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传媒>>最新资讯

专访香港金像奖主席陈嘉上 金像奖只鼓励拼命的人

2015年04月21日07:14    来源:京华时报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专访香港金像奖主席

  19日晚,第34届香港电影金像奖在香港文化中心揭晓了结果,合拍片《黄金时代》成为最大赢家。在颁奖前夕,京华时报记者在金像奖办公室里专访了该奖主席陈嘉上。被问到看好哪部片、哪个人时,陈导口风永远很紧。不过,香港电影近些年来面临的一系列问题,倒是愿意让他推心置腹。

  一片独大?

  标准是人心去年致敬王家卫

  采访从上一届金像奖的颁奖结果开始,有人说去年的金像奖是《一代宗师》的表彰大会,在19个奖项中,该片独得12奖,破了《甜蜜蜜》《寒战》保持的单届9项大奖的最高纪录。但是一片独大的背后,凸显的是香港电影的匮乏,无论是影片还是人,都在慢慢渗入香港电影圈之外的力量。

  对此陈嘉上觉得,一片独大算不上好事还是坏事,因为它只是一种现象,“它代表了香港电影界确实对《一代宗师》台前幕后的敬佩以及推崇。我很难向大家解释,作为电影工作者有多理解一群人用了四五年时间,甚至王家卫导演倾家荡产去完成一个戏,这种态度有多难。”

  与金鸡奖、金马奖由数十位专业评审组成的评审团,集中看片投票决定获奖者的评审制度不同,香港电影金像奖采取的是与奥斯卡金像奖类似的多轮、多人、多层面的电影评审制度,由香港电影导演协会、香港电影编剧家协会等13个金像奖属会会员组成的“金像奖选民”,和评选事务组推荐及邀请的电影业内人士和专业媒体工作者组成的“专业评审团”,经过两轮投票选出最终得奖者,是由电影人全面主导和参与的电影奖项。陈嘉上说,也正因为如此,评委们才懂得什么才是一部电影最珍贵的品质,“金像奖里全是电影工作者,他们太理解这种苦。所以,也让我理解他们对《一代宗师》的偏好。我常提醒大家,金像奖不是以艺术或是演出水平为唯一标准,它就是人心,这些工作者的心。去年是整个香港电影界对王家卫的致敬,完全反映了这一点。”

  遭遇“小年”?

  《窃3》是预言内地观众可能不懂

  较于去年,今年的金像奖算是“小年”,以13项提名领跑的《窃听风云3》和《黄飞鸿之英雄有梦》在内地上映时,口碑均有争议。陈嘉上对此不以为意,一个奖项的意义在他看来没有必要和大众的口碑保持一致,“金像奖最大的作用在于它反映了电影业内人士的一些看法,它可能是大家不同意的,也不一定需要同意。我常说,每一个奖项都是值得的,因为它会反映一个角度,比如说影评人大奖、评论学会的奖,还有其他的奖项,都会反映一群人的态度,只要这一群人是在好好做这件事我们就尊重,但不一定同意。”

  陈嘉上从他的角度解释了这些影片笑傲金像奖的原因,“比如《窃3》,它有个好玩的地方就在于,它的确反映了一个香港独特的某种现象,你要是留意香港最近新闻的话,就发现《窃听3》变成了一个预言,《窃听3》里发生的事最近就正在香港发生,好像在重演这个戏,这样你就明白为什么它会受到这么大的注意。内地的观众不了解背景,可能看不懂它在说什么。”

  对于今年的影片,陈嘉上表示满意:“有人说我们今年是小年,但我觉得比较好,起码它是多元的。”

  评奖标准

  我们跟奥斯卡是反向的

  金像奖的评选机制参考奥斯卡奖,采用的是投票制,因此也有人将其比喻成华语电影界的奥斯卡。近些年来奥斯卡出现小众文艺取向,而金像奖的评奖标准却显得飘忽不定,无从判断。

  “我觉得我们是有点反向的。”陈嘉上解释道,“我的经验是,当我们的市场很好时,一般就会偏向于一些小众点的,艺术性比较强的,有理想的,风险比较大的电影,相反当我们市场不好的时候,你会发现娱乐片会比较抬头,在这部分,我觉得我们(跟奥斯卡)是反向的。”

  就像在寻求一种平衡,陈嘉上承认:“香港电影人是蛮追求平衡的一群人,我真不觉得金像奖是有方向的,如果说有,只能说我们鼓励所有拼了命努力的人。成败不重要,成了高兴,败了也鼓励。”

  何为港味?

  港味是包容没有地方主义

  尽管陈嘉上这样解释,但金像奖近年在取向方面有一个争议是逃不开的,每年颁奖过后,都会有一大波评论,直指金像奖搞地方保护主义,偏袒香港电影人,使得内地电影人即使提名,获奖机会也很渺茫。在合拍片日盛的趋势下,这样的指责一年比一年严重。

  何为港味?陈嘉上有些着急,“我不停解释,港味就是包容,没有地方主义。港味之所以好看,就是因为我们没有地方主义,我们摆脱了一些只有本土的人才懂的事情,也是不停地在说全世界都懂的事情。”他回忆起自己刚入行做编剧时,有导演提醒自己,写这句对白时,要想到变成普通话以后人家懂不懂,不懂就改成用普通话表述也能让人家看懂的话。

  遥想金像奖的黄金时代,那时在内地流行的港片,似乎没有人去想它究竟有没有港味,首先吸引人的是内容,是故事,是观众都能共鸣的普世价值,那时候是先有电影,才有港味。而如今,港味似乎变成了一种标签,先入为主地切入观众视线。

  这也是陈嘉上担心的部分:“你想一下,过去我们在海外最成功的几个戏,《唐山大兄》让李小龙世界知名,他去泰国拍的,说的是普通话。然后成龙大哥的《红番区》在温哥华拍的。记得我拍《飞虎雄心》里王敏德的对白,他说:别叫我鬼佬,我是香港人,这就是港味。”

  新人匮乏?

  片商放胆尝鲜新人影响在积累

  另一个备受争议点,就是香港本土电影人才匮乏的局面。这个问题今年显得尤为突出,最佳新人奖5个提名中,有3个给了歌手出身的王菀之。大家替金像奖发愁,但陈嘉上却轻描淡写,“我会说,其实发愁是他们自己吧。比如说王菀之应该发愁吧,她有3个提名就分薄她的票了,但是她也应该开心,人家对她多认定。我只能说这是一个现象,我不发愁,寒暑表没有发愁的时候,可能大家会看到各种现象,对我来说我就是寒暑表而已,今年是什么,我把它做好,我必须保持这种态度,要不然我就会产生很多干扰的情绪。”

  就在同一间办公室,去年的陈嘉上接受采访时说得更实在,他认为是片商的保守导致香港电影人才断代,不愿意给新人机会。时隔一年,他认为情况有所好转,“其实他们已经不算保守了。小孩不停在拍,他们没有很大的市场影响力,可是他们会慢慢累积,加起来就有了,不能说一下就爆发,没几个有这种机会的,这些是太幸运的。你看今年提名的戏,包括现在香港放的戏,你会发现老板们已经很有胆量去投不一样的东西,所以我不能再要求什么了,我觉得他们已经很拼了。香港电影必须知道,还没有到很赚钱的时候,他们这个题材,这个宽容已经是少有的了。”

  运营难题

  没钱也要独立找一家酒楼办

  虽然每年的金像奖颁奖盛大辉煌,但是作为幕后机构,金像奖组委会办公室位于香港柯士甸道一间写字楼上,几十个工作人员挤在一间不到80平方米的房间里,显得颇为拥挤,甚至称得上简陋。每年的颁奖典礼开销不少,其中大部分花在了明星邀请上。早年时候,甚至颁奖礼的台本都需要陈嘉上这个主席亲自撰写。

  而这几年金像奖的运营情况并没有好转,目前,香港政府正在逐年降低对金像奖的赞助,直至其独立运营。同时他们还面对一个新的难题,亚洲电视的牌照没了,明年无线电视台在转播权上没了竞争对手,可能会把赞助或者购买直播版权的价钱降低。

  但陈嘉上称,金像奖势必要独立运营,目的是将有限的政府资助留给其他更需要资金的协会组织。他甚至称,如果金像奖无力承担大场面的费用,他宁愿将颁奖搬到一家酒楼,“即使将来完全独立,评选上也不会有什么改变。其实以前的政府赞助也没有改变过我们,这部分我们守得蛮稳的。要是谁跟我说,要改变我们的评审态度,我就‘谢谢你,我们不需要这个赞助了’。金像奖没钱也可以办的,我们可以不搞大的颁奖礼,找一个酒楼办也可以,它的意义不在于庞大的颁奖礼,而在于庞大的内容,就是说它做的事情让大家投票,然后总结告诉大家今年(得奖的)是谁。”(记者聂宽冕)

分享到:
(责编:宋心蕊、赵光霞)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