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传媒>>最新资讯

赵文瑄主演中国版"孤独美食家" 萌叔是怎样炼成的

2015年07月20日07:34    来源:新京报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赵文瑄 叫我蜀黍我心虚 明明都是爷爷了

  赵叔叔,你确定你吃饭不在乎菜有多少吗?

  赵叔叔,你确定你吃饭不在乎菜有多少吗?

  六块腹肌,果然对颜值高的赵叔叔没什么用。

  因为喜欢宠物,赵叔叔用一种特殊的方式在微博上推荐宠物书。

  因为喜欢宠物,赵叔叔用一种特殊的方式在微博上推荐宠物书。

  因为喜欢宠物,赵叔叔用一种特殊的方式在微博上推荐宠物书。

  排斥“血淋淋”的赵叔叔却被一块鲜肉盖住了(《孤独的美食家》海报)。

  根据日本漫画《孤独的美食家》改编的同名中国版电视剧,每周四在优酷土豆播出一集。第一季主题是台湾篇,剧中赵文瑄独自经营一家网店,因拜访客户游走于城市间,从百年老店一直吃到街边酒屋,发现了隐藏在城市各个角落的美食。

  《孤独的美食家》中国版与日版相比,最大的不同是品味美食的同时,融入了人情世故。不过,该剧开播后,剧中赵文瑄扮演的伍郎的吃相成为最大吐槽点,有网友说他吃相太斯文、太儒雅,赵文瑄连连喊冤,“其实很多时候我已经吃了七八遍,吃得很撑了。”在他看来,真正的美食并不是隆重的大餐,而是用平常的食材做出的平价美味。

  而与剧中“孤独的美食家”相似的是,赵文瑄在生活中也享受着“自得其乐的孤独态”,尽管自嘲为已经是“爷爷辈”的人了,但赵文瑄并没有太多来自年龄的困扰,他还会每天进行十几个步骤的护肤保养,“一个人过得自在,明明白白、开开心心最重要。”

  Q:你觉得自己是男神还是蜀黍?

  A:可能是有些人把我当成他们那个年龄段的“男神”吧。现在管他的呢,人家叫我叔叔我都很心虚了,我应该是爷爷辈了。

  清洁、保湿、防晒,每日保养十几步

  新京报:你现在的状态看上去依然很年轻,私下都有一些什么保养方法?

  赵文瑄:我的生活习惯真的很不利于保养,我就是随心所欲的(生活),不折腾到累得半死是不会睡觉的,所以有时候我中午12点才睡觉。有时候比如说上网看到一个好玩的事件,我会一直追踪下去,找各种佐证,去发现它到底是真是假,甚至好几天追一个事情,那就没日没夜了。这是我不拍戏休息时候的状态,但拍戏的时候我就非常规律了,一定要睡眠充足,第二天精神饱满地去拍戏。但具体的保养我是蛮注重的,我可能做的是全套的女孩子保养过程。我统计过,大概有十几个步骤,从洗脸开始。

  新京报:每一天吗?

  赵文瑄:几乎是每一天,休息的时候有时候会懒,一两天不管它,尤其在南方,因为空气比较湿润。其实主要是保湿,不要让脸干瘪掉,清洁、保湿、防晒,这是我三个最关键步骤。

  新京报:这三个步骤之外,其他十个步骤还包括哪些?

  赵文瑄:我要是具体说出来很多人会说,你是不是男人?但是作为一个演员,这样保养是最有效的,可以让你在镜头上面呈现最好的状态。先说洗脸,有时候我会隔个几天用一下磨砂去一下角质。然后化妆水,眼睛的精华露,眼睛的按摩霜,眼睛的保湿霜。脸部的话精华液或者是有一种什么激活,我也不晓得,就是那个柜台小姐说,你必须这样做。最后才擦上一个面霜。如果是白天太阳大的话,要擦防晒霜。

  新京报:保养的这些讯息你都是通过什么渠道获得的?比如说用什么好,你就会常年一直用?

  赵文瑄:有时候会换一下,因为我哥哥是整形外科医生,我四十几岁之前是很随便的,脸洗干净了,卸妆卸干净了,抹上一点保湿霜就好了。四十几岁之后,我哥就说,你这个皮肤状态很差,你要稍微注重一下保养,因为你年纪到了。他就给我介绍了一个跟他合作的皮肤科医生,他就说,你到我们保养的地方来我帮你做,确实很有效果,我就信了他了。之后他说,保养步骤都有哪些你最好都做到。一开始有立竿见影的效果,之后通过维持,你会比同龄的人看起来年轻。

  颜值对我来说,是种优势但早晚会没

  新京报:那你管理颜值只是为了拍戏,还是你本身就是一个比较爱美的人?

  赵文瑄:我本身已经那么美了,自己倒不会特别爱美(笑)。那个(美)没有什么意义,生活里面,很少人会盯着你的脸去看你漂不漂亮,他在乎的是跟你交往的感觉。

  新京报:但是作为一个曾经的美男子代表,你觉得拥有美貌的容颜,有没有一些什么优势?

  赵文瑄:有优势,譬如说需要这么一个角色,在第一个时间就让女主角爱上他,观众也同时爱上他,这就必须有一个这样形象的演员去演,不是说你演技够好就能胜任的,这是一个颜值高的优势。

  但是这种优势,随着时间就没了,最后靠的还是你的演技,你的魅力,你要怎么样在一个很短的时间内很有效地抓住观众的注意力,那不一定是靠颜值的,很多人其实长得不好看。但是你一下会被他吸引,他个性中有一种非常特别的、很独特的东西,那是我觉得作为演员更重要的东西。

  新京报:现在还会有一些美男子之类的,或者是美大叔之类的角色找到你来演吗?

  赵文瑄:现在在身份上需要霸气一点的,需要镇得住的,什么霸道总裁、皇帝、公司老板,找我都是这一类的。

  新京报:那你现在接戏有没有标准?

  赵文瑄:没有。我看那个剧本觉得还不错,这个角色我有一点去演的感觉,那才会去考虑下一步。第一关是我看感觉好不好,而且我很自私的,只看我自己角色的感觉,整个戏明明是一个雷戏,但是我的角色还蛮有意思的,我就会去演。

  和别人生活就是灾难,我有自知之明

  新京报:大家一直都觉得你是很乐观的一个人,你也会有年龄上的危机感吗?

  赵文瑄:没有。我有感觉到年龄对我身体的变化,就是体力没有以前那么好了。以前做什么事情都有一种不会考虑到以后,生命是无限延长的感觉,但是到了50岁以后,我觉得人是有终点的。像以前我对什么事情有兴趣,我就会去学,不管花多少时间。现在会想,我学它还有什么用,我都快死了。我已经是一个56岁,一个退休年纪的人了。

  新京报:60岁才是退休的年纪嘛?

  赵文瑄:但我小时候就会感觉到50岁以后就应该含饴弄孙了,自己好像该过一个有规划的退休生活了。但是现在感觉,50岁以后好像又是一个新的开始,但是我的体力有一点点跟不上。

  新京报:对于含饴弄孙,你有没有觉得现在到了这个年龄但并没有达到这个状态,会遗憾?

  赵文瑄:倒也没有,因为我从来没有过结婚的念头。我年轻的时候订过一次婚,但之后就完全没有了,就是我生活中没有成立一个家的考虑,没有要找一个伴侣一起携手走过人生的考虑。就是一种孤独态,挺能够自得其乐的孤独态,因为我有自知之明,我很了解自己,哲学上说你要认识自己,我就蛮认识自己的,我知道我跟另外一个人长期相处下去的结果最后都是灾难,但我一个人可以过得很好。我就选择对自己负责,不用对别人负责,不要去害别人的一个生活状态。

  新京报:这个生活状态是你从以往失败经验中总结出来的吗?

  赵文瑄:我不觉得说,一种关系的失败是一种失败,那只是人生中的一个过程、一个体验而已。因为每一次跟一个人的深入相处会更加了解自己,人很难去了解别人。原来我碰到这个情况,是我意料不到的,居然是这种反应,原来我是这么个货。慢慢,一点点跟人家相处碰撞里面越来越了解自己,会做一点反省。因为有些人性很难去改变,改变的话很痛苦,也不见得会成功,就别去改变它,你在一个不要去伤害、不要妨碍别人的这么一个生活状态下生活就行了。

  好想开个小号去骂人,但又怕被人肉

  新京报:你刚刚也提到,在休息的时间,一些什么有趣的事情可以追踪好几天。最近感兴趣的事情是什么呢?

  赵文瑄:最近感兴趣的就是微博上公知的骂战。

  新京报:那不应该是很早的事吗?

  赵文瑄:每天都有新的这种骂战,然后我看到底是谁占了上风。因为对我来说这种事情很新鲜。在台湾很少。

  新京报:台湾不是也常见这种骂战的吗?

  赵文瑄:但我觉得台湾那种都蛮幼稚的,我觉得他们都在演戏,我很瞧不上那种东西。而且一切都娱乐化了,我就感觉很虚无,我觉得整个社会很虚弱,没有实质的东西。但是在微博上,人家都是非常有立场的,非常有自己坚定的想法的人。我跟他们碰撞挺有意思,也学到了蛮多的。

  新京报:你有微博的小号吗?

  赵文瑄:没有,我本来也很想弄个小号,去跟人家对骂。我要去反驳,会把他们气死,因为我要愿意的话,讲话很尖酸刻薄的,而且能找到他们真正的弱点,让他们一招毙命。但是我知道现在网络太厉害了,很怕就被人肉。我不敢。

  【美食】

  好吃、下饭,这就足够了

  新京报:你平时对美食的具体标准是什么?

  赵文瑄:好吃就好了,我的要求就是下饭,我吃菜的目的是为了吃饭。所以说只要有些比较可口的小菜,我就可以吃一顿饭,不需要一定要多少菜。

  【锻炼】

  什么六块腹肌,那都没用

  新京报:听说拍《孤独的美食家》你胖了六七斤,有在刻意减肥吗?

  赵文瑄:没有,但是我平常就有锻炼的习惯,所以一点都不担心。减肥这种事情,我要减,一下就能瘦。

  新京报:现在不是很流行六块腹肌,你会练吗?

  赵文瑄:(掀起衣服露出肚皮)给你们看看(笑),我没有。我不注重那个,因为它(六块腹肌)只是好看而已,对你的身体健康没有什么意义。做锻炼主要是长了肌肉以后,代谢会比较快,会帮你消耗脂肪,所以我觉得锻炼比较重要,会带来一个很好的精神状态。要修身的话,那工程太大了,一方面没那么多时间,一方面需要很好的专业教练带你做才会有效果。我觉得一个人还是过得自在,明明白白、开开心心最重要。

  【心态】

  我的“毒”是不会伤人的

  新京报:你平时生活当中是一个“毒舌”大叔吗?

  赵文瑄:不会,我对朋友不会,但我的那种“毒舌”会在一个他们觉得又好气又好笑的范围里面,真不会去伤人,我心很软的,我最怕人不舒服了。

  【鲜肉】

  血淋淋的,我排斥这两字

  新京报:你有关注一些年轻人喜欢的东西,比如说现在很流行的“小鲜肉”吗?

  赵文瑄:我排斥“鲜肉”这两个字。在我想象中鲜血淋淋的一块,好像还会弹跳的一块肉,而且非常物化,把人物化了。年轻的那些青春偶像,男男女女,是很生动、很干净的,却弄成了一块鲜肉,我一直蛮排斥(这种称呼)的。虽然我有时候也说自己是“老腊肉”,但还是不喜欢这种说法。(记者 刘玮 摄影/新京报记者 郭延冰)

分享到:
(责编:宋心蕊、赵光霞)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