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传媒>>最新资讯

20岁留学生恶搞60岁成龙 "duang"为什么这么火?

程曼祺 王波

2015年03月18日07:45    来源:中国青年报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20岁留学生“duang”了60岁的成龙

  3月12日,正参加全国两会的全国政协委员、演员成龙抱怨:“一个‘duang’,讲100年。” 他发现记者都在问“duang”,自己的提案反而没人关注了。

  60岁的他或许想不到,推他上风口浪尖的是一位20岁的留学生,网名“绯色toy”。这个置身美国的年轻人,这些日子也跟成龙“大哥”在思考同一个问题:“duang”为什么这么火?

  无节可过的留学生成了“怪物新人”

  2月14日,因涉毒被判刑的成龙之子房祖名出狱后在北京举行道歉会。

  家在北京的单身青年“绯色toy”则在费城德雷塞尔大学的宿舍里做着一件无聊的事情——写作业。

  “美国这边出门的消费比较高,理发、去餐馆都贵。”他说。虽然来自欧美的3个室友都出去过情人节了,但他无法像在国内一样出去到处玩。

  不过,这个计算机系的学生已经想好如何打发独处的时间。两年前,他曾在Bilibili弹幕网站(以下称B站)上传过两个视频作品,播放量都在1万左右。对一个“想学和媒体结合的计算机技术”的大二学生来说,这显然有些难以接受。

  计算机系现在在教“C++”和“Java”,但新学期以来,“绯色toy”投入最多精力的是在网上自学网页编程语言“HTML”、三维动画渲染和制作软件“3Dsmax”。他逛各种论坛,看视频教程,加软件学习群。

  “制作《我的洗发液》,就是想看看自己的水平有多少提高。”他说。

  2月15日,周日,睡到11点左右才起床后,他开始着手自己的视频计划。

  年轻人决定视频以成龙多年前的防脱洗发水广告为素材,以风靡网络的歌曲《我的滑板鞋》为背景音乐。

  在这段最终长度为2分50秒的视频里,成龙在视频制作者的设计下,踏着2014年网络神曲《我的滑板鞋》的节奏,甩着一头“乌黑浓密”的头发,认真地念着被重新剪辑的台词:“当我第一次知道要拍洗头水广告的时候/其实我是/是拒绝的……加了一个月/特技/之后呢/头发duang~……头发duang~ duang~ duang~”

  为剪辑这段视频,“绯色toy”在前后两天里共花了15个小时。“每一个创意都很不容易。” 他一本正经地说。

  2月20日,大年初二,当父母在北京欢度春节时,在大年初一刚考完物理的“绯色toy”则在大洋彼岸鼠标一点,将《我的洗发液》上传至B站。

  随后,“duang”开始频繁被微博上一些知名段子手使用或转发。

  2月24日,成龙更新微博后,评论区被与微博内容无关的“duang”占满。

  尚未走出春节欢乐气氛的人们,乍然发现一个新的汉字诞生了。这个字上下结构,上面是“成”下面是“龙”,读音为“duang”。

  而常混迹于B站的人们,惊讶地发现又来了“怪物新人”——弹幕中常见的一句话是“新人都是怪物”,用来形容名不见经传的新视频上传者创造出意想不到的好作品的现象。

  这个“怪物新人”就是两年前曾尝试过鬼畜视频(一种配合着背景音乐重新剪辑素材,以达到搞笑效果的作品)的“绯色toy”。

  当时战绩平平的他,这一次目瞪口呆地见证了什么叫“火”。视频上传一天后,播放量就达到1万;第二天,各项指标——收藏量、播放量、弹幕数、硬币(B站上观众给上传者的奖赏)都超过了“绯色toy”此前的作品。

  “在我当时的概念中,这个视频已经火了。”他说。但令他不敢相信的是,到第三天,播放量居然涨到12万。《我的洗发液》浮到“鬼畜区”榜首,后来又浮到B站首页。

  “一天1万,这是什么概念?但它告诉我,可以一天10万。一天10万,我觉得已经太帅了,但它告诉我可以一天20万。本来我觉得这视频已经无敌了,但它告诉我,其实我还可以更无敌!”说到这儿时,“绯色toy”激动了。

  这一切,很大程度上源于2月26日成龙在自己的微博上也“duang”了一下。

  从微博评论来看,本是“黑成龙”的“duang”,经过成龙的自嘲式使用后,反而给他带来不少“路人转粉”的新粉丝。

  成龙的一声“duang”,又使《我的洗发液》和“duang”更火了。从B站的评论时间来看,2月26日后涌入了大量观众和评论,播放量猛增。

  2004年就有的“duang”在2015年火了

  不仅如此,“绯色toy”在2013年2月上传的旧作《千本成龙》,也被网友翻了出来,播放量从原本的1.7万多猛增到30多万。

  不少网友特意来此发弹幕,感叹:“坚持就是胜利!”

  再仔细追溯一下历史,他们发现,《我的洗发液》里的广告和广告里的“duang”,2004年就有了。那时,离iPhone 1上市还有3年,离B站建立还有5年,离“绯色toy”第一次上传视频还有9年。

  在上传《千本成龙》当月的稍早时候,北京市海淀外国语学校的这个高三学生上传了自己的第一个视频《一个龙蜜的告白》,并且都使用了成龙出演的洗发水广告作素材,并多次出现“duang”。

  有网友调侃,“绯色toy”可能是“被霸王洗发水坑过”。因为成龙代言的霸王洗发水在2010年左右涉嫌“虚假宣传”。

  但20岁的“绯色toy”说,自己很健康,头发很正常,“没用过成龙大哥做广告的洗发水”。

  真正的起因是,高中室友中有一位是成龙的粉丝,人称“龙蜜”,“龙蜜”除了经常提成龙,还总向其他同学推荐成龙的作品。“绯色toy”和其他同学趁寒假制作的这两个“黑成龙”的视频,只是为了调戏“龙蜜”。结果证明,“绯色toy”的这次“调戏”不算太成功。

  倒是《我的洗发液》的一夜成名,把昔日的“龙蜜”也“duang”到了。他在成龙贴吧和其他粉丝讨论《我的洗发液》,不过“大家觉得这不算黑”。作为视频“调戏”的对象,他称,“自己不会传播视频,但仍会‘duang’。”

  毕竟,这已成为他生活中不可回避的一个词语了。 “duang”甚至走出国门走向了世界。3月2日,英国广播公司(BBC)网站在“潮流首页”登载了介绍“duang”的文章,美国《外交政策》杂志也对“duang”的走红进行了分析。

  在《我的洗发液》的传播过程中,关键一步是“王尼玛”、“泪腺战士”、“伊丽莎白鼠”等动漫、游戏、视频圈的大腕和知名视频上传者的转发。他们不仅在小圈子里拥有众多拥趸,在微博等公共平台上也有大量粉丝。

  其中,“叫兽易小星”的转发和模仿,对“绯色toy”来说意义特殊。因为他是“绯色toy”中学时代的偶像。

  从2006年起,本职是监理工程师的“叫兽易小星”,利用业余时间把自己打游戏的过程录下来,配上解说,上传到网络,意外获得了很多关注,成为中国第一代在互联网上上传自制视频的人。“绯色toy”曾把网上能找到的“叫兽易小星”的视频都看了。

  在看这些偶像和高手的作品时,他喜欢揣摩他们的制作技巧和认真的态度。这次剪辑《我的洗发液》,“绯色toy”花了大量时间来遮原素材右上角的水印,他一帧一帧地遮,目的是让观众注意不到右上角,眼神都集中在成龙的头发上。

  2月27日,实际上没有头发的“叫兽易小星”,架起摄像机,拍了翻唱视频,然后上传到网上。他在微博上写道:“仿佛被一种神秘的力量指引,我终于还是翻唱了这首《我的洗发液》。”

  “绯色toy”看到昔日偶像模仿自己的作品后,有一种“说不出的感动”。

  被互联网意外送到风口的年轻人们

  只是如今,“绯色toy”已经不怎么看偶像的作品了。

  偶像“叫兽易小星”如今的身份,也被互联网的快速发展而改变,不再是视频上传者,而是导演。

  2011年,想当“正经”导演的“叫兽易小星”辞去湖南老家的工作,漂到北京,和一家视频网站的人一起成立了影视公司。两年后,他执导的网剧《万万没想到》,登录视频网站,该剧和剧中主人公“王大锤”迅速走红,当年10月末,《万万没想到》的总播放量突破两亿。

  之前在网上小打小闹的导演和演员,此后完成了彻底的华丽转身。据媒体报道,“叫兽易小星” 接下来会拍摄院线电影;扮演王大锤的白客,则从《搞笑漫画日和》的配音演员转型为影视演员,并于2014年客串韩寒执导的电影《后会无期》,扮演苏米的弟弟。

  与偶像从网络一头扎进现实不同。已在网络走红的“绯色toy”选择了在现实中尽量“隐身”。

  截至3月16日,微博热门话题“duang”的阅读量已达3.7亿次。《我的洗发液》在B站上的播放达470多万次,累计弹幕超过18万条。

  这并没给身在美国的制作者的现实生活带来多大影响。“绯色toy”的主要社交活动,依旧是在周末和中国朋友“线上聚会”:聊天、打游戏。偶尔他也独自去街上逛逛。

  即便在虚拟空间,“绯色toy”也保持着“神秘”。他已在B站上获得1.5万个用户关注,但他没有继续更新作品,也没有像其他人那样在用户简介里透露自己的微博账号。

  有人在B站私信他,说有视频网站转载了视频,让他去争取版权;也有公司邀请他制作宣传视频;在微博上,还出现了好几个头像和网名都与B站“绯色toy”相同或相似的账号,其中有一个的简介就是“duang”。对于这些,“绯色toy”表示都不在意。

  “我不想让这件事影响自己的日常生活。” 他说。

  德雷塞尔大学有华人学生会,逢年过节会组织活动,但“绯色toy”不怎么参加,只是从学生会那获取一些信息。现在,德雷塞尔大学华人学生会和整个费城的中国留学生几乎都知道了“duang”,可能不少人还看过《我的洗发液》,但他们不知道制作者就在身边。

  “绯色toy”也没有把视频的事告诉父母。他爸妈知道“duang”,但没想到这个流行词会和自己的儿子有关。

  “我都不认识它了!” 指着《我的洗发液》 ,“绯色toy”以惊讶的语气笑道。

  他不曾料到,这个原本只属于自己小圈子里的词语,会闯进父母这代人的大众文化和生活里。

  但互联网这几年的高速发展,已悄然瓦解了这种边界。“绯色toy”早期只在小圈子里传播的视频《千本成龙》,背景音乐是2011年日本视频上传者投稿到日本弹幕网站Niconico的原创歌曲《千本樱》。

  在日本网络和中国的亚文化圈中,《千本樱》是一首知名“神曲”,这首歌还衍生出了同名漫画和小说。

  不仅如此,《千本樱》的演唱者,基于声音合成软件的电子歌姬“初音未来”,已成为日本亚文化经济中的一个现象:她没有实体,只有形象,但可以和真人明星一样代言广告,利用全息技术开线下演唱会。而使用“初音未来”软件创作歌曲的视频上传者,也可以通过发布专辑等方式获得收益。目前,中国市场也已出现类似的虚拟偶像“洛天依”。

  谈及偶像“叫兽易小星”时,“绯色toy”解释,自己不再关注他了,“因为他现在没有头发了”,下一秒,他又追了一句,“才不是!”在动漫、游戏等亚文化中,对这种反复无常、表里不一的行为,有一个形容词:傲娇。

  和“duang”一样,“傲娇”也已成为全网流行的新词。而在《我的洗发液》歌词中多次出现的“特技/加特技”,最近也已成了网络上的流行搞笑用语。

  “‘duang’到底是什么意思?”

  “你们想的意思,就是我想的意思。” “绯色toy”有些狡黠地回答。

  2月24日,“duang”火起来时,成龙为房祖名理了发。而忘了2月18日是除夕、依旧在准备考试和修改视频的 “绯色toy”,也从网络中回过神来,意识到现实中的自己很久没理发了。“明天就要去剪头!” 他说。

  同时,他也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 “绯色toy” 其实是借用高中同学的账号,因为上传《千本成龙》时,自己没有B站账号。

  如今,虽然这个账号火了,但他宁愿自己的真实姓名和真正网名都“深埋在浩如烟海的网络信息中”。

分享到:
(责编:宋心蕊、赵光霞)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