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传媒>>最新资讯

尔冬升导"路人甲"三年老六岁:这次是有情怀的尝试

2015年07月01日07:06    来源:京华时报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尔冬升这次是有情怀的尝试

  导演尔冬升。

  7月3日,《我是路人甲》将在全国上映,在导演尔冬升看来,此前的《枪王之王》《大魔术师》只是他对内地市场“有目的”的试水,这次则是有情怀的一次尝试。近日,尔冬升接受京华时报专访时,谈到拍这部电影的幕后以及他出道满40年的诸多感悟。在他看来,电影应该多点爱,多点对他人的关心,拍这部戏他虽几乎自掏腰包,却没想过太多票房的事。他只关心电影拍得好不好,并不在意IP之类的热词,“不要问我IP,也不要问我电商,那些是老板跟发行商的事,那个不是我的行当,我写我的剧本,拍我的电影,就是这样。”

  ◎谈新片

  拍这部片子“三年老六岁”

  50万字的文字素材,200多人的视频资料,125个工作日拍摄……如果这些只是抽象的数字,那“三年老六岁”恐怕是尔冬升对拍摄《我是路人甲》耗费心血的最感性诠释。2012年8月,尔冬升因重拍电影《三少爷的剑》前去横店找徐克探讨3D拍摄方式,却机缘巧合间发现了名叫“横漂”的群体。谈及他驻扎横店的岁月,尔冬升感触最深的是这些人不被尊重,比如群演是没有“资格”坐在桌子边吃饭的,“我在拍《大魔术师》时所有群众演员是有桌子、椅子坐着吃饭,一开始是同情他们,后来觉得他们并非是中国最惨的人。”

  戏中主演都是真实的“横漂”路人演员,被问是否不够“商业”,尔冬升坦言该片也有商业包装,所以才邀请袁咏仪、林更新、蒋梦婕、吴彦祖等客串,“我有监制和出品人身份,市场考虑是有的。但我们没想过一定会成功的。拍摄前期,我们有过风险预估,这些都是电影工业化的想法,必须有些明星和名导演出现在里面。”

  ◎谈导戏

  自曝片场脾气大但是不会骂演员

  《我是路人甲》中有一段宫廷戏,片中一位演员不断忘词,客串导演的尔冬升在现场发起脾气。尔冬升坦言,自己在剧组中的脾气要比在戏里呈现的还要大,因为一旦开拍,效率低下以及不断重复错误是导演不能忍受的,“但是我不会骂演员,演员都是感性和脆弱的,他们需要被保护。”

  2010年拍《枪王之王》再到2011年的《大魔术师》,尔冬升坦言这些都是有“目的”的,是进军内地市场打开局面的试水和尝试,“有段时间香港导演拍了一些历史影片被内地观众骂,说是有很多雷人对白,那段时间很多行家说,我们拍的片子是不接地气的,香港一些导演那时挺恐慌的。接地气对我们很难,因为有城市间的差异,我想了几个月没法突破,我就去深圳,想拍一些打工的,但在那个题材找不到令人振奋的东西,就放弃了。”尔冬升受访时称,他也和陈可辛有过交流,“我说拍《我是路人甲》这部戏,他说这个题材挺好。”

  在尔冬升看来,“北上”的香港导演们都在摸索中进步着,“以前我们很少涉及社会题材,现在观念在改变。以前大家可能觉得电影很难碰社会东西,只要正面的、有关注度、有戏剧性的就好,其实电影可以是娱乐,也可以有一些社会思考。”在尔冬升看来,中国电影市场也慢慢变得更自由,“警匪片、反贪题材都能慢慢做,相信之后题材能做的会更广。”

  自称感性情商低欲请梁朝伟解惑

  虽然新片主演都是“路人甲”,但尔冬升的“亲友团”阵容却十分强大,除了许鞍华、刘伟强、麦兆辉、庄文强等大咖助阵幕后或客串,还有梁朝伟、舒淇的影评加持以及周迅、黄渤为预告片配音。谈及梁朝伟影评称尔冬升“变成熟了”,尔冬升笑说:“这是他对我电影的看法吧,电影宣传结束后我想回去请他吃饭,问问他我哪些方面成熟了。其实做电影的人很少成熟,做我们这一行的,导演、编剧、演员情商有时比较低,比较感性。”

  谈及邀黄渤、周迅配音的过程,尔冬升说:“黄渤差不多是2004年的时候见过,我们的配音导演也在这儿,当时我在配《旺角黑夜》,他那个时候等于也是一个北漂,去配音赚外快,他知道我拍的这个电影背景的时候,我觉得他是认同这个戏的,所以他愿意帮忙。周迅其实也是路人甲出身,所以她也知道我拍这部戏,打个电话给她,她就来了。”

  片中还有袁咏仪等明星客串,而多年前袁咏仪主演尔冬升执导的《新不了情》让她获得了金像奖影后,尔冬升这次邀戏时袁咏仪也在横店,“我跟她说,你空的时候来客串一天?”回忆当年的袁咏仪,尔冬升称其性格太皮,“她以前把我和陈可辛气得跳起来的,她像个男孩一样,是刁蛮公主。有时很可爱,有时让你很气。”

  ◎谈心态

  入行40年最爱当编剧

  1975年7月1日与邵氏签约成为艺人,尔冬升正式入行已40年。谈及多年来的变化,尔冬升笑说:“我以前看东西比较悲观,现在好了一些,试着乐观。有人问,你只会拍正能量和喜剧吗?我也可以拍一些悲情的东西,但现在人们那么大的压力,观众会喜欢吗?其实现在,我自己都不太去想那些让我很沉重的东西,我都会躲避那些,然后去做做公益。”

  尔冬升坦言,这个年纪的他已经没有什么大梦想,也不会给自己太大压力,“我拍戏不是为了拿奖,这只是有人觉得你事情做得不错,给你一个奖励,但现在我也不需要这个。”尔冬升调侃,现今只想把电脑里的剧本一个个拍掉就好,“我又不想搞一个电影公司上市,给我CEO我都不做,我没有兴趣,我一直就不喜欢朝九晚五上班、限制时间的事情。”他称自己不会放弃拍戏,而做监制也不是一个人,有时太太帮忙一起做,还有其他同事一起。在他看来做编剧最好玩,因为没有什么限制,可以自由发挥。尔冬升另一部新片是《三少爷的剑》,目前该片也有望今年上映,“古龙他跟我亲口说过,《三少爷的剑》是个什么样的故事,所以我想拍个3D电影。”

  尔冬升一直称很欣赏徐克、许鞍华,认为他们是以电影为全部生命的人,而他还有其他的事情做,比如潜潜水、看看书,他自称兴趣很广,“我不看流行爱情小说,其他都看,因为拍电影永远要收集资料,我永远不会变成专家,但是不能拍错,需要收集资料到一定程度。我通过资料收集了解不同群体,比如警察、毒贩,各种不同的人如何生活,我对这个充满好奇。”

  不要问我IP也不要问我电商

  《我是路人甲》取材于真实的故事,尔冬升称他还会再拍一部纪录片。“这个电影是假的,我把它美化,加了一些正能量的东西,纪录片才是完全真实的。在纪录片中,戏里的主角没有了,加入了一些比较没那么重要的角色,一些不在我戏里的演员。可能9个月后大家能看到这个纪录片。”

  当问到这部片与《道士下山》同一个档期上映,他怎么看待这场较量的时候,尔冬升称,他不会较量。他说,香港电影的黄金时期,最多的时候,每一周有五部戏同时上线,这是一个商业行为,有竞争是必然的,行家之间不会有深仇大恨。“我认识陈凯歌导演,我倒是觉得这两个片子一起上非常合适,因为完全是不同的题材。”

  对于票房,是每个导演都避不开的话题,对此,尔冬升说:“其实我不太喜欢谈拍这部戏花了多少钱,你应该想想我花了多少精神。如果我不拍《我是路人甲》,可以赚多少钱?我跟陈可辛都是独立制片,当年我们一起合作《门徒》,我们先算我们的能力有多少,卖了多少钱我们打平,如果我亏了,我能承担多少损失,这是做生意的方式。”

  尔冬升认为,电影是一个商品,票房的确重要,但是票房不是一切,“我认为最重要的电影,是以后有多少人能记得。所以我不太想回答金额数字、多少票房。为什么?谁能知道观众对哪个戏有兴趣,买哪个票?所以不要问我IP,也不要问我电商,那些是老板跟发行商的事,那个不是我的行当,我写我的剧本,拍我的电影,就是这样。”(记者 高宇飞)

分享到:
(责编:宋心蕊、赵光霞)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