讓“真人秀”秀出更多正能量

http://opinion.people.com.cn/n/2015/0715/c1003-27304678.html

3.譚霈生.論戲劇性[M].北京大學出版社,2009

(責編:趙光霞、宋心蕊)



社區登錄
用戶名: 立即注冊
密  碼: 找回密碼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時排行 | 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