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传媒>>最新资讯

李治廷参加真人秀人气暴涨 暖男气质被媒体逼出来

2015年04月17日07:19    来源:新京报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李治廷 暖男气质?那是被媒体逼出来的

  新京报记者 浦峰 摄

  李治廷经常在微博上晒自己的健身照。

  平时在家总是被照顾的李治廷,在穷游途中也展现了一系列暖男功底。

  奚美娟

  奚老师是一个很有文化的人,她对生活要求很高。但这种要求不是要奢侈,而是有她自己的生活节奏。早晨起来一定要喝杯咖啡,然后看书。吃早餐永远是第一个到的,无论前一天多晚回到旅馆,有多累,第二天早上她都会很优雅地坐在那里看着书。我很佩服她在一个这么乱的穷游节奏中,还可以保持自己的生活节奏。

  徐帆

  王琳

  “雪姨”绝对是最好玩的。我觉得她人挺简单的,虽然她话多,她每天都在不停地说,不过我也话多,而且我们都是爱闹的人。她是个非常凭感觉的人,感觉你靠谱,就可以告诉你很多很多。有一次坐飞机,我们聊天,她就从她大学的经历一直聊到现在。还告诉了我很多私人的事情,是一个很单纯的人。

  林志玲

  志玲姐姐是说话最小声的,她每天其实也没什么话说,有一天我们在一起吐槽节目组,有必要24小时跟着拍吗,志玲姐姐在后面就小声说,“对对对,是的是的(学林志玲用很小声说话)”,她就这样在后面说话回应我们这个话题。而且她是个才女,她毕业于多伦多大学,修过西方美术史,我们去的所有景点,我都是做了讲解功课的,但其实那些背景知识她都知道。

  五年前,23岁的李治廷凭借电影处女作《岁月神偷》摘得了香港金像奖最佳新人和最佳电影歌曲两项大奖,外形帅气、名校高材生、弹唱俱佳,“优质偶像”成为他的入行标签。此后两度和范冰冰合作的作品《一夜惊喜》《武媚娘传奇》也让他在内地影视圈打开了知名度,并且为他带来了一段绯闻。然而,李治廷最近的这次人气“爆发点”却不是因为和知名女演员那段扑朔迷离的“感情线”,而是正在东方卫视热播的真人秀《花样姐姐》中,其所展现出来的体贴、懂事、好沟通等诸多优点被看作“居家旅游必备暖男”。

  一路上不仅要设计行程、计算花销,还要照顾好同行五位姐姐饮食起居,李治廷在接受新京报专访时说,其实从小到大他都很少去照顾别人,所以这次的“挑夫”任务对他而言算是一次颇为严峻的挑战。而在与五位姐姐相处的十多天里,他也学着去从女生角度考虑问题,“女生不管外表多么女汉子,内心都活着一个8岁的小女孩。”

  健身与吉他

  必不可少,锻炼上瘾、音乐能赚钱

  新京报:《花样姐姐》第一集打包行李的时候,你还带了健身奶粉?

  李治廷:对啊,那个奶粉还有,你要不要喝?(我这样喝也没作用吧,是不是需要配合健身?)对,那个就是很高质量的蛋白质,要配合健身的。

  新京报:在行李有限的情况下,大家都带最重要的东西,你选择了奶粉和吉他这两样没什么实际功能的东西是为什么?

  李治廷:这都是很重要的东西,健身奶粉不继续喝就会浪费之前的锻炼。人可以通过健身而成长,对意志力、能受苦的程度都是很好的训练。不工作的时候我争取每天三四个小时的锻炼,越来越上瘾,尤其是见到自己健身有成效的时候。带吉他本来是想用来赚钱,后来也没用上。其实平时回到酒店房间,我挺珍惜可以弹弹吉他的时光,很开心。

  新京报:你自己之前有过穷游经历吗?

  李治廷:没有,我一直希望有,当然还是觉得肆意花钱的感觉更好,最起码机票酒店要订好。这次我觉得还是不够体量姐姐们的体力,排行程还是有点紧。把她们熬得挺累的。

  新京报:觉得节目中最困难的地方是什么?

  李治廷:真人秀真的是不容易,我觉得自己再接一个会崩溃,非常累,24小时拍摄是一种无形的压力,一直有机器对着你,说的任何话都会被录进去,压力很大。任何一个人面对镜头一整天都会不舒服。这个可以算学生时代之后我的第二次痛苦,也是人生里程碑了。但其中最棒的感觉就是大家都是演员,很少人理解演员的世界,演员是精神病,我找个心理医生说过去八个月我以为自己是个唐朝皇帝,他肯定认为我是精神病。我们都是演员,能互相理解,有一种很微妙的联系,没有经纪人帮助、没有钱,很快会熟络起来,虽然只有十几天,但大家都觉得很亲,像一家人。

  节约金钱观

  我很成熟,但车是抠门世界软肋

  新京报:节目中你对钱的把控好严格,生活中你会因为价格的原因而放弃自己喜欢的东西吗?

  李治廷:会,我自认为是一个比较幸运的孩子,我从小就没有对钱的担忧,爸爸妈妈比较成功,给我的都是他们能力范围之内最好的,他们很疼我。但我从小就是一个很会省钱的人,对钱这个概念可以说比较成熟。我很小的时候已经会想,怎样可以花得比较划算一点,不能浪费,能走路就走路不要打的。小时候我都是用考试分数来换东西的,考多少换一把吉他。

  新京报:你给自己买过最贵的东西是什么?

  李治廷:最贵的就是车,因为我很喜欢车,车是我抠门世界最大的软肋,一碰到车就疯了,所以理性的东西都放下了。车对于我来说就是女生世界里的高跟鞋。

  新京报:车不是有一两辆开就够了吗?

  李治廷:Nonononono!每一辆车都有自己的性格,都有它能够带给你的不同感受。它能带给你互动,尤其是老车,有它的历史,它对现代车的贡献,是很有质感的东西。

  新京报:所以这样平移过去你也可以理解女生对鞋的热衷?每双鞋穿上也是不一样的嘛。

  李治廷:不行,鞋没有性格,有什么可以互动的。

  新京报:鞋穿上美啊,车不就是一个代步的工具?

  李治廷:好了你可以走了,我觉得采访结束了(笑)。鞋能用来漂移吗?我宁可只有一双人字拖,却有一百辆车,它还有科技,背后机械的东西,和人的融合,它的速度,可以给你太多的刺激。

  新京报:那你给女友买过什么贵重的礼物吗?

  李治廷:最贵的就是时间,能够挪出时间是最昂贵的礼物。现在我虽然很忙,但也多争取一些时间待在家里陪家人。

  习惯被照顾

  偶尔勤快,结果却被我妈轰出了厨房

  新京报:节目中其实也可以看出来,你在面对姐姐们一些不太合理的请求时,没有直接回绝,而是用了一些小战术来跟她们迂回?

  李治廷:这是被媒体训练出来的,就是不直接拒绝一些很刁钻的问题,而是慢慢协调,尽量回答那些问题,要谢谢媒体训练出了我的耐心。

  新京报:媒体对你一直还挺友善的,是问到绯闻问题时会这样吗?

  李治廷:你知道就好了(笑)。可能也是我人太好了,老觉得记者也得交差啊,人家问到也不好直接拒绝,总得说点什么啊。

  新京报:所以很多人也把你看作是“暖男”的代表,你觉得这个定义准确吗?

  李治廷:我个人比较排斥标签,人总不能被标签来定义是什么样子的。但是现在确实很喜欢给标签,只要那些标签没有负面的情绪在里面,都可以。我有暖男的特质,但不是我的所有。

  新京报:但是一旦被固定在某一种类型中,是不是也会比较限制你的发展?

  李治廷:慢慢来吧,有一天找到好的机会我会演个大反派,我也挺期待的。老待在一个维度有时候会闷,为什么不能有三个维度,可能我是学物理的,要讲十一个维度。我希望探索自己的每一个维度。

  新京报:节目之后,有更会照顾女生了吗?

  李治廷:对,我发现我以前真的不太会照顾人。最逗的就是我刚拍完《花样姐姐》就回去过年了,因为这么多年来,我都没有帮我妈去洗碗。我妈也是一个女强人,她一到厨房就变成将军,五分钟之后就能吃了,很有效率,能驾驭所有东西。你就觉得她是个大师,在厨房没有人敢碰。结果我过年回去,就很自然地走进厨房想帮她弄弄这个洗洗那个,问她说,妈妈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我帮你冲茶。结果被我妈轰出来了。

  最真实的我

  享受折磨,人气就让它顺其自然吧

  新京报:《花样姐姐》算是你参加的第一个综艺真人秀,当时是什么打动你想要参加这档节目的?

  李治廷:其实我自认为我不太适合做挑夫,所以这对我算是一个挑战,可以照顾别人,让自己更有担当,这一点我自己平时做得不够,从小到大成长背景都是比较被照顾的。我是比较会在精神上照顾别人的那种人,朋友平时有什么事都喜欢找我聊天,我可以跟他们聊到大半夜,帮他们舒缓情绪,解决问题,但是在生活上去照顾别人的机会就比较少。这次一个人要照顾五位姐姐,我还得计划所有东西、管账,责任很大。最开始他们问我,觉得自己可以吗?我就老实跟他们说,我真不知道,但是我想试一下。我这个人就是喜欢去挑战自己、折磨自己。因为我老觉得,自己太舒服的话不会成长,会原地踏步。所以我有时就会在自己过得还舒服的时候,找一些事情让自己过得不太舒服。

  新京报:能从真人秀节目中得到什么乐趣吗?

  李治廷:真人秀可以很自如地表达平时表达不了的东西,你不可能隐藏自己,要是能隐藏24小时持续18天,真要给你颁个奖了,这个恰恰是最有意思的地方。每当有人问我,你是个什么样的人?其实我很难回答,我常常会问,有多少人真的是很彻底地了解自己?很诚实、很赤裸地去面对自己。包容所有的好与不好,包容最黑暗与最光明的一面,我觉得这有极大的难度。我是一个喜欢去探讨自己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真人秀就能做到,因为你没有办法去掩饰任何东西。你会发现原来自己是这个样子的,或者原来我被人推到某一个情绪里,我会这么反应。

  新京报:去录制《跑男》的感觉怎么样?

  李治廷:太棒了,纯体力活,从早上八点录到第二天早上五点,撕名牌撕到陈赫右手都是膏药,郑恺后背也都是膏药,王祖蓝满身淤青,我手上被抓得现在都没好。男生会比较喜欢“跑男”。

  新京报:参加《花样姐姐》也把你的人气带高了好多,会觉得以前拍了那么多戏,也没有参加这么一档综艺节目提升人气大吗?

  李治廷:确实我之前从来没有在飞机上睡觉被人拍照。人气不人气顺其自然吧,有很好,作品能被更多人分享,没有就没有吧,人能做好自己喜欢的事情就已经很好了。更多的精力不如活好自己的人生。

  徐帆姐太可爱了,她是一个精神非常紧张的女汉子。比如有一天我们要坐热气球,其实她非常害怕,但是她不会说,她会先掩饰,说“治廷,我们是不是每个人都得去?如果不是每个人都得去的话,我也可以不去”。我说,“帆姐,我们都来了,坐了那么久的飞机,去吧。”她就会说,“我还是可以休息一下的”,这就是她说话的方式。我觉得她好可爱,明显就是(带着)训练的盔甲,但是掩饰不了心里的那个可爱小女孩。(记者 刘玮)

分享到:
(责编:宋心蕊、赵光霞)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