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传媒>>最新资讯

黄磊新剧"嘿老头"将播 文艺情怀隐藏在发胖身体里

杨文杰

2015年03月17日08:08    来源:北京青年报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黄磊:文艺情怀隐藏在发胖的身体里

  李雪健、黄磊、宋佳主演的《嘿,老头!》确定将于3月26日在北京卫视开播,该剧被认为在经历开年偶像剧、古装剧的话题轰炸之后,2015电视荧屏终于迎来厚重的现实主义剧作回归,有望成为羊年首匹黑马。作为一部此前“保密”工作极好的电视剧,演员黄磊以该剧制作人身份首次公开分享了《嘿,老头!》问世始末。

  在《嘿,老头!》中,黄磊扮演一个大事不错、小事不吝的北京大男孩。不料,李雪健扮演的老爸患上阿尔茨海默症,“返老还童”,父子俩经历了从淡漠到逐渐心灵接近的过程,共同找回彼此最珍贵的记忆。值得称道的是,《嘿,老头!》竟然将一个心碎悲情的故事讲得充满欢声笑语,黄磊的喜剧表演功不可没。

  从《婚姻保卫战》开始,黄磊就彻底抛弃了曾经的诗人气质,开始了家庭妇男的“黄小厨”时代,此次在《嘿,老头!》中,他再次集“话唠”、“胡同串子”于一身,“本色出演”北京土著,将嘴碎心细、重情重义的特点展现得淋漓尽致。不过,昨天黄磊却很认真的说,如今反倒是因为比以前成熟,不需要那么拿捏着,才敢演喜剧了。但是,跟那个时代的文艺青年一样,“我的文艺情怀一直都在,只是隐藏在发胖的身体里。”

  《双面胶》、《黎明之前》的幕后推手 干得不错的“隐形”制作人

  北青报:这部剧除了主演还是制片人,身份的多元是出于何种新的规划?

  黄磊:我在出品方华录百纳有一个“隐形工作室”,最早跟华录合作了《双面胶》,那是我买的版权,推荐给了华录,我做了制作。后来的《黎明之前》是我给自己写的故事,交给我表弟做的编剧,后来给了华录。这两个戏在后来都成了有代表性的作品,所以他们刘总说如果我有什么项目可以推荐。《嘿,老头!》是杨亚洲导演介绍的剧本,作为家庭剧它的关注角度非常不一样——父与子。

  我们多数的女性观众其实不了解父子的感情,比如说出去玩一个女孩儿跟妈妈睡一个大床很正常,但是我们男的谁都不可以跟自己爸睡。但是当他老了以后发现又可以跟他亲近。我父亲80岁,我常常觉得现在跟他有一点亲近的感情。我看到这个剧本的时候特别感动,有一句台词:“我就是我爸他爸,我爸就是我儿子”。整个故事把一个父亲跟儿子的故事做得很不一样不是一个苦情戏,而是有喜感的对立。

  和李雪健一场25年的棋缘

  北青报:做制片人最难的是什么?

  黄磊:最难选的是老头。因为阿尔茨海默症无法做常态的表演,正常的交流方式被取消掉了。需要观众一看到这个演员就心疼他,觉得他就是一个父亲。中国这个年纪我们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李雪健老师。他现在很瘦,跟当年演宋江那种眉宇之间有豪情不一样了,转为一种温柔,也有一些沧桑。

  北青报:特殊的角色关系,有没有影响你跟李雪健在片场的相处方式?

  黄磊:我们俩是好朋友。在我上高中的时候,我父母是国家话剧院的,跟李雪健老师同一个单位,我爸爸跟李雪健老师演话剧《老顽固》,我们家隔壁就住着孙松,那个时候正跟李雪健老师拍《渴望》。孙松哥哥也会下棋,夏天天热开着门,那天他们在下棋,我就过去下。高中时候跟李雪健老师下过一盘,但是没有下完李雪健老师就有事走了。一晃25年,我说李雪健老师你记得吗?他说真是记得。我说我们下一盘吧,于是我们每天在一个角落,一个茶缸子,一个棋盘。剧组布置时,我们就下棋。他们说开始了,我们就开始演。演完了以后,李雪健老师就开始往回跑,问下到哪儿了。

  文艺女青年的梦碎了一地 我的文艺气场依旧还在

  北青报:宋佳说,你曾是文艺女青年心中的梦,但现在梦破灭了,你是打算一直在这条喜剧的路上狂奔吗?

  黄磊:这些年我演的喜剧是我自己的嬉笑怒骂,有感而发。我比以前要成熟,才不那么拿捏着。我以前演《人间四月天》、《橘子红了》,其实那时我不敢演喜剧。美国的艾美奖或者是电视剧评奖专门有一类喜剧奖项,喜剧是演员成熟以后才可以接触的,不能演成脸上的喜剧,所以这个过程是很难的。

  另外,我做这个戏的制作,不是以喜剧演员来做制作人的,在乌镇有一个我做的戏剧节,也跟喜剧完全无关。我完全是在做成年男人该做的工作,但是我在塑造的时候愿意接受不同的角色,比如说我现在演的这种。当然也有一个呼唤,市场这么呼唤你,你也没辙。

  其实不管《男闺蜜》还是什么,我的戏依然有我的文艺气场在。文艺青年就是90年代到2000年那个时代有,就像60到70年代有一批知识青年一样。我认为文艺青年是一个时代产物,而不是年龄产物,并不是说你今天长到20岁你就会成为一个文艺青年,他们就留在那个时代记忆里了。当下,文艺青年要不然远行,要不然就隐藏,藏在你发胖的身体里。乌镇戏剧节我已经做了七年了,我的红酒坊里面全是文艺青年,你可以看一眼他们,当年我们20岁在宿舍里面聊的那些,还是他们。那时我在排话剧,郑钧、老狼、高晓松每天来看我们演,我们没有钱,自己凑钱演,完了一块儿去吃羊肉串,一屋子全是长头发。

  文艺青年是今天再说那会儿的人叫文艺青年,我们20多岁的时候没有人说自己是文艺青年,我们就是青年,后面才会给前面的人戴上一个帽子。将来可能会有网络青年、电子青年,这都不是什么天大的事 。 文/本报记者 杨文杰

分享到:
(责编:宋心蕊、赵光霞)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