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傳媒>>傳媒專題>>傳媒期刊秀:《視聽》>>2015年第1期

淺析“九七”香港回歸后周星馳電影的品牌及文本構建

田夢

2015年02月05日13:52    來源:視聽    手機看新聞

摘要:周星馳以無厘頭電影為自身的符號標簽,創造了九十年代香港喜劇電影發展巔峰。其“九七”香港回歸之后的幾部電影作品,通過科技、市場、明星符號及自我個人意識等幾大要素的融合,關照人本情懷,表現出濃厚的本土回歸意識,形成了具有自身特色的電影文化。究其原因,其本人的明星效應及其“九七”后的幾部電影作品的文本內涵是不容忽視的。

關鍵詞:周星馳﹔九七回歸﹔電影文化﹔現實關照﹔品牌符號

一、周星馳電影品牌塑造

上個世紀90年代香港電影的長足發展,在很大程度上得源於功夫片與喜劇片在題材內容方面的開拓創新。

提及喜劇電影,周星馳的“無厘頭”電影佔據著舉足輕重的地位。“無厘頭”一詞,源於廣東佛山等地的俗語,意即一個人說話做事都令人難以理解、無中心,其言語和行為沒有明確的目的,與嚴密的邏輯思維格格不入。反映在周星馳電影當中,這種無邏輯、去中心的風格集中表現為一種解構權威、消解主流價值觀念的藝術表現手法。

從最早大賣的《賭聖》到之后的《逃學威龍》《審死官》《武狀元蘇乞兒》《唐伯虎點秋香》等等,在這些作品中,戲謔化狂歡化的粗俗俚語以及顛覆主流意識的取向在影片中無處不在,體現著強烈的無中心化色彩。其獲得追捧的原因,一方面是因為香港人在日益緊張的工作節奏之下,急需用這種不講求深度、帶有玩笑意味的電影來釋放內心的壓抑與焦慮﹔另一方面,香港喜劇電影本身所具有的搞怪、玩笑化特質與周星馳的個人化表演相融合,使得其語言、情節、敘事方式等打上了周星馳的獨特標簽,讓人們提到周星馳,自然會首先想到他的無厘頭電影,不禁輕鬆愉悅、開心一笑。

“九七”香港回歸之后,好萊塢電影的巨大沖擊加上大陸對港電影政策的轉變,使得周星馳逐步意識到,繼續從內容上走無厘頭路線,已無法滿足競爭日益激烈的市場要求及觀眾口味。這一時期的周星馳,依憑之前積攢的演藝經驗及創作積累,更多地在電影中介入了自己的個人意識與審美觀念,以市場化的運作模式拓展個人影響力。傳統加科技,成為周星馳強勢進入世界市場的主打創作手段。

在《少林足球》中,傳統少林功夫與電腦特效有機融合,足球特有的比賽規則在充滿想象的夸張動作下,帶給了觀眾強烈的視覺沖擊與感官震撼﹔《功夫》更是借著對功夫巨星李小龍的無限敬仰,將小人物英雄這個主題借由特定歷史史實發揮到了極致﹔《長江七號》更是大打親情牌,將故事背景設置在周星馳的祖籍——浙江寧波,通過外星人“七仔”的趣味融入,演繹了一段令人心酸而又為之動容的父女溫情故事。這三部影視作品,可以說是完全脫離了早期無厘頭電影粗俗、低級趣味的風格。周星馳以自身閱歷為其電影深深烙上了“周氏溫情”。

這三部電影,不僅在香港電影年度票房中獨佔鰲頭,而且其世界影響也日漸突出。《少林足球》是日本1984年以來最為賣座的華語片,2000年意大利威尼斯電影節甚至為其舉辦了“周星馳電影周”,其地位日益提升。①其喜劇風格亦受到了來自好萊塢的青睞,並被稱為香港的“金•凱瑞”。2004年,《功夫》在北美最大的影展——多倫多電影節被安排為“特別呈現”單元的首映影片。

可以說,具有周星馳獨特標簽的溫情喜劇電影得到了世界的認可和接受,周星馳所特有的品牌價值,也進一步通過電影顯現出來。

二、周星馳電影文本內涵

1.后現代余味

在回歸之后的幾部電影當中,解構與顛覆的特質依然存在:《喜劇之王》中尹天仇離經叛道般地執著於對演員精神的恪守、《少林足球》裡對少林功夫與足球的拼聯與融合、《功夫》中有“小龍女”之稱的包租婆作為退隱小人物的解構與丑化、《長江七號》裡對外星人固有形象的顛覆和“七仔”乖巧可愛形象的再塑造等,都無不展現了周星馳后現代風格手法或隱或顯的存在。此外,2013年初上映的《西游降魔篇》更是將其后現代風格發揮到極致。

《西游降魔篇》的整體故事線索分為四個部分:驅魔人陳玄奘收服各路妖魔﹔驅魔人為取得降魔利益互相傾軋﹔驅魔人段姑娘同陳玄奘墜入愛河﹔佛祖引領陳玄奘修得佛義正果。值得一提的是,上述四條線索在整個影片的敘事過程中,互相交錯而又情節連貫,以拼貼式的手法鋪展了整個傳奇故事。多線索反映的拼貼手法,從內容上豐富了故事,從主題上深化了主旨。

在影片的內容和手法方面,《西游降魔篇》對早前的《大話西游》進行了大幅度戲仿。《西游降魔篇》一反傳統,把很多角色設計為現實生活中具有各式各樣缺點的小人物。后現代色彩不彰自顯。影片中傳統英雄的高大形象完全被推倒,成為和觀眾一樣在生活中具有各式缺點的小人物,掙脫了傳統說教的羈絆禁錮——本是溫文爾雅、虔誠向佛的陳玄奘,不再是被人擁戴的師傅,也是可以被戲謔、可以和驅魔人姑娘產生愛情的性情中人﹔正直勇敢、降妖除魔的孫悟空,也可以是會傷及無辜、不擇手段殺害驅魔人的妖魔怪獸。迅速矮化的英雄形象與其傳統固有的高大形象之間產生了巨大的心理落差。

回歸到影片主旨,此片依舊延續著中國古典故事的大團圓結局,即對於崇高倫理的皈依、對傳統愛情精神的膜拜。在這種大開大合式的顛覆與回歸當中,可以說,中國式傳統與20世紀后現代精神得到了完美融合:在滿足中國觀眾審美需求的情況下,延續著周氏電影的幽默風格。

下一頁
分享到:
(責編:謝琳(實習生)、宋心蕊)




注冊/登錄
發言請遵守新聞跟帖服務協議   

使用其他賬號登錄: 新浪微博帳號登錄 QQ帳號登錄 人人帳號登錄 百度帳號登錄 豆瓣帳號登錄 天涯帳號登錄 淘寶帳號登錄 MSN帳號登錄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區登錄
用戶名: 立即注冊
密  碼: 找回密碼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時排行 | 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